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一梦菡萏红

作者:萱旖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糖兔比糖狐狸可爱

      清菡也不想继续留下面对盛怒中的蓝忘机,刚想跟在魏无羡身后溜时,发现自己衣领被拉住了,不由暗暗叫苦,只能转头微笑:“蓝二公子,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你家规抄完了?”蓝忘机嘴角抽了抽,咬牙道。
      “抄完了抄完了,蓝二公子,不抄完我哪敢滚啊。”清菡苦笑着想,如果现在有配音,那一定会是:叮咚,您的狗腿菡已上线,请注意查收。
      “嗯。”
      蓝忘机终于高抬贵手的放开了清菡,蓝忘机刚一放手,清菡就立刻快步走出了藏书阁。计算着自己已经走出蓝忘机的视线后,连忙飞速奔跑了起来,她着急去找魏无羡问书里究竟是什么,然后……清菡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身体出于惯性往后倒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傻楞中的清菡只能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
      “清菡,你没事吧?”蓝曦臣关切的看着还赖在他怀里少女。
      “啊?啊,我没事,曦臣哥哥。”听到蓝曦臣的话,清菡这才清醒过来。当看清自己正在他怀中时,清菡红着脸,连忙退后一步,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看看清菡过来的方向道:“是抄完家规了?”
      江清菡:“嗯,刚抄完,曦臣哥哥怎么在这。”
      “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要是被叔父看到,又要罚你抄家规了。我准备下山去调查水祟作乱之事,清菡既已抄写完家规,那可要一同前去?”
      “下山?彩衣镇吗?我去我去。”说完,怕蓝曦臣后悔的清菡,忙拽着蓝曦臣宽大的袖摆就走。
      蓝曦臣看着毛毛躁躁的清菡,微微摇头,反手拉住清菡的手腕。看到清菡转头疑惑的表情,蓝曦臣松开拉住她的手,笑道:“走慢些,当心摔倒。”
      “曦臣哥哥,我不是小孩子啦。”清菡不满道
      蓝曦臣:“好,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是大孩子。”
      “曦臣哥哥!”
      
