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佩剑赐字云梦三煞

      江枫眠常说:剑道乃是大统,欲以剑道大成,第一必镇守本心,以浩然之气养身养剑;第二必有一心意相通之灵剑。何为心意相通,修出剑灵方为大成。
      对于第一点,雪凝并不苟同,故而也从未在意。对于第二点才是她最最感兴趣的。只是每每问及,江枫眠总说他们还小,骨架尚未硬朗,不易强行御剑养剑,会损坏根基。故而雪凝只能巴巴的望着已年满十五的江厌离佩着属于她的剑,剑名未央。幸好,在莲花坞内,与雪凝一样巴望着的还有两个难兄难弟,江澄和魏婴。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家的四位公子小姐,终是展露天赋,渐渐在云梦地界传出佳名。尽管如此,让三小只颇为不满的是,因为还未拥有佩剑,每次跟随着阿姐夜猎时,也仅仅只能收拾一些小事件,比如走尸之类,故而也是更期待着拥有自己的佩剑了。三人更是纷纷下定决心,待取得佩剑后定要夜猎一个大物什。
      若说这天赋、美貌,只要是身处江湖,自会有好事多舌之人给其排名,不管你是愿或是不愿。现如今五大世家的子侄辈均已成长,世人的眼光当然也就都放在了这些刚刚成人或即将成人的半大孩子身上。故而如今被议论起最多的就是《世家公子榜》《世家小姐榜》了,酒楼、茶馆随处都能听见人们议论的声音。因云梦三小只尚未成人,故而这榜单上完全就找不到他们的名字,对此魏婴江澄皆表示不屑,只有雪凝暗自诧异,看着公子榜上榜首蓝涣榜二蓝湛的名字,听着旁人称他们为蓝氏双壁,暗自呢喃:这…似乎哪里不对吖?
      再是玩笑打闹,再是不屑不显,心中在意的事仍是无法改变的。终是迎来了魏婴成人礼的这一天,魏婴也将成为云梦四个孩子里第二个拥有自己佩剑的人。这一天,也终于触动了雪凝这小魔女的内心。又哭又闹、软磨硬泡了半个月,虞紫鸢终究是心疼了,对着江枫眠好一番的荼毒威胁。无奈,江枫眠也只能同意提前为雪凝和江澄准备佩剑,幸亏三小只年龄本就相差无几,故而提早佩剑也不会影响多少,不然江枫眠是断然不会同意的。至此,心满意足的二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可以带着她的佩剑涅槃,开启她为祸人间、祸害众生……啊,不对,是护佑苍生的夜猎之旅。
      云梦四个孩子在剑道术法上的天赋皆不低,只是江厌离终是性格软绵,自从三小只拥有自己的佩剑能独自夜猎后,她就甚少与弟弟妹妹们一起出门夜猎了,世人对她了解不多,渐渐便传出资质平平之说,更是连《世家小姐榜》都没能排进。对此,江厌离并不是很在意,于她而言,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亲手熬一盅弟弟妹妹们爱喝的汤,等着他们夜猎回家。
      只是三小只每每听到有人评论自家阿姐“资质平平、无甚出彩”时,总是气的跳脚,也总免不了与人争吵打架。其中以魏婴打架最为之多,毕竟在三小只里他年纪最大,又是男孩,总记得要护着弟弟妹妹;其次就是雪凝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了,毕竟议论之人难免也会有些女修,魏婴总是不方便出手的……
      故而三小只没少因打架之事挨罚,但是罚完照旧,屡罚屡犯,简直就可以说是冥顽不灵了。不过用雪凝的话来说,谁让他们随便诽谤阿姐,既然他们嘴贱,那就该承担相应的后果,三小只就此打出一片凶名,人称云梦三煞。尽管如此,却不得不承认三小只在剑道术法上的造诣不凡,纷纷占据《世家公子榜》第四名(魏婴)第五名(江澄)《世家小姐榜》第三名(江雪凝)的排名。
      就这样吵吵闹闹闯荡了几个月,距离雪凝满十五岁及笄也就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这一日,如往常一样捧着一大箩筐山鸡、河鲜回家的四人被江枫眠叫去了书房谈话。无奈,四人放下箩筐,稍作整理便直奔书房而去。
      进入书房的四人只见江枫眠沉着脸,看到他们入内,也只是示意他们坐下后便再无二话,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雪凝悄悄撇了眼其他几人,阿姐自是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的等着江枫眠开口训话;江澄如坐针毡的不停看着魏婴和自己;魏婴则是抓耳挠腮的在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错,看着魏婴和阿澄投过来的确认目光,雪凝微微摇头示意“没有犯错”。
