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条狗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白静按捺下紧张跳动的心脏,回到家关上门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她打开手机,看着回满的手机信号,发现上面有十多个未接来电。
      
      “白静,你没事吧,电话怎么挂断了,怎么都接不通,你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报警?”电话那头第一时刻传来了苏沫的声音。
      
      “没事,就是找我爸要债的人不知道怎么找到我了,差点被抢劫。那个人好像是个精神病,幸好他中途发病,我跑了。”白静打着电话,将大衣脱下挂在衣帽架上,顺手打开客厅的灯,“这边治安太差了,我过段日子就搬家。”
      
      “那就好,吓死我了,还好虚惊一场。下次你还是早点回家,最近变态比较多。”苏沫跟她絮絮叨叨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白静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才松开来。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阵挠门声,这挠门声断断续续的,还传出几声汪汪叫。
      
      白静从猫眼里往外望去,只见一只通体雪白的中型狗躺在她家门口,一边用爪子挠门,嘴里一边发出可怜兮兮的哀鸣声,像是受了伤。
      
      周围没有别人,这是谁家的狗,怎么在躺在这里?
      
      白静听得那条狗的哀鸣声愈加低沉,心头一软,连忙打开了门。
      
      狗子也抬起头看她,一人一狗对视了一眼。那只狗浑身雪白,毫无杂质,头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抖动着,眼睛澄澈,带着一片扇子似的睫毛,朝她呜咽了一声,眼里露出了乞求的表情。
      
      见白静出来,狗子忙张嘴咬住了她的裤脚。
      
      白静听着他的呜咽声,心都化了,她蹲下身来,慢慢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赵清欢的头,“你怎么啦?你是谁家的狗,怎么到这儿来了?”
      
      哼,当然是来找你报仇的。那只死鸭子说得果然没错,人类就是这样没有戒心的动物。赵清欢得意地想着,眼中却露出更加可怜的表情,朝她汪汪叫了两声。
      
      “不哭不哭,姐姐带你回家。”白静听着他叫,眼里露出些怜爱。
      
      这只狗长得好看又极通人性,看样子不像流浪狗。
      
      想必是谁家的狗走丢了,神色也有些萎靡,不知是饿了还是受伤了。
      
      既是与她有缘,她便先把这只狗养起来,来日再寻找狗的主人。
      
      白静伸出手将赵清欢抱起来,一边哄孩子似得哄着他,一边关上门。
      
      她其实并没有养过宠物,尤其没有耐心,但今天不知怎的,看着狗子的眼睛,竟不由自主地沉沦进去,那双眼像是盛满星空般纯净无杂质,一下子就俘获了她。
      
      赵清欢躺在她的怀里,耳朵微微动了动,眼睛四处乱瞧,很好,家里没有什么镇宅之类的东西,待她将手链取下,他便强行用妖法把她带走,给兄弟们报仇。
      
      等等,这女人到底在干嘛?
      
      她在摸哪里?身上敏感的地带竟被她的手触碰到了!
      
      赵清欢回过神,发现自己躺在了软软的沙发垫上。白静一手抓着他的爪子,一手在他身上四处乱摸,甚至摸到他的小腹以下,触碰到了他的命根子。
      
      这女人!堂堂大妖,岂可受如此之辱!赵清欢又羞又气,满脸通红,一双耳向后撇,当即就要挣脱她的手,不想力气大了些,爪子在白静的手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嘶——”白静倒吸了一口冷气,白嫩细弱的手腕上霎时间就渗出了几滴血珠。
      
      赵清欢见她受伤,恐她起疑发怒,把自己丢出去,顿时吓得汪了一声,不敢再动。
      
      白静叹了口气,她方才见狗子没有绝育,许是到了发情期,脾气大了些,方才伤了她以后,转眼就露出了愧疚的眼神,更让她觉得怜惜了。
      
      “以后叫你雪球好不好?”白静耐心地摸着他的头,轻声细语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趟。乖乖呆在这别乱跑,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汪,还好没被察觉。赵清欢松了口气,朝她甩了甩尾巴,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
      
      白静给自己的伤口消了毒,贴上创口贴,给雪球做好了一个窝。
      
      雪球不知是什么品种的狗,虽说很亲人,但是爪子实在太锋利了。
      
      她打开淘宝下单了一些宠物用品,顺便买了个指甲钳,打算回头给它剪一剪。
      
      想来今晚发生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事情,上天又送给她一条狗,或许就是为了让雪球以后保护她,她向来信佛,佛讲求缘分,她就当这是她和雪球之间的缘分。
      
      也不知它从前的主人有没有给它打过疫苗。白静想了想,又打开手机预约了一家宠物医院,预订了一个疫苗加绝育套餐,准备趁着周末带它去一趟。
      
      白静围着围裙在灶台前忙活的时候,赵清欢就趴在沙发上,尾巴甩来甩去,一双眼睛盯着她到处转。这女人……刚刚竟然没有生气?
      
      不可能啊,像她爸那样手中沾血的人,怎么会有一个善良的女儿?
      
      肯定是为了迷惑他!
      
