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又喝醉了

      从彩衣镇一路御剑回云深不知处,刚一落地,蓝曦臣便与江家兄妹行礼告别,带着蓝忘机匆匆离去。
      魏无羡看着蓝家兄弟离开的背影撇嘴道:“这么急急忙忙的,看来是去发传音符求助了。”
      江晚吟撇了魏无羡一眼道:“所以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魏无羡一把勾住江晚吟,煞有其事道:“嗯,所以要趁着现在赶紧多浪一会,走,后山抓鱼去!清菡妹妹,一起去?”
      江清菡摇了摇头,轻声回道:“不了,无羡哥哥,我有些累,先回精舍休息了。”
      看着清菡独自离开的身影,江家兄弟脸上充满了担忧。
      魏无羡:“这丫头不会是被今天的水行渊吓到了吧?不应该啊,我们在云梦也抓过不少水鬼呀。”
      江晚吟:“能一样吗?云梦可从没碰到过水行渊,而且今天清菡还差点被这东西拖下水,你还有心思抓鱼!”
      魏无羡:“那才更应该去抓鱼!替清菡妹妹好好压压惊才是,走了走了。”
      ……
      姑苏五月的晚风,虽带着些许凉意,却也是舒适宜人。江清菡就这样依在院子门口,吹着风,整理着自己依然乱成一团的思绪。可是无论她怎么整理,依然没能发现自己从小带到大的玉佩有什么不同之处,难道真的是自己幻听了?
      清菡摇了摇头,轻声自语道:“江清菡啊江清菡,何必庸人自扰之?既然想不明白,还不如不想,顺其自然方为上策。”
      释怀的她正准备回屋睡觉,却在隐约间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黑影溜进了魏无羡的院落。来不及多想,她就悄然跟了上去。待离得近些,靠着屋内透出的烛光才看清,这鬼鬼祟祟的黑影竟是聂怀桑!
      只见聂怀桑溜到魏无羡屋门外,贼头贼脑的四处环顾,确认没有人跟随后,才举手敲门,“叩叩……叩叩叩”两长三短的敲过门后便静静等待起来。不多时,门打开了一条缝,探出个脑袋左右环顾,此人不是魏无羡还能是谁?环顾四周后,魏无羡忙勾着聂怀桑悄声问:“怎么才来?”
      聂怀桑拍了拍手里捧着的油纸包悄声道:“我去拿了些花生。”
      魏无羡一脸了然,点头道:“好好,快进来快进来,别被人看到了。”
      侧身让聂怀桑进入屋内,魏无羡反手便想将门关上,只是这门却怎么都关不上了。他疑惑的转身望去,只见门缝处正夹着一柄佩剑,且这佩剑越看越眼熟。顺着佩剑往上看,那手持佩剑、满脸笑意立于门外之人不正是自家妹妹江清菡吗!
      魏无羡无奈苦笑,却又不得不让清菡进屋。只能暗自腹诽:这聂兄也太不小心了,竟是让清菡妹妹跟了来。哎,好好的品酒小会,怕是要喝不尽兴了。
      清菡明知魏无羡心中所想,却故作委屈道:“无羡哥哥可是不舍得你的酒?”
      魏无羡苦着脸,道:“怎么会……还不是怕你喝醉。”
      看着魏无羡那生无可恋的模样,清菡忍俊不住的大笑起来,道:“好啦,我答应你,保证不多喝。”
      江晚吟也是满脸担忧道:“还要保证不能喝太快”
      清菡嘟嘴,不耐道:“知道了啦。”
      聂怀桑虽好奇江家两兄弟的反映,却也聪明的知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只摇着手中的折扇,假意打量起屋内摆设来。
      魏无羡了然一笑,招呼着聂怀桑坐下,给他和清菡各斟了一杯酒。
      清菡一边小口浅酌一边问魏无羡:“无羡哥哥,今日一同上山,并未见你提着天子笑,你是何时买的?可是又去翻墙了?”
      魏无羡一口喝掉杯中之酒,又为自己添置满杯道:“还记得我扔枇杷给蓝湛吗?那可是我故意为之的,将枇杷扔给他后,他自是厌烦我,再不会盯着我了,所以回来时就顺手买了两坛。这次下山前呀,我特地做了个乾坤袋,只可惜临时凑材料做的,空间还是有限,只能装两坛天子笑!”
      “魏兄,你可真是嚣张,来来来,我们走一个。”听他这么说的聂怀桑不禁感叹着举起酒杯与众人碰杯道:“哎,魏兄,你这酒还真是不错啊!”
      魏无羡边添酒边道:“那是!在姑苏呀,就得喝这天子笑!”说到此处,魏无羡又一口喝完刚添的酒,继续感叹道:“气味幽淡,入口醇厚,清而不洌,醇而不妖。唉,果然是上上品。”
      江晚吟正吃着花生,听到此处忍不住白了魏无羡一眼道:“喝酒就喝酒,说得和人一样!”
      聂怀桑:“江兄,我呢,倒觉得魏兄说的非常好,所谓醇酒比美人,自古有之嘛!”
      江晚吟:“照这么说啊,你们就干脆闻着酒味找仙侣算了!”
