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挨罚

      就在魏无羡胡思乱想时,屋内响起蓝忘机清冷的声音:“触犯家规,领罚”
      魏无羡扭头看去,只见蓝忘机依然是板着一张脸回话,心中不由笑得打跌,不断重复念叨着小古板、面瘫、无趣等词。
      面前两人,蓝曦臣是知晓的,皆是云梦江氏前来听学的子弟,看着自家弟弟不愿再开口的样子,只能叹气道:“魏公子,这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规矩是多了些,你初来乍到,不知者不怪,但也不能因此坏了云深不知处的规矩。这罚呢,肯定是要罚的,至于怎么罚呢”蓝曦臣转身看向蓝忘机道:“忘机,你看呢”
      蓝忘机:“家规,三百遍。”
      “唔唔唔,唔唔唔。”听到此处的魏无羡立刻急了,不停的发声表示抗议。
      “忘机啊,你且先解了魏公子的禁言。”蓝曦臣看到魏无羡似有话说,便开口对蓝忘机道
      “唔唔唔唔…小古板…嗯?我能说话了,太好了…泽芜君,你听我说,他说的一点都不准,蓝忘机这个小古板,能说三个字绝对不会说一句话,我来说。”说着便起身,顺带扶起了还躺在地上的江清菡,走到蓝曦臣跟前道:“今天我们一行人到达山脚彩衣镇,本想休沐一番再上山,谁知…都怪金子轩那个花孔雀…总之我们最后无处可住,只能马不停蹄的赶到云深不知处。这姑苏的天子笑天下驰名,我买两坛酒总不为过吧。谁知道我一口都还没有喝,就被蓝忘机打碎一坛,我还没有让他赔我的天子笑呢,他倒好,还禁我言。”
      “你喝了,她剩下的。”蓝忘机道。
      “你还敢说,我都说清菡妹妹不能喝酒的,要先送她回去,你都不肯,太不通情理了。”说到激动处的魏无羡朝蓝忘机猛然走去,全然忘记了身侧还靠着一个站不稳的江清菡。
      失去支靠的江清菡,本能的抱住了离她最近的人,努力的抬头想看清楚抱住的是谁。然而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晰,不仅如此,还总觉得有一道刺眼的光芒在眼前晃动,真真是晃的她难受,于是她想也不想就抬手去遮,遮了几次没遮住。于是小魔女生气了,一手板着那左右晃动躲闪的“物体”一手抓住晃的她难受的刺眼光芒,心满意足的蹭了蹭呢喃着:“这下好了,没人打扰我和刘海翟了”
      醉酒的江清菡丝毫不知道,她此时做了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事。至少,对于蓝曦臣来说,是非常惊人的一件事。
      没错,刚才江清菡随手抱住的人正是蓝曦臣,姑苏蓝氏家规甚严,七岁开始便男女不同席,当代蓝家的直系子侄更是只有他们兄弟二人,故而蓝曦臣从未与女子如此“亲密”接触过。本就已然是被抱的耳根发红,只是碍于风度礼仪,无法将醉酒的清菡推开而已。偏偏江清菡还不老实,为了看清蓝曦臣模样,摇摇晃晃撒开了环在蓝曦臣胳膊上的双臂。
      眼看着就要摔倒时,蓝曦臣终还是拉住了她,谁知她竟像没骨头似的一下扑到蓝曦臣怀里。这下蓝曦臣真是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还没等他决定好是否要推开清菡时,就见一只白嫩小手伸到眼前,目标直指卷云纹抹额。
      蓝氏抹额非妻儿子女不能触碰,蓝曦臣自是不能让这小手如意,故而几番闪躲开。谁知还不等他松口气,脸庞就被一只小手扶住,蓝曦臣何时被女子如此触碰过,自是一愣,就在他愣神时,另一只小手顺利的抓上了他的卷云纹抹额。蓝曦臣当时就瞪大眼睛,面色通红,眼神宛如要吃人一般,幸好蓝家家规甚好,只一瞬间,蓝曦臣就回过神来了,回神的蓝曦臣恰好听到清菡呢喃的话语“这下好了,没人打扰我和刘海翟了”
      蓝曦臣闻言又是一愣,忍不住看向怀中如小猫般蹭着他胸膛的女子暗忖,这明显是个男子的名字,她究竟是梦到了什么?竟笑的如此开心。看着少女浅笑的蓝曦臣,不知为何总觉的那笑容有些刺眼,心中也有一块地方闷闷的不甚舒畅。
      发生的这一切说来悠长,实则也就是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因那一侧魏无羡还在与蓝忘机争论,蓝曦臣又是半侧着身子,故而整个屋内,除了青蘅君外,并无人注意到那一幕。
      青蘅君微笑的看着自家大儿子装做若无其事的重新扶好江清菡,也不打算拆穿他,只是多看了陷入沉睡的清菡一眼,终是咳嗽一声说道:“好了,魏公子,无论如何,你还是犯了家规的,我看江姑娘似乎是睡着了,你快带她回去歇息吧。”
      魏无羡也知自己不占理,听到青蘅君开口,自是行礼应是,弯腰横抱起江清菡就回去了。
      当江清菡第二日醒来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三百遍蓝氏家规等着她抄,偏偏她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仅如此,她还因为醉酒之事被江晚吟、江婉如念叨了半天。无奈之下,只能乖乖坐下,嘟着嘴愤愤的抄写家规。
