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助攻探班

      【十四】
      
      与季风分开后雾月也没有可做的事就只好回去。
      上了车后她才看见秦溟同意好友。
      
      半小时前她和季风吃饭的时候,秦溟还给她发了消息。
      
      “你去见了季风”。
      
      雾月“…”。
      
      抬头看向前面的两个保镖…。
      mmp这种事都要汇报一下,他们是什么特殊机构出来的吗?就是监视那种危险人物国家要员的黑衣人?
      
      前面某特殊职业的俩保镖,忽然背后一凉。
      
      “对啊,怎么了?”。
      
      没有多久秦溟就立刻回复了。
      
      他说。“你还挺闲”。
      
      雾月“……”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阴阳怪气了。
      秦溟原来是这种人设吗?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不高兴自己没有及时回复他消息吧?
      
      雾月想不通了,男主心海底针。
      她扔下手机没有再管。
      
      直到车子再次开回秦溟住宅,雾月的手机消息提示又再次响起了。
      然而这次却是收到了何助理发来的消息。
      
      “雾月小姐,秦总还没有吃午饭一小时后会在xxx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结束会议…您懂得吧?麻烦您了!!”
      。
      
      雾月“……”。我应该懂得个锤子。
      
      这人难不成居然是自己没吃饭还不乐意别人吃,才阴阳怪气的吧?
      
      那几天前雾月忙的时候一直催促她按时吃饭的秦溟不是这样的啊?
      
      所以他到底是…等等…她好像真的懂了点啥…。
      
      该不会…是自己没有关心他,还跑去找来季风他内什么…吃…。
      
      雾月连忙打断自己这种危险想法。
      
      不不不!!雾月你想什么呢?不可以!秦溟可是男主,男主吃什么也不能吃她一个炮灰的醋啊!
      
      男主书粉居然想拆官配!雾月自己都吓一跳,猛晃几下脑袋把这种想法甩出脑壳。
      
      纠结了一会,何风意思是希望自己去探探班吧。
      
      想了想雾月还是犹豫着去了厨房,问阿姨找来几样食材。
      
      咳…就当关心一下孩子爹,报答一下他那几天的照顾关心。也不是不行…吧。
      
      一小时后雾月便出现在大厦楼下…在车里又犹豫了半天甚至打了退堂鼓。
      
      以前从没真正认识过秦溟的工作环境,只读文字的话也没有很直观感受到首富霸总到底是什么配置。
      
      直到现在来到这种规模的港务集团她才隐约意识到,就算是这样的集团也不过是他的凤毛麟角而已。
      
      真的好!可!怕!自己居然和这样的人领证,脑子真是瓦特了…。
      
      在犹豫一会饭菜都要凉透了,雾月最终还是给秦溟拨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怎么”。
      
      “呃…我.我到你公司的地下专用停车场了你没吃饭吧?那什么我来探班给你带了…”。
      
      对方默了默“…嗯”。
      
      应完声就挂断了电话,雾月还没来得及说点别的什么,一脸懵逼。
      
      呆呆在车里等了半天,才看见何风一路小跑到了车前,敲了敲她的车窗。
      
      雾月这才开了车门出来跟着何风,坐上专用的电梯去往秦溟的办公室。
      
      雾月想,从办公室电梯直通自己专用的停车库,如果平时没有会议的话。秦溟是不是一天内见到的人不会超过五个?
      
      这样的话恐怕他的员工们是不是除了何风以外,根本没人见得到他。
      
      怎么管理那么庞大企业资产的人,居然比她还社恐呢?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已经到达缓缓打开了。
      
      雾月跟着何风到了办公室门口,何风就开门示意她自己进去。
      
      雾月一脸踌躇的跨步迈进秦溟办公室后,身后的门就关上了…。
      
      怎么有一种奇奇怪怪羊入虎口的既视感。
      
      亲手把羊送入虎口,关上门的何风一脸欣慰。
      
      雾月小姐可比秦总好点拨多了,与其疯狂助攻暗示秦总,不如去换个怂恿对象。
      
      喜滋滋。
      
      雾月进门就看见落地窗前低头看文件的秦溟,她有点不知所措。
      不知道自己这是出声打断一下呢,还是应该安静点等他看完。
      
      还没等她纠结完,秦溟就抬头了…。
      
      “来了”秦溟淡淡开口。
      
      某闷骚表面稳得一批内心开心到炸。
      秦溟压着嘴角,走过去把雾月拉向一旁的沙发。
      
      雾月直到被秦溟按坐在沙发上才愣愣回应到。
      
      “嗯…”。
      “你要不要先停一会工作把饭吃了何风跟我说你都没时间吃午饭?”
      。
      
      秦溟笑了笑坐在了她旁边。
      
      “嗯…好。你做了什么?”。
      边说边接过雾月手里的保温袋,他觉得可以给何风涨涨工资了。
      
      雾月几乎被秦溟刚才的那一笑晃花了眼。
      
      至少她是第一次见到秦溟这样笑,秦溟愉悦时很少笑出声。
      通常只会微微弯一弯嘴角也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弧度也小到几乎无法察觉。
      
      要不是秦溟有一个下意识曲指成拳,轻轻抵住嘴唇的习惯动作,很多时候雾月是察觉不到他笑的。
      
      就算是这样秦溟笑的时候,何风都会像看见国家级保护动物忽然变异一样惊奇。
      
      要是何风也在场,看见他刚刚那一笑。不知道会不会惊掉脑壳眼镜碎一地
      。
      
      但雾月此时已经要炸裂了!啊啊啊我的天!怎么会有人可以笑得这么温柔啊!!!
      这是你沉默寡言面瘫脸该有的表情吗卧*@&#!
      
