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大佬在现代

作者:容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赠龙鳞

      算是第一次认识到他在唐音心中的重要性,以后唐音还会一直、一次次刷新他们的认知。
      
      顾锦朝这会在干嘛呢?
      
      他在笑。
      
      从唐音反驳那一刻起,他的嘴角边勾起浅浅的弧度,随着她一句句相护,笑容越来越深,笑起来的模样萌萌哒。
      
      眸色罕见的柔和。
      
      久违的温暖包裹着他,整个人暖呼呼的。
      
      村长没有对唐音怼唐庆成的态度做评论,而是对收养顾锦朝的事斟酌着开口:“小音,庆成的话虽然不中听,但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你的年纪还小,收养的事你要想清楚。”
      
      孙素也插了句嘴:“小音你二爷爷说得对,多养一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唐庆国对此事也不同意,见唐音这边走不通,打上了顾锦朝的主意:“这件事你同意吗?顾家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被人收养是要改姓换祖宗的。”
      
      顾锦朝瑟缩着往唐音身后藏,可怜巴巴的看向唐音:“阿音姐姐……”
      
      唐音捏了捏他的手,一点肉没有:“堂叔吓唬你的,别害怕,你是顾家的人,永远都是,不需要改姓,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情。”
      
      安慰完小的,她真心感谢村长一家:“我知道你们是为我着想,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二爷爷这事还要麻烦您多跑一趟,事办成后我请您吃饭。”
      
      村长见她态度坚定,不再多说,摆着胸脯保证户口的事明就去办。
      
      “小音你也太见外了,光凭你治好庆国的腿,二爷爷记你一辈子恩情,你收养顾锦朝也不是没好处,正好你现在没地方住,干脆去顾家住得了,一举两得。”
      
      顾家门前,唐音牵着小崽子还挺意外的。
      
      她一直以为小崽子无家可归没地方住,才总在外面晃荡,询问他原因后才知道,村里的小少年们以欺负他为乐,经常跑到顾家捉弄他。
      
      为了不被打,他不敢回家,才在外面四处晃荡。
      
      顾家十年前搬至桃花村,一来便大手笔的花钱在村里盖了带五间砖瓦房的院子,两年前那场大火过后,房子被烧毁大半,后来村长顾念着与顾家的些许情分,带人简单修缮过。
      
      在残阳夕照下,破败的屋院十分荒凉。
      
      顾锦朝目光深沉的凝视着久久未归的家,想起幼时的那些美好的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怔怔的红了眼眶。
      
      头顶忽的一沉,温热掌心覆盖在上。
      
      他抬头,带着哭腔道:“阿音姐姐。”
      
      唐音牵着他进屋,屋内全是灰尘蜘蛛网,两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堂屋里,唐音淡淡的声音缓缓响起。
      
      “昨日之日不可追,活着的人要向前看,你过得好,你的家人才能安心,想哭就哭吧,过了今天,以后要开开心心的。”
      
      顾锦朝置气般的用袖子抹眼睛,忍着喉咙酸涩狡辩:“我才没有哭,我是被灰迷了眼。”
      
      他才不会哭!
      
      “阿音姐姐,你真的要收养我吗?为什么……”
      
      他到现在还像做梦似的,想掐自己又不敢掐,生怕真的是一个梦,把自己掐醒了。
      
      唐音转身与他面对面,神态严肃一板一眼的道:“上次见面时,我掐指一算,你与我有缘,便决定把你养在身边。”
      
      顾锦朝一脸不信。
      
      阿音姐姐一定在逗他!
      
      “你不用想太多,我既已决定收养你,便不会反悔,以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顾锦朝,还请多多关照。不过你若不愿意,现在还可以反悔。”
      
      顾锦朝几乎在她刚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大声回答:“我愿意,阿音姐姐我愿意!”
      
      如果有人相伴疼爱,谁愿意孤独活着。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孙素搬着大盆走进来,把盆放在地上:“爸说你们家里什么都没有,让我送点急用的东西,哎呀,屋里怎么这么脏,我来帮忙收拾,咱们抓紧时间,天黑前把正屋收拾出来,别耽误你们睡觉。”
      
      唐音不好意思的拒绝:“婶子不用了,我和小崽……阿朝慢慢收拾。”
      
      “客气什么,”孙素端盆去院子井里打水,动作麻利,边忙活边说:“你们两个小家伙收拾得收拾到什么时候,说话就天黑了,别傻站着了,还不过来帮忙。”
      
