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差点掉马

      【十三】
      
      因为秦总日理万机还亲自去抓她,耽误了不少正事。所以领完证后只能马不停蹄赶回了公司。
      
      只来得及吩咐家里的司机来带她回去,叮嘱不准她乱跑。
      
      说实话她也不能跑哪去……
      
      到了秦溟住宅,已经有安排好的阿姨给她准备了晚饭。
      
      大概是被嘱咐过是孕妇所以营养均衡口味清淡,做了一天车的雾月只随便吃了点就没什么胃口了。
      
      秦明现在的住宅没有太多佣人,包括做饭打扫的阿姨。在得知秦溟不回来吃饭后,收拾完后就离开了。
      
      现在整个宅子内只有她一个人。
      
      雾月记得女主江婉婉嫁给秦溟后,只厨师就有四个,院子内外全是私家保镖保护她也防止她逃跑。
      
      其实秦溟应该是讨厌人多的环境,也不喜欢私人空间出现太多无关紧要的人。
      
      以虐男女主身心为目的的小黑屋剧情嘛。江婉婉捣腾也逃不出去不说,还老能伤到自己。没事划破脚,烫伤手 。绝食会晕倒 ,哭得太伤心会晕倒,光脚丫子地上跑跑也会着凉晕倒。女主病歪歪男主就会心疼。
      
      比起外面的危险反而在家的江婉婉更能制造危险。很显然相比秦溟对江婉婉严防死守的态度,大概秦溟并不担心雾月会怎样。
      
      此时洗过澡换过睡衣的雾月窝在沙发一角无聊的胡乱想着。
      
      秦溟急匆匆的走了,只说把她带回来也没说别的。
      
      没有主人的许可她没敢去主卧休息,也不清楚有没有收拾好的客房。
      
      只能这样等着秦溟回来。
      
      摸了摸小腹毕竟怀孕怕着凉,她找到自己的外套披在身上,又窝回原位继续等秦溟。一瞬间居然还有点可可怜怜 ,委委屈屈的意思。
      
      雾月心里白了自己一眼,小白花上身吗这是?
      
      可能是才泡过澡外套还挺保暖,等着等着她开始犯困。
      
      于是秦溟回来后看见的就是她窝再沙发上扯着外套睡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秦溟走进皱眉看见她许是因为冷,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好用外套裹住自己。
      但外套毕竟还是太短,一双小脚露在外面粉粉的脚指头也微微缩着。
      
      怎么不去房间休息?
      
      这么想着秦溟便上前抱起她径直走向主卧,将她轻轻放到床上拉上被子后秦溟才转身去了书房看堆积的文件。
      
      秦溟离开后雾月缓缓睁眼。
      在秦溟走近盯着她看时她就感觉到了,抱起她时她便完全醒了。
      
      只是不知道睁开眼该怎么打招呼,要不要礼貌性问他吃饭没?这么晚很忙吗?自己睡那个房间?
      
      前两个问题只有妻子才会问回家的丈夫,后一个问题又很突兀。
      
      雾月觉得怎么都有点尴尬索性就装睡到底了。
      
      此刻睁眼看着天花板的雾月。
      
      她想原本签合约那天自己也没有这种顾虑,包括在角楼一起住的那几天雾月也没有不习惯。
      
      一直觉得一起住不就跟合租一样嘛,直到今天她才意识到,以秦溟妻子的身份进入秦溟的生活,这究竟代表这什么。
      
      忽然茫然又不安起来。
      
      雾月摸向小腹妄图在这里多建立出一丝母子情,心想
      “你一定要很爱我!知道吗?你看我可不是后妈呢,为了你都我连女主的剧情都敢顶!还顶了两次!”。
      
      半夜时雾月又是迷迷糊糊被秦溟吵醒的,她睁眼看见一脸疲惫的秦溟正掀开被子准备躺下。
      
      雾月“……”。
      
      秦溟也注意到了醒来的雾月,与她对视几秒后。居然继续自己动作,
      
      “吵醒你了吗,抱歉。很晚了睡吧…”。
      
      说着就很自然的躺下了。
      
      是她睡傻了还是秦溟忙傻了
      她很想开口提醒秦溟自己和他是不是该分房间但是看见秦溟一脸疲倦,躺下后就一动不动的样子。
      雾月也实在不好开口,毕竟是因为自己秦溟才耽误了几天的工作。
      
      无奈只好明天再说,雾月给秦溟关了床头灯就挪开了点距离在床的另一半躺下。却有点难以入眠了。
      
      第二天再次在秦溟怀里醒来的雾月都没那么震惊了,这玩意居然还能一回生,二回熟的吗?破案了!上次被秦溟抱住一定不是梦!
      
      等到秦溟醒来时看到的正是雾月一脸幽怨的盯着他看。而自己正紧紧把她压在了怀里。
      
      “抱歉,我以前没有这种习惯…”
      
      骗人,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上次农家乐时也是这样的!雾月内心腹诽。…
      
      雾月本打算早饭时和秦溟谈谈分房睡的事,谁知秦溟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匆匆出了门。
      
      雾月这才发现自己这么长时间连他的手机号和微信也全都没有。
      
      秦溟走后何助理带来几个人来了,一个司机和几个保镖,阿姨也被吩咐留在宅子里陪雾月。看来是秦溟昨天太忙才来不及吩咐了,何风传话筒叮嘱雾月出去闲逛可以用司机但是得带上几个人,至少带上俩保镖。
      
