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签了相处

      【十】
      
      她忽然想到了秦溟这么做的原因!
      她想起来原文中,女主江婉婉这个时候也是躲出国去的。
      
      江婉婉在完成他们俩初遇滚在一起的情节后,偷跑回去也不敢声张自己湿\身。
      
      因对竹马男二内疚便偷偷躲出了国,两年后才被家里召回安排她和男主商业联姻。
      
      虽然这辈子江婉婉出国却是因为坠楼受伤。
      
      原文女主都没有怀上带球跑,这辈子居然让她怀上了想到这雾月就心塞了一秒。
      
      反正在这之前秦溟都洁身自好的过分,原因是男主并没有完全清理掉秦家背地里盘根错节的腌臜。
      
      不希望有软肋或缺口,显然他的妻子这个位置就像是一个靶子 。
      
      之后的三年内,男主势力才逐渐固若金汤。彻底的清理内部恶瘤。想要动摇他也犹如蚍蜉撼树。
      
      一夜后对女主念念不忘的秦溟,即使在两年后失而复得也不敢贸然娶她。
      而是拖拖拉拉的选择秘密联姻。把她珍而重之困在自己身边。
      
      因为如同球\禁的保护,开始虐恋情深套路。
      
      然后是秦溟放手,默认江婉婉出逃成功 。江婉婉找到相爱竹马,结果恰好抓奸竹马和自家妹妹不可描述。
      
      还发现和秦溟的那夜就是两人合伙设计她,只是自己走错了房间。
      认清他们真面目的江婉婉,又被掐点出现的秦溟温柔抱走。
      
      如今的情况就是阴差阳错。只留一堆破事,烂摊子给了她,还把一切提前了……。
      
      在两年后秦溟的羽翼下,女主都有面临危险的可能。
      
      那么对于现在的雾月来说,一但被那些人知道她和孩子的存在,那处境只会更危险。对秦溟来说也是不小的麻烦。
      
      那就说得通了。
      秦溟现在开出的所有要求,和囚\*江婉婉一样,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不同的是,江婉婉是因为秦对他的重视,而自己则是因为运气不好,肚子里揣上一个。
      
      秦出于深爱,愿意保护女主一辈子,对她只是一半出于责任保护她,一半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所以是三年,在确保她和孩子在他视线外也能安全不构成威胁后,就解除关联。
      
      三年后,说不定女主还得以更安全的状态回归主线呢…。
      
      那么就算签了合约,她会以妻子的身份暴露出来,也由不得她不同意了。被保护的靶子比直接暴露的好很多。
      
      想通其中关窍的雾月……忽然对江婉婉产生了一丝嫉妒。这是什么神仙光环啊?她下辈子也想有一个。
      
      被秦溟这样的人珍视的爱着,密不透风的保护。还有自己替她渡劫可真行……。
      
      想着这些雾月就脑壳疼,都没有精神仔细的去看合同了。最后也仅仅加了一条要求秦溟婚内同样收敛不许媒体拍到出轨,更不能带女人回去的条件。
      
      心里想着尤其是江婉婉!
      