      有孙婶子帮忙,天黑之前,三间正屋收拾的干干净净。
      
      除此之外,孙婶子拿来的东西不多,猜到顾家一无所有,拿来应急的两副碗筷,两床棉被枕头。
      
      本来想多拿些,被村长阻止了,这几次相处,村长也差不多了解到唐音不愿意欠人情占便宜的性格,拿多了,她肯定不会接受。
      
      晚上,唐音和顾锦朝并排躺在床上,同被而眠。
      
      炕太硬了,另一条被唐音铺在炕上当褥子。
      
      彼时明月高悬,素洁的月光照在窗檐上,把寒冬之夜衬得平静祥和,顾锦朝侧躺着,悄悄的睁开眼,睡前简单擦洗过的小手试探性的朝旁边的人伸出。
      
      小心的握住唐音的手。
      
      软软的,热热的。
      
      他抿唇羞涩的笑,清辉月色下,心中所有的怨恨、憎世都屈服在这一刻的温暖之中。
      
      他以为自己早已厌了这世界,活着不过是为了母亲去世时拉着他反反复复说得一句:小朝,你要努力活下去,好好活着。
      
      直到从阿音姐姐口中听到收养他的话。
      
      顾锦朝才知道,原来他还是个有血有肉,心会疼会酸的人,他还渴望爱。
      
      唐音在他刚有动作的时候便醒了,没动,由着他牵手搂胳膊,等他呼吸平稳的睡着,唐音才放心的进入深眠。
      
      ……
      
      清晨,天空蒙蒙亮。
      
      唐音估摸着时间大概在卯时,穿好外衣起身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熬了蔬菜粥,煮了六个鸡蛋,最后用灵气压榨了两杯灵果汁。
      
      忙活了会,正准备回房叫醒顾锦朝,一转身便见小崽子站在厨房门口。
      
      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模糊不清的唤道:“阿音姐姐。”
      
      “我刚要去叫你,醒了就去洗脸漱口,完事了过来吃饭,”唐音招呼了句,把早饭端到外间饭桌上:“今天我要去县里买东西,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在家等我?”
      
      家里什么都没有,顾锦朝用清水漱口,闻言吐出漱口水,不假思索的回了句:“我和阿音姐姐一起去。”
      
      他恨不得天天黏在阿音姐姐身边,时刻不分离才好。
      
      才不要一个人待在家里。
      
      小崽子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恐慌和紧张,唐音转念一想便明白了。
      
      是怕村里的孩子们又来欺负他吧?
      
      顾锦朝:“……”
      
      才不是!他是怕阿音姐姐不要他!
      
      “行,”唐音喝着粥打量他:“你的衣服鞋子都需要买,之前我还担心买的衣服不合身,一起去正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顾锦朝洗好脸,拿架子上唯一的一条毛巾擦了擦,毛巾遮盖下的脸笑盈盈的,很快收了回去,刚在饭桌坐下来,手里就多出一只包好的鸡蛋。
      
      “我煮了六个鸡蛋,一人两个,剩下的留给你路上饿了吃。”
      
      听到她平淡语调下的话,顾锦朝强行压下的笑容再也不受控制的肆意扬起,黑黝黝的双眸如星辰般耀眼。
      
      阿音姐姐对他真好。
      
      顾锦朝喝了口粥,清香的蔬菜粥仿佛蕴含着特殊的力量,喝下去后胃里面如暖流流淌,柔和的力量蔓延身体四处。
      
      眨眼的功夫,整个人都如同浸泡在温泉中,特别舒服。
      
      一口鸡蛋一口粥,再看一眼身旁的人。
      
      小小的身体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阿音姐姐做的饭真好吃。
      
      上辈子无依无靠漂泊孤独了二十多年的唐音,大概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态,由着他看,等吃完饭离开家前,唐音将从小蛟龙那里换取的龙鳞,用黑绳穿成项链给他戴上。
      
      蛟龙鳞片本有护身防御功效,唐音又在上面加了恒温和传音阵法。
      
      顾锦朝一戴上就感觉到了周遭温度变化。
      
      在屋内还不明显,等到了外面,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穿着破洞单衣,站在冷风中,却感觉不到丁点寒意!
      
      仿佛身处三月暖春。
      
      闭上眼默念:一定在做梦,是的,他在梦里。
      
      在睁开眼,死劲的掐了自己一把,嗷嗷嗷,好疼!
      
      村里房顶和路边没化完的雪证明着现在的的确确是严冬,不是梦!
      
      看着牵着自己慢慢走路的阿音姐姐,顾锦朝捂着挂在脖子上似铁非铁的不超指腹大小的金片,想问这是什么宝贝,一定很贵重吧,为什么给他戴?
      
      唐音似知晓他心中所想,淡淡的声音飘散在寒风中:“这是蛟龙鳞片,你贴身待着,不管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摘下来,记住了吗?”
      
      啊?
      
      顾锦朝惊讶的张大嘴,喝了一嘴冷风,霎时咳嗽起来。
      
      “咳咳咳……”
      
      唐音停下来看他,小崽子捂着嘴咳得脸通红,见她拧眉,顾锦朝忙道:“阿音……咳咳……阿音姐姐,我咳咳……记住了。”
      
      两人继续赶路。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日后我们会在一起生活许多年,我不想日日防备你,而你也无需日日猜忌我,那样你我都累,心中有疑惑可以问,能说的我会告诉你,不能说,我会直接言明,不会搞欺骗那一套,我不喜欢骗人,也厌恶旁人骗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