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炮灰女配是要带球跑的吗???

作者:忘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书

      【一】
      
      雾月是被隔壁的狗男女吵醒的,不可描述的男女双响。让她原地爆炸…。
      
      “是怎么?只会干这事了吗?一天天的!泰迪吗?”
      。
      
      这种宿舍楼一样的隔间房,十分便宜。
      
      对得上它价格的,也十分狭小,潮湿,不隔音 。 就像读书时的宿舍一样,只有走廊尽头才有两间厕所。
      
      晚上谁家出来上个厕所,走廊里都有回音。
      
      雾月用力踢了墙面两脚,声音还在继续没有一点作用。
      忍无可忍,雾月暴怒的从枕头下摸出手机,连接上蓝牙音响。把声音开最大,开始放《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果不其然当唱念到,“空不异色,空即是色”时。
      
      对面声音停了下来,随即是开门声,然后是自己的房门被框框砸响。
      
      “干什么玩意呢?死女人!臭bz!死男人了吗你&#mb;*£♀…”。
      
      愤怒的狗男女还在门外持续砸门,满口 污言秽语。
      雾月也不开门,只是用气拔山河的气势跟着音响吼心经。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不生! 不灭!! 不垢!!! 不净!!! 不增!!!! 不减!!!!啊啊啊!!!”。
      
      吼得太撕心裂肺,伴随着音响里拖拖拉拉的唱经声,场面像极了邪教走火入魔现场。
      吵得楼道里其余租客也一片咒骂。
      
      果然凶的怕狠的,狠的怕疯的。雾月一通没脸没皮的疯。
      门外的男人只好停下了拍门的动作,恨恨丢下一句。
      
      “槽!神经病!”。
      
      然后就搂着自己女人关门进了自家隔间。雾月也关了音响,安静等待了一会儿。
      隔壁果然没有再继续不可描述了,砸吧砸吧嘴起来找水喝,吼得她口干。
      
      “熄火了吧?好好说不听,非让你一个礼拜没兴致才行。哼!”
      。
      
      她穿越过来三个月了。住在这的半个月内,这种事时常发生。
      她从委婉塞纸条提醒。到踢两脚墙,再到,《金刚经》,《大悲咒》,《地藏经》 。都来了一轮,今天终于搬出心经。凑齐一套佛家四大名著。
      
      “还是得搬家吧…这种环境不适合孕妇”。
      
      她烦躁的想找烟,但是又忽然想起来烟也不适合孕妇的…
      
      雾月从前是一个社会底层家庭的普通孩子,有个弟弟。
      
      家里没什么钱,初中时父亲小饭馆倒闭。失业后,酗酒家暴 。
      母亲脾气算不上好,但总在父亲面前时懦弱不懂反抗,回头却又把气撒在她身上。
      雾月高中毕业后,放弃继续读大学出来赚钱补贴家用。
      
      刚从学校出来时,发过传单,做过柜台,夜市摆过地摊 。街边卖过气球被城管追着跑。
      
      餐厅 酒吧 学美甲,学调酒,能干能学的她都做过。
      
      从什么都不懂 ,也不会说话 ,被压榨劳动力,克扣工资。
      到游刃有余处理麻烦,圆滑世故,嘴甜会来事。
      
      她几乎很早很早,在19岁的时候就丢掉了同龄人身上的所有特质。
      她也从不曾停下来向所有的少男少女们一样谈谈恋爱。麻木的体会现实,一刻不停赚钱还债。
      
      好在偶然帮认识的姐姐做过一次模特后,那组得奖的照片也带火了她。有了点钱后,再这位姐姐的建议下一边做模特,一边学习表演。
      演过几个网剧。
      
      凭借身上的那点市井里染出来的匪气和事故,被一个军事战争题材电视剧选中出演女二。
      
      随着电视剧的播出她也迅速成名。
      
      有了钱,弟弟也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
      
      父亲才慢慢振作,开始从新干一点杂货铺小营生。
      母亲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好起来。
      
      父母并没有离婚,但不堪忍受的母亲也回了娘家,迟迟不肯回来。
      一家人面和心离。雾月那时就懂了,贫穷使得所有人面目丑陋。所以她还是一刻不停拼命赚钱。尽管人生已经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 。
      
      对雾月而言,现实并不是大多数人口中的那样。仅仅只是温柔的河流,只磨平你的棱角,让你圆滑通透。
      它大多时候是冰冷的刀。碗去的是你的骄傲和热情…
      
      她会在过度社交后抽出稀少的时间看看小说。在夜晚疲累的想着 。
      真是过够了自己的生活啊,如果某一天醒来发现自己穿了多好…。
      
      她也好想过一过别人的人生啊。她不喜欢自己了…且对一切感到无趣。
      
      搞笑的是,就在她某天结束工作的晚上。被不知道哪一晚路过她窗前的流星大仙 。
      
      在不算恰当的时候实现她这个“过别人的人生”愿望。
      
      她穿书了…。
      
      也就是几个月前,
      
      雾月从梦中醒来。
      
      发现自己正在和一个男人酱酱酿酿。
      
      她脑子发昏,男人在昏暗的环境包裹下,几乎只能看到一点模糊剪影。
      
      只有压抑又兴奋的低吼 ,在她耳边清晰的纠\缠。
      
      空气间压缩到极致的暧\昧,不停冲击这她不甚清明的大脑 。雾月再一次昏过去前,悠悠想着。
      
      “这春\梦也太特么真实了…”。
      
      再醒来就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男人睡旁边… 。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雾月,差点脑袋都要吓掉。
      着急忙慌套上 地面散落的女人衣服,根本没空怀疑这衣服是不是自己的。
      
      只想尽快跑出去 。就在奔向房门的时候,趴在床上的男人缓缓开腔了。
      
      “跑什么?名片在你包里,之后会有助理联系你的公司和你”
      
      似是觉得还是有必要警告一下,不耐的再次补充到。
      
      “老实点。不然我不确定联系你们的是助理还是律师。”
      
      雾月见鬼一样,僵住。
      什么律师难道是她酒后乱性或梦游乱性???
      
