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大佬在现代

作者:容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冯家上门求医

      谷内除了她们两人,其余的都是小动物。
      
      常接触的也只有猴子阿金,和金龙白蛇。
      
      唐音挺好奇:“和我说说,怎么一回事?”
      
      顾锦朝抬眼看她,又羞答答的低下头,轻若蚊蝇的道:“桃花糕……阿音姐姐把桃花糕给小金龙吃。”
      
      唐音:???
      
      就就就因为这个?
      
      回想一遍整件事的过程,唐音还是不明白小家伙有什么可生气的,30块桃花糕一分为二,她给小金龙的是属于她的那一份。
      
      有什么问题。
      
      “阿朝是还想吃桃花糕吗?没关系,我明天再给你做一份,好不好?下次想吃什么直接说,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做给你吃。”
      
      顾锦朝嘟嘴:才不是因为这个呢,桃花糕明明是阿音姐姐答应给他做的,却把糕点给那条破龙吃,不开心。
      
      他想阿音姐姐哄他,答应以后只有他做好吃的糕点,又不愿让自己阴暗的心思让阿音姐姐知道。
      
      如果、如果阿音姐姐知道他这么小气,会不会觉得他不懂事?
      
      纠结了一会儿,唐音便见小家伙心不甘情不愿的强颜欢笑:“好,阿音姐姐对我真好。”
      
      唐音:“……”
      
      可辛苦你了!
      
      故作坚强还没忘了对姐姐的日常吹捧。
      
      唐音忍着笑,摸摸小家伙的头,最近每日锻炼加药浴,吃食上的营养也跟上来,小家伙长了许多肉,曾经发黄的头发也变黑,摸起来毛茸茸的。
      
      手感像极了她上辈子在修仙界养的灵猫。
      
      “小音,小音你在家吗?”
      
      门外传来孙婶子的声音,唐音应了一声,去开门。
      
      “婶子您怎么来了,快进来,阿朝,去倒杯热水。”
      
      “不用不用,我来看你回家没,今个冯姨带着她孙子来了,”孙素摆手拒绝进去,弯腰凑近唐音低语:“她想让你帮忙给她孙子看病,一点多那会就来了,见你家关着门就去了我那,等了一下午了。”
      
      冯家人的到来,唐音并不意外,那日冯悠询问她的医术的时候,她便猜到了。
      
      “小音你要是愿意给看,我这就回去喊人,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孙素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希望唐音能帮帮忙的,但家里做主的公爹说了,世人喜欢以貌取人,小音年纪小,旁人难以信服。
      
      就连村里的人知道唐庆国的腿是唐音治好的,除了不舍得去大医院看病花钱的老人,没人愿意找唐音看病。
      
      还不是因为她年龄小,大家不相信她的医术。
      
      冯英求医这事,咱也不清楚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得,抱着试一试的心思,还是死马当活马医?
      
      万一最后没看好,咱们音丫头会不会受埋怨?
      
      是,冯熙那孩子是挺可怜。
      
      但亲疏有别,他们作为音丫头的亲戚长辈,必须站在音丫头这边为她着想。
      
      不能为了外人,让音丫头受委屈。
      
      所以,孙素说话的时候语气是带着询问的,没有丝毫仗着自己是长辈勉强唐音的意思。
      
      她的态度,唐音自然感觉出来了,脸上的笑多了两份真意。
      
      “没什么不愿意的,麻烦婶子回去叫人吧。”
      
      “哎,好嘞。”
      
      孙素高兴的拍了下巴掌,她就知道音丫头是个心善的孩子,不会不同意,先前的担心都多余,一路小跑着回家,进门就招呼冯英。
      
      “冯姨,快抱着小熙和我走,小音回来了。”
      
      冯家三口都来了,听到她的话,属冯悠最高兴,三人之中,她是最相信唐音医术的人,抱着极大的希望而来。
      
      至于冯英,完全是被孙女劝来的,说实话,她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成不成的,先看看再说吧。
      
      唐音身具木火双灵根,天赋在修仙界中等偏上,但因散修出身未曾拜入师门,修炼资源均需要自己去寻找,再加上她于修炼一事并不热衷,偏爱杂学。
      
      若非意外得到芥子空间,外挂大开,根本不可能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险些进阶元婴期。
      
      而在丹器符阵中,她偏爱丹道和符道,学至大成。
      
      丹之一道,与医道互通。
      
      因此初次见面的时候,唐音便看出冯熙的病状,母体胎中受创,先天体弱,如生长在悬崖峭壁间的小草,从出生之际便遭受风吹雨打,日日处于危险之中,却又自身顽强的活下来。
      
      冯熙便是如此,年年小病不断,大病险有。
      
      一遇大病,便濒临生命之危。
      
      对正常人来说在平常不过的几天便能好的感冒,搁冯熙身上,需拖个一个月反反复复。
      
      更别提其他。
      
      看他的面相,乃是早夭的命。
      
      唐音没有隐瞒,将所知情况一一讲出,冯家祖孙从难以置信到悲痛愈加,冯英更是抱着懵懵懂懂的冯熙痛哭出声。
      
      孙素听闻冯熙的情况也可怜这孩子,抹着眼泪问:“音音,你有没有办法……哎,婶子知道为难你了。”
      
      听到她的话,冯悠抓住唐音的手,仿佛抓住了绝望沼泽里的一缕希望之光,惊惶无措又眼含期待:“音音,你有办法的对吗?你有办法救我弟弟的是不是?”
      