      虽然自己不在乎丢脸不丢脸。但没必要丢的也还是不想去丢,十八线最后的倔强。
      
      并且她潜意识想要在这段合约的婚姻里赢过江婉婉一次,赌气的觉得,哪怕未来回归主线至少也是留给她一个二婚的秦溟。
      
      心怀这种成功报复的想法,才不会那么嫉妒。雾月自己都不想承认。
      
      秦溟也欣然接受了。再合同上签下了名字,吃过晚饭后,秦溟就在雾月这住了下来。小何助理去了隔壁借住。
      
      雾月给秦溟找出了另一套洗漱用品,和她自己换洗用的一套床单被套,枕头被褥也是临时买的。
      
      雾月再她平时直播的房间小床上给这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秦总整理床铺。
      
      而此时刚洗完澡的秦溟正弯腰斜倚在门边,看着她忙前忙后。
      
      至于为什么是弯腰,那是因为雾月二楼屋顶相当矮。因为个子高,在矮矮的小角楼秦溟已经不止一次撞到头了,甚至能呆在楼下就绝不去二楼。
      
      因为刚刚洗完澡,半湿的头发被放了下来耷拉在额前。雾月才注意到他的头发是微卷的,稍微有点长,有一侧被他别至耳后。
      
      整个人微微曲着,耷拉脑袋。看起来都慵懒了不少,还有点委屈。没有白天进门时给人的那种利落和压迫感。
      
      秦溟忽然弯着腰走至她身后。
      
      雾月看着他半弯着腰,皱着眉走来走去的样子就想笑。
      此时秦溟正若有所思的盯着酒架上的一壶弄青梅。开口问到。
      
      “你平时喜欢喝酒吗?”。
      
      雾月:“还好,不算喜欢”。
      
      “你抽烟吗”?秦溟又问。
      
      “偶尔 ”。
      隔了一会雾月补充到,“是以前,怀孕之后没有”。秦溟只是微微点头,继续看着那壶酒没有多说。
      
      雾月不解他的举动,和忽然问自己这种问题的原因。
      
      开口问到,“你介意吗?我很少会抽,通常是一个人的时候。一般都会尊重老人,不会当着长辈或小孩面抽的,还是说你讨厌烟草的味道”。
      
      雾月毕竟不是小白花那一挂,他忽然开口问了,雾月以为他很介意。
      
      考虑到以后要在一起生活三年,雾月还是多问了一句。
      
      秦溟回头看了她一眼,只是摇摇头。他并没有介意的意思,只是想起来前世的一点事情。
      
      有一点怀疑雾月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还是说只是碰巧呢
      
      人工智能都会说话聊天了。他不至于还用一套旧的生活方式作为标准,来判断或否定别人。
      
      秦溟淡淡开口“我也偶尔所以并不介意,但家里有烟味不行,我一般去阳台你以后也可以这样。”
      
      “好的”雾月答应了,秦溟还是很好说话的嘛,不愧是她喜欢的男主。
      
      他和秦溟商量好至少一星期后,她安排好酒坊和第二次商品上架的事才会跟他回去。
      
      秦溟居然也留下来等了她,没有自己先走。
      
      忽然给自己放了七天假的秦总无事可做。
      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雾月今天做的饭菜是什么?
      
      实在无聊就跟在雾月身后,接送她酒厂家里两边跑,看她忙碌。
      
      提心吊胆盯着她挺着小肚子,小步子还挪的飞快。
      
      秦溟这幅样子被周围邻居和认识雾月的人看到,都笑嘻嘻打趣雾月。
      
      邻居大姐,
      “嗨呀~月丫头你男人回来了啊。我前天买菜回来,第一次在门口瞧见,嚯 !我还说谁呀这是! 模样真俊。和你可般配~”。
      
      另一个大姐连忙补充,
      “就是,瞧着也是紧张你的,前些天我在门口绣鞋垫子看你进进出出我都累得慌。男人回来就好了,有人心疼了。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两位大姐就嘻嘻哈哈笑起来。
      
      雾月脸烧得慌,不好解释也不敢看秦溟。僵着身子直摆手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只有秦溟一脸坦然自若,好像就是那么回事一样。
      
      站在她身后笑眯眯的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
      
      盯着她红透的耳尖和脖颈,笑着的眼里好像揉进一把星子,嘴角都带出一抹温柔来。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站在对面看见这一幕的大姐们成功get到,更是乐意调笑脸皮薄的小辈来。
      
      什么男人在身边气色都好了,什么孩子随爹随妈都会好看。
      
      直说得雾月想缩到地里现场自闭。
      
      秦溟这才看够了,心满意足出来给她解围。解释说还有事,便和大姐们道别。带走已经失去语言能力的雾月……
      。
      
      等雾月脸上的红晕消了下去,她才敢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秦溟。小声和秦溟解释“你别介意,大姐们都这样,喜欢玩笑。人都挺好的”。
      
      秦溟勾了嘴角似乎又想到雾月刚刚的窘迫模样,压着笑意低低“嗯”了一声。
      
      但雾月还是听出来了,这货他再忍笑!忽然就不想和秦溟说话了,白了对方一眼把脸瞥朝一边。
      
      今晚上吃芋头泥!!青椒炒香菇!!炖茄子!!这两天雾月发现的秦溟很讨厌吃的几种食物!
      
