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她怎么了?

      云深不知处·江氏精舍
      
      匆匆跑回精舍的江清菡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坐在屋中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发呆。六年了,她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说不想原来的世界是骗人的,虽然她只是个孤儿,可是毕竟那是她熟悉的地方,更何况那里还有娜儿。说想离开这里?也并不是!这六年来在江家,清菡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第一次知道有兄长护着姐姐宠着的滋味。
      原本她想着顺其自然就好,一直到遇到蓝曦臣,她才知道,她的内心还是渴望有一个人可以和她一样,可以分享她的秘密,不用再一个人藏着掖着,深怕被人发现。然而今天这个幻想被彻底打破了,他不是刘海翟,她还是只有一个人,瞬间袭来的孤独感让她在蓝曦臣面前再也维持不住笑脸,只能匆匆躲回自己的精舍内,任由那孤独慢慢将她吞噬。
      江晚吟紧皱眉头,担忧道:“阿姐,清菡还未出来吗?”
      江婉如看了看隔壁院子,摇了摇道:“没有,自下午回来便一直在屋子里,不曾出来。”
      江晚吟四处看了看,没找到魏无羡的身影又道:“魏无羡呢?还没回来?”
      江婉如摇了摇头叹气道:“回来了一趟,听我说了清菡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事之后,又出去了。”
      江晚吟沉着脸,不快道:“这人!最需要他的时候,乱跑什么!”
      “当然是去找好吃的了。”魏无羡边走进院子边晃了晃左手里的烤鱼,又伸出右手晃了晃提着的几包吃食,说完也不理江晚吟,将烤鱼递给江婉如道:“阿姐别担心,我去喊清菡出来。你和晚吟先吃,我很快就带她过来。”
      魏无羡也不好好走门,提气飞到隔壁院子,也不见他敲门,反而是坐在院中,将手里提着的吃食铺在石桌上一一打开,不时吃一个,还不停的点评着这家糕点好吃,那家蜜饯爽口之类的。
      糕点和蜜饯的香气虽不浓郁,却也是随着空气的流通慢慢沁入屋内,本就被魏无羡点评声唤回些神智的清菡,闻到糕点和蜜饯的香气时才惊觉自己饿了,很饿,再看看外面大黑的天色,深知自己定是让兄长和阿姐担心了,急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魏无羡本还暗喜自己这招对付小馋猫最是好用,然而他满脸的笑意还未完全绽放,就看到自家妹妹脸上的泪痕和红肿的双眼。他瞬间沉下脸,低声问道:“谁欺负你了?”
      “什么?没有啊,快点快点,阿姐肯定担心了,我们快去找阿姐,再晚些就要错过膳厅用膳时辰了。”清菡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更让人担心,忙不迭的拉着魏无羡就要走。
      平时的魏无羡自是会让着她顺着她的被她拉扯,今日的魏无羡却是一动不动,双眼直直的盯着清菡轻问:“说,谁欺负你了?”
      清菡看着魏无羡的样子,认真想了想,松开魏无羡,急忙跑回屋内。魏无羡怕她再把自己关起来,紧跟着清菡进了屋子,只见她捧着铜镜轻声哀嚎:“天啊,怎么成这幅鬼样子,完蛋了完蛋了,阿姐定会担心的。”接着就扔下铜镜洗脸去了,还用汗巾沾了冷水对着眼睛好一顿敷,希望能减轻红肿的状况。
      魏无羡:“别敷了,到底怎么了?”
      江清菡听闻放下手里的汗巾委屈道:“我要说真的没事,回来太累睡着了,醒了就成这鬼样子了,你信不信?”
