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云深不知处

      不论江氏夫妇如何担忧,对于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的江氏姐弟来说一切都是新奇的,从云梦走水路出发,一路上看着各地风土人情,每次靠岸补给时还能品尝到各地美食,自是兴奋异常。只是再新奇的风景,看久了也会无趣起来,在如此行路半个月后,三小只终是彻底的失去了兴致,纷纷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要不是有江婉如压着,只怕三小只早就强行御剑去姑苏了。
      江婉如:“羡羡,我们到了,快起来了。”
      江清菡:“无羡哥哥,再不起来就不等你啦!”
      江晚吟看着依然在船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的魏无羡,不断摇头:“阿姐、清菡,你们这样喊是没用的,看我的。”如此这般说完,只见他猛吸一口气,对着魏无羡大吼一声:“魏无羡,再不起来,我就把糯米酒都喝了,一点不给你留。”
      也不知道魏无羡是真睡着还是假睡着,总之,江晚吟话音刚落,魏无羡就像被按了机关似的瞬间跳了起来道:“起来了起来了,给我留点酒啊。恩?江澄,酒呢?快给我,你不会真喝完了吧?”
      江婉如好笑的说道:“羡羡,我们到了,快跟上。”
      “到了?等我等我,我来了。”边说边急忙窜到雪凝身边悄声问:“清菡好妹妹,快告诉无羡哥哥,江晚吟是不是偷偷把酒喝了?”
      “魏无羡,你够了,哪来酒?不这么叫你,你能起来吗?”还没等雪凝回话,就传来了江澄没好气的声音。
      魏无羡瘪瘪嘴,自知理亏,也不同江澄吵闹,上前一步拉着江婉如就问:“阿姐,我们是到地方了吗?”
      “还没到云深不知处,这里是彩衣镇,位于云深不知处山脚。我们一路从云梦而来,风尘仆仆,若直接去云深不知处怕是有些不妥,我就想着不如先在彩衣镇寻家客栈休沐一番,再去云深不知处,如此也能不失了我们云梦风范。”江婉如停下脚步,替魏无羡整了整微乱的衣服柔声回道。
      魏无羡乖乖站着不动,任由江婉如替她整理衣衫,忽然像是想到什么,眼神发光的拉长了声音撒娇道:“阿姐,既然我们要在此休沐一番,那彩衣镇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呀?”
      站在一旁的江清菡也忙追问道:“还有还有…阿姐…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呀?”
      魏无羡得意洋洋的笑看清菡道:“这个我知道,早就听说姑苏天子笑最为出名,入口醇厚,一醉解忧愁,我垂涎已久,如今终于能尝尝它的味道了。怎样,清菡妹妹,等梳洗过后,和我一起去买几坛?不过你不能多喝,只能浅尝一口,不然醉了可没人管你。”
      自从进入姑苏地界,江晚吟就一直紧绷着神经,也不再与魏无羡、江清菡打闹了,不仅如此,还时刻对着他们耳提面命的叮嘱着阿爹阿娘的嘱咐,此时听到他们两人的问话,眉头一皱,开口训道:“你们两个,能不能别整天想着吃和玩,我们是来听学的!这马上就要到云深不知处了,听阿爹说,这次听学,几乎各大世家的子弟都是要来了,可别因为你们两人,让别人看轻了我们云梦。”
      说到这,江晚吟又继续转身对着一众家仆耳提面命的念叨着礼仪、脸面之类的话。魏无羡见他好不容易转移目标念叨了,赶紧拉了江婉如和江清菡就走,一边走一边还对着两人小声抱怨着:“这一路上都说了多少回了,耳朵都起茧子了。阿姐,你管管他嘛。”
      江婉如看着不断点头赞同的清菡,笑着说道:“好了,你们两个,阿吟只是紧张而已,随他去吧。”
      姐弟四人边走边聊,期间也经过了好几家客栈,只可惜都已满宿,不知不觉间便走过了大半个彩衣镇。
      江清菡:“阿姐,你看,那边有家客栈。”
      江婉如:“走,去看看,这已是彩衣镇最后一家客栈,若还是没有空房……”
      幸而云梦众人运气不算太差,客栈内还有不少空房,便也是顺利住了下来。一路舟车劳顿,入住的第一件事自是沐浴更衣,只是不等云梦众人更衣后好好喝一口茶水,就被小二的连声道歉给打破了平静,据小二说是有一位排场很大的公子包下了整个客栈,要所有闲杂人等全都离去。
      “对不起了,几位客官,你们还是到别的客栈休息吧。”
      魏无羡:“哪有这样的?先来后到都不知道的吗?那公子是不是在楼下,我去找他理论。”
      说着魏无羡就打开房门,想下楼找人理论。其他三人见他如此,也忙跟上,怕他理论不成与人动手。才走出没几步,就见楼梯处浩浩荡荡上来一群人,为首之人眉清目秀,额间一点丹砂,身穿金星雪浪袍,端的是俊美万分,只可惜被他眉宇间的傲气破坏了周身气度。
      魏无羡此时已退至江晚吟身后,小声撇嘴嘟囔着:“原来是金子轩这个花孔雀,我说谁能有那么大排场呢,切。”
      待金子轩众人走到近处,双方躬身互行一礼。
      金子轩:“原来是云梦江氏。”
      江晚吟:“想必金大公子也是前往姑苏蓝氏听学的吧”
      金子轩:“正是,江公子也是路过此处?”
