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溜了溜了

      【四】
      
      牌玩累了,雾月打开手机APP找房。
      
      对坐小姑娘听说她是一个人去,十分热情的邀请她去自己家住。
      
      雾月礼貌拒绝了。
      
      低头看着出租的房子,雾月认真的货比三家起来。
      
      想着火车到站后,还要坐三小时班车才能到青梅镇呢。
      她是在市里休息一晚,还是劳累劳累直接过去。想想还没挑好落脚点,暂且在市里住一晚吧…。
      
      选好三处出租屋,预约了后天观房…。
      
      雾月无事可做开始犯困。
      
      孕妈真的好辛苦 ,什么也吃不下,动不动吐还容易犯困。
      
      现在只想着到达k市后抓紧时间吃点东西,就找地方安安稳稳休息,好好的睡一觉。
      
      一周后雾月彻底在青梅镇安居了。
      
      看了三处。民租的小平房。文化街附近的套间和很有古城特色的两层小角楼。
      
      雾月最后还是一咬牙,租了这个相对比较贵的角楼 。
      
      角楼是政府支持老楼翻新重建文化保护项目。
      
      目的原本也是开发旅游业,只可惜青梅镇还是太小了,来旅游的只有部分大学生,文青。
      
      游客算不上多,但适合居住。
      
      角楼很漂亮,石砌的围墙圈出一个小小的院子。
      
      雾月来看房时大铁门上落着锁 ,还贴了门神像。
      
      开了大门进到院子里,就看到地板是长方形大块的石砖。整整齐齐,可能久无人住。石砖间的缝隙长出了青嫰的草芽。院子角落的李子树阴下,甚至有绒绒的苔藓,地面上也有落叶。
      
      正是五月份树上的李子快熟了。可惜没有早一个月来到这,还赶得上看看满树的小白花。
      
      反正雾月一眼就喜欢上了。
      
      陪她看房的是房东的孙子十多岁,读高中的小伙子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跟她说李子她可以随便摘来吃。
      
