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放纵心动

      【十二】
      
      人是雾月拖来的,她怎么好意思挑三拣四,厚着脸皮要求秦溟绅士点,在靠椅里将就坐一晚上。
      
      她只好强装正定,率先爬到床里侧,对秦溟拍了拍旁边的枕头。
      
      拍完她才想起来是不是有一个拍床侧的表情包,这莫名的邀请梗。
      
      在这个时候被想到简直太羞耻。
      
      雾月像是枕头烫手一样,迅速缩回手钻进被子里。
      
      背对秦溟的雾月,似乎听见了秦溟的轻笑,瞬间憋红一张脸。
      脑袋也缩进了被子里。
      
      秦溟关了灯,雾月背对着他,感官却出奇灵敏起来。
      
      她能察觉到他慢慢走向自己,随即感觉到身旁空位的塌陷感。
      
      秦溟几乎是贴着她躺下的!!
      
      雾月在心里哀叹“这玩意整的!现在怎么可能睡得着啊!”
      
      想是这么想的,但雾月最终还是因为怀着孕又玩了一天,真的累了,没多久就睡得沉沉。
      
      只有秦溟一个人在黑夜里睁着眼,
      
      他才是真的不可能睡着的那个。
      
      女人温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背脊,他轻轻转过身,几乎就是把雾月拢在了怀里。
      
      属于她的味道,似乎是沐浴后的沁香萦绕在鼻尖。
      
      让他不由自主就记起了那晚。
      
      秦溟闭了闭眼将杂乱的念头压下,他小心翼翼伸手抚向雾月的小腹,那里有微微的隆起。
      
      女姓怀孕后的腹部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一想到他掌下覆盖的地方,正孕育着一个慢慢变化的小生命,并且是与自己有联系的存在。
      
      秦溟就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慌张。他在想雾月也是这样的感受吗?
      
      第二天雾月是被热醒的,迷糊醒来就发现自己几乎是趴伏在秦溟的怀里。
      还枕在秦溟颈窝处!她简直恨不得当场晕死过去 。
      
      一时不知道是该庆幸在他之前醒来可以趁他什么也不知道时挪开。还是懊悔没有晚点醒,全当睡相不好秦溟不说就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正打算悄悄移开。才微微一动,睡梦中的秦溟似乎察觉到什么。
      秦溟是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的。这会儿完全无意识的,反将打算逃跑的人一把按进怀里。怕她再跑了一样,还多搂紧了几分。
      
      还在她发顶蹭!了!蹭!
      
      雾月“……”。
      
      这TM谁顶得住谁来顶吧!她决定装死了!
      
      开玩笑有几个炮灰能被绝美男主搂着睡!!!
      全当读者福利好了呜呜呜…。
      
      大概是他怀里太过安心,装着装着雾月居然真的又睡着了。再醒来不但身边,连房间里都没有秦溟的影子。
      
      发蒙的雾月简直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一直睡到了现在,之前压根就没有醒来过。被秦溟抱着其实是她的一个梦而已?
      
      从农家乐回来后剩下的几天里,她用赚到的可用资金买了几个大V的广告。
      
      做了一波不错的宣传。
      
      再安排好第二波上架的事,与秦溟给的负责人交接好以后的工作后,雾月彻底成了甩手掌柜。
      
      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她只要开工资和偶尔做做直播宣传就行。
      
      一切安排结束后,雾月就坐上了秦溟的车去往A市。
      讲真临走前她看着没法带走的三盆茉莉花,和门帘桌布 。
      
      雾月简直想跑去跟秦溟说她还有没安排好的事,得再留五天……。
      
      但是她怂…。
      
      一路如何不提。
      
      但回到A市时的雾月,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第一时间就被带到民政局和秦溟领了证,盖了章。
      
      现下坐在车内手拿象征C国合法夫妻红本本的雾月。
      
      看着照片上自己一脸茫然的表情。
      
      感觉自己像获得猪肉安全证书一样,
      让她心情十分复杂。
      
      雾月想,秦溟还真的是相当赶时间啊,这种事他都不需要做一下心理准备的吗?
      
      旁边坐着不需要心理准备的男人,此刻正漫不经心听着前排副驾的助理,汇报这几天耽误下的工作和会议。
      
      “怎么?还舍不得你那个小危楼”。
      撇到雾月表情的秦溟开口问到。
      
      雾月翻了翻白眼不想回答。
      确实是舍不得的,但现在她是因为小院的事吗?
      
      她是暂时接受不了从前上帝视角如今炮灰的自己。亲自参与崩剧情,和书里的男主领证结婚的事实!
      
      秦溟看着她先是悄咪咪翻了个白眼,忽然又一脸生无可恋。
      
      觉得好笑,想知道她脑子里究竟想了些什么。和自己领证她那么不能接受吗?
      
