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上分攻略

作者:燕窝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密室

      天空已经暗成了绛紫色,层层浓云压得极低,只有微弱的月光偶尔洒下些许,世间一片灰暗朦胧。
      
      虞简心头发毛,紧紧地跟着顾亭之的脚步,手臂上和背上的鸡皮疙瘩依然在争先恐后地向外冒。她一想到自己曾经在赵夫人的屋中待过那么久,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和赵兴年的尸体近距离接触过——
      
      啊啊啊恶心死了!
      
      然而办案要紧,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地跟着倒霉师兄再去一次。
      
      她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问道:“师兄一开始是怎么知道,绿腰在袒护赵夫人的?”
      
      绿腰那番话几乎毫无破绽,连她都信了八|九分。
      
      顾亭之脚下不停,解释道:“她若真的想要交代真相,哪里会有那么多表情?必定是心如死灰,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回想起绿腰前后两次交代所谓真相的区别,虞简豁然开朗——绿腰先前表情变化之快,与其说是真的反应如此,倒更像是借此来掩饰慌张和不安。
      
      思谋深远,观察入微——虞简看向顾亭之的眼神中又多一丝钦佩,听他接着道:“另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她吗?那时她一紧张,就会向赵夫人的身后躲……那时我就猜测,她们二人一定不是表面那样剑拔弩张。”
      
      眼中的情绪和下意识的动作,总不会骗人。
      
      他是怎么注意到这么多的……废物点心虞简有些丧气,更加打定了要抱大腿的决心。
      
      大约猜到了绿腰招认,赵夫人端坐屋中,一脸坦然地等着。虞简走进屋子的瞬间,特意抽了抽鼻子,却意外地觉得——好像并没有浓重的腐味?
      
      然而也不算什么好事。虞简脑海中瞬间飘过了被处理的尸体,又狠狠打了个寒战。
      
      ——算她求求老天爷了,尸体千万不要太恶心。
      
      赵夫人早已屏退了下人,见他们进来,悠悠端起茶杯,以眼神示意他们坐下。面前小几上放着两杯沏好的茶,犹自升腾着热气,显然是为他们准备的。
      
      气度沉静娴雅,仿佛她面临的只是一场最普通不过的谈话。虞简暗想,大约绿腰那般依赖信任她,甚至可以为她承担下所有的罪名,也不是一时冲动吧。她只需坐在那里,就自有一种令人心生好感的温和宁静,仿佛那十多年的苦楚和折磨,只是在她眼底留下了浅浅的悲哀印记,又被她小心地隐藏。
      
      屋中的熏香已经被撤去,仍有微残余的香味,混在茶香中悠悠弥漫。赵夫人低头抿了口茶,坦率开口:“绿腰已经什么都说了?”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步,双方也都不再遮掩什么。顾亭之颔首道:“是。但那日她离开得匆忙,并不知道尸体藏在了哪里。夫人不妨将尸体交出,此案就算了结了。”
      
      隔着袅袅的水雾,他的神色晦暗不明:“一切皆因赵兴年而起,你们不过是无奈之举,被迫杀人。我会如实报与官府,并请从宽论处。”
      
      律法森严,这已是他能给的最大善意。
      
      “从宽论处?”赵夫人仿佛听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赵家生意牵扯之广,又有多少人脉背景,大人是不知道吗?怎么?从宽论处,是可以让我自己选个死法吗?”
      
      她放下茶杯,一举一动间仍然气度雍容,可难掩语气中的凄惶讥讽:“大人心善,替我求一个从宽论处,可官府哪里会在意这些?赵兴年是个怎么样的畜生,又是怎么害了我十六年,如今还要害我的妹妹——大人不会以为,官府的人会在意琐事,心软放过我吧?”
      
      “身为妻子,善妒恶毒,谋杀亲夫——才是他们唯一能看到的事情。”
      
      字字泣血,句句是真。
      
      瓷器发出脆响,让虞简恍惚间想到镣铐相击的声响,两种声音交织在她脑中,相似却又不同。
      
      顾亭之也有些不忍,叹了口气,轻声道:“清正阁只是查清案情,不便插手官府决断,夫人不要为难我们。”
      
      以清正阁的能力手段,并不是不能找到尸体,多费些心思时间罢了。此时交代尸体去处,双方也不必闹得太僵,各得便益。
      
      不料赵夫人仿佛没听懂他的弦外之音,苦笑着摇头:“大人又何必为难我。”
      
      竟是断然拒绝。
      
      她如此不配合的态度,顾亭之和虞简都颇有些头疼。虞简小心翼翼劝说:“谢姨娘已经全部招认,案子已成定局,夫人何必……”她说了一半,也说不下去了。
      
      实在太过残忍。明明知道无可改变,明明知道赵夫人只会以命偿命,可她身在其职,却仍要劝她,接受自己的命运。
      
      不公平,但又能如何?
      
