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起出游

      【十一】
      
      晚饭时 ,秦溟再次问起这个问题,从车里的简单对话后,雾月也认真想过。
      
      可能上辈子太累,导致她穿过来时就想摆脱一切提前养老。。
      
      并且她也很喜欢轻松的生活,就如同这些日子在小院里独自生活的状态。
      
      秦溟也确实可以帮到她。不论秦溟出于什么考量,既然是投资,她自然也会有自己的办法回报他。
      
      如果换做以前,她一定会抓住机会往上爬。
      
      但现在她不需要这么急切,确实是一次很好打出品牌名气的机会,但机会不是只有这一次。
      
      她想做大的话,也可以自己慢慢来。
      
      她还擅长演戏,并且对自己的天赋绝对自信。回去演戏的话,季风也许能帮到她。
      未来最终还是要离开秦溟的照顾,独自生活。
      
      欠他人情的话会很麻烦,她宁可欠季风的。
      
      不论自己最后做到哪一种地步都没关系,如果还有热情她就自己争,没有了她就守着小酒坊做平价小众。也不用回应任何人的期待。
      
      雾月:“我已经有打算了,但暂时不需要。不过还是谢谢你。”
      。
      
      听了这话秦溟盯着她看了许久,有点不解,他以为雾月能想得明白怎样更轻松。
      所以一点也没有担心她不答应,这种回答倒是叫他意外,或者她想得明白,只是不需要。
      
      秦溟有点郁闷。
      
      霸总有小情绪但还是讲道理开口说。
      
      “那给你留一个人手负责这边运作吧,你不在这边没办法及时判断处理突发状况”。
      
      雾月想了想欣然接受了,这种小忙她就不和他客气了。
      
      确实她眼下就很缺还一时半会找不出这种人。
      
      第三天时,雾月手上的工作暂时赢来一个小小的段落。一切未来她不再的运作有了一个大概的雏形。
      这三天秦溟也没少载着她陪她到处跑。
      
      她正想着要怎么感谢秦溟呢,刚好小秋老师组织班级学生们夏令营。
      
      奖励他们这次月考取得的好成绩。打算去青梅镇附近的山村农家乐玩。
      
      问雾月要不要一起。
      
      雾月就果断同意了。准备忽悠秦总何风两人体验一下.上山下乡的生活。
      
      柿子要挑软的捏,先从好下手的开始忽悠,雾月选择先忽悠何风……。
      
      很久没有假期出游机会的何助理听说后乐意至极,迅速和雾月统一战线互相鼓励壮胆,合作怂恿秦溟大佬,弱小且怂……。
      
      出行当天,雾月高高兴兴背着小包,身后跟着老大不愿意的秦溟。
      去往校门口与秋老师汇合。
      
      因为雾月打的是体验生活的名号,所以拒绝秦溟自己开车去的打算,和学生们一起坐大巴。
      
      也因为是去农家乐,秦溟今天换了身休闲的衣服。秦溟自己是只有正装的。衣服还是雾月去和房东家孙子借的 。
      
      是现下男孩们爱穿的那种白T恤. 工装裤 .牛仔衬衫。
      球鞋也是雾月回来的路上自己去给他买的。
      
      略长的头发还被雾月今早不停叹气暗示,没完没了的念叨。
      秦溟烦不胜烦,才臭着一张脸,把背着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
      
      反正整个人青春得和二十岁少年一样,雾月自出门前就忍笑忍到脸颊僵硬,小腹快抽筋。
      
      此时的秦溟虽然还是一身不自在,大写的不乐意。
      
      但看着这几天来皱着眉头东奔西走的小姑娘,此时一脸得逞憋笑。高高兴兴走在前面的样子,双马尾也随着步子愉悦的一晃一晃。他也只得无奈笑笑。
      
      今早为了说服他穿上这身小孩衣服,还以身作则的扎了个幼稚双马尾。
      
      换了身美少女战士的宽大白T。哄小孩一样,软声哄骗。
      “不是有我陪你嘛!大不了让何风也这么穿嘛!”。
      
      哄骗不成最后还威胁起他来,
      “你不介意出门人家对我说你爸爸真年轻你就穿呀!”……
      。
      
      秦溟还能怎么办?那只能算了,你高兴就好。
      
      与秋老师汇合后,大家一起上了大巴车。雾月挨着秋老师坐,秦溟跟何风坐在了她们前面。
      
      学生们都是正值青春的少年少女。
      
      有不少人认识雾月的,雾月几乎一上车就被一群学生围住。
      
      几个小男生左一个小姐姐,右一个小月姐姐。
      
      直叫到前座的秦溟黑了脸,敏感接收到情绪的小秋老师才心领神会的迅速驱散学生们,回到座位。
      
      “你们够了啊!小兔崽子们。班主任我明明也和你们小月姐差不多大,咋的没见你们叫我一声小姐姐啊?”
      。
      
      学生们哄笑几个带头起哄的叫着班主任“小秋姐姐”。
      
      雾月一路上都挺开心,和小秋老师轮流带着学生唱歌。
      
      秦溟从没坐过这种摇摇晃晃的大巴车,但此时却在这种热闹的环境下尤为放松。
      
      甚至有点困意,他闭目听着后座雾月亲软平缓的嗓音,用还算准的粤语起调,带着学生们唱着张国荣的《玻璃之情》
      …
      …
      …
      
      再吻下去 ,像皱纸轻薄,
      
      撕开了都不觉。
      
      我这苦心 ,已有预备。
      
      随时有块玻璃破碎堕地。
      
      勉强下去,我会憎你。
      
      只差那一口气。
      
      不信眼泪 .能令失落的你爱下去。
      难收的覆水. 将感情漫漫荡开去。
      如果你太累 ,及时地道别没有罪。
      
      牵手来 .空手去 .就去。
      …
      
      牵手来空手去。
      一起要许多福气。
      或者 ,承受不起。
      或者 ,怀恨比相爱更合理。
      
      即使可悲…
      
      ……。
      
      到达目的地后还要徒步上山,才能到山腰处的农家乐庄园。
      
      助理何风迅速察觉出“这不就是该他上线的时候嘛!助攻的机会到了!”
      