      秦溟忽然扔给雾月一个文件袋,雾月下意识接住怀里的东西,一脸狐疑看向秦溟。
      
      秦溟: “你的破危楼,替你买了。”
      
      雾月瞪大一双眼睛,低头查看文件袋,果然是购房合同和房地的证书。
      
      秦溟又顿了顿,不大习惯的开口解释。
      
      “没有人住,就替你换了个安全点的大门,密码是你号码后六位… 。
      咳,我有交代你酒厂负责人定时找人给你打扫浇花。”
      
      雾月忽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是想着这人果然是秦溟呢…
      。
      刚刚和她领证的这人,是她看小说时就喜欢的那个秦溟。不善解释,但默默的照顾着人,细心又体贴。
      
      雾月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袋,开口时声音有点闷。
      
      “那才不是危楼呢…明明是国家支持修复重建的老楼,可是有点年头历史的。
      等我百八十年老了,那可就是不可移动文化遗产…”。
      虽然心情复杂但还是开口瞎扯但。
      
      几天以来两人在角楼里一起生活,几乎同吃同住,甚至同进同出。
      
      房间都紧挨着的相处下。雾月和他说话已经不那么委婉客气了,甚至敢朝他翻白眼。
      
      秦溟也被逗笑,抬手掩住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眼睛却泄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这么说就是接受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莫名满足,比当年做到别人做不到的成就时还要满足。
      
      果然何风给他的那些小说,说的没错。这种事就属于那种不要问,买就对了。
      
      资源和投资不要选都给就行了。
      
      雾月别别扭扭补充,“房子我照样能自己买的,我会还你的…内什么…谢谢了”
      。
      
      秦溟:“用不着,就当是给我妻子的新婚礼物吧。”
      
      雾月震惊! 老脸一红。
      
      神特么我妻子啊! 这人平时话那么少,怎么骚话说来就来呢?新婚礼物可还行…?这谁顶得住啊啊啊?
      
      成功欣赏到雾月烧红一张俏脸,仿佛被堵住了嘴巴,失去语言能力的模样。
      
      秦溟心情更好了。自己亲自逗,比看别人逗有意思多了…他恶趣味的想。
      
      雾月大概不知道自己脸红羞窘是如何模样。
      
      红霞会慢慢在她脸上晕染开,然后蔓延至白腻的脖颈和柔软小巧的耳垂。
      最后是红透的耳尖。
      
      一张红唇微张又抿紧,可以想见她贝齿正轻咬着下唇内测。
      
      一双眼眸会韵出水雾,上挑的眼尾也会微微发红。
      鸦羽般的睫毛和闪躲的眼神一起微微颤动着,像是藏了钩人心神的小钩子。
      
      让人忍不住想,欺负狠了会不会哭呢?哭的话眼尾是不是会更加红艳
      
      让人十分有作\恶\浴。
      
      而此时她这副模样正落在秦溟眼里。秦溟想明明是这样一张妩媚的脸,为什么她会那么容易脸红呢?
      
      强迫自己移开在她耳垂和嘴唇间游离的视线…阻止自己继续想象它的触感。
      
      他明确的知道自从雾月重新出现后,他就开始越来越奇怪。
      
      这些天的相处。他目光总会不自觉的在寻找有她的地方,好像只要她待在自己的视野里就觉得安心。
      
      会期待起每天她做的饭菜,做了让她高兴的事她会放下戒备,让秦溟感到满足。
      
      惹她不高兴了看她报复性的炒一桌他不喜欢的菜,秦溟也觉得可爱。
      
      她不接受自己的帮助他又会猜测她是不是不喜欢想要了解她到底需要什么。
      
      雾月一出现就不止一次的再牵动他的情绪,在这之前秦溟就预料到不对,但他没法停止。
      
      秦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这让他觉得慌乱又兴奋。
      
      他清楚被某件事某个人牵动情绪是不够理智的 ,他从前的27年里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包括上辈子。
      
      他甚至还与三个月前第一次发现不对那样,在那天农家乐的早上发现自己抱着她睡得极为安心时。偷偷找了何风郑重其事的谈这件事。
      
      然而何风只是再次给秦溟抱来一堆《霸道总裁小娇妻》《我和霸总隐婚了》《霸总追妻火葬场》…笑得高深莫测一脸欠加班。
      
      秦溟只得暂且说服自己,他有前世的记忆,那些令人厌恶的事已经不是什么值得浪费时间的东西,只要不影响到他的判断和最终结果。
      
      这些小意外似乎也没关系。
      
      他第一次放纵自己,凭感觉去对待雾月这个意外。
      。。。。。。。
      
      之后雾月被独自送到秦溟的住宅。
      
      这里只是秦溟图方便.简单,买的宅子。
      
      秦家正真的住址应该叫做秦府…。
      
      一般普通人的家叫房,正常霸总家叫宅子。而秦溟这样的背景就得叫做“府”。
      
      关于秦溟的身世,雾月从书里知道的大概就是他因父亲去世后接管家业时的连续惨剧,重重打击。
      
      秦溟父亲去世不久,随之又收到的是大哥因一次特殊任务牺牲的消息。秦溟的母亲自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从此住进了精神疗养院。
      
      就算母亲对那时的秦溟来说,已经是他最后的亲人了。
      
      世界对他也没有一丝怜悯。
      
      秦溟接手乱七八糟的一切,在终于稳定局面后的那年,母亲却在疗养院内用摔坏的木梳断面割\宛\自\鲨了。
      
      或许家人都已经不在了,那个地方太大太空。自那以后秦溟就让人封锁了秦府,自己也搬了出来。
      
      只有年节或祭日秦溟在去祭拜过家人后。才会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地方,一个人坐着静静呆上一整夜。
      
      这是原作小说里所描写的,只是为了合理让秦溟在商场上手段毒辣 ,无所不能。给后期他的沉默阴鸷种下种子。
      
      雾月不止一次感叹狗作者真后妈了……。
      
      在看书时这种人设是挺吃香的,但只有深处其中雾月才体会到。一个活生生有情绪有思维的人,经历了这些究竟是多可怕的事。
      
      秦溟一年得记着三个不同的祭日,都是他的至亲……
      。
      
      然而秦溟却消化着这一切,依旧扛了过来,依然保有理智。
      
      这恐怕才是秦溟真正强大之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