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条狗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说是要给他洗澡,指不定想用什么法子对付他,赵清欢转头就要跑。
      
      就在他撒腿开溜的时候,脚下踩了一块不知为何物的白色东西,滑溜溜地。
      
      饶是他四只爪子死死地在瓷地板上抓出了几道刺耳的声音,也没能维持住自己的身体,顿时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这女人到底会什么妖术?赵清欢心头骇然。
      
      此时白静已经提起了他的后颈,抓住他乱动的爪子,将他放进了浴缸里,一边放水,一边轻声道:“雪球,乖乖的,不要乱跑。怪我忘了这件事,应该第一时间带你洗澡的,不知你在外流浪了多久,身上恐怕都是虱子。”
      
      她从架子上挤了一些沐浴露往赵清欢身上抹,一边放水一边顺着他的毛揉搓着,此时的白静正蹲着身子在他面前,只裹了一条浴巾对着他的脸。
      
      赵清欢只看着白静勾人欲滴,艳色荼蘼的胸口自己眼前晃动。
      
      他到底是个青壮年的男妖,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耳根早已羞得通红,偏偏那女人毫不知情。一股甜到发腻的香味从他的鼻子里飘进去,屏蔽了他一切的感官,粘腻的泡沫沾着他的皮毛,反而放大了她掌心的温腻,比十八般酷刑还要难以忍受。
      
      赵清欢艰难地喘了几口气,用尽力气把爪子搭在浴缸上,保持自己的神志清醒。
      
      这该死的女人,他快要窒息了!
      
      赵清欢极力忍耐着浑身的颤抖,干脆闭上了眼睛。
      
      “雪球好乖。”白静见雪球闭上了眼睛,不由得笑了起来,夸奖了它一句。
      
      苏沫总说给宠物洗澡是件难事,可她看到雪球反而十分享受的样子,除了刚开始要逃外,全程乖乖地任她搓洗,一点也不挣扎。
      
      她捏住他的爪子,用花洒冲去他身上的泡沫,然后拿出一块毛巾包住他。
      
      现今是深秋,听说宠物洗澡后最容易感冒。白静也顾不上擦头发,出了浴室第一时间拿了吹风机,将他放在腿上,一点点拨弄着他的毛发给他吹干。
      
      洗过澡后的雪球毛色更为纯净,像雪一样挑不出任何杂质。
      
      她爱不释手地从他的头摸到下巴,再捏着尾巴,翻开他的肚皮。
      
      真的太可爱了!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像是萨摩,体型却又比萨摩要小,若说像白狐,却又没有狐狸身上的那股腥味,大概介于这二者之间。
      
      赵清欢已经被她折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身体发软只能任由她摆弄,他眼底通红,半是羞愤半是气恼,一双氤氲的眸子里满是迷离的水汽。
      
      他想使出妖法,却又忌惮她手上的佛珠。枉他平日自称大妖,竟不知那佛珠之上竟有如此深厚的法力,恐怕是哪位得道高僧心血之作。
      
      他想抓伤白静逃离跑掉,只是他的身体却非常老实地翻开了肚皮,几只爪子无力地垂下,任由她捏着。不得不承认,被她摸得确实很舒服。
      
      从头到尾,浑身舒坦,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飘飘然的状态。
      
      人类虽没有法力,但造出来的东西着实让妖惊叹。虽说这闹哄哄的玩意儿听起来吵死人,但是暖洋洋的风从里头一阵阵吹过来,让他也舒服得有点儿昏昏欲睡。
      
      罢了。赵清欢叹了口气,到底是个男妖,既然所谋大计,牺牲一下美色不算什么。
      
      他扛得住。此事须得徐徐图之,只要他不动摇,这女人就一日别想活着逃出他的手心。
      
      再让她多活两日罢,一旦他找到机会……什么声音?!
      
      赵清欢耳朵一动,顿时警觉起来,一个弹跳从沙发上直起身子,环视着周围。
      
      他锐利的眼睛直扫向前方的铁盒子,忽见那四四方方的盒子猛地亮起,一白眉老丈将身影现于其中,手持浮尘,传音入耳,抬手朝他打出一道符咒,厉声喝道:“大胆妖怪,竟敢在山下为非作歹,残害人命,贫道这便将你修为散尽打回原形!”
      
      “呜——”赵清欢沉下声低吼着,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就知道白静这女人奸诈阴狠,方才故意放松警惕,却不知何时将这道人请来此处要害他性命!
      
      赵清欢眉间瞳色通红,爪下生出冲天妖气,他抬爪划出一道血红的妖刃,只听一声噼里啪啦的火光炸响,那铁盒子中的人影忽然熄灭,老道的身影也凭空消失了。
      
      赵清欢不敢大意,仍以妖识在周围探查了片刻,直到确定无那老道的一丝气息,才微微松了口气。奇怪,这老道若真能神不知鬼不觉瞒过他的妖识藏在这里面,也不该只受了他一道妖芒便溜之大吉,难道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哼,这次让他逃了,下次可没那么容易。
      
      赵清欢收了浑身的戾气放松下来。
      
      “咦,我刚把电视打开,怎么关了。”白静换了身睡衣走出来,擦干头发,走上前拍了拍那电视机后盖,谁知她这一拍,整个电视机显示屏竟然碎成了两半掉在地上,吓得她惊叫了一声。
      
      刚刚都还好好的,怎么忽然……白静转过身,怀疑地看了雪球一眼,不会是它挠破的吧?
      
