我在红楼搞女团

作者:侍女的短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回

      
      且说这【乘风破浪的十二钗】合算起来,从选手到评委,从工作人员到投票观众,也有几百人,虽仍在训练期间,还没登台正式表演,太虚幻境小小的训练洞中一天也有几十件事,竟如乱码一般,没个头绪可作纲领。
      正想着从哪一件事哪一个人写起方妙,却正好忽然从人间的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物,因曾与贾家宁荣二府和金陵十二钗有些瓜葛,这日正在坐在街心公园的凉椅上看天上的云彩,因此便就并这一人说起,倒还是个头绪。
      
      原来这人物乃贾府一远房亲戚,姓刘,五十余岁,暂且就叫她刘姥姥。
      这一世刘姥姥仍是个久经世代的寡妇,膝下又无子息,只靠着一个早点摊子起早贪黑地度日。如今被女婿接去城市里,一心一计帮着女儿女婿过活。
      
      因这年春尽,刘姥姥所处的地界早早进入夏季。
      天气燠热潮湿,白天太阳光持续不断,透过蒸腾的水汽照射大地,有时突然下起暴雨,万籁被雨声卷入,天地失色,植物们叶片焦枯,焉然无神,刘姥姥心中烦躁,便去街角的水果店,挑了好大一个西瓜抱回家。
      
      进了家门,刘姥姥将那大西瓜放在案上,又取了把水果刀,准备将西瓜剖成几瓣,放到冰箱冷藏起来,给日常被996压榨直到晚上才能下班归家的女儿女婿解暑。
      刘姥姥一刀下去,那西瓜倒是熟透了心,呼啦啦裂作几瓣,只是有一个硬硬的物体卡在刀下,骨碌碌直滚到地上去,叫刘姥姥好生稀奇。
      
      那是一个圆圆的琉璃圆片,拳头大小,上面有幻化不定的绵云花纹,又有模糊字样,不像是西瓜能自己造出来的事物。
      刘姥姥忙取了眼镜,仔细瞧那圆片,原来那上面正反都有字,正面写的是【乘风破浪的十二衩】,背面写的是【第一次公演选票】。
      
      刘姥姥拿手指碰了碰那张琉璃片,对着光来看,薄而透光,倏忽之间,白色的仙雾腾起,将她紧紧包围,待再次缓过神来时,刘姥姥已经身处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的梦幻旖旎之地。
      
      刘姥姥定睛一看,只见几个比电视上明星还要貌美的女子站在一座巍峨的牌坊门口,处处是仙花馥郁,异草芬芳,那牌坊上大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牌坊前是满门口的轿马,走下来许多神仙一样的人物,也有腾云驾雾的,也有踏星乘月的。
      刘姥姥心里头觉得吃惊,但又觉得如在梦中一般,多离奇的事也应当是顺理成章的,只是自己年过五旬,穿的又是家常旧衣,与太虚幻境中众人的绝世风华不相称。
      
      刘姥姥不敢贸然走过去,只是站在牌坊门口掸掸衣服,捻着那枚圆圆的琉璃片,然后磨磨蹭蹭溜到坊门边角。
      有两个眼力好的小仙子一早发现了刘姥姥,便拥上来叫道:“刘姥姥好,您来啦?”
      
      刘姥姥打量着眼前两个走路带香风、遍身绫罗、插金戴银的仙子,便问:“你们认得我?是要我去哪里呀?”
      小仙子笑道:“托警幻仙子指示,专门给您送去了公演选票,邀请您来观看【乘风破浪的十二钗】第一次舞台公演,这些选手可都是您的老熟人呢!”
      
      刘姥姥平日里没被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环绕,更没人如此客气地对待她,当下觉得飘飘然。
      于是谢过两位小仙子,遂跟着二人进了太虚幻境,在灵河岸畔登了画舫,进了第一次公演的现场。
      
      那殿堂如个小足球场一般大,灯盏绚烂,正当中一个玉色的台子,绕着台子是一圈圈的八仙椅。刘姥姥走到台边,伸手摸了一把台面,触之柔润细腻,如羊脂一般,那八仙椅也是沉甸甸的,枣红色,她说不上来是什么材质,只知道不是人间之物。
      小仙子引刘姥姥到台下第一排左侧,一个视野极宽阔的位置上,方道:“刘姥姥,这是警幻仙子并史老太君专门给你留的位子,快请坐吧,”一时,又捧了茶点瓜果和装着胭脂色汁子的玻璃瓶子来,“离第一次公演还有一段时间,您吃点茶果解乏。”
      