      虽然听不懂,大脑还在当机。但还是下意识就胡乱抓着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女包,夺门而出。
      
      秦溟这才缓缓起身,奇怪的盯着门口半晌 。
      
      这女人怎么回事?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冲出酒店的雾月这才找回思考能力,察觉到异常。
      她发现周围的环境她完全都不认识!不认识的路名,没见过的出租车颜色,不熟悉的建筑。
      
      这不应该的,自己在k城长大,外卖都送过的她那里不熟悉?也不是自己拍戏的北城,环境不是这样的。
      
      这才回过神来低头打量自己,细嫩的肌肤白到快透明反光。
      修长漂亮的四肢,葱白一样的手指做了精致的美甲。
      一看就是新做的!这才不是她几个月来为了拍戏,一个剑花重复练习百遍后该有的手。
      
      不说别的,从初中以后好像就没发育过一样飞机场的她,居然低头都没能看到自己的鞋尖。
      
      哪哪都不对!居然在穿衣服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
      
      雾月傻了。
      
      她转头看向街边服装店的橱窗,玻璃倒映的是一张陌生且略熟悉的脸。
      表情懵逼,这张脸倒是和她自己有三五分像
      。
      
      但是眉眼间都太过妩媚。
      自己原本的眼睛是瑞凤眼,偏凶的眼神,这双眼睛虽然很像她的。但是眼尾处微微上挑,无端的多出媚态。
      
      是那种怎么也无法清纯可爱的眼睛,导致整张脸给人一种。真漂亮啊!可惜必定是个坏女人,女二号的感觉。
      
      雾月???
      
      就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雾月楞了楞,最后还是犹豫着接通。还没来得及说句
      “喂?您好”。
      对面立马连珠炮轰般传来激动的问句。
      
      “怎么样?徐姐我没有害你吧?秦总年轻有为,人家什么家室相貌啊?
      
      要什么女人不是上赶着的?你都排不上号的人你知道吧?
      还不乐意了?黄导的戏想要拉投资怎么也该是送女主角上去的。要不是女主角身子不方便,那里轮得到你啊?
      虽然秦总不满黄导这次的做法,你这部剧八成黄了,但傍上秦总你还怕接不了戏?#&!\…。
      
      喂?你怎么也吱一声啊?有在听吗?”
      
      雾月确实已经没有在听了…。
      在这个自称徐姐的女人,以一种老\鸨一样的口气 说出几个有用关键词后。
      
      无数陌生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雾月也在这通电话后终于搞清了现在的状况。
      
      穿书无疑了。
      
      “槽了! 是《囚爱》!”。
      
      一本后妈狗作者写的,男女主互虐狗血古早文。
      
      男主秦溟是权势滔天形霸总。好好的总裁非要搞爱而不得那一套,一步步被逼成阴鸷蛇精病 。
      
      女主江婉婉属于爹不疼娘不爱那一挂的小白花。也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因为一张清新脱俗校园照火了。但在剧情里略显不识好歹,作天作地,莲里莲气 。反正雾月看书时就不打喜欢。
      
      本该是读者们的温柔男二,最终也被写成劈腿狗男人,好好的男二也不说黑化一下当个boss。直接拿了炮灰剧本送了菜。
      
      最后还卡在女主疑似终于喜欢并接受男主时莫名烂了尾,被狗作者弃坑。
      
      而全书中正二八经的N号炮灰正是现在的她本人。
      
      一个开篇明明参与了,但连名字提都没提到的。只在第一章里女主恶毒妹妹为抢姐姐未婚夫,灌醉女主毁她亲白。结果女主进错房的剧情里。
      
      女主江婉婉被男主误认为剧组的人后,秦溟问了一句“你是他们安排的人?”提到过 。
      
      没错她就是那个没有姓名,被安排的人本人了…
      
      还在之后的情节疑似觉得女主抢了自己侍寝机会,也不是什么清纯玉女。
      
      靠十八线的一点名气,网上抹黑了女主一把,说竹马,霸总,她两边勾搭都不耽误。
      
      面都没露,迅速惨遭男主封杀…全文占比一章不到的女炮灰。
      
      雾月想到自己在小说里连名字都没有只有一个“十八线”的代号和一个网名叫“你的小宝贝”。头疼到炸。
      
      以防开局掉马甲,雾月赶紧在包里翻出身份证。
      名字还是那个名字,生日也还是那个生日。只是照片换了个脸,年龄倒退了八岁而已…。而! 已! 才22的年轻小姑娘…。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在秦溟床上醒来的会是她?
      
      她这种拍成电视剧都不用请演员,要一张照片做微博抹黑剧情时的头像,就够了的角色。
      
      居然在主线顶了女主剧情?
      
      带着满脑子问号的雾月,还要强装镇定去了她所谓的公司。
      
      再公司健身房借用浴室,简单收拾淋浴后,去找经纪人解了情况。
      
      在经纪人避重就轻,歪曲事实的扯犊子里。
      雾月半猜半蒙。拼凑出了事情原尾。
      
      原主是个极傲慢的人。没什么名气, 但有几个颜粉,也自诩爱惜羽毛。是不愿献身的。
      
      然后被一杯酒成功送到了男主房间,至于为什么成功,那是因为女主江婉婉
      
      莫!名!没!出!现!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秦溟那边来人谈这件事。
      
      雾月觉得操蛋极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