      赵清欢眨巴了一下眼睛,扬起头给了她一个无辜又可怜的眼神。
      
      不,应该不会,雪球那么乖,为什么忽然和电视机过不去。白静松了口气,她只能把此事归结于自己倒霉,只好进了房间准备睡觉。今天早点休息,明日还得带狗子去打针绝育。
      
      赵清欢看着她关上门,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的光芒,此女虽然有些狡诈,但到底是个凡人,虽然能请得大能之人相助,但也不过如此。
      
      夜色渐深,白静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赵清欢竖起一只耳朵,听得她已经睡熟,从窝里爬出来,化为人形,随手捏了个妖法幻化出一身连帽衫,遮住了头上的耳朵。
      
      这女人变着法子折磨他,他还得想想该怎么对付她为好。但在此之前,他得搞清楚那白眉老丈到底是何方神圣,此女背后究竟有多少人在帮她?
      
      赵清欢推开窗户,一个纵身从阳台跳了下去。他望着天空那轮明月,伸长脖子嚎了几声。
      
      这是他与低等犬族之间的联络方式,方圆十里之内,听此号令,无一不从。
      
      就在这时,一束暖色的黄光照到了他的头上,下意识地让他觉得有些刺眼。
      
      赵清欢微微眯起眼睛,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得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我说你这小伙子有病是不是,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小区里鬼叫狼嚎什么?哪个单元楼的,是梦游呢还是神经病啊?你叫什么名字啊,是不是我们小区的?”
      
      赵清欢用手挡住刺眼的光芒,眉间一皱。
      
      虽说随手解决一个凡人很简单,但现今是神隐时代,妖族零落,他不欲多生事端引起轰动。早前他便听小弟们说过,人间有一种叫做摄像头的东西,谁知刻意避开,却还是引来了麻烦。
      
      见赵清欢不动,身穿蓝色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上前两步按住了他的肩膀。
      
      赵清欢眉心一挑,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杀意,但还是忍耐了下来。
      
      “我看着你面生得很,不像是我们小区的。你叫什么名字?流里流气,大半夜鬼鬼祟祟,还染了一头白色头发,不知道的还以为鬼呢。早说最近治安不太好,什么变态都有。证件带了没,跟我走一趟……”保安大叔拽着他往前走。
      
      赵清欢料想这约莫是凡人的看家护院,心中不由得暗自嗤笑了一声,五百年前他还在山下生活时,曾见过大户人家都有这样的护院。
      
      他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摄像头,心道过了这条道便打晕此人,趁机脱逃。
      
      谁知他越是沉默一声不吭,越是引得大叔怀疑,那大叔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半晌,又见到他那冷冽的眼神,越想越害怕,心中暗道莫不是变态,飞快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半夜三点,赵清欢进了派出所里。打着哈欠的值班民警打量了他一眼,这小子长得不错,只是听着保安所说,举动着实怪异了些,例行问道:“姓名,籍贯,年龄。”
      
      赵清欢抬起眼皮,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赵清欢。东灵山氏,五百四十八岁。”
      
      “你玩我呢?”民警拍了拍桌子,唾沫横飞,“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也敢跟我撒谎,你家人呢?身份证没有电话号码总记得吧,给你家人打电话!”
      
      “没有家人。”赵清欢皱了皱眉,他可没有什么耐心跟这些人耗下去。实在不行,他也顾不得什么不许暴露的原则了,只是在此出手,恐怕后果闹大……
      
      “哎,我来迟了。你这小子,怎么又离家出走了!”
      
      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擦了把汗,从门口挤进来。他穿了一身暗色的西服,头上的几根地中海排列地整整齐齐,刚一进来就恭恭敬敬地对着民警鞠了个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证件,“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陆鸣?噢,我想起来了,你不是本市那个有名的相声演员吗,我前天刚在电视上看过你,幸会啊。”民警眼睛一亮,对着来人的口气明显客气热络了许多。
      
      赵清欢斜了他一眼,“秃毛,你刚刚说谁是你家孩子,你再说一遍?”
      
      “嘿,你这小伙子,这是你跟大人说话的态度吗?”民警瞪了他一眼。
      
      “哎呀不妨事,这小子可能是被我惯坏了,从小就个性叛逆,实在是没办法。”陆鸣打了个哈哈,“警察同志,晚上这事我听说了,这就是个误会,这样吧,要是没啥事,咱们可以走了吧?往后我一定管好他!”
      
      “行吧。那你们按流程登个记。”警察见陆鸣是个名人,也知道此事不得外传,见他俩认识,便挥了挥手让陆鸣把人领走,末了又吩咐了几句不得在小区里瞎转悠云云。
      
      陆鸣领着赵清欢出了派出所,两人转身隐没到一片树丛之中,赵清欢抬手揪起他头上的几根毛,语气凉凉,“秃毛鸟,你能耐了,你什么岁数敢自称是我爹?”
      
      “害,我好心救你还不领情,说了多少次妖界管理局盯着呢,世道变了,我比你下山早,这人界早已和古时不同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照样我行我素。”陆鸣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又道,“要不是你几个小弟找人通知我,就你这冲动的性格,万一进了号子,我可不会捞你出来。”
      
      赵清欢不理他,只转头看向草丛里的三只金毛罗宾萨摩犬,俯下身揉了揉他们的狗头,语气骄傲道:“那也是我小弟们的功劳。你这吝啬鬼,不给你点好处你能来救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