      刘姥姥觉得“警幻仙子”、“史老太君”等名字极度耳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于是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过是正在做一场极绚烂极奇异的梦,不必多做思考。
      一时间,场内渐渐热闹起来,仙乐如雾钻入耳朵,刘姥姥见左边坐着的是一个穿金戴银的端庄妇人,右边是一个秃头老道,而场内三教九流人物皆有,更多的是相貌品格皆一流的仙君仙子,满场珠围翠绕、花枝招展的,并不知都系何人。
      
      场内笑语四起,左边的妇人道:“钗钗子是我的外甥女,一定是最好的。”
      右边的秃头老道却说:“论风流别致,还得是绛珠子。”
      
      后排又有人笑道:“您老可过时啦,绛珠仙子的花名是黛黛子,不过听说她初评级只拿了乙等,这主题曲C位,我看悬!”
      刘姥姥砖头向后方望去,只见席面上人人或举着应援手牌,或夹着绢制横幅,或穿了印着人物彩照的制服长袍
      
      评委席上端坐着四个人,为首的是个英俊的公子哥儿,头上颤巍巍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然后是个相貌极度标致的仙子,再是个一身华服,身边放了个拐杖的老婆婆,最后是位相貌更加英俊秀美的公子,穿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袍,携一把提字的圆扇。
      刘姥姥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没见过有人能把白色衣服穿得这么好看。
      
      正仔细端详间,场内灯盏忽得全部被熄灭,珠帘绣幕、画栋雕檐全看不见,一片黑洞洞,只留一束雪亮的光,照在台上,玉台尽头,似乎点点雪花映照琼窗。
      一个女子的纤妙身影显现在那束光里。
      
      一时间场内人声鼎沸,众人皆喊着:“C位!C位!”
      刘姥姥也不知“C位”是什么,眯着眼瞧台上女子望去,却看不清面容如何,却听见旁边人叫喊,“是两个人!”
      
      光从台上映出来,那身影被照得摇摇晃晃,宛若两人重叠一处。望久了,便有一种晕船的感觉。再定睛看时,仿佛回到了主题曲初选C位的那一刻。
      
      柳湘莲背对观众席,双手背负在身后。
      面前站着三十六位金陵女子,每个人都有一张漂亮得过分的脸,一段绮丽的身影。
      
      场内正在播放的主题曲是【乘风破浪的十二钗】,正如每一个女团选秀综艺,都需要在第一次公演那天表演这首主题曲,而柳湘莲今天的任务就是选出这首曲目的C位。
      也是这个舞台的第一个C位。
      
      “有谁自告奋勇,想做主题曲的C位?”柳湘莲朗声道。
      三十六个人面面相觑,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写满了野心与犹疑。
      
      半晌,宝钗、宝琴、元春和湘云举高了手,尤三姐本想举手,看看柳湘莲,又放下了。
      “请你们四人上前,可以两两对决,两组的胜者再相互对决,如果还有想参与竞争的,可以直接挑战胜出者。”
      
      宝琴和宝钗走上前,两人商量片刻,选择对决舞蹈,摆了姿势,正欲对决,只见人群中黛玉声音稳定地说了句:“柳先生,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柳湘莲笑着伸了伸手:“绛珠仙子请。”
      
      黛玉轻轻站了出来,沉声道:“在此三十六位选手都进行过初评级舞台了,已经比试过唱歌和舞蹈,再比一遍也没什么意思,”她顿了顿,接着说:“我看那人间女子团体的C位,除了唱歌与舞蹈的实力外,更重要的是要调节所有人的风格,让大家从个人成为一个团体,向着一处发力,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才是女团的意义所在。”
      柳湘莲皱眉思索片刻,方点点头道:“绛珠仙子所言极是。”
      
      黛玉便接着道:“C位像是一个组合的标志,当我们看到这个组合的时候,会想她们是什么风格的,当别人一看到中心位的时候就会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团体。”
      宝钗拉住宝琴:“林妹妹说得是,接下来的几次公演,我们都还要训练唱歌和舞蹈的能力,现在这会儿临时比拼,倒是舍本逐末了。”
      
      宝琴也站在一边,连连点头。
      柳湘莲问道:“那依绛珠仙子和宝钗仙子所见,这个女团是什么风格,又有什么意义呢?”
      
      黛玉凝眉思考了片刻,答:“我们成团出道是为了重新去人间闯荡一番,因此这个组合是最应有生命力的,是一种多情、狂野、精致、有趣而高贵的生命力。”
      宝钗笑道:“林妹妹说得好,咱们三十六个人,前世各有冤孽,而今所愿不过是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柳湘莲笑着鼓了鼓掌:“那以你们看,选哪一位做C位更好呢?”
      众仙子皆笑着道:“是了,她们两个才是整个十二钗灵魂。”
      
      相处了一世,湘云最了解宝钗黛玉二人,此刻连忙站出来道:“依我所见,宝姐姐和林妹妹原该合在一处,才是这个团体的灵魂。不如让她二人一同上台站中心位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