      说起来秦溟几乎不挑食,葱姜蒜也没有忌口的。他只是不吃口感滑唧唧或黏黏糊糊的东西。
      
      比如烤熟的茄子滑唧唧的他就不吃但是炸的茄子天妇罗外酥里嫩他是吃的。
      
      似乎察觉到了危机,秦溟开口转移话题,
      
      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正经询问。
      
      “你的酒坊…有扩大规模的打算吗?”。
      
      雾月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是不太想搭理他,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表示认同。
      
      秦溟默了默继续淡定开口“如果我投资你呢?你想怎么做”。
      
      秦溟其实在那天晚上起疑的时候同时也有了这个想法,他也想到了那个爆火的电视剧。
      
      所以开口试探,如果雾月也知道这件事,她再给出的答案一定会建立在一年之后会有的成绩上 。
      
      同时秦溟也觉得单单靠这次机会确实可以做大,但想要坐高并不容易。
      
      不过如果雾月有那个能力,她如果想。有他的的话坐高并不难。
      
      雾月挑眉,秦溟想的没错,雾月也知道自己能靠那个机会捞一笔不错,最多她有一个自己的小酒厂,热度下来她也就止步于此。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不急于扩大,她只求足够应对,再那份羹中站个大头。
      
      但如果有秦溟就不一样了。她能分到最好的那部分,这次机会就会转变成她打出名气的第一张牌。
      
      不止是这种小众流行的酒,主流酒业,甚至红酒酒庄。
      
      雾月一时想太远甚至想到酒庄国际化就把它小气唧唧的“曲生坊”译成 “Birth of songs”一下子就高比格了。
      
      忽然被自己逗乐。雾月哑然失笑。
      
      她开口回答“什么程度不好说,但我还挺敢想的”。
      
      来不及收回的笑还挂在嘴边。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自信又骄傲,秦溟一时看愣,都忘记自己是在试探她。
      被雾月提醒了一句开车看前面,注意行车安全。才尴尬回神。
      
      但紧接着雾月狐疑问道。
      “这不会是某种补偿的形式吧,那样的话就不必了,你也没欠我什么的。”
      。
      
      “当然不是,我有自己的考量。你如果想好了我们可以再谈。”秦溟回答。
      
      她真的很懂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刚刚的话里没有一句是肯定的。
      
      没说哪种程度,没表现得很积极。要不是秦溟可以确定雾月不知道自己是在试探他。他几乎以为雾月是知道了他重生的事,才故意说得模棱两可。
      
      她似乎每一句话都下意识带着防备,叫人抓不到漏洞。
      这是她本能对每个人都这样,还是只防备他呢?
      
      不知道为什么秦溟忽然觉得有点酸涩。
      
      或许心里下意识宁愿她是前者。但又觉得如果是这样,那造成这种结果,她经历的必然不轻松。
      
      车内一时无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吸烟危害身体健康,未成年人禁止吸烟!
    请劝阻或不售未成年人购买香烟。最好揪着他脖领子,问他凭啥花爸妈的钱装成大人模样。学校门口十五块钱加火腿肠的煎饼果子它不香吗?
    成年人公共场合禁止吸烟,二手烟同样危害他人健康! 尤其有老人. 小孩 .孕妇.的情况下。请自觉到吸烟区文明吸烟,没有咱就忍忍! 花自己的钱也不能损害他人健康,他人并不是很想花你的钱吸二手烟。
    吸烟对呼吸系统,心血管 ,危害极大。请自行百度了解一下。
    不会就算了,特地去学的话那也大可不必吼,又不能美容养颜。
    会的也请注意身体尽量少抽,通过其他方式解压,如身体不适,医生让戒就听话乖乖戒掉8! 作者祝大家长命百岁!! 狗头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