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手印

      青河府,赵府后院。
      
      小丫鬟以指肚蘸了些薄荷膏,小心翼翼地点在美妇人的太阳穴上,轻轻揉着,低声道:“官府说要派人来,大约今日就到。”
      
      她力道手法都十分得当,薄荷膏凉凉的气味在屋里弥漫开来。美妇人舒了舒紧皱的眉头,闭上眼睛,依然是愁容满面。
      
      小丫鬟觑她神色,还是忍不住问:“夫人,听说清正阁专查疑案难案……他们能找到老爷吗?”
      
      赵夫人睁开眼,目光沉沉,像是藏了千万年的悲哀和倦怠:“希望如此吧。”
      
      屋里一阵沉默,小丫鬟知道自己问错了话,低了头安静地继续为她按着穴位。赵夫人张了张嘴,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听见屋外有下人气喘吁吁地跑近了。
      
      “夫人,清正阁的人来了!”
      
      ——娴淑柔美,主母风范。这是虞简第一眼看到赵夫人时想到的词。
      
      丈夫携妾室负气出走,又神秘消失,这样的事情压下来,却神奇地在她身上滋长了一种坚韧和沉稳的美。
      
      她见到顾亭之和虞简时,大约没想到来的只是两个十多岁的少年,眼中有惊讶一闪而过,但立即被很好地掩藏。
      
      赵夫人笑得疲惫而礼貌:“有劳二位大人。”
      
      她说得十分客气,顾亭之亦是谦逊:“晚辈姓顾,顾亭之。”他顿了顿又道:“她是虞简——夫人直呼我们名字就好。”
      
      赵府早就为他俩收拾好了厢房。赵夫人一面领着他们向后院走去,一面简略介绍道:“我家老爷是六日前搬出去的。那日我和他起了争执……”
      
      她脸上浮起极羞愧的神色,但还是咬咬牙接着说下去:“他觉得落了面子,一怒之下带着绿腰去了别院……谁知道过了两日就……”泫然欲泣,再也说不下去。
      
      顾亭之和虞简对视一眼,这倒是和他们得到的消息完全对得上。
      
      虞简正打算安慰她几句,顾亭之先她一步,开口问道:“那么夫人当日究竟是因为何事,才和赵老板起了争执?”
      
      虞简:“……”可以这么直接的吗?
      
      赵夫人尴尬的神色更甚:“他要扶绿腰为平妻。”
      
      绿腰,应该就是赵老板的那位妾室了。有着这样袅娜妩媚名字的女子,大概也人如其名吧?
      
      ——能有手段攀上平妻之位,让赵老板连出走时都带着她,这位姨娘的确有一些手段。
      
      虞简的话本子和戏文不是白读的,只言片语中已经猜出了什么:“这位绿腰……出身如何?”
      
      果然赵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轻贱,斟酌着词句不愿开口。倒是身边的小丫鬟一脸忿忿,抢着道:“谢姨娘从前不过是个花楼里弹琵琶的清倌儿,长得狐媚才被老爷带回来……”
      
      她还没抱怨几句,立刻被赵夫人抬手止住。
      
      虞简神色如常,内心却被这标准的狗血剧情震了震。
      
      宠妾灭妻,尤其这妾的身份还挺上不得台面——虞简在心里对赵夫人多了丝同情。
      
      说话间就到了厢房。此时日头近了黄昏,给赵府老宅笼上了昏沉死气。赵夫人揉了揉眉心,掩不住一脸疲态:“顾公子,虞姑娘,天色不早,你们赶路而来也辛苦了,不如先歇下吧。”
      
      她又补充道:“明日我再带你们去别院。”
      
      顾亭之一直低着头思考什么,闻言客套笑笑:“多谢夫人。”
      
      他寡言少语,赵夫人一时也没听出来他在谢什么,只能应和道:“哪里,款待不周,二位不要介意才好。”
      
      赵家是商贾大户,厢房虽然少有人住,但也气派非常。就连没见识如虞简,也看得出屋里的装饰家具价格不菲。两人的房间相邻,早已被收拾整洁,晚饭也有下人送来,十分周到殷勤。
      
      可这座府邸的主人,究竟现在何处,又是因何失去了踪迹呢?
      
