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分房

      【十六】
      
      晚饭后雾月见秦溟情绪好了很多,想了想还是决定和秦溟说一说房间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怂怂的,再心里默默组织几次语言。才开口说。
      
      “内个…咱俩是不是该分房睡啊?你是不是给忙忘了,呃…你有收拾好的客房吗?”
      。
      
      听了这话,秦溟抬头目光幽深的盯着她看了一会。淡淡道。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雾月被他这一问噎住。
      
      他两又不是正经夫妻,这不是应该的嘛?原文里都考虑到江婉婉不愿意,和女主都能分房间,怎么还来问她为什么啊?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被秦溟这么盯着看,雾月再开口时居然莫名没有底气。
      
      “就…正常来说合约关系不都应该分开嘛,避嫌什么的?”
      。
      
      “合约里并没有写”。
      
      不紧不慢的回答,再次把问题推了回去。
      
      “还能这么说?这种事也要写进合约”。
      
      她话说得委婉,但意思也很明确。秦溟这么回答是她没想到的,这不是应该心昭不宣的事吗?对她这样一个合约的形婚对象。
      
      其他事他都大度了,更细心周到的也做了。怎么居然在这件小事上和她有分歧了呢?
      
      “我说过,条件你尽可随便加”。
      
      言下之意你没加这条那就不算。并不存在不成文的规定。
      
      “那我现在加进去来得及吗?”。
      雾月小心翼翼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跟说了句废话一样。
      她怕不是傻了。合同哪有签了字之后还加条件的。
      
      果然她这话一出,秦溟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雾月“……”。
      “咳”。
      
      见他一副想都别想的态度,雾月有点急了。
      
      “你要这么说!是不是我没加不能发生夫妻关系你就不认了?”。
      
      等等!喊完这句她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没有加入这条!
      
      原本她是想到过的,但是当时情况太烧脑。雾月忙着想秦溟的意图,这一打岔。
      加上秦溟也一副不把这件事当回事,一切都包容她的态度,她就给忘了,也没有太警惕!
      
      什么不许他出轨被拍到,这种没用的东西都想到了。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最重要的确没注意。
      
      靠!嫉妒使人弱智。
      
      头一次被自己弯弯绕绕的心思绊了脚,雾月此时就像一只浑身毛都炸起来的猫儿。
      
      抬头紧紧盯着秦溟一脸防备起来。
      
      秦溟有点无语。
      
      “你怀着孕呢,我没那么禽兽…”
      
      听了这话雾月熄火一瞬,也是哦…。
      
      不对!也是个鬼。
      
      “那孩子出生以后呢?!”孩子又不能怀三年!迅速察觉这句话的漏洞,她继续紧盯秦溟,可是……。
      
      秦溟这次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了!
      
      卧&#@*?\?。
      
      瞬间抓狂的雾月。
      
      “你怎么回事!你别沉默说句话啊?!”。
      
      秦溟确实是被她这一问给问住了。呆愣一瞬见她一副炸毛的样子,默了默,只能无奈开口。
      
      “你不愿意我当然不可能强迫你。”
      。
      
      直到听到他亲口这么说,雾月真的松口气…随后又不知是喜是忧起来。还挺讲原则,分房还有得商量没有?
      
      “那为什么不能分房,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要紧事…”。
      
      秦溟:“……”。
      
      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一会儿只好试探着说。
      
      “只是睡在一张床上…对你来说也同样不会损失什么…你呆在那儿,我会安心点…不可以吗?”。
      
      说完他抬眼看向雾月,神色认真,似是在等待她的回答。
      
      雾月一怔,心跳都漏掉一拍。
      
      忽然间有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秦溟虽然好说话,但在她面前其实一直挺专断的。
      
      从来都是雾月接受他的安排,问询他的意见。这还是他第一次问她“不可以吗?”这种问题……。
      
      太过震惊于秦溟的询问,雾月甚至完全搞错了这句话的重点。
      重点其实在于,秦溟说她在会安心这句话上…。
      
      不可以…吗?好像被他这么一说就也不是不可以一样。
      
      见她一脸纠结不说话的样子,秦溟也不等她回答了,趁她没反应过来。
      
      他轻轻一笑,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就转身进了书房处理公务去了。
      
      雾月内心再次炸开!!出现了!这个标志性温柔笑容又出现了!居然用美色蛊惑,这是犯规的吧!啊啊啊??这人怎么这样啊!雾月被他的举动惊得脑壳发懵。
      
      等雾月回过神冷静下来,人早就没影了……秦溟这个人,撩完就跑太过分了!
      