      因为熟透了掉地上会砸得稀烂,很可惜也不好打扫。
      
      小哥说如果她租下来的话,到时候等果子差不多熟了,他们家就带着梯子过来摘掉。
      
      还说每年都有两大箱果子,摘下来的果子可以分她一箱。
      
      雾月想着房子虽然是自己住,但是她一个人根本吃不了的。摘两个尝尝还行。
      所以就笑了笑,客气道谢。
      
      “谢谢。吃不了那么多的,尝尝就好了”。
      
      她说完后小哥的脸反倒更红了。
      
      雾月还觉得小孩可能是脸皮薄吧。
      
      其实她经常忘记,自己现在顶着的是一张怎样妩媚的脸。还总觉得自己跟以前一样,铁骨铮铮一条好汉。
      
      她想,总听老人说李子寒,也不知道孕妇能不能吃李子。
      
      但是想到酸酸甜甜的李子,雾月还是吞了吞口水。
      
      这几天院子已经被雾月打扫干净了,雾月很喜欢这样的地面。
      
      好打扫,不像实土地要洒水压灰。也不像水泥地,有暴晒后长长的裂痕。
      
      一楼 中间是堂屋,两边分别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和卫生间。
      
      楼梯在房子侧面。
      厨房是独立出去的,就在李子树旁边。
      
      卧室在二层有两个房间,雾月一个用来做卧室。另一个房间带书桌和木质书架,估计房东家小孩以前住过。
      
      雾月打算用来做直播,书架改放酒。
      
      二楼带一个不算宽的阳台走廊 ,楼梯 和走廊 ,围栏。都是木质,可以想象到下雨时就能闻到那种木头雨水土地混合的味道。
      
      延伸出去的屋檐是盖瓦的。因着楼小 ,二楼屋檐就有一点矮了。
      
      雾月165所以还好,头顶还有个二十厘米。当时那个陪她看房的小哥跟在她后面都得一直弯着腰。
      
      还好几次撞到脑壳“嗷嗷”直叫。
      
      如果雾月看完不租下来的话,她都怀疑这孩子会委屈到哭。
      
      靠着柱子的屋檐下,有一个去年的空燕子窝。
      雾月没有处理掉,反而在里面倒了点小米,就当是给路过她家麻雀的食盆了。
      
      走廊尽头的地方支着一张小桌子。想着等有空添一把椅子放那吧。
      
      再买一盆吊兰挂在柱子那,以后可以再二楼走廊上喝喝茶,还要买几尺蓝底白花的棉布回来,做桌布和门帘挂布。要是有帮忙缝的,她还想要床上三件套…
      。
      
      总而言之 雾月相当满意非常高兴。
      
      之后雾月有查过孕妇是可以适当吃李子的 。
      
      就放心大胆的捡着自己能摘到的,熟透的李子摘了一盘,在院子里的水槽洗干净就高高兴兴啃得吸溜吸溜响。
      
      三四十年的老果树,果子大,汁水饱满,买不着的好吃。
      
      实在太喜欢这里了,就是可惜没钱把房子买下来。要是可以买下来就好了,雾月这么想着 。
      
      听邻居大婶说,明天街上有集市花市。看来吊兰可以安排上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雾月就出门了。
      
      晃晃悠悠走到镇子里的街市上,k市怎么也是一个旅游城市。
      
      青梅镇虽然地方小。但步行街边都是工艺品店酒坊,客栈茶棚很有内味 。
      
      人很多摊位也很多。雾月不急买需要的东西,直奔小吃街。
      
      从蔬菜瓜果各种小吃开始。路尾才是花集卖各种种子盆栽和树苗。
      
      晃悠去了各种小吃摊上找当地特色 。
      
      一小盒豌豆凉粉一看就是熬了很久的,软软糯糯的金黄色。
      
      黄豆的豆香味都能闻得到。
      
      浇上当地人的果醋 ,辣椒油,两勺摊主的自调浓酱。撒上芝麻花生碎,小香葱。最后盖一撮泡菜 ,豆芽黄瓜丝 。
      
      解暑开胃,能把屏幕前的读者馋哭了。
      
      (拌菜 烧肉香 茅烤鱼 ,卷粉米线大碗宽面能让深夜看书的人想寄刀片…)
      
      吃饱喝足,雾月还买了顶草帽和小背篓。学着人家什么东西都往背后一丢。
      
      最后买了点当地人自酿的鲜花酒梅子酒一小罐腌梅子和一些新鲜蔬菜。
      
      昨天发现厨房的冰箱里居然有房东留给她的腊肉香肠,还留了字条 ,雾月想着
      
      “也不知道房东一家喝不喝得惯洋酒,我倒是还有两瓶好的。直播一直没舍得开,要么干脆再买斤好茶等他们收李子时给他们一起带回去?”
      
      安全起见还是给老人家买茶比较好 。
      
      买完茶叶顺着卖茶大哥指的路,雾月终于找到扯扎染布的店,店里刚好有现成的挂布。大小也刚好合适有配套挂布杆,她就要了现成的。
      
      给了两张桌子和床头柜用的尺寸,可以直接裁。
      
      店家给免费包边,只不过没有可以做三件套的布面。雾月嘟嘟囔囔可惜好半天,倒吧店主给逗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妹真好玩,这种布以前只有老人做围裙,头巾的见过用。
      现在的年轻人图个稀奇,做挂布。哪有你那么执着做三件套的呀?硬邦邦的盖着不舒服的。妹子你细皮嫩肉,模样也好看,用点软乎的好啊 。舒舒服服的。”
      。
      
