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不干了(快穿)

作者:邈邈一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宫斗文里的女主(8)

      自从爹爹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三叔一顿,苏蓉就再没来过长房这边,很是消停。
      
      苏苑每日增加了一个时辰的练武时间,不止如此,她还带着不到四岁的弟弟一块练武,小家伙毕竟年幼,苏苑不过是教一些花架子,活动活动筋骨罢了。
      
      对此,苏父是赞同的,他的儿子将来从文最好,但如果是选择从武,他也不会反对,所以现在文武都教着,将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就由孩子自己选择。
      
      苏父对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很是宽待,对女儿也是如此,他就这么一双儿女,怎么疼宠都不为过。
      
      要么说是两口子呢,苏母的心思跟苏父差不多,老爷是在官场上打拼,挣出一份前程来,她则是多多的给一双儿女置办产业,攒下银两,两个孩子将来不必为钱犯愁。
      
      苏苑跟着阿娘学习管家理财之道,这跟自己做生意还不一样,在后宅之中运筹帷幄,主要看的还是眼光和驭下的能力。
      
      什么样的地方做什么样的生意,什么样的人适合安排到什么样的位置,哪里的产业容易增值,哪里的产业又需要脱手,哪边有漏可捡……
      
      不得不说,阿娘能把家业理得这般好,一则是因为家世,没人会打齐国公府产业的主意,能给方便的地方,就会给方便,二则也是因为阿娘自身的眼光和能力。
      
      做生意这事儿也是极为讲究天分的,阿娘就属于很有天分的那种,据她所知外祖母并不善理财,祖母也不是能让钱生钱的人,整个京城的官家夫人当中,阿娘管家理财之名都是为人称道的。
      
      苏苑如今手底下就有两个庄子、三处铺子,由她来管理,姑且用来练手,每月的产出就当做她的零花钱,如此府里头也就不用给她发月银了,那仨瓜俩枣的,还不够塞牙缝呢。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
      
      选秀的名单都已经报上去了,宫里头透出来消息,此次选秀主要是为了给太子选妃,而不是为了给后宫添人。
      
      苏苑翻过年才不过十二岁,尚未到选秀的年纪,名单上自然不会有她的名字,就算是到了选秀的年纪,一家人也没打算送她去选秀,此事皇后和太子也是知情的。
      
      连苏苑都未到选秀的年纪,齐国公府的其他姑娘就更不够年龄了。
      
      此次选秀,多少人家都是冲着东宫去的,尤其是太子妃之位,不过宫里既然定下了这次选秀选太子妃,那就说明齐国公府的大姑娘是不会入东宫了,否则那样的身世,即便是嫁到皇家去,也不会做妾。
      
      所以苏苑就发现自己的人缘突然好了不少,隔三差五的总能收到帖子,邀她过去参加诗会的,过去赏梅弄雪的,过去品茶的……比比皆是。
      
      过年到宫里赴宴时,已经许久没有跟她打过照面的小说男主,好似又多了几分殷勤。
      
      毕竟是皇子,即便是献殷勤也不会总跟在姑娘后头,悄悄打发人送份点心,估摸着茶水温凉了,让人把热茶换上来,有意无意的往姑娘那里看看,眼神温和,脸上带笑,又有一副看得过去的皮囊,再加上皇子的气度和身份在那摆着呢。
      
      若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很难不去动心吧。
      
      苏苑收回看向五皇子的目光,手里拿着茶盏,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
      
      自打夏日从行宫那边回来,她就已经许久未见五皇子了,估摸着这位可能觉得她会入东宫,所以很是避嫌了一段时间。
      
      选秀的名单出来后,这位才又把之前的架势摆出来,头几天的时候,还托人往府里给她送了东西,是宫里头御厨的手艺,点心也都是她爱吃的口味儿,既说不上有多贵重,但又很能表现心意。
      
      苏苑没有以自己的名义给五皇子回礼,而是以齐国公府的名义给五皇子回了礼,回礼跟五皇子送来的礼恰恰相反,贵重有余而亲切不足。
      
      本以为五皇子会打消念头,不曾想这位还没放弃,苏苑没理会这位,献殷勤就献殷勤吧,左右都是在做些无用功。
      
      她倒是能理解五皇子的想法,太子表兄地位稳固,五皇子即便不图谋大位,但娶了太子嫡亲的表妹,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将来等太子登基,也不至于被撇下,还可以做着京城最尊贵的人物之一。
      