      当蓝曦臣从云梦江氏的精舍前经过时,看到的就是那小小的身影,有气无力的趴在院中石桌上,嘟着嘴,用力拿笔戳着纸,若不是笔头是软的,只怕这纸早叫她戳穿了去。看到此处,蓝曦臣忍不住扬起一抹笑意,转身快步离去。
      其实,蓝曦臣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走到这里,他本是去后山查看结界的,因云梦江氏的精舍离后山最近,不知怎的,就想起了昨日少女的醉酒模样。于是乎,鬼使神差下就走到了这里,回神后的蓝曦臣自是快步离去,却如何也止不住嘴角的笑意。
      这几日,因着魏无羡和江清菡都在抄写家规,云梦江氏的精舍处总算是安静了些,虽然,偶尔依然会传出几句拌嘴声,但更多时候只能听到唰唰的抄写声,不过魏无羡在耐心抄了十五遍家规后,就再也不愿意抄了,死皮赖脸哄着清菡答应帮他抄。
      终于在听学开始前,六百遍家规全部抄完了,清菡不由得长呼口气。明日就要进行拜师礼了,拜师礼之后就要正式开始听学了,到那时,怕就不得清闲了,清菡不由思索起来,要不要下山去彩衣镇逛逛。仔细想了想,她还是毅然决定下山游玩。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姑苏·彩衣镇
      
      “枇(bie)杷(bu)要哇,新鲜(xi)额枇杷。”
      “你(nei)死(xi)样怪气,日不做夜磨嗦额,阿是要吃生活哉?”
      “刮拉松脆三八盐炒豆,阿要三八盐炒豆”
      江清菡听着周围各种软糯的姑苏话,前世的清菡就住在离姑苏不远的城市内,听着这些话语,满满的都是熟悉感,索性就在街上慢慢逛着。路过一处糖人摊时,清菡瞬间被一只造型可爱的糖狐狸迷住了:“老板,这个狐狸我要了。”一只手上满是吃食的清菡,只能先掏出银两再去拿糖狐狸,谁知还不待她拿出银两,就有一只修长的手拿走了她面前的狐狸。清菡顺着那手看去,只见那手的主人,是一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年,长相清秀俊朗,目光清澈如一汪清泉,一身墨绿色的衣衫,腰间系着一根草绿色束带,腰侧佩着长剑,剑柄之上,刻有药壶图案,这药壶图案让清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江清菡:“喂,这糖狐狸是我先看上的”
      绿衣少年戏谑的看着清菡道:“可是它现在在我手上,是我先拿到的”
      江清菡:“我只是在掏银两而已。”
      “所以,你还没付钱,它就不是你的。”说完,绿衣少年扔出一块碎银,看着清菡又道:“现在它是我的了。”
      江清菡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年一连串的动作愣神,当看到少年要走时,急忙抓住少年另一只手,面红耳赤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有没有点礼仪风范。”随即又微微低头,语带哭腔的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抢我糖狐狸,欺负我。”
      说到底,少年也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情况,听着少女的指控,终是脸带红意的把糖狐狸递给少女道:“糖狐狸我不要了,送给你,你…你…你可千万别哭”
      清菡听闻,侧头看着少年问:“真的送我?”
      “嗯。”许是怕清菡不信,少年用力点了点头。
      看到这里,清菡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想她云梦小魔女哪里会那么轻易就哭呢,本想装可怜,博取旁人帮衬,谁知少年轻易就缴械投降,看来也是个单纯的好孩子,既如此,自是不能太过为难人家。故而清菡接过糖狐狸后对着少年露齿一笑道:“谢谢哥哥,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哥哥再见。”
      心满意足转身离开的清菡并未看见少年脸上那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若此时有懂唇语之人在,定是能看出少年说的话‘欢迎回家,雪凝妹妹,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很快。’
      这一幕,正好被办完事回云深不知处的蓝曦臣看到,他远远的只看见少女拉着少年的手,面色羞红的说着什么,少年的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只可爱的糖狐狸,不一会便将糖狐狸递到了少女手中,少女眉开眼笑的伸手接过糖狐狸……看到这,蓝曦臣的胸口莫名一抽,握紧手中的裂冰转身离去,只觉得少女那明媚的笑脸尤为刺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为什么要有“内容提要”这个东西?抓破头皮都不知道怎么写,心态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