      虞简心中隐隐划过不祥的预感。
      
      人定时刻刚过,虞简就听见细微的敲门声。她打开一条门缝,却是顾亭之在门外,向她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见虞简点头,立刻轻手轻脚地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只是……如果他没有触动机关,大概会更完美。
      
      这是虞简第一次接任务,她认认真真按照听无斋先生的教诲,在门轴上安装了防止破门而入的机关。
      
      但顾亭之来得太突然,她一时间忘了还有这回事。
      
      顾亭之才把门合上,后背就感到一阵疾风裹挟而来,快碰到他时又生生停住。他回头看去,虞简手里握着一支小小弩|箭,显然是飞身过来接住的。
      
      差一点点就扎在他背上了。
      
      尤其那弩|箭尖头还闪着诡异的光泽,不知道涂了什么药,又是听无斋哪个不靠谱的人做出来的。
      
      两人对视半晌,顾亭之难得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一时间无语凝噎。虞简心虚尬笑:“误会误会……没伤到师兄就好。”
      
      顾亭之扶额,到底决定不和她计较,直奔主题,压低了声音道:“你同我一起去主院和后门看一看,也许能发现什么。”
      
      虞简心念一动:“师兄怀疑赵夫人?”她对于美貌温柔的赵夫人,还是颇有好感的。
      
      顾亭之摇头:“说不上怀疑。我只是觉得,她和赵老板的争执,可能与失踪案有关。但我瞧她今日的意思,并没有打算带我们去主院。”
      
      他没有明说,但虞简略一思忖,已经想明白其中关键。赵老板和发妻争吵,又带着妾室离开——这事情不光彩,传出去他和赵家都会成为笑柄。
      
      所以他不会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出去,那么就只剩下了后门。
      
      不论他的失踪是对家寻仇,意外还是刻意为之,顾亭之和虞简要做的,只是还原这六日来的所有事实。
      
      抽丝剥茧,直至触及真相。
      
      蹑手蹑脚出了门,虞简正想飞身上屋顶,抄近路去后门,却忽然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个顾亭之。
      
      她偷偷目测了一下顾亭之的身形,有些跃跃欲试——终于轮到她展现自己的时候了吗!
      
      她终于可以托着顾亭之飞上屋顶,展现一下自己的轻功了吗!
      
      她正沾沾自喜,顾亭之已经足尖点地,如孤烟飞燕,轻飘飘地凭风而起,无声无息落在屋檐一角,回头示意她跟上。
      
      虞简:“…… ”怎么没人告诉她,昭衡院还有会轻功的?!
      
      她旋身飞上屋顶,恭维的语气里带了丝咬牙切齿:“顾师兄身手竟然这样好。”
      
      顾亭之领着她去后门的方向,依旧波澜不惊:“皮毛而已,算不上什么的。”
      
      跟在身后的虞简气绝。他气息平稳,身形轻巧,分明是经年累月才练出的,哪里就只是皮毛了?
      
      这个搭档……未免太全能了些。
      
      后门离厢房不远,不过片刻功夫就到了。和气派富丽的赵府正门不同,后门只是一个古旧木门,在夜色中极不起眼。
      
      如果为了避人耳目,从这里出府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已经过了六天…… 脚印什么的应该早就被掩盖了。虞简心中毫无把握,却还是划亮火折,打算认真查看一番。
      
      火光亮起的瞬间,她就意识到,顾亭之这把赌对了。
      
      ——那扇木门上,赫然印着一个已经干涸发黑的血手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简: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这两天忙着考试,更新会慢一点,周三开始恢复正常码字更新~
    预计前四章在周三会进行小改动,但不影响阅读,请小天使们多担待~比哈特!
    ------------------------------
    2020-06-24已修改完成~
    签约啦!!!撒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