      气鼓鼓的雾月也并不能拿他怎样。
      
      洗完澡后,雾月就赌气的坐在沙发上。
      
      秦溟从书房出来看了她一眼,又转身去了浴室。直到他洗完澡再次从浴室出来后,还看见雾月坐在沙发里气成河豚的样子。
      
      他只得无奈摇头,走上前去。
      
      这才发现雾月头发湿哒哒的没有擦过。可能夏天太热,雾月怀孕比较贪凉。穿着轻薄的吊带睡裙,洗过的头发像海藻一样披散着黏在肩上,已经晕湿了一小块睡裙布料。
      她也并不在意。
      
      抬手捻起一缕还在滴水的发梢。
      
      秦溟眉头蹙紧。
      “坐在这里做什么?也不擦干头发。想着凉吗”。
      
      说着就想用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发。
      
      雾月不回答,从他手里扯回自己的那缕头发扭过脸去,身子也往旁边一挪。明显的不想理会他。
      
      对于她的举动,秦溟忽的嗤笑一声。
      他到不介意她耍小性子,相反觉得这样也不错,挺可爱。
      但他不喜欢雾月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不在意的态度。
      
      绕到雾月前面一把将她扛到肩上,起身就大步往二楼房间走去。
      
      雾月被他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在被扛起的同时惊呼一声就要反抗。
      
      “你做什么呢?秦溟!放!放!放我下来!”
      
      说着还踢了踢腿。她的动作有点大,秦溟皱了皱眉,怕她摔下来。
      
      手上一提,改扛为抱。将她单手抱在了臂弯处,姿势就像抱小孩一样。
      
      雾月视线旋转猛然换了个位置,她双手下意识撑在秦溟肩膀处。
      双脚离地视角陡然变高的不安全感,让她居然还有点恐高起来,一时间也不敢乱动了。
      
      再反应过来他是以抱小孩的姿势抱自己时,更是羞得说不出话。整个人红得像个煮熟的虾。
      
      雾月虽然表面算得上懂事,处事态度也习惯圆滑,给人一种好说话的感觉。但平时也并不是软弱的性子,骨子里反而还挺硬气。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原因,再和异性相处时,除了正常的朋友交往。她不太习惯也不懂得怎样坦然接受别人的示好,和过于亲密的举动。
      
      导致她对上秦溟后就总是容易害羞不知所措。甚至大脑当机。
      
      秦溟一路抱着她到房间,把她放到床上后才转身去了浴室,拿了干毛巾和吹风机回来。
      
      他坐到了雾月身后,开始给她擦拭头发。雾月此时因为还在害羞,大脑停止运转。傻敷敷坐在床边,双手抱膝埋着脸,任由他摆弄。
      
      直到秦溟开始为她吹干头发。她才再次意识到,这一系列举动是不是过于亲密了这个问题。
      
      给对方吹头发什么的……,但是已经错过了拒绝的最佳时机,现在才拒绝反而会怪怪的。
      
      雾月脸更红了,鸵鸟一样把脸又埋低了些。
      
      坐在她身侧给她吹头发的秦溟看她一副哑了火的样子。
      忍着笑意,关掉吹风机,揉了揉她的脑袋,又亲手替她理顺自己刚刚揉乱的长发。
      
      这才缓缓开口,声音低低的带着蛊惑的意味。
      
      “别闹脾气了,我说了你呆在这我会安心很多…我只抱着你不做别的 。听话?”
      。
      
      雾月这次才听了进去,心里一怔。
      
      会安心很多吗?为什么秦溟会觉得她在会安心呢?雾月一时不敢去深究他这句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压下杂乱的情绪,只低着头算作默认。
      
      秦溟看着她脸上还未退尽的红晕,和默认的态度。心里一软,知道她又妥协了。
      
      雾月只是闹了一阵,随后也就一直配合他给她吹干头发的动作。
      
      乖巧的让他有点心疼,像是被针扎到一样细细密密的疼。
      
      又隐隐的为眼前这一切感到某种莫名兴奋。这种兴奋感就如同狩猎状态下的野兽一般,眼底幽暗又深了深。
      
      他知道她会妥协的,可能雾月自己也没察觉到,她在面对自己时尤其容易心软。但他清楚,也知道怎么利用这点。
      
      他知道该什么时候强硬,什么时候放低姿态。
      虽然矛盾又自责自己以这种手段使她妥协,但他还是选择这么做。
      
      他想要试探,“要是真的反感不能接受她一定会果断的拒绝吧?”这种想法让秦溟止不住的兴奋。
      
      只要还没触及她的底线,能索取的一切他都想要自私的索取……近乎贪婪的…。
      
      秦溟目光留恋的盯着指尖处缠绕的发丝。捻到鼻尖轻嗅,是洗过后清甜的香味,混杂着雾月身上独有的味道。
      
      再次弯身抱起雾月,把她稳稳放进柔软的床里,替她盖好被子。
      
      转身关了灯便躺到了她的身侧。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如同对待孩子一样抱来抱去,雾月不自然的往旁边挪了挪,却被刚刚躺下的秦溟一把捞到怀里,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
      
      雾月全身僵硬。他的手轻轻环住自己,手掌轻抚在隆起的小腹处。雾月感受到他轻轻的在自己发顶落下一吻。
      
      温声道。“乖…睡吧。”
      
      ……
      
      ……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回头捉虫,简直怀疑1至4章是在脑子不清醒的时候码的…改动了一下几个情节,将就看吧。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