      “就…就普通的。简单做了点,时间,时间有点赶…”。
      
      自认为大多时候还算稳得住场面的雾月,快找不到正常说话的方法了,结结巴巴的回答。
      
      秦溟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失态,他已经打开了临时买来的那个卡通保温盒,开始大口的吃起来。
      
      雾月被这两个饭盒把注意力从秦溟的那个笑里拉了出来。
      这才看了看这两个过分可爱的保温盒,一个蓝色史迪奇装饭用,一个粉色安琪分格的装菜用。
      和用来装盒子的粉色保温布袋…此时出现在秦溟手里。可可爱爱的…。
      
      和秦溟办公室的性冷淡装修风格以及他本人简直风格迥异……。
      
      雾月扶额,买的时候她只考虑到了米饭和菜品可以分开来,菜也可以分格装。
      
      就只是单纯觉得比较照顾秦溟这个洁癖强迫症。完全没想像过秦溟用它吃饭的画面。
      
      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但现在看到了,这种反差萌是怎么回事要她老命了!
      
      …她默默觑了眼秦溟的表情,他看起来也并不介意,注意力只在食物上。 还好还好…雾月松口气。
      
      她偷偷又看了两眼秦溟手里的保温盒,算了…自己悄咪咪萌一会不要提醒他…。
      
      秦溟根本没心思注意这些以及雾月的这些举动,只是低头专心吃着雾月为他亲手做的饭菜。
      
      每一样分量都刚刚好,被细致整齐的分在不同格子里。
      
      看起来好看又干净,味道也不错。
      
      在他得到跟着她的人汇报来的消息,知道雾月去找了季风后。
      
      他就开始隐隐烦躁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即使他知道季风这个人的取向,甚至还清楚季风和自己的朋友那点弯弯绕绕的事。
      
      秦溟清楚季风和她不会有什么的,至少可以肯定季风不会。
      
      但只要一想到前世江婉婉不知道季风取向时也照样对季风迷恋得不行。
      
      记起雾月似乎也是他学妹,一想到那么会不会雾月也是这样的他就越来越焦躁。
      
      他明确知道这种烦躁和江婉婉接近季风时不一样。
      
      他阻止过江婉婉接近季风是觉得不想看江婉婉犯蠢的样子。
      江婉婉明面上也是他的人,不想为她在朋友面前丢这个脸。
      
      但雾月不是,他纯粹是不想雾月的那双眼睛看向季风 ,看向别人。
      
      哪怕他也隐隐感觉得到,雾月眼睛里也没有装下自己。
      
      但……起码也没有别的人。
      
      “那就不能有这个人的出现!
      
      她眼里不可以是别的任何人。”
      
      秦溟这样想着。这样的念头一出现,几乎一瞬间所有疯狂的念头在他内心阴暗角落里躁动叫嚣,似要冲破理智的枷锁……。
      
      直到他接到了雾月的电话,直到雾月说她在楼下,直到雾月一脸担心的提醒他先停下工作按时吃饭。
      
      秦溟才像是一瞬间被安抚住了一样,掐灭了所有不安的情绪。
      
      他好像有一点懂了这些日子以来他那些莫名失控的情绪是什么了…。
      
      他…想要雾月那双眼睛看向自己吗?
      
      雾月还不知道她刚刚还在季风面前不停解释,极讲道理,很有原则的这个人。
      
      当不在她面前时,对于商场和大多数人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自己可能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救了季风一次也说不准。
      
      雾月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在看待秦溟这个人的时候,其实是带了滤镜的。
      
      原书只是一本狗血言情小说,并没有对秦溟商战有具体描写,只是简略的说他权势滔天手腕毒辣。
      
      全文基本是以女主江婉婉的视角去看待一切。江婉婉眼里秦溟的疯狂爱意或是温柔独宠。都是服务于恋爱的剧情。
      
      这导致她潜意识里觉得秦溟这个人是强大理智的,且坚信秦溟原本就是一个温柔的人。
      
      所有阴暗手段不过是商人必要的技能,疯狂过激的行为也只不过是江婉婉逼出来的。
      
      完全没有意识到在某个方面技能突出,智商极高的少年天才。
      
      大多从小在其他某一方面比较常人是较弱的。不是生活常识就是情感回馈,而秦溟其实就是这样的情况。
      
      他天生就沉默寡言,缺少共情能力。
      
      在失去至亲之后更是毫无顾忌。一个短短几年内在豺狼虎豹堆里周旋,守住一切并且让所有人惧怕忌惮的人自然也绝非善类……
      。
      
      她的这种滤镜似乎被秦溟敏锐察觉到。
      
      秦溟知道雾月并不清楚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何模样,甚至雾月并没有当回事。
      
      所以她才会把自己当普通人那样对待,大多时候雾月表现是轻松坦然的。
      
      少数时候会怕他表现出来的强势,却又与别人的惧怕不同。
      
      所以察觉到这点的秦溟也在她面前尽力表现出她可能喜欢的模样状态,收敛起锋利与阴暗的一面。
      
      他也并不介意自己做她喜欢的那个模样,也并不觉得是在模仿一个虚假的人。
      
      没有的东西是装不出来的,只不过这些模样只在她面前出现而已……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