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审讯

      房间内灯光昏暗,只有几盏油灯投下一片聊胜于无的跳动光影,引得屋中的阴影也跟着摇摇晃晃,晃乱了屋中人心神。
      
      面前的女人有些憔悴,但仍然娇媚动人。她理了理鬓边的碎发,曼声道:“二位大人,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顾亭之坐在她对面,好整以暇地端量她半晌,直到绿腰不自在地偏过头,避开他的目光,方才开口:“赵兴年的尸体藏在哪里?”
      
      他的五官半隐在阴影中,看不真切,反而透出了一丝森冷气息,逼迫着对方不得轻松。可偏偏他语气十分悠然,虽是问话,却又不急着听到回答的模样,仿佛早已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绿腰摸不透他的意思,强作镇定,一双手已经不由自主地钻紧,细长的指甲陷进肉里,让她勉强稳住心神。
      
      一边的虞简默不作声,审讯是昭衡院的专长,她只要看着就好。
      
      顺便偷师学一手。
      
      这话问得直接,绿腰刻意避开他的审视目光,含混不清地回答道:“大人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顾亭之向前倾了倾身子,讥诮道:“你不过是他买回来的玩物,图个一时新鲜罢了。既然他已经死了,你何必还要替赵家守节?”
      
      他说得太过刻薄,绿腰平静的神色出现一丝裂缝,空泛的笑意有些维持不住:“大人是说,难道老爷已经……”
      
      她眼中渐渐盈满了泪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狠狠摇了摇头:“大人误会了。老爷替我赎身,又待我恩重如山,我感激还来不及……”泪珠滚滚而下,她失声痛哭,伸手捂住了面孔,不住抽泣。
      
      “恩重如山?”顾亭之像是在玩味着这个词,并不在意她的哭声,有些嘲讽地笑笑:“那么赵夫人呢?”
      
      师兄看起来也太凶了吧……虞简一缩脖子,莫名感到了一阵压迫。
      
      绿腰张了张嘴,想了许久,才浮现出一个难看的苦笑:“赵夫人……和老爷是不一样的。”她似是回想起了了什么,神情恍惚片刻,又喃喃重复:“不一样的。”
      
      她的语气太过失落和怨艾,像是在苦涩的汤汁中浸煮过一般,虞简心中思忖,看来齐雁云也不算信口开河——赵夫人和绿腰间,确实积怨已久。
      
      到底是为什么不一样?难道赵夫人苛待了她么?
      
      不料顾亭之似是并不急着追问,端起了茶杯,以杯盖轻轻拨了几下,垂眼看着杯中的茶叶沉沉浮浮,闲闲道:“我只问你三个问题。你若是如实相告,我保你平安。但你倘若有意隐瞒——”
      
      他冰冷目光在绿腰满是泪痕的脸上一扫而过:“赵家可未必想要帮你。”
      
      “那日与你一同出府的人究竟是谁?是齐雁云,还是另有他人?”
      
      “你为何要帮赵夫人隐瞒真相?是受她胁迫,还是与之共谋?”
      
      “赵夫人对赵老板,是什么时候开始因爱生恨,心怀杀机的?”
      
      他每问一句,绿腰的脸色就更加灰败一分。事到如今,绿腰就是再心怀侥幸,也该明白,顾亭之根本不是等待她的答案。
      
      他早已看穿了全部,只是给她一个机会,说出真相而已。
      
      她先前的一切挣扎和掩饰,不过是徒劳。
      
      屋内一时寂寂无声,一盏油灯识时务地爆了个灯花,发出细小的噼啪声,在静谧的屋中十分清晰。绿腰急促地喘着粗气,妩媚的脸上仿佛老了几十岁,白净的脂粉掩不住她涨红的脸颊,眼眸里深深的绝望和心酸,甚至有些触目惊心。
      
      只有虞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颇有些惊异地看了看顾亭之,自惭形秽——他是什么时候想通这么多的?
      
      只有她还什么都没明白吗?
      
      “赵兴年,他并不是那个样子的。”
      
      绿腰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颓唐地抹了一把脸。她第一次在提到丈夫时不再称呼他为“老爷”,只是喊了他的名字。
      
      顾亭之微微挑了挑眉,起身走到墙边的水盆边,绞了条湿帕子递给她。绿腰接过,低低道了声谢,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胭脂水粉溶在水中,她并没有擦干净,反而脸上的颜色因此混在一起,显得滑稽可笑。然而她竟毫不在意,用手紧紧攥住帕子,仿佛要握出最后一丝水分,恨声道:“他不是那个样子的。”
      
      没人注意到,顾亭之僵硬的肩膀悄悄放松了些许。
      
      “我晓得别人都怎么看他,说他心肠好,性子又温和,仗义疏财,方圆几百里没人听过他的善名。”
      
      离赵兴年失踪已过去了许多天,绿腰大约是压抑得很了。此时被顾亭之点破真相,不管不顾地说下去,在昏暗烛光中,她眼中闪着疯狂的亮光。
      
      “所以他看上了我,替我赎身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我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交了这么好的运气——我呸!”
      