      “大人也不必过早下定论——没有尸体,一切口供都可以推倒重来,不是吗?”赵夫人垂头长长叹息一声,再抬眼时,仿佛压上了所有的筹码,“若是找不到尸体,我大可以说,绿腰所说只是她臆想,赵兴年确实离府去了别院,其余的我一概不知。”
      
      “至于我的丫鬟,别的不敢说,忠心却是数一数二的。大人要是想撬开她们的嘴,不如省省心思。”
      
      她微微冷笑:“赵府之内 ,二位大人可以随意搜查——请自便吧。”
      
      这便是言尽于此的意思了。顾亭之也不再劝,起身淡淡道了声“得罪”,开始在屋中搜寻。
      
      虞简跟在他身边,毫无头绪:“师兄,到底该怎么找?”
      
      房间虽然大,可以赵兴年的体格,尸体也不好藏吧?
      
      她竭力遏制住乱七八糟的想法,心中却还是有个小小声音,不怀好意地提醒——也许不是完整的尸体呢?也许他们只能找到三分之一个赵兴年呢?
      
      于是她又成功把自己吓到了一次。
      
      看着她亦步亦趋地跟在身边,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安,顾亭之低声安慰道:“没事的,尸体而已,以后见得多了就好。”
      
      虞简:“…… ”听听,多吉利的话啊。
      
      顾亭之显然没意识到他的话帮了倒忙,继续分析与她听:“距离赵兴年被杀已经过去了七八日,既然尸体大概率还在屋中,且没有尸臭气味,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他说话时,却是观察着赵夫人的神色:“一是赵夫人处理了尸体,避免了腐烂发臭,还可以化整为零,藏匿在房间各处。但这样一来,耗时极久,也不像是一个女子可以办到的。”
      
      虞简不争气地开始头皮发麻。
      
      “当然,第二种就简单的多。大户人家为留后路,总是会修一些密室暗道,以防万一。赵夫人只消把尸体放进密室,等风头过去,再丢弃尸体就好。”
      
      赵夫人不为所动,安然呷了口茶,不咸不淡:“大人真会猜测,戏班不请您去写话本子,倒是可惜了。”
      
      屋中的气氛有些微妙,顾亭之好脾气地笑笑:“哪里,夫人谬赞。”他转向满脸写着不自在的虞简,低声吩咐:“找一找可以盛放尸块的器皿,或者是类似密室暗道的开关。”
      
      虞简应了声,心中却难免犯嘀咕。赵家富商大贾,正室夫人的院落本来就修建得宽敞,屋中陈设也塞得极满。莫说一个赵兴年,就算他有个孪生兄弟,也一样可以剁了一起被藏起来。
      
      ——啊呸呸呸,一具尸体已经够恶心了。
      
      上次她和顾亭之寻证时,已经大致查看了衣橱和妆奁,的的确确是毫无异常的。而赵夫人有恃无恐,也是确定了他们一定找不到证据。
      
      这么说来……有密室的可能更大了。虞简一边仔细端详各种摆件,一边在脑中极力回想,先生似乎曾经教授过,如何判断密室的存在和开关。
      
      当时先生摇头晃脑,滔滔不绝:“密室之关键,无非在一个‘密’字。开关设计无一不是以朴实常见为上……”之后说的关键找寻方法,她却完全没有印象了。
      
      大概是睡着了吧。
      
      但朴实常见……她在屋中又巡视了一圈,才不得不承认,赵家实在是太有钱,就连看似平平无奇的博古架,用的也是上好的红木,更不要提其他装饰摆件了。
      
      随便拎出来一件,都够她衣食无忧小半辈子。
      
      虞简无语凝噎,踮起脚尖,想要顺便看一看,放在高处的一个单色甜黄釉花瓶中有没有放了什么。可那花瓶却比她预计重了许多,手上使了力也抬不起来,仿佛牢牢地粘在了博古架上一般。
      
      花瓶罢了,怎么会这么重……她扭了扭手腕,正想再试一次,却后知后觉地不敢相信——不会吧?她运气这么好?
      
      这就找到了?!
      
      她在赵夫人震惊难言的目光中,试探性地伸手,将花瓶轻轻旋转了半圈,感到有齿轮转动似的颗粒感,仿佛有什么机关被触动。半圈之后,花瓶似乎转到了顶点,在她松手后,缓缓旋转回了原位。
      
      与此同时,衣柜也悄无声息地挪了个位置,露出墙上一个隐秘入口。密室中一团漆黑,看不清到底有什么藏在里面,可虞简和顾亭之知道,他们找对地方了。
      
      虞简抗拒已久的尸臭味,在密室中酝酿了七八日,此时终于找到了出口,毫不吝啬地从密室中飘来,熏得她几欲作呕。
      
      ——一时间说不清这味道和赵夫人的脸色,究竟哪个更臭一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害,大晚上写密室藏尸,也不知道我和虞简谁更怂orz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和喜欢~第一案逐渐接近尾声,你们有猜到最后的反转是什么吗?
    顺便推一下预收文《锦衣卫头头是我的人》,斯文败类锦衣卫指挥使x心狠手辣魔教小妖女,喜欢的话可以点进作者专栏预收一下哟!
    比哈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