      大姐上手不停给布打边,话里话外特别亲切热络,缝纫机哒哒直响。雾月原本研究着她用缝纫机的动作,听言也笑嘻嘻和大姐说话。
      
      “嗳~行吧… 听您的~。
      大姐您小孩多大啦?您说话可真温柔 ,家里小孩肯定特幸福”。
      
      大概提到小孩大姐立刻笑出一脸褶子来。
      
      “哎呦 我家小孩子比你小点,今年才十八你也差不多二十多吧?
      我家小孩没你那么懂事哒,天天跟我顶着来,欠了她一样! 好在学习还可以,马马虎虎不用我怎么操心。”
      。
      
      嘴上虽然说着不好,还是忍不住悄摸摸炫耀一下自己孩子成绩优秀,藏不住的自豪骄傲。
      
      雾月也被感染到连忙补一句。
      
      “嗐 。这个年纪都是这样的,多皮的都有,您小孩学习好不用你们操心,说明她还是比其他同龄人懂事努力的嘛。”
      
      果然说完这话,大姐就笑成了一朵花 。
      
      雾月也跟着笑了,再雾月童年回忆里,自己的妈妈是从未为她感到骄傲过的…。
      
      她要么每天木着一张脸,要么抱怨生活,自怨自艾抱怨自己命苦。或者就忽然情绪激动的对她鸡蛋里挑骨头。
      
      揪着一点子错 发泄她的情绪。
      
      哪怕穿到这里以后,她也没有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一点关于母爱的东西。
      
      看着这位大姐和看着别人的母亲时。雾月倒也不会觉得失落心酸或者渴望 。
      
      她反而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看了,就也觉得打从心底的感到暖 。
      
      就好像见过了,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就行。
      
      她对很多事情和人期望要求都不高 。
      
      除了大环境教会她的处事态度,和正确的反应。她能知道这个时候笑会比较好,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是正确有效的。
      
      可心里却也没有什么波澜,就比如这次穿越,她也本能的迅速全盘接受。对前世没有多大牵挂。
      
      这确实是一种性格缺失,或许这也导致她在对一些事情完全没有情绪的时候,会被人评价 “其实雾月这个人某些方面挺冷血的”这种话…。
      
      ……
      
      雾月还去买了两条棉布旗袍,打算直播穿。
      这时候花瓶十八线的好处就出现了。用不着量身定做,现成的衣架子。
      
      哪怕从门口塑料模特身上扒下来的她都是能穿的…。
      
      并且雾月现在也不见显怀,棉布旗袍也没有做的很贴身。上身的效果让店主都感叹。
      
      一条是她执着的蓝底白花,只是面料会比扎染的柔软,滚了白边 。
      花口大概是洋甘菊,因为花瓣都圆圆的,雾月还挺喜欢 。
      
      一条酒红下摆和袖子缝了黑蕾丝。是店家强烈推荐…。
      
      雾月自己其实算不上中意,但被店家再三要求试穿,雾月只好试了试…。
      
      然后…她对自己现在这张脸再一次有了正确认知。店家是对的,很实事求是讲道理…。
      
      东西买的多了背不动 ,雾月找了个拉三轮的大爷。
      
      谈好十五块钱带她回去,大爷还热心帮她去花市搬花,雾月又买了一盆吊兰 ,三盆茉莉。
      
      连她自己都觉得最近是不是有点过于执着小白花了。
      其实她原来都是比较偏爱红彤彤的山茶芍药,或者大朵的向日葵。一看就很划算买的那种。
      
      可能真的被女主角和这张脸刺激出逆反心理了…微笑JPG。
      
      长得漂亮还是有好处的,大爷一路左一个丫头右一个丫头。到了还给她一颗山楂糖。
      
      进了家门,雾月把买来的东西都归置好。
      
      桌子铺上桌布,梅子酒罐放到二楼她直播的地方。三盆茉莉 小的放堂屋 ,大的两盆放李子树挨着墙的位置,烟火气一下就有了。
      
      逛了一早上雾月有点累,雾月已经很久没有直播了。
      
      今天也是不想营业只想摸鱼的一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