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也穿越了?

      云深不知处·兰室
      
      今日是举行拜师礼的日子,各世家子弟早早的便到了兰室等候。世家之间本就互有往来,这些世家子弟不说亲密,至少也是个脸熟,且都不过十四五岁年纪,很快便聊的火热,各家公子间更是哥哥弟弟的乱叫成一片。
      云梦四人自是站在一处,周围也是围了些世家子弟聊天,一起抱怨过云深不知处各种匪夷所思的家规后,有人问:“你们莲花坞比这里好玩多了吧?”
      魏无羡笑道:“好不好玩,看你怎么玩,反正规矩肯定没这里多,也不用那么早起。”(蓝家卯时作,亥时息,不得延误。)
      又有人问:“你们什么时候起?每天都干些什么?”
      江晚吟哼道:“他?巳时作,丑时息。起来了不练剑打坐,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
      魏无羡道:“山鸡打得再多,我还是第一。再说了,你和清菡可没少跟我一起去打山鸡摘莲蓬”
      江清菡抬眸无辜道:“不是无羡哥哥你哄骗我们去的吗?每次都说有好吃的,结果总是打山鸡、摘莲蓬。”
      清河聂家的二公子聂怀桑听到此处高声道:“我明年要去云梦求学!谁都别拦我!”
      不知是谁一盆冷水泼来:“没有人会拦你。你大哥只是会打断你的腿而已。”
      聂怀桑听闻瞬间耷拉下脑袋,忽而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正色道:“魏兄!你我一见如故,听我衷心奉劝一句,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你此来姑苏,记住有一个人不要去招惹。”
      魏无羡奇道:“谁?蓝启仁?”
      聂怀桑道:“不是那老头,你需要小心的是蓝湛。”
      魏无羡道:“蓝氏双壁那个蓝湛?蓝忘机?”
      聂怀桑点头道:“除了他,还有谁叫蓝湛。”
      魏无羡摸摸鼻头,出奇的没有吭声。
      江晚吟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他已经得罪了。还带着清菡一起。”
      众人:“什么?已经得罪了?”“这才几天?什么时候得罪的?”
      聂怀桑:“魏兄,你做了什么,就把他得罪了?”
      当下,魏无羡把那晚的经过细细的说了一遍,并摊手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魏无羡:“谁家家规有三千多条而且还不带重复的,家规里居然还有‘不可无端哂笑,不可坐姿不端,不可饭过三碗’……简直匪夷所思!”
      “没错!”众人大有同感,纷纷称是,仿佛相见恨晚
      “婉如姐、清菡妹妹、无羡兄、晚吟。”金子瑶看到江氏众人,不顾他兄长反对的蹭了过来,行礼道:“客栈那日……我替兄长道歉,若我未出去玩耍,定不会让兄长如此行事。”
      江家四姐弟与金家四兄弟可以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两家夫人时常带着孩子互相串门。金子皓、金子睿年龄太小,来云梦的次数不多,姑且不论。金子轩从小就与江家兄妹不对付,无论江婉如怎么做,都无法得到金子轩一个好脸色,心疼阿姐的云梦三煞,亦看金子轩哪里都不顺眼。说来也是奇怪,云梦三煞如此讨厌金子轩,却偏偏和金子瑶能玩到一起。清菡曾经认真研究了下,觉得或许是因为金子瑶从小就长了张讨喜脸,逢人就笑,一笑,颊边就盛开两朵酒窝,让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
      江婉如:“无碍的,阿瑶不必如此。”
      江清菡:“瑶瑶哥哥,那日客栈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不来参加听学了呢。”
      金子瑶笑着摇头道:“清菡妹妹,你不是关心我来不来听学,是关心我带来的兰陵吃食吧。放心吧,下学后我就给你送去精舍。”
      见金子瑶看破她的小心思,江清菡吐了吐舌头,也不脸红,笑着答谢:“那清菡就先谢谢瑶瑶哥哥了。”
      聊得正开心的众人忽然感觉一阵凉意袭来,原是坐在兰室内的蓝忘机正冷嗖嗖扫视院中聊天的众人。瞬间,所有人都像被施了禁言术一般,默默走进兰室,按照桌上铭牌坐好,静静等待蓝老先生到来。
      当看到自己的座位时,江清菡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正右方是江晚吟,右后方是魏无羡,右前方是江婉如,而正前方却是蓝忘机!?江清菡看着前方坐的笔直的背影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低头乖乖的坐着,深怕自己被他盯上。
