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要罚一起罚

      云深不知处·祠堂
      
      蓝启仁、蓝曦臣站在祠堂前,几个门生手持戒尺在下方排成两列站的笔直。在蓝家,请出戒尺处罚的次数屈指可数,蓝曦臣知道这次叔父是真的动怒了,也不敢多劝。不多时,就有门生带着蓝忘机、魏无羡等人步入祠堂,蓝忘机一入祠堂,就快步走到蓝启仁面前,双膝猛地着地,低头道:“忘机有错,请叔父、兄长重罚。”
      走在蓝忘机身后的魏无羡也赶紧跪下对蓝启仁急道:“先生、泽芜君,我们偷喝酒是违反了蓝氏家规,但是蓝湛他…他是……。”
      蓝启仁怒喝:“放肆,魏无羡,你才刚刚关足禁闭抄完家规,竟又惹下事端,你究竟要把云深不知处搅成什么样子才肯罢休!不要以为你是藏…江宗主养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魏无羡被蓝启仁说的第一次认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胡闹了,明明来姑苏之前答应阿爹阿娘不给云梦丢脸的,可是这两个月来,自己似乎一直在带着弟弟妹妹胡闹挨罚。还未等他诚恳认错,就似乎听见蓝先生说了藏?蓝先生是想说藏色散人吗?难道蓝先生认识我母亲?
      魏无羡抬头问道:“先生…您…”
      蓝启仁自知刚才说了不该提起的话题,故厉声道:“闭嘴。”
      蓝曦臣知道叔父不想提及藏色散人之事,担心魏无羡继续追问,故解围道:“忘机,魏公子非蓝氏中人,你却是明知故犯。”
      蓝忘机:“忘机知错。”
      魏无羡一听,哪里还顾得上追问蓝启仁自己母亲的事情,忙道:“泽…泽芜君,是我…是我拉着蓝湛喝的,他并不是自愿的。”
      蓝忘机并不领情,依然坚持道:“忘机知错,愿领重罚。”
      魏无羡气道:“你这个人怎么自己找罚受啊……”
      这厢魏无羡还没和蓝忘机争个明白,那厢又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让魏无羡脸色变得煞白。和魏无羡一样勃然变色的自然还有一个蓝曦臣,就是怕这丫头冲出来承认喝酒,他特地在祠堂门口安排了不少门生,阻拦围观的世家子弟,不成想还是没能拦住她。
      江清菡猛的冲入祠堂,跪在蓝启仁面前大声道:“先生,我也喝酒了,要罚一起罚。”
      江晚吟瞪大了眼睛,怒喝:“江雪凝,你给我闭嘴。”
      魏无羡也是瞪着身前那白衣女子,沉声道:“清菡,你瞎说什么呢。”
      江清菡知道两个哥哥生气了,却依然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只是倔强的仰着头,坚定的看着蓝启仁。看着清菡如此模样,蓝曦臣无奈的闭上了双眸,再睁开时,眼底流转着坚定的光芒。他走上前一步,对着蓝启仁跪下道:“叔父,昨日戌时,我曾去后山查看结界,在后山偶遇清菡,与她闲聊,直至亥时才返回寒舍,曦臣能证明清菡并未饮酒。”
      江清菡瞪大眼,诧异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蓝曦臣,对着蓝启仁急道:“先生,我没……”
      蓝启仁看着眼前乱哄哄跪了一地的人,更是气的脸色铁青,怒道:“都闭嘴,忘机,你来说。”
      被点名的蓝忘机看了一眼在他前方跪的笔直的背影,沉声道:“并未参与。”
      听到蓝忘机的回答,江清菡更郁闷了,不仅暗自嘀咕,这蓝家兄弟是怎么回事,说好的礼仪雅正、世家楷模呢?什么时候竟都学会说谎了?心中如此想着,嘴上自然也不能慢了,忙对着蓝启仁道:“先生,我真的……”
      “简直胡搅蛮缠,把她拉开!”蓝启仁喝道,等门生拉开清菡后,他又看向蓝曦臣问道:“曦臣,你可知错?”
      蓝曦臣:“曦臣知错。”
      蓝启仁点了点头,道:“原你所犯并非大错,只需抄一百遍家规即可。但是你身为代理宗主,就算是小错也需重罚,你可服?”
      蓝曦臣:“曦臣服,愿领重罚。”
      “好,为首者魏婴,罚戒尺三百下,蓝湛与魏婴同罚,江澄、聂怀桑,每人罚戒尺五十下;蓝涣,罚戒尺一百下,以儆效尤。”
      魏无羡低声道:“三…三百下…这么长的戒尺,我还有命回云梦吗?”
      蓝启仁:“打!”
      随着蓝启仁一声令下,祠堂内到处充满了嘭嘭嘭的挨打声和众人的哀嚎声。魏无羡也与其他人一样被打的鬼哭狼嚎、东倒西歪。可当他看到跪在身边的蓝忘机以及跪在前方的蓝曦臣,就算挨打也是跪的笔直一声不吭。他终是不想丢了云梦的脸面,于是也咬牙挺起了腰杆。
      江清菡扶起最先受完罚的江晚吟道:“晚吟哥哥,你还好吗?要不要紧?”
      江晚吟龇牙咧嘴道:“死不了。”
      等到所有人该打的戒尺都打完后,蓝启仁看着魏无羡,甩袖轻哼了一声,这才带着所有门生离开祠堂。
      “阿羡,阿吟。”没有了阻拦后,江婉如第一时间跑进祠堂,扶起了魏无羡,只是喊了一声后,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了,一直在眼眶内打转的泪水还是没有忍住的滑落了下来。
      魏无羡:“阿姐…嘶…我没事…在云梦我也老是挨罚…嘶…你知道的…别担心…别哭了…嘶…你再哭,我也要哭啦。”
      “好,阿姐不哭了,我们回去。”江婉如勉强牵起嘴角对着弟妹们说道。
      江婉如和江清菡终究是女孩子,力气小扶不稳,挨了戒尺的两人只能互相扶持着,四人摇摇晃晃往精舍走去。
      在通往后山精舍的必经之路上,远远就看到有一道蓝色身影站立在廊檐下,走的近些才看清,这道身影正是蓝曦臣。
      魏无羡、江晚吟见到蓝曦臣,都忍着痛对他行了一礼道:“泽芜君,今日…多谢了。”
      江婉如与江清菡也紧跟着行礼道:“泽芜君。”“曦臣哥哥。”
      “无妨。”蓝曦臣回礼道:“你们昨日是过分了些,不过叔父也在气头上,罚你们也是重了些。”蓝曦臣看了江清菡一眼,接着对魏无羡说道:“那戒尺极重,你这后背上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可能难以恢复了。”
      魏无羡:“…这伤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啊…”
      蓝曦臣:“后山深处有一汪冷泉,每日去泡上几个时辰,恢复得会快一些。”
      江婉如:“多谢泽芜君关照。”
      “那戒尺极重?”江清菡呢喃了一声,跑到蓝曦臣身边拉着他宽袖道:“曦臣哥哥,你也挨了一百尺,有没有很严重?既然有个什么疗伤的冷泉,你也快去泡泡呀。”
      蓝曦臣:“我无事,清菡别担心。”
      江清菡这才发现自己表现的太心急了些,低下头轻声说道:“那…那我先扶哥哥们回去上药…回头再去看你。”
      蓝曦臣颔首,看着江氏四姐弟离去的背影,蓝曦臣心情极好的向寒室走去。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深不知处·江氏精舍
      