      他一边吆喝,带着男生们先去帮女生们拿多余的包,一边对秦溟挤眉弄眼,一边不停朝雾月那边努嘴。
      
      秦溟见状,默默走到雾月身边向她伸出了手。
      
      雾月问号三连“嗯?你要晕车药吗?”。
      
      秦溟“……”。
      
      “包给我”秦溟解释。
      
      雾月“嗷!没关系!我可以!又不重没事…”的,字还没说完,就被秦溟提走了肩上的背包。
      
      然后……丢给了助理何风。
      
      何风“……”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槽点太多,一旁目睹全程的小秋老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有点同情那个助理何先生,她觉得雾月宝贝和她家那位可能都是铁憨憨。
      
      老母亲心态有点为两人卓急…
      。
      
      一天一夜的农家乐体验项目还是很丰富的 。
      
      西瓜地收瓜,稻田摸鱼,桃林摘桃 。农家乐还提供足够的烧烤食材。但相对应的要帮农家乐收水果。
      
      这种经营模式还挺新颖,有一种游戏任务的感觉,很适合这些少年。
      
      大伙简单吃了农家乐食堂准备的午饭,就准备去干活。
      
      学生们也和撒了欢的猴子一样不嫌累,男生们有的为了去看看西瓜在地里长啥样宁愿做最累的收瓜工作。
      
      雾月觉得怎么那么眼熟,对了,每年暑假放的西游记里是不是有悟空大闹蟠桃宴和猪八戒地里偷西瓜
      
      想到这雾月就呵呵直笑。
      
      她问秦溟“秦总想去偷…不是。去收西瓜,还是摘桃子”。
      
      秦溟莫名觉得她忽然改口的话不是什么好话。
      
      “都不”。
      
      “别这样嘛~来都来了。要不咱们一起去摘桃吧?”
      。
      
      考虑到秦溟洁癖大概不太想去田里抓鱼或者干体力活扛西瓜,雾月提议到。
      
      秦溟似乎只听见了“咱们一起”一挑眉,没有回答,也不拒绝。
      
      雾月愉快做了决定,到桃林后秦溟才知道“咱们”的“们”,指的是他 .雾月 .秋老师跟何风……。
      
      看着雾月盯着那群学生上蹿下跳,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秦溟额头青筋直跳。
      
      一把提住雾月后脖领,秦溟把她提溜到女生们处理晚上烧烤聚餐的食材队伍里。
      
      一通教育孕妇是能上树摘桃还是下地扛瓜又陪着委委屈屈小声抱怨的雾月洗…晚上要烤的茄子。
      
      “再唱一遍?”
      。
      秦溟学着雾月的样子低头洗着手里的菜开口到。
      
      雾月“什么?”
      。
      
      秦溟“车上那个…”。
      “玻璃之情”。
      
      雾月“你喜欢听这首歌啊?”
      。
      
      “嗯” 。秦溟淡淡到。
      但实际上他只是听过,名字还是再车上时听雾月自己说的。
      
      刚刚还差点没记起来…。
      
      雾月默了默,觉得忽然要她开口给秦溟唱歌。感觉哪里怪怪的,有点别扭。
      
      但想了想主角都开口了,她唱也不会少块肉。还是大方的开口唱了。
      
      “从前我会使你快乐,
      
      现在却最多叫你寂寞。
      
      再吻下去像皱纸轻薄…”。
      ……
      
      。
      明明是一首很伤感的情歌,歌词描述的也是一段破碎的感情。
      
      听在秦溟耳里,他却只觉得胸腔里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在涌动。
      
      呼之欲出却捉摸不到,他自己也不明白那是什么了…
      。
      
      等到热闹的烧烤聚会结束后已经到了晚上,农家乐提供的房间只有五个。
      而且被其他预定的客人站满,学生们要去山下和农家乐合作的旅店住宿。
      
      邱老师要照看学生便带着学生们下山,雾月因为怀孕众人不放心她夜路下山。和农家乐商量后,一家客人愿意挤一挤,空一个房间给她。
      
      何风,秦溟原本是要一起下山的。
      
      但秋老师跟何风疯狂反对,要求秦溟必须留下来照顾雾月!
      
      秋老师:“你是她对象吧?床小一点挤一挤又没问题!怎么可以把宝贝一个人丢在这!你居然也放心?她怀着你的孩子唉!”。
      
      何风:“是啊秦总,您留下照顾雾月小姐了吧。我们就先走了!”
      。
      
      秦溟“……”。
      
      雾月“……”。
      
      完全不好和别人解释她们不是那种可以睡一张床上聊天的关系。雾月只能把话往肚子里吞。
      
      两人就被留在了上山,农家乐浴室是公共的。
      洗漱后,秦溟雾月看着房间小床,大眼瞪小眼。
      这尴尬的大小,说是单人床又稍微大点,说双人床又稍微挤点…。房间还小到,除了床以外的剩余空间都被一个茶几和单人靠椅站了。
      
      两人在房间里都勉强移动,连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
      
      这可咋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