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听学

      云深不知处·兰室
      
      今天是听学第一日,据传闻,这蓝老先生是最最迂腐古板了,也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各世家子弟心中免不了都有些发怵,难得的都安安静静的坐在室内等待。
      不一会蓝老先生就来了,众人站定行礼后入座,蓝老先生手中拿着一个卷轴,站在首位后将卷轴一甩,就见卷轴沿着地面一路滚卷至兰室门口方才停歇。卷轴上密密麻麻写着诸多篆文小字,而捏在蓝启仁手中的那头卷轴上大大的写着几个字:蓝氏家规
      众人还未回过神,就听到蓝老先生开始念起了姑苏蓝氏家规:“……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夜游,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喧哗,云深不知处内不可疾行……。”
      在座各少年一听家规就已经脸色发青。要知道这云深不知处可是有三千多条家规啊,念完怕天都要黑了吧?虽说少年们都在心里暗暗吐槽叫苦,却谁也没那胆子离开,只能乖乖坐着继续听下去。
      “……云深不知处内不可考试作弊,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夜不归宿,云深不知处不可无端哂笑,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坐姿不端,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境内杀生……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境内饮酒,云深不知处内不可私自斗殴,云深不知处内不可饭过三碗……”
      也不知道念了多少条家规了,清菡觉得自己已经整个人都懵了,眼皮也直往下耷拉。微微晃了晃头,看着前方蓝忘机坐的笔直的身影,清菡暗暗感叹,果然是学霸,这么无聊的东西也可以听的那么认真。
      借着蓝忘机身影的遮挡,清菡悄悄往身侧看去,只见魏无羡手撑着脑袋睡的正香。她小小的恶作剧心瞬间爆满,随手扯了个纸团就想扔向魏无羡。刚准备扔时,就听到首位蓝启仁方向传来了“啪”的一声,江清菡吓的小手一抖,忙坐直了身子目不斜视的望向首座方向,原来是蓝启仁将家规卷轴用力摔在桌子上发出的响声,清菡见着他忽黑忽白的脸色,不自觉便缩了缩脖子。
      站在蓝老先生身后的蓝曦臣,将她刚才的小动作和现在的怂样全都看在了眼里,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为了不破坏自己的雅正形象,只能握拳轻掩,忍得甚是辛苦。
      “家规刻在规训石上没人看,我才在今日一条一条的复述一次,看看谁还借口不知道家规而犯禁!竟然这样都还有人不听,那好,我便来讲些别的。江清菡。”蓝老先生眼光在各家子弟中扫视一圈,厉声说道。
      “在。”清菡皱着小脸站起道
      “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
      “屠夫。”
      “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是哪一品白牡丹?”
      “金星雪浪。”
      “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
      “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不是。”
      “身为云梦江氏子弟,这些早都该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答对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坐下吧。魏无羡。”
      江清菡刚呼出一口气,就听到蓝启仁又点了魏无羡的名,知道一定是自己刚才的小动作全被蓝启仁看到了,不由暗暗吐舌,这算不算是她连累了无羡哥哥?也许本来蓝启仁都没发现他睡着……
      蓝老先生摔家规时就被惊醒的魏无羡忙起身回道:“在。”
      “如何区分妖魔鬼怪?”
      “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妖与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
      魏无羡指着兰室外的郁郁碧树道:“臂如一颗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修炼成精,化出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我拿一把板斧,拦腰砍断,只剩个死树墩儿,它再修炼成精,此为怪。”
      “走尸、丧尸、活尸如何区分?特征是什么?”
      “走尸,行走的尸体,无思考能力,行动缓慢;丧尸,活死人,无思考能力,行动迅速;活尸,活人炼化而成,无思考能力,拥有生前所有技艺,与活人一般无二,听从炼化者吩咐”
      魏无羡这厢答对如流,在座其他人听的心头跌宕起伏,心有侥幸的祈祷他千万别犯难,千万不要让蓝启仁有机会抽其他人。
      蓝老先生继续问道:“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这次魏无羡却没有立刻答出,旁人只当他犯了难,开始坐立不安。
      许是众人的祈祷被漫天神佛听到了,蓝启仁见魏无羡半晌不答,只是若有所思,扭头看向自己的得意门生道:“忘机,你告诉他,何如?”
      蓝忘机并不去看魏无羡,颔首示礼,淡声道:“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灵,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则斩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听到蓝忘机的回答后,蓝启仁满意点头,道:“嗯,一字不差。”
      蓝启仁瞥了魏无羡一眼,刚想继续说话,就看见魏无羡高举双手道:“先生,我有疑。”
      蓝启仁道:“讲。”
      魏无羡道:“虽说是以‘度化’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若这执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说,但若是要杀人满门报仇雪恨,该怎么办?”
      蓝忘机道:“故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必要则灭绝。”
      魏无羡微微一笑道:“我方才并非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在考虑第四条路。”
      蓝启仁蹙眉看向魏无羡道:“从未听闻有什么第四条路,你且说来听听。”
      魏无羡挑唇轻笑,道:“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如,掘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凶尸相斗……”
      蓝忘机此时才转过头来看魏无羡,只不过他神色冷淡,眉头微皱,明显是一副‘此人无可救药’的嫌弃模样。
      再看蓝启仁,更是气的胡子都抖了起来,大喝道:“不知天高地厚!”
      蓝室内众人被这一声暴喝吓得一悚。
      蓝启仁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伏魔降妖、灭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还要激其怨气?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魏无羡撇嘴轻哼道:“横竖有些东西度化无用,何不加以利用?大禹治水亦知,塞为下策,疏为上策。镇压即为塞,岂非下策……”
      忍无可忍的蓝启仁随手抓起案机上的书扔向魏无羡,谁知他竟错身躲开,面不改色的继续胡说八道:“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也可以,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蓝启仁见他不知悔改,气的又是一本书扔去,厉声道:“那我再问你!你如何保证这些怨气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无羡边躲边道:“尚未想到!”
      蓝启仁大怒:“你若是想到了,修真界就留你不得了。滚!”
      魏无羡闻言,如获大赦,连礼都没行,转身就‘滚’出了兰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