      ———我是可爱哒分界线———
      
      姑苏·彩衣镇
      
      江清菡:“曦臣哥哥,是彩衣镇出水祟了吗?”
      蓝曦臣略微凝重的说道:“目前还不能确定,只是有百姓上山求助,说是最近彩衣镇发生了不少溺水事件,而且连尸首都找不到。”
      江清菡:“不应该啊,彩衣镇本就是多水的江南小镇,这里的百姓就算水性不佳者也不应轻易溺水,这……太奇怪了。”
      蓝曦臣:“是啊,而且一般溺水之人,就算无人打捞,尸首也会自行浮出水面,然而这次彩衣镇的溺水之人,一具尸首都没有找到。”
      说话间两人已进入彩衣镇,蓝曦臣带着清菡来到了镇长家中,镇长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伯,见到蓝曦臣和清菡,一个劲的作揖道:“仙家,请坐,请坐。你们来了,我们彩衣镇就有救了。”
      蓝曦臣带着清菡回礼道:“老伯,是否可以与我详细说一下发生了什么。”
      “好好。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半个月前,彩衣镇发生了第一起溺水事件,是个十岁的半大小子,与小伙伴们在戏水时出的事。一开始还无人发觉,等所有人都上了岸,准备各自回家吃饭时,才发现少了个人。因着溺水的是个孩子,大家都没放在心上,就算没打捞到尸首,也认为是水下暗潮汹涌,把孩子的尸首卷到别处去了。
      十天前,是第二次出事,这次是一个妇人在河边洗衣时溺水,等她家人来寻她时,只剩下到处飘散的衣服。这妇人是别处嫁到彩衣镇的,不通水性,所以大家依然没放在心上。
      可是自五天前开始,几乎每天都有人溺水,昨日更是直接翻了一艘渔船,这才让彩衣镇的百姓们惶恐不安,也才会在今日一大早就上山求助于蓝家。
      蓝曦臣听完想了想,问道:“可否带我们去溺水之地看看?”
      “好说好说,仙家这边请。”
      镇长带着蓝曦臣和清菡看了所有的溺水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蓝曦臣不由皱眉。
      江清菡想起魏无羡曾经告诉过她,除水祟,最首要的是要找准位置。支流越多的河道,水祟的活动范围也就越大,往往出事地与水祟居所会相隔甚远。她看蓝曦臣皱眉不语,便笑着开口道:“镇长伯伯,这支流是流往哪里的呀?”
      “是流到碧灵湖的,我们这镇子几乎都是靠着碧灵湖生活的。”
      江清菡好奇道:“那彩衣镇所有的支流都是汇入碧灵湖的吗?”
      听到此处,蓝曦臣也明白了清菡的意思,看着清菡的双眸微微透着赞许。
      老镇长仔细思索了下,回道:“也不全是,说起来,发生溺水的这几条支流似乎都是流向碧灵湖的。”
      江清菡:“曦臣哥哥,按照溺水事件发生前后,除了渔船以外,其他溺水事件都是越来越深入彩衣镇的,只怕这东西不简单。”
      蓝曦臣点头道:“嗯,先在所有连通碧灵湖的支流处设网吧,我们晚些再来收网看看。”
      江清菡:“嗯,好。”
      在所有支流处设完了网,剩下的就是等待收网了。中间等待的时间,清菡当然不会就这么浪费了,难得下山一次,于她而言定是要玩够本才行。为此清菡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硬是拉着蓝曦臣陪她逛街游玩去了。
      看着清菡每每路过糕点糖果铺就走不动路的样子,蓝曦臣暗暗好笑,心想:“真是个孩子”。他知道清菡每次只是看着,却不买的原因。一来是因为听学的学子不被允许带着乾坤袋上云深不知处,所以想来清菡的精舍内并无多少吃食。二来则是因为蓝氏家规上写着“云深不知处不可未食完碗中食离桌;云深不知处内过食时,哺时禁食一切零嘴果品。”
      虽然知道不该触犯家规,只是他实在看不得清菡失望的样子,故而咳嗽一声,递给清菡一只乾坤袋道:“买一些放在乾坤袋内,独自在房内悄悄吃,不可让他人看到。”
      “谢谢曦臣哥哥。”听着蓝曦臣这么说,清菡瞬间眉开眼笑,不一会就买了一堆的吃食。
      两人一边聊一边逛,不知不觉的就逛了大半条街。在经过一个糖人摊时,蓝曦臣看了一眼身侧的清菡,只见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中捧着的吃食上,并未注意到这摊位,他唇角微扬,在摊位前停下了脚步,轻问道:“老板,今日有糖狐狸吗?”
      “没有啦,不过有糖兔,您看看,也可爱的紧。”
      蓝曦臣:“那就拿这个吧。”
      买了糖兔的蓝曦臣快步追向前面的清菡,只见她正在转角处与一个十一二岁大小的乞儿说话,说话间还伸手递了包糕点给对方。
      蓝曦臣看看天色,走到清菡身边道:“清菡,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好。”清菡微笑着应道,又扭头对小乞儿道:“以后别再去招惹那些坏家伙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小心些,快回去吧。”
      她说完就跟着蓝曦臣离去,只留下小乞儿望着她的背影呢喃道:“叫清菡吗?我记住了,我们后会有期。”
      蓝曦臣将糖兔递给清菡道:“看着可爱,就买了。若不喜,便扔了吧。”
      江清菡:“喜欢的喜欢的,这个兔兔真可爱,比上次我见着的糖狐狸还可爱呢。”
      蓝曦臣闻言,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大了些。此时的清菡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糖兔上,丝毫不知道蓝曦臣心中已经在拿自己与上次送清菡糖狐狸的少年做对比了。
      两人匆匆回到挂网处,果然有所收获,一部分网上确实捕到了几只水祟。只是说来奇怪,这些水祟被蓝曦臣降服后留下的尸首,经过彩衣镇百姓指认,竟都不是彩衣镇人。无奈,两人只能继续设网,打算待明日一早再去碧灵湖看看。
      回云深不知处的路上,清菡终于想到了怎么试探蓝曦臣是不是刘海翟,开心的看着身侧的蓝曦臣道:“曦臣哥哥,我唱歌给你听吧?回云深不知处就不能唱了呢。”
      蓝曦臣诧异的看着清菡道:“唱歌?”
      “不欲染尘,染尘不由我,冰雪颜色是心魄。不欲恩仇,恩仇谁能躲,怕这万般由来错。清风入夜来,涤尽江湖兴衰,只是过往人已不在。抚琴问明月,流岁添几分感慨,抵不住,世间百态。”不等蓝曦臣拒绝,清菡便轻声唱了起来,一边唱着一边还悄悄注意着蓝曦臣的表情。她唱的这首歌,是刘海翟在《陈情令》里唱的人物曲,若蓝曦臣就是刘海翟的话,那他一定知道这歌。
      只可惜,蓝曦臣不但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甚至还夸起这歌来:“真好听,是清菡自己作的曲吗?”
      至此,清菡已经彻底明白,蓝曦臣并不是刘海翟了,她微微扯了扯嘴角道:“不是,从别处听来的,觉得好听便记下了。曦臣哥哥,到云深不知处了,我先回精舍了。”
      蓝曦臣看着离去的清菡,不明白刚才还开心唱歌的小丫头,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