      不过,还有另一个可能……白静或许是被他的美色折服了。
      
      他知道自己这副容颜向来惹得那些女妖怪倾心,在山上修炼时便被那些山猪野兔缠着不放。他下了人间才知道,人界前些日子出了个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法条,加之灵气越加稀薄,那些开了灵识的动物便也只能成精怪,根本不可能修炼成人。
      
      无法化形的精怪,那就只能称作是低级的精怪,怎能与他堂堂大妖相比?
      
      赵清欢用爪子撑着下巴。他知道自己即使变成本体,也是人类口中所说的“狗中彭鱼雁”,这些关于人类的小道消息都是他从小弟们到底口中得知的。
      
      如今这宠物之中,也靠着血统分了三六九等,长得丑的,即便流落街头也不好混。
      
      白静这样的女人非常好骗,像他这等绝色,简直不费力气就能俘获她的心。
      
      古往今来五百年,白犬一族虽然凋零,但到底是血统尊贵,无论人妖皆败于其下。
      
      罢了。虽说因果合该她背着,但到底不是她的错,看在她识相的份上,便省了那些折磨的手段,干脆一刀给她个痛快,也算是对得起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雪球,吃饭啦。”白静将一盘水煮牛肉放在地面上,抬手招呼赵清欢。
      
      她本想着狗不能吃咸辣荤腥,便只用白水煮了几块牛肉,露出一脸笑容看着他。
      
      赵清欢看着她把那盘肉放在地上,极不情愿地跳下沙发走了过去。
      
      他堂堂大妖,竟要对着人类低下高贵的头颅,哪个大妖是在地上吃饭的?
      
      白静本以为雪球会狼吞虎咽,谁知它只是看了几眼,便抬起头冲她叫个不停。
      
      “怎么了?”白静没有养宠物的经验,只发觉雪球不停地把盘子往桌子边缘推。
      
      “你……你要上桌子吃饭?”白静犹豫了一下,将盘子放回桌子上。
      
      赵清欢冲她摆了摆尾巴,跳上椅子坐下,两只前腿立着,盯着她手里的肉。
      
      真是一只特别的狗子。白静心中诧异,还是乖乖地照着它的意思,帮他把椅子往桌前挪了挪。
      
      赵清欢姿势优雅地低下脖子,张嘴咬下一块肉,嚼之无味,脸色难看地咽了下去。
      
      这女人!做饭连个调料都不放,这肉他吃到嘴里怎么就没味儿呢?
      
      “啊,不喜欢吃吗,看来果然要买狗粮。”白静盯着赵清欢的表情,自言自语道。
      
      赵清欢用爪子擦了一下嘴,白静又唤他道,“雪球,这里是你的窝,以后你就在这里睡。不许在家里到处大小便,不许乱咬东西,不许爬床,听见没有。”
      
      啧,知道了。赵清欢抬起眼朝她叫了两声,算是回应。他吃饱喝足往自己的窝里一倒,舔了一下爪子,心中暗道,这女人真是啰嗦,怪不得二十多岁了还没嫁出去。
      
      “奇怪,我总觉得你好像听得懂人话似的。”白静笑了笑,伸手去摸他的耳朵。粉嫩的耳廓,柔软的触感,毛茸茸的,总觉得似乎和今晚那个奇怪的男人有点相似。
      
      白静站起身来。希望以后不要再遇到那个精神病,她可不想卷进什么麻烦里。
      
      不一会儿,客厅里的灯关了,浴室的灯开了,里面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白静在洗澡?赵清欢竖起耳朵。等等……洗澡的话,她是不是会把那佛珠手链取下来?他倾听着动静,从窝里爬出来,悄无声息地朝着浴室走去。
      
      水雾氤氲,隔着一扇玻璃门,水声越加密集刺耳。赵清欢化成人形,偷偷地贴在卫生间的玻璃门里朝里望,只能影影绰绰地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
      
      这雕花透明门到底是何物,为何从外根本无法看清里面,似乎和窗户上的透明镜子不太一样?
      
      他正想运用妖瞳看得更仔细些,白静却忽然回头朝他望来,像是注意到了门口的黑影,警惕地喊了一声:“谁在门口?”
      
      赵清欢吓得立即变回原形。白静裹紧浴巾,露出迷人的身体曲线,湿漉漉的头发往下滴着水滴,她顺手打开门,只见雪球正趴在门前,冲她摇了摇尾巴。
      
      “雪球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也想洗澡?”白静松了口气,伸手将他抱起来。
      
      赵清欢盯着她裸露出的大片蜜粉色皮肤,耳根烧得通红,眼睛也不知道往哪里飘。
      
      这女人竟如此衣着凌乱,俨然不知自己此时比山中狐妖更魅惑三分,他的视线转到白静的手腕,只见她洗澡都未曾取下那串佛珠,不由得暗道一声不妙。
      
      难道这个女人发觉了他的意图,特意要捉他?是了,的确如此,幸好他方才变身变得快!
      
      此女现在又刻意用美人计诱惑他,果真用心险恶,赵清欢吓出了一头冷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