      魏无羡闻言直点头:“如果有酒的话,那也可以啊。”
      江晚吟:“行了行了,清菡还在呢!瞎说什么呢?”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清菡忽然被点名,忙装无辜道:“什么?哥哥们要找仙侣?说说你们的标准呗,我与世家小姐交往时也好帮哥哥们留意着!”
      江晚吟忍不住瞪她一眼,道:“你真是被魏无羡带坏了,也不害臊。”
      “我怎么就带坏清菡了,你可别岔开话题。”魏无羡瞪大双眼反驳道:“我知道了,你是怕说出来你的标准,没人受得了,找不到合适的仙侣吧?”
      聂怀桑对此似乎特别有兴趣,忙拉着魏无羡追问:“魏兄,什么标准?”
      江晚吟看着魏无羡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有旁边聂怀桑与自家妹妹那满脸的好奇,低喝道:“魏无羡!你敢说!”
      魏无羡放下酒杯,故意大声道:“美女,天生的美女。”
      江晚吟一下站起,指着魏无羡道:“魏无羡!你……”
      还不等江晚吟有任何动作,魏无羡一下跳起来躲到聂怀桑身后,继续道:“温柔贤惠,勤俭持家。”
      “魏无羡,你还说!”江晚吟绕着桌子跑到聂怀桑处想抓魏无羡,聂怀桑自然不能让他如愿,张开双臂阻拦着他,护着身后的魏无羡。只听魏无羡边躲边说:“还有,还有,家世清白,说话不能太多,嗓门不能太大。”
      江晚吟边追边喊:“魏无羡,你别跑!”
      无论江晚吟追到哪里,聂怀桑总能在他快要抓住魏无羡时,准确的出现在他前方,不仅如此,还边阻拦边关切的说道:“魏兄,小心小心。”
      魏无羡则是一边躲闪一边补充道:“还有修为不能太高,还有花钱不能太狠。”
      江清菡这个始作俑者就坐在原地看着三人互相追赶,当她放下酒杯时已然是第二杯酒也下肚了。自行添满了第三杯,忍了忍,终是没忍住,浅浅喝了小半杯。忽的一阵头晕感袭来,清菡憋了憋嘴,无奈的放下酒杯。看着此时已经闹腾在一起的三人,她没有出声打扰,悄悄出了门,回自己精舍去了。
      出了门的江清菡被冷风一吹,更是觉得头晕目眩,不由暗暗嘀咕“我酒量怎么变差了?不是三杯才醉吗?刚才明明只喝了两杯半,奇怪,太奇怪了!幸好我的精舍与无羡哥哥的精舍离得不算太远。”摇摇晃晃的她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屋内,竟靠着床边就闭眼坐了下来。
      院子里忽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精舍门口。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回顾篇>.<
      
      姑苏·碧灵湖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清菡一愣,这在她脑海中出现的到底是什么声音?是谁在说话?难道自己幻听了?
      江晚吟:“清菡”
      被江晚吟大喊着回过神的清菡才发现自己一愣神的功夫,居然被湖里的东西缠住了脚,忙拔出涅槃砍断线絮,就算如此也差点跌到湖里。
      魏无羡:“江澄,清菡怎么了?你们在哪?”
      江清菡自是不能告诉魏无羡自己幻听了的事,只能遮掩道:“无羡哥哥,我没事,没站稳,跌了一跤。”
      江晚吟没好气的道:“差点跌进湖里!”
      江清菡自知是自己的不是,也不敢反驳。没过多久,船身一沉,原来是魏无羡来了。看着魏无羡担忧的眼神,清菡对着他吐了吐舌头,撒娇道:“无羡哥哥,我真的没事,以后一定小心,你别担心啦。”
      魏无羡这才露出些许笑容,只是依然紧绷着身子戒备着湖里的东西。忽然只感觉船身猛的一沉,魏无羡环顾四周,发现碧灵湖的湖水竟又翻腾了起来,且越来越汹涌。
      蓝曦臣:“快御剑升空!”
      “…小心…危险…”
      江清菡又是一愣,难道不是自己幻听?真的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心中不禁自问道:“你是谁?你在哪里?你要我小心什么?”
      “…玉佩…我是…”
      江晚吟、魏无羡:“清菡!”
      “嗯?”江清菡迷茫的顺着声音望去,这才发现众人都已经御剑升空了,而自己仍站在船上,且水已过膝。
      感觉到自己脚踝上缠绕着异物的清菡苦笑自嘲道:“什么嘛,这是怕我死的不够快?还让湖中那黑色线絮缠着我脚踝增加下沉速度?死老天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呀,把我莫名其妙送到这个世界,我都已经欣然接受了,现在又是闹哪样?这是要把我收走么?可是我还没决定要回去啊!我还没撩遍这里的美男呢!!!”
      就在清菡对着湖面自嘲时,忽然觉得自己被人用力揽住,身子也在慢慢升空,而脚踝处的线絮此时竟像有所感应一般,缠的更紧了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用力将她往下拉。来不及抬头看是谁救了自己,连忙掐了个剑诀,涅槃闪过一道橙光入水,不一会又破水回鞘,已然是将缠住脚踝的线絮全部割断了。
      看着渐渐远离的湖面,清菡这才感到后怕,差一点她就要被这怪物吞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