      冯英也不免殷切的望着她。
      
      小熙的情况,悠悠只知一二,她确早就心知肚明。
      
      之所以定居青县,也是为了寻求小孙子命里的那一抹生机。
      
      这些年冯家四处求医,早两年更是靠着祖辈的情分请动了国医圣手,得到的结果不过是让冯熙身子骨康健两三分,少受些罪罢了。
      
      那位闻名中外的国手也说,以小熙的身体状态,难以活过10岁。
      
      后来与冯家交好的一个算命大师不忍冯家断子绝孙,为其算了一次命。
      
      言明:冯熙命数虽定,却尚有一线生机,生机在东南方的青县之内,若能得遇贵人,则改变命数,若不能,那便是他的命。
      
      为了求这一线生机,冯英独自带着两个孩子来到青县定居,一待便是四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等的她已经快绝望了。
      
      眼前这个孙素口中身负奇遇年不过10岁的小女孩,真的能救小熙吗?想到这,冯英苦笑摇头,她是疯了不成。
      
      竟然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
      
      然而接下来唐音的话,真的让年老的冯英感觉自己真的疯了,因为她竟然听到她说:“嗯,能救。”
      
      “你你、你说什么?”冯英仿若幻听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高兴的直笑的孙素:“你听见了吗?她说……”
      
      “小音说能救!冯姨这下可以放心了,”孙素从唐音身边绕到冯英身侧,怜爱的摸着被冯英抱在怀中的冯熙的小脑袋,见冯英一副恍惚的神色笑道:“小音说能救,肯定能救,我先恭喜冯姨了,终于得偿所愿。”
      
      相交多年,她自是知道冯英来青县的原因,是为了小孙子的病。
      
      如今可不是得偿所愿了吗。
      
      从恍惚到大喜过望,又至喜极而泣,不过一瞬时间,冯英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之久,她没有怀疑唐音的话。
      
      不想,也不愿。
      
      只想抓住得来不易的唯一的希望,抱着千分万分的信任,去相信唐音医术高超,说能救,便是能救。
      
      一家三口抱在一处欣喜若狂的痛哭,外搭一个深受感动默默流泪的孙素,顾锦朝端着茶水走进来便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吓得停住了脚。
      
      唐音冲他招手:“没事,过来吧。”
      
      冯熙被奶奶和姐姐夹在中间抱着哭,于缝隙间瞥见了新交的小伙伴,艰难的冲他伸手打了个招呼。
      
      其实,他特别想遥呼一声:兄弟,救我!
      
      顾锦朝读懂了他表达的意思,忍着笑走上前,将杯子分别放在各人跟前,十分有兄弟爱的特意拿了一杯递给冯英。
      
      “冯奶奶,这是今年的新茶,您尝尝。”
      
      闻言,冯英摸了摸眼泪,放开冯熙,结果茶水喝了口:“入口醇厚甘甜,好喝。”
      
      非恭维之语,她出身高门世家,于茶道上略懂一二。
      
      茶水一入口,便知茶叶本身的不凡。
      
      当然不凡,家里的茶叶皆是从空间内的古茶树上摘下,品种稀有,年份高且经过灵气灌溉,已非寻常之物。
      
      “阿朝,你带冯熙和冯悠姐姐去屋里玩会。”
      
      打发三个孩子进屋后,不用唐音在开口,孙素便主动提出家中有事,她先回去了,不一会儿堂屋只剩下唐音和冯英两人。
      
      唐音开诚布公的道:“冯熙的病我可以治,但有几个条件。”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冯英听到她的话丝毫不生气,反倒觉得本该如此,上赶着给治病的主,说实话,她还不放心呢。
      
      提条件好,敢提条件,证明人家对救人这事有谱。
      
      没来由的感觉到坐在对面的小姑娘严肃起来,气势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这一刻,冯英在唐音面前,抛下了年龄辈分之别,用上了尊称:“您说。”
      
      唐音单手撑着脸,悠闲的坐在桌前,素色衣着衬着雅而不俗的气质,她面容柔美,沉静的眸子淡淡地看过来时,却令人望而生畏。
      
      “我知冯奶奶出身权势显赫之家,想必为了冯熙的身体看过不少医生,我今日答应为冯熙治病,原因有二:一是冯熙与我弟弟阿朝投缘,算是他第一个朋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