      就在三人“眉来眼去”的交流中,江枫眠终于开口了“蓝氏听学即将开始,今年你们四人就一同前去吧。听学期间需尊敬师长,不可胡闹。”说到此处,终是忍不住瞪了雪凝和魏婴一眼继续道“阿凝和阿澄虽未满十五,但也相去不远,既要一同去听学,今日便一起取了你们的字吧”
      字,对于古人来说,是便于平辈之间称呼,由家中长辈取赐,在这个世界里同样如此,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在这里无论男女,只要年满十五岁,既算成人,便可由家中长辈赐字。
      就在雪凝暗自回想“字”存在的意义时,耳边再次传来江枫眠的声音:“阿离,赐字婉如,愿你此生温婉娴良,万事顺意;阿婴,赐字无羡,愿你此生无忧无虑,世人羡仰;阿澄,赐字晚吟,愿你此生不忘初心,有容乃大;阿凝,赐字清菡,愿你此生恪守本心,不惧沉沦。”说到此处,江枫眠略一停顿接着道:“三日后,你们便启程去姑苏吧。阿离,此去姑苏务必要看紧阿婴三人,姑苏蓝氏家规甚严,切不要让他们惹事,都回去吧。”
      “是,阿爹。”四人行礼,依次退出书房,退出书房的四人从始至终都不明白,只是听学赐字,为何江枫眠从头到尾一直沉着脸。
      三日后,四人带了些许家仆,在江夫人的念叨声中坐船离开了云梦,这是四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远门,自是兴奋异常。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梦·莲花坞
      
      江枫眠并未前去送行,只是静默的坐在议会厅内等候,看着虞紫鸢回来,忙不迭上前问道:“夫人,孩子们都走了?可有带足银两家仆?可有……”
      话还没说完,便被江夫人笑着打断:”即那么担心,为何端着不自行去送?银两家仆自是带足了的,只是孩子们频频望向莲花坞方向,怕是都想着你呢。”
      闻言,江枫眠转身轻叹道:“你不是不知道,蓝氏听学名为求学,实则是让众世家子弟熟悉交友,若能相看对眼,自是能顺利议亲。你看那聂家老大和温家的丫头不就是前两年在听学时相识的?如今离大婚之日都不远了,再看看我们家这四个孩子,阿离你已然是定下婚约,先不论此次前去听学与子轩相处如何,总是还能让我们放心的。但另外三个……唉,特别是阿凝这孩子,姑娘家家,天天疯跑打架,这……谁家敢娶?”
      “哼,疯跑打架?江家家训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吗?江家立家先祖本就是游侠出身,崇尚舒朗磊落、坦荡潇洒,怎的我们阿凝就不好了?我看阿凝就很好,再说,阿婴也一样疯跑打架,你怎从不忧心?更别说阿澄了,你整天对他没个好脸色的训斥,天天说他不懂家训。”江夫人听闻立刻护短道。
      “能一样吗?阿凝是女子,你我不能护一辈子,她终是要嫁人的,嫁人了还如此脾性,怕是要吃亏,到时候心疼的还不是你我?再说阿澄,将来这莲花坞总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他万事太过争强好胜,须知一方家主,定要有容人善用之量,过刚则易折啊!”眼见夫人即将炸毛,江枫眠忙揽着虞紫鸢顺毛道:“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且你我皆知,百年前的预言暗示的本就是他们这代子弟,再看看如今这些世家子弟中天才辈出,只怕是物极必反、山雨欲来啊。”
      无论五大世家的长辈们如何忧心,这些世家子弟们皆如放飞的鸟儿,各自前往姑苏。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补充解释:刚到这个世界的雪凝确实有些放不开,不过架不住魏婴的闹腾,终是彻底忘记了自己的灵魂早已成年多时,谁让没穿越时的雪凝就是一个孩子气重的人呢。当然,每次撒娇耍赖后,雪凝都会自省,只是自省后的雪凝更会如此安慰自己“不,我确实只有几岁,不算装嫩,我还只是个宝宝。”由此,雪凝的脸皮便越发的厚了,更是能毫无心里负担的闯祸、撒娇、耍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