      五皇子生母早逝,若是不懂得为自己谋算,那在宫里头即便能活下去,也会活得不怎么样。
      
      苏苑并不反感五皇子的谋算,虽说是谋算到她身上来了,但她不接茬也就是了,五皇子是聪明人,等他意识到,就不会再白费功夫了。
      
      跟聪明人打交道总好过跟蠢人打交道,苏苑毕竟不是原主,虽然知道小说里的内容,但她又没打算跟五皇子共度一生,这人.渣与不渣,与她关系实在不大。
      
      齐国公府虽是外戚,但每年去宫里头赴宴也不过是两三次,不过有资格去宫中赴宴的,除了国公和国公夫人,就只剩下大房的一家四口了,二房和三房是没资格去的。
      
      不过才消停了没多长时间的三房,过年前后又闹腾起来了,求着齐国公给三房的二姑娘找了位嬷嬷,是皇后身边的二等嬷嬷,作为陪嫁跟着皇后嫁过去的,在宫里待了许多年,混到如今,也算是个有排面的人了。
      
      这么个嬷嬷被请去教导府上的二姑娘,三房是什么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苏苑无意去扰人家的青云路,只是想想若干年后,苏蓉为妃,她为臣子妻,到时候见了面还要行跪拜之礼,心里头难免有些不舒服。
      
      也难怪那么多女子想要嫁去东宫,谁不知道宫里头规矩森严,不如宫外自由快活,可较之宫外,宫里头确实前程远大。
      
      她突然之间能接到这么多帖子,不也是因为嫡亲的姑姑是皇后嘛,大家都想着,从她这儿来探听姑母和表兄的喜好。
      
      忽略心里的那点不舒服,苏苑以府中的名义给五皇子回了几次礼,对五皇子表达出来的用意从未回应过,即便是出去玩碰上了,那也是能避嫌的就避嫌。
      
      不过,这位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就改主意的人,这不,苏苑出来听戏时就被堵了个正着。
      
      来戏院听戏的多以男子为主,过来的女子不多,未出阁的姑娘家基本上没有,苏苑虽然是位出阁的姑娘,但都是身着男装,以男子的身份来这里听戏,在这儿也有固定的雅间。
      
      苏苑就是在这雅间里被堵上的,外面的曲子未停,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喝彩声,苏苑并未让人关门关窗,邀五皇子坐下,还亲自给她倒了杯茶。
      
      “怎么还亲自来这儿了,有什么话殿下您就说,我都听着呢。”
      
      也是时候该好好谈谈了,免得五皇子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这般怡然自得的模样,怕是真忘了自己是个女子吧,穿一身男装就真把自己当成男的了。
      
      “你要知道我能查到这儿,就代表着别人也能查到这儿,看戏听曲儿的,在我看来没什么,但一些长辈未必能受得了,天底下少有像舅舅、舅母这样的长辈,作为表兄,我也想提醒你一二,完全可以把戏班子请回府上吗,就是养在府里头又能如何,总好过出来凑这个热闹。”五皇子淡淡的道。
      
      这个跟他没什么血缘关系的表妹,简直能称得上离经叛道了,好在人还小,长歪了的树都能掰直,更何况是人。
      
      苏苑不太自在的眨了眨眼睛,依着她跟五皇子现在的关系,没必要管到这份儿上吧。
      
      “您特意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事儿吧”苏苑紧紧盯着对方,“我这个人胸无大志,所以做事情随意,一般不会考虑那么多,在这儿听戏主要图一氛围,真把戏台子搭到府里,就没这感觉了,殿下可能很难理解,不过我们原本就是两种人,以后也要过两种日子,我感谢殿下的好意,不过现在讨论这些确实没什么意义。”
      
      五皇子既不是她嫡亲的表兄,也不是她未婚的夫婿,两个人的关系真要说起来,还有几分尴尬呢,姑夫的庶子与她,可真真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五皇子不是一个听不懂话的人,正是因为听得懂,所以才觉得生气,这位是没准备进东宫,可看上去也没能瞧上他。
      
      苏长平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讲规矩的时候比谁都讲规矩,混账起来又比谁都混账。
      
      女肖父,苏苑跟苏长平还真是骨肉至亲,说话的时候都带了些流氓气。
      
      “行吧,表妹都这么说了,那本皇子就不在这儿费口舌了,好好看戏吧。”
      