      江晚吟回头看看江婉如、江清菡两姐妹,咬牙道:“我们要在此地休沐。”
      金子轩并未答话,其身后一奴仆开口道:“那可真是太不巧了,这家客栈的所有房间,都被我们兰陵金氏包下了,你们还是另寻住处吧。”
      魏无羡:“喂,可是我们先来的啊。”
      金氏奴仆:“先来的有什么用,这话你和店家说去,反正这家客栈我们包了。”
      魏无羡还想说些什么,被江婉如一把拦下道:“阿羡、阿吟、阿菡,收拾自己的行李,我们另寻他处。”抬眸看了看金子轩后,微微颔首道:“金公子,告辞。”说完,转身就回了房间收拾行李去了
      魏无羡看着自家阿姐背影,愤愤不平的冷哼道:“早就听闻兰陵金氏极重风度礼仪,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说完拉着江晚吟和江清菡就走
      自家阿姐都发话了,这客栈自然是不能再住了。云梦三煞虽心里气愤,却也不能驳了自家阿姐的决定,纷纷气鼓鼓的收拾起自己的行囊,准备离开。
      清菡刚收拾完准备跟随江婉如离开,忽然想起了一件差点被她遗忘的小事情,故而连忙转身满房间找寻起来。果然在塌边一处阴暗角落里找到了姑苏蓝氏听学的拜帖,眉开眼笑的仔细收好后,赶紧追上江婉如一同离开了客栈。
      江晚吟道:“阿姐,现在我们怎么办?这可是彩衣镇最后一家客栈了呀,且如今虽已入春,可这天依然寒冷,我和魏无羡自是不怕露宿的,可是你和清菡……”
      江婉如想了想道:“幸而我们都已梳洗完毕,如今直接去云深不知处也算不得失礼了。天色尚早,我们若是加紧些步伐,应是能赶在宵禁前抵达。”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事不宜迟,众人随即便离开彩衣镇,上山前往云深不知处。
      走在最末尾的魏无羡边走边不停回头看向彩衣镇方向,嘴里嘟囔着:“讨厌的花孔雀!我连天子笑的酒壶都还没摸到呢。”
      江晚吟闻言不由气到:“你也不看看阿姐的表情,竟还惦记着酒。”
      魏无羡抬头看看最前方的那道背影,略显心疼的说道:“也不知道阿爹阿娘怎么想的,为何要将阿姐定给那只花孔雀。那只花孔雀有什么好的,完全就配不上阿姐!”
      江晚吟:“谁知道,你少说几句吧,快走。”
      紧赶慢赶的江氏众人,终于是在傍晚时分抵达了云深不知处,因为有雪凝这个作弊器的存在,故而也没有遗失拜帖被拒之门外的事情发生,顺顺利利的被安排了精舍入住。至此雪凝作弊器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暗自想着,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发生了吧,只是她实在是低估了魏无羡的闯祸能力。
      是夜,魏无羡在自己的精舍内,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要问为什么,无非是因为没有喝到天子笑不甘心。故而,在百般挣扎后,终是偷偷翻墙溜下山,去彩衣镇买酒了。在云梦时,魏无羡就没少带着弟妹爬墙,翻墙的手法绝对称得上是娴熟无比。就在他抱着两坛天子笑刚跨上屋檐以为自己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翻墙成功时,惊觉自己似乎是被一道冰冷的视线锁定了。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补充解释:
      ①所谓养子,是正正经经上了家谱的,虽无需改姓名,但地位等同于庶子。
      ②江婉如在四人中年纪最大,本与人交谈沟通的该是她,但毕竟她性格太过软绵;魏无羡和江清菡又性格跳脱,不适合;故而在对外交谈时都由江晚吟这个未来莲花坞宗主出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