      她咭咭咯咯地笑起来,声音尖细,虞简的手上不禁起了一片细密的小疙瘩。
      
      绿腰脸上的妆容已经糊成一团,她却仍然媚眼如丝,笑得花枝乱颤,显出几分诡异可怖:“大人,您相信吗?您相信有人真的这么菩萨心肠,半点恶念都没有吗?”
      
      顾亭之竟真的认真想了想,才回答她:“世间之大,什么样的人都会存在。”虞简不知道是不房间内灯光昏暗,自己看花眼花,顾亭之看向绿腰的目光里,有种近乎悲悯的俯视。
      
      绿腰目光涣散,笑得凄凉:“你瞧,你们都不相信,你们都不相信!可赵兴年……他是从地府爬上来的恶鬼,是恶鬼呵!”
      
      她猛地拉起袖子,全然不管这于礼法不和,露出一条满是瘢痕的胳膊。白皙的玉肤上,暗红色伤疤触目惊心,衣料掩盖住的地方,伤痕蜿蜒而上,不知道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多少。
      
      顾亭之淡漠神色终于松动,绿腰满意又凄惶地扯了扯嘴角:“我才跟了他两年——你们该去问一问,齐婉云是怎么熬过那十多年的。”
      
      十多年吗?虞简眼前浮现出赵夫人温和的面孔,忽然理解了她笑意中的疲惫,和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楚。
      
      她偏过了头,不愿再看那条青红交加的胳膊,忍不住问:“所以赵夫人怨恨赵兴年,才动手杀了他吗?”
      
      “怨恨?”绿腰反复咀嚼着两个字,语含轻蔑:“她怎么会怨恨?赵兴年就算砍了她的脚,只消情意绵绵地喊一声阿云,她就算是爬,也会爬到他身边去。人呐,就是贱骨头——大人您说是不是?”
      
      顾亭之微微抬起手,示意虞简稍安勿躁,又问道:“府中下人知道此事吗?”但他心中已经隐隐知道了答案,只是求证而已。
      
      果然绿腰嗤笑一声:“下人?他那么爱惜自己名声,怎么会让别人知道?除了我最贴身的丫鬟,谁不夸他对我宠爱有加呢。”她伸手抚过脸颊,动作轻柔地仿佛爱人的轻触:“他只要我这张脸呀,还是当初的模样就好。”
      
      女子仍是软媚的吴侬软语,却又掺杂了浓厚的哀怨和怨毒,恨到了骨子里。虞简轻轻打了个冷战,五味交杂,心绪难明。
      
      顾亭之察觉到她抖了抖,侧头瞥了她一眼,眸中有关切一闪而过。他以指节敲了敲桌子,淡淡提醒:“即便如此——谢姨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哪。”
      
      同犯是谁,因何杀人?
      
      绿腰一口气说了许多,没想到他依然绕回了最初的问题,不由得忿忿:“我说了这么多,大人不觉得赵兴年罪有应得吗?何必如此穷追不舍?”
      
      她两年的痛苦和绝望,难道不值得一丝同情吗?
      
      “他自然罪有应得。”顾亭之乍然开口,声音冷清如寒夜新月,分明而不含温度:“貌是情非,伪善卑劣,以权财势力为桎梏,只为一己私欲而伤人——这样的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于私,我愿意夸赞凶手一句替天行道,若是身为绿林中人,我甚至乐意亲自动手。可我不是,我只负责查出事实,而不是评判谁更该死。”
      
      “清正阁判案,向来只论因果,不谈对错。”
      
      虞简垂下眼,心里已经为师兄拍红了巴掌。
      
      这段话换她来说,大概只会是“他活该。官府做决断,跟我没关系”。
      
      昭衡院到底有文化,她心服口服。
      
      绿腰眼见打感情牌没希望,索性破罐子破摔,闭了嘴不再说话。顾亭之也极有耐心,等了她近一盏茶的工夫。三人各怀心事,屋中只剩下绿腰急促粗重的喘息声。
      
      她无非是料到顾亭之和虞简手中没有多少实证,咬死了不愿开口。
      
      虞简心中有些焦躁——如果绿腰什么都不认,赵夫人和齐雁云恐怕更加难以套话。即使知道了赵兴年虐待妻妾,可也算不上证据。如此一来,案子又被逼到死角。
      
      绿腰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她抬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难掩得意:“大人不如就当他是失踪了吧,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顾亭之起身,睨她一眼,面上似笑非笑:“我说过,谢姨娘若是肯说实话,我自会保你——这是你的选择。谢姨娘今天真真假假说了这么多,大约自己都没意识到哪里出了纰漏吧?”
      
      他俯下身子,怜悯道:“你从未厌恶过赵夫人,是不是?从头到尾,她才是你真正的盟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赵兴年大概就是一个家暴+PUA的人渣……前面埋了一些伏笔,不知道小天使有没有看出来呀?
    案子到这里已经比较明朗了,接下来会揭露作案手法,以及后续的反转。
    喜欢的小天使可以收藏哦QAQ日更它不香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