      并转交了雾月一张卡…说是秦溟让她想添置什么都可以随便花这里面的钱。
      
      雾月一脸黑线盯着手里的卡,这种一瞬间做了阔太太的心情简直不忍直视,尤其何风还一脸“小场面,不要慌~ ”的表情。
      
      这什么魔鬼moment
      首富老公醉心失业冷落新婚妻子,落寞娇妻独守空房只有花不完的钱填补孤单吗
      
      这喜闻乐见的烂俗剧情,槽点太多一时不知从何吐起。
      
      雾月从何风那里要来了秦溟号码也添加了好友,可秦溟大概在忙,过了好久对方也没有通过好友。
      
      何助理走后雾月一个人待在宅子里和阿姨大眼瞪小眼,哪哪都不自在。
      
      秦溟挑人大多第一条首选话少能干的。
      
      阿姨大概也一样,原本她的日常工作就是秦溟需要就通知她做好饭然后收拾好后立马消失。雇主也不是乐意聊天说话的人,现在忽然多出来一个会说话的。阿姨居然还有点不习惯了……
      
      实在无聊又尴尬雾月只好问了问季风人在哪里。得知季风在A市.拍戏,雾月决定去探班。
      
      礼貌的和阿姨打好招呼不用做她的午饭后就打算出门…。
      果不其然自己一动作,秦溟安排的人就自动跟上了。怎么说都不同意她独自出门。
      
      无奈雾月只好让他们跟着,好像有一点点懂江婉婉为什么受不了了。
      
      这玩意出门去超市买瓶酱油身后都跟着两保镖,一般人谁受得了。
      
      雾月原本不打算遮掩都不得不带上口罩墨镜鸭舌帽。雾月先让司机去了咖啡店订了几杯咖啡给剧组,当然用的是自己的钱。然后就给季风打了电话。
      
      季风得知雾月居然回来了A市,正在探班路上十分开心。
      
      虽然在真正见到雾月之后显得,欲言又止,表情复杂 。
      
      此时的季风盯着雾月身后的两保镖和刚刚她从那儿下来,此时停靠在她身后的。迈巴赫.S 680。
      
      一头问号 ,他刚想拉过雾月去一旁问话,就感觉到那俩保镖墨镜下的双眼紧紧所定住自己,居然吓得季风都僵了一僵。
      
      无奈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他看看她小肚子又看看她生后,小声问道“你这都是什么情况你卖的确实是青梅酒不是违\禁\品吧?”。
      
      雾月:“…”。
      
      “一言难尽,我用你名字给剧组带了咖啡,你要是暂时没戏一会咱俩一起吃个午饭,再聊吧”。
      
      季风点头答应了,和剧组打了招呼后就带着雾月去了一家私密性高的私房菜。他常去的地方。
      
      坐进包间里季风就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
      
      雾月只好简单说出了大概。
      
      季风:“……秦溟是我想的那个秦溟…吗?”
      
      雾月:“对,就是你想的那个。”
      
      季风“……”信息量太大。
      
      “怎么会!小月你今年犯太岁吗?怎么犯到这尊大佛上了!”。季风有点抓狂了。
      
      各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谁说不是呢…”。雾月回到。
      
      季影帝有点头痛,换做别人他还能帮上点忙,别的不说雾月受委屈了他起码还能给撑撑腰。
      
      可怎么偏偏是秦溟呢?…各行各业无论于各种渠道应该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多少都会听说到他的背景传言。这可是个大家族啊。
      
      季风在各种圈子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如今在娱乐圈到了今天的位置。
      他自然也听说过这个人不少传言,也大概晓得这人在商界的特殊地位。
      包括一些更离奇玄幻的谣言猜测他都听过。
      
      真假不论吧,极高的地位树大招风是一定的,但这些传言也足以说明这个人很危险,碰不得。季风不免担心起来。
      
      他敏锐的觉得“待在这样的人身边恐怕真不见得是好事…怎么会是他呢?”
      
      雾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季风了,她当然清楚。
      
      但能怎么办呢?谁会知道剧情怎么会崩成这样的,她自己都怀疑还能不能回到正轨。
      
      但嘴上还是开口帮秦溟解释。“秦溟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他有不吃人。相反还蛮讲道理的,你也别太担心我,你看看我这不是也算体验了一把阔太太的生活嘛~”
      
      季风听了这话立马白了她一眼,“你可真出息,居然还讲得出这种话…”。
      
      雾月不以为然到:“害不然能怎么办嘛?乐观点总是好的。”
      
      之后再雾月特意带话头下,季风的注意也被转移到雾月的孩子上。
      直到菜都上桌后,气氛才从新轻松起来。
      
      两人边吃边聊气氛正好,刚刚聊到青梅镇美食的时候,季风就注意到雾月面前的鸡汤里面居然放了茶树菇。
      
      他正要开口给雾月换掉,就见雾月已经小口小口喝了起来…看样子好像还挺满意…。
      
      季风一愣,狐疑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吃菌菇类的东西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欢的吗”
      
      雾月盛汤的手一顿,卧槽!
      
      她怎么可能特意去记原主爱吃什么不吃什么,季风这一说她脑子里忽然就记起来了有关原主不爱吃的东西来。确实是所有菌菇类都不喜欢的。
      
      刚刚和季风聊得太放松居然忘了他是最熟悉原主的人,大意了。
      
      她脑子飞速运转着,雾月此刻虽然慌得一批但表面上还是十分镇定的又喝了一口,才开口说:“我也不知道啊,好像自从怀孕后就爱吃以前不喜欢吃的东西了…”。
      
      说完这话她才松口气,暗叹自己可真够机智的。
      
      上次听房东奶奶和邻居大姐孕期科普时好像听见她们说过少部分孕妇会有这样的情况,虽然自己没有这种反应但她居然给记住了。
      
      果然说完这话后,季风就一脸了然。
      
      随后感叹“女生怀孕可真神奇啊,那你喜欢就多喝点!”。
      
      雾月:“呵呵…”。
      
      差点掉马,脑壳都要吓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