      看戏听曲,赏花弄鸟,据他派过去的人说,这位前几日还乔装打扮去了赌场,这哪里是大家闺秀,明明就是不成器的纨绔子弟,他倒要看看苏苑能嫁个什么样的人。
      
      **********
      
      到了桃花盛开的三月,万众瞩目的选秀也拉开了帷幕,宫外对谁当太子妃议论纷纷,就连苏苑也跟阿娘讨论过,宫里头会选谁做表兄的太子妃,是左丞相家的嫡长孙女,还是鲁国公的嫡幼女,亦或者是从江南世家当中挑选……
      
      能做太子妃的人选就那么几个,据说坊间还为此设了赌局,不过谁胜谁败,都只能等到选秀结束,册封的旨意下来才能知道。
      
      但就在选秀如火如荼的进行时,宫里头却提前下了一道册封的旨意,不是册封东宫妃妾的,而是册封郡主的。
      
      册封齐国公世子之女苏苑为从一品郡主,封号安乐。
      
      苏苑自个都还懵着呢,在接到圣旨之前,谁也没提前跟她透露过这消息,看爹爹和阿娘的表情,应当也是刚刚才知道消息。
      
      安乐郡主,这封号倒是极好,她原就不图富贵荣华,只求安乐一生。
      
      宫里来的圣旨,虽说是指名道姓给苏苑的,可整个国公府的人都过来接旨了,也包括老国公和国公夫人。
      
      齐国公虽然不喜长子的做派,但他们苏家出了一位郡主,显然是圣眷优渥,他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也是高兴的,想必这就是陛下对夫人的恩赏吧。
      
      去年在玉溪山捉到的那批反贼,便是夫人做梦,梦到太子在玉溪山一带遇袭,朝廷方才能提前逮捕。
      
      此事知道的人不多,皇上也一直未给奖赏,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也对,夫人已是超品的国公夫人,封无可封,若是奖赏,古董玉石哪及得上爵位,郡主一般只有太子之女、王爷的嫡女才能获封,大燕建国至今,还是第一次有外姓的郡主,更别说‘安乐’还是寓意极好的封号。
      
      此般封赏,倒也对得起夫人立下的功劳。
      
      府里头知晓真相的,也就只有苏长平和苏苑父女俩,连苏母都不知情,所以消息灵通一些的,都以为苏苑是因为国公夫人才被封爵位,消息不灵通的,比如二房这边,便只能把功劳算在皇后娘娘身上了。
      
      毕竟这府里头也就只有苏苑是人家嫡亲的侄女儿,其他几位姑娘,与皇后娘娘的关系就要远一层了。
      
      这也没什么好气不平的,有的人生来便是皇子公主,有的人则生来是乞丐,全是命定之事,他们比上不足,但是比下有余。
      
      从一品的郡主,这也就意味着哪怕进了宫,只有到了正一品的妃位,否则是受不了郡主的礼。
      
      苏苑也不耐烦行那些礼,能少一些,也是好事。
      
      “堂堂郡主之位,何止是少行些礼那么简单。”苏母哭笑不得道,“先不说别的,光是婚事就大有助益,咱们虽然可以随意挑选人家,可等到嫁进门去,有没有爵位的差别可大着呢,便是婆母,也不能随意端着架子,若是你品级比她还高,虽有几分尴尬,她也只能小心谨慎的待你,不敢耍什么威风,不过你也要记得,不能仗势欺人,那总归是长辈,一家子若能和乐才是最好的。”
      
      若是不能,那也不能被人欺负了去。
      
      这就提到婚嫁之事了,方才满十二周岁的苏苑很不能适应,就算如今男女谈婚论嫁的年纪都比较早,但起码也要等到过了及笄之礼吧。
      
      她对婚姻没什么向往,对男女之情期待也不大,这辈子的父母虽然恩爱有加,看了让人羡慕,可上辈子的爸妈婚姻却是一团糟,她上辈子都打算孤独终老的,不过这一辈子倒是没这想法。
      
      世情不允许,除非是出家,否则不可能在府里头做一辈子的老姑娘,比起出家,一辈子待在寺庙里头,连吃个荤腥都要偷偷摸摸,她倒是更倾向于正常的婚嫁。
      
      可挑选的范围那么大,总还是能找到合适的吧。
      
      天下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偷腥,就算是她看走了眼,也不是不能和离,和离不成那就送他去做太监,二者都办不到,那她再出家也来得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