      江婉如一边替魏无羡上药一边沉声问:“阿羡、阿吟,刚才为何向泽芜君道谢?”
      魏无羡:“这……”
      江晚吟:“姐……”
      江清菡悄悄挪了挪脚步,躲到了江晚吟身后。
      江婉如瞟了一眼清菡道:“阿菡对蓝先生说的话是真的,她也参与喝酒了?”
      屋内一片寂静,三小只面面相觑,无人敢面对生气中的阿姐。
      江婉如叹了口气道:“你们还记得阿爹阿娘的嘱咐吗?阿吟,你对他们一向看得严,怎么昨晚你也跟着他们一起胡闹起来?”
      江晚吟:“我…我…姐…我错了还不成,你快别提了,回云梦以后千万别跟爹娘说我挨了五十戒尺这件事。”
      魏无羡:“那…那我挨了三百下戒尺也别提了。”
      江清菡从江晚吟背后露出个脑袋,小声道:“我喝了几次酒的事也别说了。”
      江婉如看着江清菡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走过去把她拉了出来,狠狠戳了下她的脑袋,环顾了三人一眼道:“现在知道让我别告诉阿爹阿娘,你们喝酒的时候怎么不记得阿爹阿娘的嘱咐?”
      江清菡抱着脑袋,委屈屈的看了江婉如一眼,不敢搭话。
      魏无羡眼睛骨碌一转,可怜兮兮的道:“啊哟,阿姐,我现在哪哪都疼,好疼呀。”
      江婉如明知这个从小就滑头的弟弟是在装可怜,却还是不忍心道:“这次便是给你个教训,你先忍一下吧,等药效化开你的淤血,你就去泽芜君说的冷泉泡泡。我再给你煮些当归汤,等你回来喝。”
      魏无羡听闻,眼睛一亮道:“姐…我这个伤呀,要多吃肉才能好的。”
      江晚吟在一边直点头道:“要是有当归炖羊肉就更好了。”
      江婉如看了看眼瞳发光的三小只,无奈的直摇头,笑道:“知道了,三只小馋猫。我这就去熬汤。”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云深不知处·寒室
      
      蓝曦臣刚走进寒室,就见青蘅君已经坐在桌前,忙上前行礼道:“父亲”
      “趴着,上药。”青蘅君看了眼蓝曦臣,起身走到塌边道。
      “是。”蓝曦臣依言趴在塌上
      “听说,刚才在祠堂…你护着江家二姑娘?还有,昨日你与她偶遇后闲聊至亥时?”青蘅君一边帮蓝曦臣上药一边问道。
      蓝曦臣:“父亲…我…”
      青蘅君眼里闪过一丝玩味,道:“听门生说,昨日见泽芜君在戌时末匆匆走进藏书阁,之后一夜未出。你猜,你叔父可知晓此事?”
      蓝曦臣想起身,却被青蘅君按住肩膀,不得动弹,只能闷声道:“父亲,曦臣有错,曦臣知错。”
      青蘅君轻拍蓝曦臣肩头笑道:“为何?”
      蓝曦臣:“戒尺沉重,叔父要重罚,清菡一个姑娘家,怕是承受不住。”
      “只是如此吗?”青蘅君了然一笑:“依我看,重罚可免,轻罚不可饶,就让你叔父重新罚过吧。”
      “父亲…我…我…”蓝曦臣脸色绯红,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青蘅君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哪里还能不明白,高兴道:“哈哈哈,蓝家与江家世代交好,不错,很不错。”
      蓝曦臣听闻泄气道:“父亲,她还太小,未曾懂…只是把我当兄长…。”
      青蘅君道:“无妨,就是要早早定下才好,我这就与三哥发传音符去。”
      蓝曦臣道:“父亲…不必着急…我……”
      匆匆离去的青蘅君自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留下他趴在塌上无奈的苦笑暗叹,真不知道被父亲知道此事,是幸或不幸,就怕清菡真的只是把他当兄长,那该如何是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