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醉酒

      魏无羡顺着感觉望去,原是不远处角楼上,站着一道白色身影,此时那白色身影正死死的盯视着他。这白衣公子头上绑着姑苏蓝氏直系子弟才能佩戴的卷云纹抹额,想来应是正在巡夜。想到此处,魏无羡立刻朝他扬起一抹乖巧的笑容,打着招呼道:“小哥哥,你好呀,我迷路了,请问云梦江氏的精舍怎么走?”
      “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触犯蓝氏家规。”白衣人撇了眼魏无羡抱在怀里的酒坛,继续平静的冷声说道:“私带酒入内,破坏蓝氏家规,你跟我去领罚。”
      “啊?呵呵呵…那个…小哥哥,我呢,是第一次来你们姑苏蓝氏,许多规矩我确实不太懂,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我记起来精舍怎么走了,这就回去,这就回去。”说着便往前走了几步。魏无羡还记得离开云梦前答应阿爹阿娘不可惹事的,听闻要领罚,忙吓得乖巧讨饶,这招在云梦从来都是屡试不爽的,只不过今晚注定是要让他失望了。
      “跟我去领罚。”只见白衣公子飞身站到屋檐上,手中佩剑略微出鞘,横在魏无羡面前,若不是魏无羡及时止步,怕是自己的脖颈能直接撞上去。
      魏无羡看看那板着脸的白衣公子和横在自己脖颈处的剑,又看看自己抱着的两坛酒,咬了咬牙,一脸心疼的讨好道:“那……那这样,天子笑,分你一坛,当没看到我行不行?”
      “欲买通执法者,罪加一等。”
      “小哥哥,不要那么不通情理嘛。”说着,魏无羡讪笑着伸出小手慢慢把横在面前的剑推回鞘内,见白衣公子并未出声阻止,他眼睛一转,转身向左侧屋檐飞去,准备绕到另一头进入。
      只是他才刚有所动作,就感觉身后一道凌厉的剑风袭来。魏无羡急忙转身横起随便抵挡。这厢魏无羡刚刚抵挡住,那厢白衣公子再次举剑刺来,一招比一招快速凌厉,招招目标皆是那两坛天子笑。魏无羡既要护酒又要拆招,却丝毫不见其落入下风。两人一追一退,短短时间内就互喂了数十招,魏无羡不由暗忖:这小古板功夫真不错。
      “无羡哥哥,你在干嘛?”
      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人因这道声音,终是暂时停了下来。魏无羡扭头一看,来者正是江清菡。魏无羡看着清菡,眼珠骨碌乱转,计算清楚清菡与自己的位置后,扬手用力将两坛天子笑抛向清菡道:“清菡妹妹,天子笑,快替我接住。”
      说完快速转身,抬起手中随便朝着白衣公子扑去。谁知,他快,白衣公子比他更快。只见一道白影飞出,很快便追上了半空中的两坛酒,抬剑轻轻一划,连接着两坛酒的绳子就被割断了。一坛依然稳稳的落在江清菡怀里,还有一坛么……最终是没来得及抢救,换了一声落地脆响。
      “啊,我的天子笑!小古板,你赔我天子笑!”看着地面四分五裂的酒坛,魏无羡也急忙从屋檐上飞身而下,红着眼眶,满脸心疼之色的对着早已落地收剑的白衣男子喊到。
      “你转身。”
      “啊?转身?”魏无羡不解的转身,只见身前竖着一块石壁,上面密密麻麻刻着不少字,只是月光昏暗,看的不是很清晰,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姑苏蓝氏家规,即是来听学的,自当遵守家规,算算你今晚一共触犯了多少条家规。”
      此时正在“友好”对话的两人,丝毫没注意到某个捧着酒坛偷偷喝了一口又一口的女子,直到那女子满身酒味的跑到魏无羡身边一把抱住他傻笑时才发现。
      “清菡妹妹,你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呀?不会是全喝完了吧?”魏无羡好不容易把清菡从身上扒拉下来,一手扶着她一手去拿依然被她抱在怀中的酒坛轻摇,随即一声哀嚎:“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喝了小半坛?你不知道自己酒量只有三杯吗?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我死定了。小古板,我不和你玩了,要先送我家清菡妹妹回去了。既然你说不能带酒入内,那我在这里喝完再进去,这样不算违规吧。”
      说着,魏无羡仰头几口喝完了酒坛里剩余的酒,将酒坛随手一抛,双手扶着清菡就走。刚转身想离开的魏无羡只觉领口一紧,扭头一看,正是白衣男子拎住了他的衣领。
      “小哥哥,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快放手,我真的必须马上送清菡妹妹回去。你不知道,我们家清菡妹妹不能喝酒的,她醉了之后就喜欢……唔唔,唔?唔唔唔!”魏无羡才说到一半,就感觉上嘴唇与下嘴唇再也分不开了,心知定是白衣公子所为,忙气急败坏的比划着让白衣公子收回术法。
