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水行渊

      江晚吟护着清菡斩完了他那边的水祟之后,仍在留神有没有遗漏,一见那条黑影,立刻喊道:“又来了!”
      众人这时也注意到了那条黑影,魏无羡奇道:“怪了,这影子的形状不似人形,且诡异多变…蓝湛你船边!”
      蓝忘机手中的避尘应声出鞘,刺入水中,片刻之后,又锐啸着从河中飞出,带起一道水虹。却是什么也没刺中,仅仅在剑上缠绕着几条黑色线絮,蓝忘机见此不仅蹙眉。
      就在众人戒备,蓝忘机沉思间,碧灵湖上的雾气越来越浓,离的远些的船只竟只能看到一丝轮廓。
      雾气中突然传来一声急呼:“清菡!”
      魏无羡心中一紧,忙大喊道:“江澄,清菡怎么了?你们在哪?”
      蓝曦臣闻言面色一僵,垂眸握紧手中的朔月,直等到传来江清菡的声音才暗自松气。
      清菡怕魏无羡担心,半遮半掩道:“无羡哥哥,我没事,没站稳,跌了一跤”
      江晚吟没好气的说道:“差点跌进湖里!”
      魏无羡看着风平浪静的湖面,眉梢微挑,已知清菡定是有所隐瞒,也不拆穿,只是飞升而起,在空中找准他们的船只便落了下去。
      众人的船只已飘至碧灵湖深处,此处湖水颜色极深,几近墨色。忽然,蓝忘机抬头道:“兄长,我们立即返回。”
      蓝曦臣道:“为何?”
      蓝忘机道:“水行渊,是水行渊!水中之物是故意把我们引到碧灵湖深处来的,想把我们都吞了。”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
      水流急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碧灵湖的湖水竟又翻腾了起来,且越来越汹涌,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缓缓旋转,十几只船被漩涡引的在原地打起转来。船只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一般!
      蓝曦臣大喝:“快御剑升空!”
      顿时,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众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魏无羡已升到空中,俯首下望,却见自家妹妹站在船上,并没有御剑升空,不知是不是吓到了。
      魏无羡刚想下去营救自家妹妹,身边闪过一道白光。他凝神望去,只见清菡已被蓝曦臣揽在怀内腾空而起。
      本想接过清菡的魏无羡,在看到她六神无主的模样后,微微蹙眉,思索再三,终是忍下到口的话语,只反复打量起清菡来,所幸除了脚踝处缠着不少黑色絮状物外,周身并无其他伤痕。
      蓝曦臣与蓝忘机各自拍下几道术法,暂时封住了水中之物,待湖水平静后,一行人便御剑离开了碧灵湖。
      蓝曦臣返程途中看了一眼怀中紧抓住他衣襟不放的清菡,不仅一阵后怕,若是他动作再慢些,只怕清菡就要被水中之物拖到湖里了,想到此处,他忙轻声安慰道:“清菡别怕,已经没事了,有曦臣哥哥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刚说完,只觉胸口处被清菡抓住的衣服又紧了些,他眼带疑惑的低头看向清菡,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清菡满脸泪痕。听学至今,他第一次看到清菡流泪,心中微微有些抽痛。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清菡竟一把环住他的腰腹,低声哭泣道:“曦臣哥哥,若不是你救我,是不是我就会被拖下去了。可是我还没决定好要离开啊,虽然我很想念娜儿和院长奶奶,但是我也舍不得无羡哥哥他们呀……”
      被清菡抱住的蓝曦臣耳根泛红、心如鼓擂,这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许恍惚。隐约间,他似乎听见了清菡说要离开,不觉厉声道:“离开?你要去哪里?”
      正抱着蓝曦臣不断哭诉的清菡被他的问话惊醒,抬起头看着他道:“曦…曦臣哥哥,我没要去哪里…谢谢你救了我…”
      看着清菡闪烁的双眸,蓝曦臣知道她有所隐瞒,沉默半晌,终是没再深究,只柔声问道:“今早为何唤我泽芜君。”
      清菡此时还未反应过来自己是抱着蓝曦臣的,听到蓝曦臣的问话,只是本能的垂下头去,乖乖的趴在蓝曦臣胸前,掩饰道:“昨日唱歌予你听,怕你不喜。”说完,便静静的不再说话。
      “所以昨日便逃跑了?今早也刻意生分?你可曾问我是否不喜?现今我告知你,我喜的。”忽然,从耳边传来蓝曦臣的声音,脸庞处更是随着他说话起起伏伏,清菡这才惊觉自己竟是在蓝曦臣怀中,且还是自己主动怀抱着他。这一发现让她满脸羞红,刚想松手后退,却被蓝曦臣按住道:“御剑在空中,别动。”
      许是都觉得窘迫,他们两人终是谁也没再开口说话。清菡就这样趴在蓝曦臣怀中羞红着脸听了一路的心跳声,也做了一路的思想斗争,最终她还是决定将对爱豆刘海翟的喜欢深埋进心底,毕竟这里是陈情世界,更何况蓝曦臣也是无辜的。
      御剑的速度本就比船只要快,就算众人先前已深入碧灵湖,也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岸边。甫一落地,众人便面色不佳的围成一团,蓝曦臣沉吟道:“忘机,你刚刚说是水行渊?”