      所幸,没过多久,蓝启仁就走进了兰室坐于首位,待蓝老先生坐定,江清菡就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宣布拜师礼开始。各家子弟均先以左手紧把右手拇指,其左手小指则向右手腕,右手四指皆直,以左手大指向上,弯腰行手礼;后双膝跪地,三叩首,行跪拜礼;最后便是赠送束脩。
      “兰陵金氏拜礼。”
      金子轩领着金子瑶和几名家仆上前行手礼道:“兰陵金氏金子轩携弟金子瑶拜见先生。”
      再跪拜扣首,起身后又道:“先生弥纶太虚,不屑俗物,家父特意为先生广寻天下之经典,编就河洛经世书一套,并用金线编成,还望先生不弃。”
      说完,从其身后走出一名家仆,双手捧着一个金色牡丹花纹的白色木盒上前,盒盖上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朵金星雪浪牡丹,煞是好看。
      蓝启仁微微颔首,便有蓝氏门生上前接过金氏拜礼。至此金氏的拜礼便算是成了,金子轩率领众人退回到座位上站定。
      看到金氏的拜礼,魏无羡小声的说道:“雍容华贵啊。”
      江晚吟接着小声道:“华而不实。”
      江清菡赞同的直点头,却丝毫不敢开口说话。
      “清河聂氏拜礼。”
      聂怀桑忙带家仆上前行礼:“清河聂氏聂怀桑拜见先生”再次行礼起身后道:“怀桑代聂氏向先生进献紫砂丹鼎一尊,紫砂古拙庄重,质朴浑厚,正如先生传道受业之品格,请先生不弃笑纳。”
      聂怀桑退回座位后,清菡就听到那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云梦江氏拜礼。”
      听闻此声,清菡忙跟着江晚吟和江婉如身后上前行礼。
      江晚吟带着众人行礼道:“云梦江氏江晚吟与兄长魏无羡,阿姐江婉如,妹妹江清菡拜见先生”再次行礼道:“晚吟代家父……”
      在行手礼时,清菡就一直觉得有道目光从前方直直的看着自己,好奇心驱使下,在行完跪礼起身时,飞速的抬眸扫了一眼,只见台上坐着一名老者,留着山羊胡子,腰杆笔直,周身通体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他身后站着一名少年,也是站着笔直,内着浅蓝色交领大袖衫,外着无袖卷云暗纹对襟,同色系镶环腰封,视线再往上挪,顿时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带着探究看着自己。
      只这一眼,就看的清菡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是心中不停念叨:“怎么会,怎么会是刘海翟?难道他也穿越了?不对,不应该,只是真的好像,可是……”
      正暗自震惊,衣袖被人轻轻一拉,原是江氏拜礼已成,清菡连忙退回座位,只是控制不住的去想,他究竟是谁。直到拜礼仪式结束,她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唯一确定了的就是,不管他是不是刘海翟,他现在的身份就是蓝氏双壁的蓝涣蓝曦臣。
      回到精舍的清菡浑浑噩噩,无精打采,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问一声他是不是刘海翟,更不知道自己怎么去问,万一不是又怎么办,万分烦躁的清菡最终决定去后山河边安静安静。
      蓝曦臣此时一样焦虑,自从昨日在彩衣镇看到那一幕后,便一直在脑中挥散不去,今日在拜师礼上一直克制着不往云梦江氏的座位处看,一直到他们上前进行拜师礼,才避无可避。谁知原本只想偷偷看一眼的他,却被江二姑娘逮个正着,虽假装镇定的转移了视线,他却很肯定自己在江清菡脸上看到了震惊、疑惑、自嘲、思念,就像是江清菡透过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胸口比之昨日抽动的更甚,对于这陌生的身体反应,蓝曦臣万分苦恼,完全弄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世人常说,当缘分来临时,谁都躲不掉,事实果然如此。当蓝曦臣走到后山河边时,赫然发现河边已经坐着一人,只远远的看着背影他就知道,定是江清菡。身体行动往往会快于脑子的思考速度,所以当蓝曦臣回神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女子身边,女子也已发现了他,略定了定神,蓝曦臣躬身行礼道:“江二姑娘也是到后山观景散心吗?”
      “泽芜君。”江清菡起身回礼道:“正是,这几日逛了云深不知处,只觉后山此处风景最为优美,所以总会没事就来小坐。”
      蓝曦臣颔首笑道:“五大世家世代交好,你又与忘机、怀桑年纪相仿,不若跟着怀桑一样,唤我曦臣哥哥。”
      江清菡:“那曦臣哥哥也不要叫我江二姑娘了,和阿姐他们一样唤我清菡就好。”
      只是换了个称呼,却瞬间让两人少了生疏隔阂,直到各自离去时,依然觉得聊的有些意犹未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