      魏无羡深深看了清菡一眼道:“你说,我便信。整理好了吗?好了的话就去吃饭吧,今日不用去膳厅了,听说厨娘病了。下午就有蓝氏门生来告知,让我们自行解决晚膳,阿姐已经做好了晚膳,就等你了。一会…你好好和阿姐解释一下,她和晚吟都担心坏了。”
      江清菡:“嗯,走吧。”
      当清菡跟着魏无羡走到了江婉如院子里时,本坐着的江婉如和江晚吟一见她的鬼样子都是脸色大变,江晚吟更是吵吵着要去找欺负她的人报仇。清菡无奈,只能把跟着蓝曦臣一起去彩衣镇除水祟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再把和魏无羡说的又说了一遍,好说歹说的才让兄长姐姐放心。当然,在清菡低头吃饭时,她的兄姐互看了一眼,均对这个说辞表示怀疑,只是谁都没有再逼问清菡。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江家兄妹刚用完早膳,打算去兰室听学,就见聂怀桑跑进了院子对着魏无羡大喊:“魏兄,魏兄,你真是鸿运当头啊,蓝老先生昨日晚上就去赴我家的清谈会了,最快也要明日才会回来了,今日不用听学了。””
      魏无羡咧嘴笑道:“真的?我真是祥云罩顶,老的走了,留下个小的想告状也告不成了。”
      江晚吟轻哼道:“蓝启仁只是去清谈会,又不是不回来了。等他回来,蓝忘机一样可以告状,你的罚一样逃脱不了。”
      “管他呢,身前哪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蓝老头不在,不如我们去彩衣镇逛逛?”秒懂魏无羡意思的另外两人自然同意,三人勾肩搭背的边说边往院外走去,走到门口时,魏无羡忽然转头道:“阿姐,我们去彩衣镇逛逛,你们去不去?”
      江婉如对着魏无羡眨眨眼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带着清菡一起去玩吧。”
      “我……”
      本想拒绝的清菡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魏无羡拉住,边走边说道:“走了走了,下山买好吃的去,你多选些放的久的食材,让阿姐能常给你做好吃的。”
      听闻此话的清菡也只能由着魏无羡拉她,不再拒绝。
      四人路过蓝家雅室时,忽然见雅室中迎面走出数人,为首的两名少年,正是蓝涣与蓝湛。
      蓝忘机见到魏无羡,皱起眉头,几乎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多看一刻便会受到玷污,移开目光,眺望远方。蓝曦臣则笑道:“江公子,魏公子,怀桑,清菡,你们是打算下山吗?”
      江澄行礼道:“泽芜君。”
      魏无羡亦礼:“泽芜君。”
      江清菡躲在魏无羡身后行礼:“泽芜君。”
      蓝曦臣听到清菡喊他泽芜君时微微凝眉,却也不忘回礼。
      聂怀桑声如蚊讷:“曦臣哥哥。”
      蓝曦臣微笑颔首。
      魏无羡看看蓝家兄弟身后门人笑道:“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蓝曦臣诧异的看了清菡一眼道:“除水祟。彩衣镇出现的水祟怕是不简单,昨日去查看丝毫没有头绪,今日喊上忘机再一同去源头查看一番。”
      蓝忘机冷冷地道:“兄长何必多言,事不宜迟,就此出发吧。”
      魏无羡忙道:“慢慢慢。捉水鬼,我会呀,泽芜君捎上我们成不成?”
      蓝曦臣笑而不语,蓝忘机道:“不合规矩。”
      魏无羡道:“有什么不合规矩的?我们在云梦经常捉水鬼,况且今天又不用听学。”
      云梦多湖多水,盛产水祟,江家人对此确实拿手,江晚吟也有心弥补一下云梦江氏这些日在蓝家丢的脸,道:“不错,泽芜君,我们一定能帮得上忙。”
      “不必。姑苏蓝氏也……”
      蓝忘机还没说完,蓝曦臣笑着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怀桑、清菡可同去?”
      魏无羡不等清菡拒绝便道:“清菡妹妹自是跟我们一起去的。”
      聂怀桑虽然想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但一见蓝曦臣便想起自家大哥,心中犯怵,不敢贪玩,道:“我不去了,我回去温习……”如此作态,就是巴望着下次蓝曦臣见到他大哥时,能多说几句好话。江家三兄妹则回房准备。
      蓝忘机望着几人背影,蹙眉不解:“兄长为何带上他们?除祟并不宜玩笑打闹。”
      蓝曦臣道:“江家三兄妹在云梦素有佳名,不一定只会玩笑打闹。”
      蓝忘机不置可否,面上却写满“不敢苟同”。
      蓝曦臣又道:“而且,你不是愿意让他去吗?”
      蓝忘机愕然。
      蓝曦臣道:“我看你神色,好像有点想让魏公子一起去,所以我才答应的。”说完,也不管蓝忘机表情如何,自顾自低头想着:清菡怎么了,为何喊我泽芜君而不是曦臣哥哥,雅室之前,静默如结冰。
      一旁数名门生心道,真是永远都不知道泽芜君究竟是如何看出二公子心中所想的,果然是亲兄弟……
      半晌,蓝忘机才艰难地道:“绝无此事。”
      他还要辩解,江家三兄妹已神速背了剑过来。蓝忘机只得闭口不语,一行人御剑出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