      蓝忘机:“嗯。”
      蓝曦臣摇头道:“这便棘手了。”
      “水行渊”这个名字一出来,魏无羡和江澄便知道了。碧灵湖和这条河道里最可怕的不是什么水鬼,而是在里面流动的水。
      有些河流或湖泊因地势或水流原因,经常发生沉船或者活人落水,久而久之,那片水域便会养出了性子。就像被娇惯了的小姐不肯短了锦衣玉食,隔一段日子就要有货船和活人沉水献祭。如若没有,便会作怪自行索取。
      彩衣镇一带的人都熟谙水性,从来极少有沉船或落水之事发生,这附近不可能养得出水行渊。既然水行渊在此出现了,那只有一种可能:它是从别处被赶过来的。
      水行渊一旦养成,那便是整片水域都变成了一个怪物,极难除去,至少需修为高深者五人,不断使用术法,方可。
      除此之外,就只能把水抽干,打捞干净所有沉水的人和物,暴晒河床三年五载,才能彻底清除水行渊。
      仙门百家中有能力除去水行渊的除了五大世家之外,别无他人。至于第二种法子,几乎就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不过,除了这两种方法外,还有一个损人利己的法子可以解一时之忧、一方之患,那就是把它驱赶到别的河流或湖泊里,叫它去祸害别处。
      蓝忘机问道:“近日有何处受过水行渊之扰?”
      蓝曦臣摇了摇头道:“未曾听闻有地方受扰。”
      魏无羡沉声道:“那就是有人刻意养了出来,又驱赶到这里的。”
      众人听闻皆沉默不语,这养出一个水行渊,需要投喂多少人才行?
      此时,一名门生不忿道:“谁行事如此恶毒,不但害人无数养出个水行渊,还把水行渊赶到这里来,可要害惨彩衣镇了。若是水行渊长大了,扩散到镇上的河道里,那么多人,就会天天都在一个怪物身上讨生活,这真是……”
      蓝曦臣叹道:“罢了,回镇上吧。水行渊暂时被我和忘机联手封住,应能封印个三四日,待父亲和叔父回来后再做定夺吧。”
      说罢便带着众人在渡口租用了新船,朝彩衣镇划去。
      落日时分的彩衣镇,正是最为热闹之时,河道两岸叫卖声此起彼伏。众人的船只穿过拱桥,继续前行,这时岸边传来几道软糯的卖枇杷声。魏无羡竹蒿一抛,一脚踩在船舷上,气定神闲地冲岸边抛出一溜儿的媚眼:“姐姐,枇杷多少钱一斤?”
      他年纪极轻,相貌又明俊,这般神采飞扬,真有些轻薄桃花逐流水的意味。一女子拨了拨斗笠,扬首笑道:“小郎君,你们就是镇长说的来替我们彩衣镇除水祟的仙家吧?这枇杷勿用钱白送一筐你好伐?”
      吴音软糯,清甜清甜的;说者唇齿缠绵,听者耳畔盈香。魏无羡拱手道:“姐姐送的,自然是要的!”
      那女子扬手飞出一筐圆溜溜的金枇杷:“勿要介客气,看你生得好看!”
      魏无羡伸手接个正着,笑道:“姐姐生的更是美!”
      他在一旁天花乱坠蜂蝶乱飞,蓝忘机目不斜视,一派高风亮节。忽然,魏无羡指着他道:“姐姐,你们看他好看不好看?”
      蓝忘机无论如何也没料到,他会忽然扯上自己,正不知如何应对,河上女子们齐声道:“还要好看!”这中间似乎还掺了几个汉子的嬉笑声。
      船只行的飞快,转眼间便驶出了这条河道。魏无羡从筐里摸了只枇杷扔向蓝忘机道:“蓝湛,接着。”
      蓝忘机头也不回,反手接住枇杷,又往回一扔。
      魏无羡伸手接住飞回来的枇杷,嬉笑道:“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要的。所以呢,本来就不打算给你。江晚吟,接着!”
      恰好江晚吟乘另一艘小船飞掠而过,他单手接了枇杷,露出一点笑容,随即哼道:“又在搔首弄姿啦?”
      魏无羡撇嘴轻哼道:“你懂什么,我这哪叫搔首弄姿?明明应该是豪放不羁、能言善道、人见人爱才对。”说完,也不理江晚吟,转头将一整筐枇杷递给坐在身后的清菡道:“清菡妹妹,喏,吃枇杷。”
      此时的清菡自是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眉开眼笑的抓着枇杷就吃,见此魏无羡终是彻底放下心来。
      就在魏无羡与江晚吟、江清菡打闹时,前方船只上的蓝忘机和蓝曦臣并肩站在船头,两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对面迎来一只吃水极重的货船,船上压满了一筐筐沉甸甸的枇杷,就像给船只披上了一层金色外衣般。蓝忘机看了一眼,又快速的收回了视线,继续平视前方。
      蓝曦臣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蓝忘机瞳孔一震,沉声冷道:“不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