      “去领罚。”白衣公子看看手中的魏无羡和被他扶着才能站稳的女子,用力一拉,拖着两人朝云深不知处内某处走去,一路上只能听见女子的轻喃声,“好想吃必胜客…娜儿,别抢我的辣翅!唔,刘海翟怎么可以那么暖,萧赞怎么可以那么帅!人家好想和刘海翟谈恋爱!……”
      白衣公子实则就是姑苏蓝氏二公子,蓝氏双壁之一的蓝湛蓝忘机,虽奇怪江清菡的醉语,却依然拖着江氏兄妹二人前去领罚。当然,若是他知道魏无羡之前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或许就不会硬拖着烂醉如泥的江清菡一起去了。只是这世间本没有如果,所以,也只能感叹一句:缘,妙不可言。
      其实,魏无羡没有说错,清菡是真的不能喝酒的,云梦人人皆知,这二小姐与大公子一样好酒,只可惜大公子是千杯不醉,这二小姐么……不论酒的烈度高低,最多三杯必醉。醉后又极为不老实,最喜欢抱着人说话,且所说之话语,十有八九众人皆听不明白,醉的厉害时,更是会上手摸、上嘴亲……这酒品实在是一言难尽。故而,江氏众人从不敢让清菡喝酒,就算是逢年过节的喜庆日子,也只允她浅尝一口而已。今日也是魏无羡疏忽,忘记了清菡也是好酒之人,才会让她钻了空子的偷喝酒。此时的魏无羡不但被拖扯着不能送清菡回去,更无法开口解释,心里别提有多着急多憋屈了,只能一路唔唔唔的对着白色背影嘶吼,表达着他的不满。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深不知处·幽岚居
      
      主位上坐着的中年男子道:“最近姑苏周围的各世家皆有来报,说是时常有修士不知所踪,只怕此事不同寻常,我需得亲自下山查看原因。启仁,我不在期间,云深不知处就交给你了。”
      “不妥。”下首身着深蓝色卷云纹衣衫的中年男子道:“曦臣也已成人,早晚是要接替蓝氏宗主之位的,是该历练的时候了,若有处理不当之时,我自会从旁指点。”
      “这……也罢,曦臣,那就由你代理宗主之位吧,若有不懂之处,定要多多与你叔父协商。”中年男子看了眼下首站立着的青年男子点头斟酌道:“曦臣啊,再过几日听学就要正式开始了,往年都是我协助你叔父一同办理,今次我不在山内,即是历练,你就先协助你叔父办好听学吧,此次听学忘机也是要参加,想来有他在,也是能轻松不少。另外……你也应该知道听学实际的暗意。你可要仔细留意各世家小姐,若有中意的,早日告知与我,我也好发传音符与人家长辈寒暄沟通。”
      “是,曦臣知晓了。”
      还想说什么的中年男子听到青年的回话后,无奈苦笑,心中暗忖,这大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于这感情一事上实在是不开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孙子了,真是羡慕聂大哥啊!至于小儿子…唉…希望有姑娘能不嫌弃他吧。
      自青年男子回完话后,屋内就陷入安静,只有主位桌上飘着青烟的香炉偶尔会传出轻微的噼啪声。
      忽然一阵唔唔声传来,声音由远及近。青年男子抬眸看到中年男子点头示意此事由他处理后,便开口道:“何人在外喧哗?”
      “兄长,是我。”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拖拽着两人步入屋内,唔唔声正是其中一人发出,另外一人…满身酒气不扶就倒的样子…显而易见的是醉了
      “父亲、叔父、兄长。”蓝忘机进屋行礼后便退到一侧站定。
      看着被扔趴在地上的魏无羡和滚在地上傻笑呢喃的江清菡,青年男子满脸诧异道:“忘机?这是?”
      听着两人的对话,魏无羡不由瞪大眼睛,原来这小古板就是蓝湛-蓝忘机,那这个与他有五六分相似又被他称为兄长的定是蓝氏双壁的另一位,泽芜君-蓝涣-蓝曦臣了。蓝氏双壁果然名不虚传,都生就一副好模样,还真如世人对他们的称赞那般,美如冠玉,雅正端方,气度雍容…。主位上的应当就是阿爹的结拜兄弟青蘅君了,那边哪个被称为叔父的是谁?不会就是此次听学的老师,蓝老先生吧?听闻这蓝老先生最是迂腐固执,如今被他撞见,真真是天亡我也!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补充解释:蓝家历代家主皆居住寒室,青蘅君却因蓝涣、蓝湛母亲之由,自大婚后便搬于龙胆小筑边上的幽岚居中。原本他想辞去家主之位,最终被其弟蓝启仁劝阻。后蓝夫人去世,青蘅君曾心灰意冷,在幽岚居中自闭数月,蓝启仁带着年幼的蓝家兄弟在幽岚居外长跪苦劝,青蘅君才打开幽岚居的门,门开之后只蓝启仁一人独自入内,谁也不知两人谈了些什么。只知自两人出来那日起,蓝涣被安排去了寒室居住,蓝湛则被安排去了离龙胆小筑与幽岚居颇近的静室居住。青蘅君虽依然是蓝家家主,掌管蓝家大小事宜,但是无大事不出门,就连清谈会、百凤山围猎等仙门百家历年盛事也是由蓝启仁代表姑苏蓝氏前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