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条狗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白静下班的时候已经挺晚了。H市地价昂贵,寸土寸金,她在市中心CBD上班,为了省钱,住在城东老片区,天恰好又是刮风下雨,摆夜摊的都没几个。
      
      虽说这几年治安监控都有所加强,但今晚给她的感觉还是有些不同寻常。
      
      白静裹紧了身上的大衣,踩着一双牛皮小高跟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蓦然停住脚步,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回头往后看去。
      
      巷子里除了她,半个人影都没有。
      
      路灯照在地面上,发出暖黄色的光,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就在这时,白静的头顶忽然飞过一只鸟。
      
      那只鸟扇动了一下翅膀,发出了一声尖利而怪异的叫音,像是聒噪的笑声。
      
      是错觉吗?白静按住拼命跳动的心脏,松了一口气。
      
      但脑子里绷紧的神经和强烈的第六感却并不赞同。
      
      白静快步往前走,哒哒哒,她的脚步声响了三下,后面的声音却多响了一声。
      
      有人在跟踪自己!白静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她不由得握紧了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哆哆嗦嗦地拨响了同事的电话,希望以此来震慑身后的人。
      
      “喂?白静,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苏沫的声音从口袋里传出。
      
      “没……我好像被人跟踪了。”白静压低了声音,举起电话,加快了脚步。
      
      “不会吧,那要不要帮你报警?你要不先跑……”苏沫的声音也严肃起来。
      
      白静正要说话,就在这时,电话忽然发出一阵颤动的噪音,随后信号消失,自然挂断了。
      
      糟了。后方步子的声音越来越重。
      
      白静的心像是在冷水里浸过一般,她不敢回头,当即迈出步子跑了起来,但是身后那个人的速度更快,那人非常轻松,两步便追上了她,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的肩膀按在墙上。
      
      “啊——”白静想要尖叫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心脏跳动地飞快。
      
      来人穿了一身连帽衫,是个高个子瘦削的男人。
      
      她想高声呼救,可四周一片静寂,若是惹怒此人,万一对她下了死手该怎么办?
      
      白静止不住开始双腿发软。
      
      就在这时,她借着灯光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男人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银白色的头发,皮肤很白。
      
      他有一双飞扬的眉,黑曜石般幽深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薄唇微抿,令她想起黑夜里的孤狼,神秘又优美。
      
      看清了他的样子,白静反而不再那么害怕了。大概人性这种东西,天然地对美丽的事物没有抗拒力,她想,长得这样好看的男人,大概……不是什么坏人?
      
      “你想干什么,可以的话,能不能先松开我?”白静动了动唇,率先出口。
      
      “我叫赵清欢。认得我吗?”男人并不放她,依然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语气里带着几分肆意,唇边甚至露出了一丝薄笑,“我——来找你报仇的。”
      
      “不认识。”白静摇了摇头,心中仍然有些紧张,她的肩膀被捏得生疼,男人的手劲太大,但她不敢叫出声来,只怕激怒了他,强自冷静着和他周旋。
      
      “喵——”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诡异的猫叫。白静用余光看去,只见一只黑猫从墙上跳下来,落到路灯下的花坛边,蹲在那里优雅地舔了一下爪子。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感觉那黑猫在看着他们,好像在看一场好戏。
      
      黑猫又叫了几声,一声比一声高昂。
      
      虽然在白静听来只是普通猫叫,可是到赵清欢的耳朵里,显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听得那黑猫笑道:“狗哥,这就是你找了许久的那个人类?”
      
      赵清欢侧过头与黑猫对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叫它不要多管闲事。
      
      一阵风吹来,白静看着自称赵清欢的男人额前那几根银色发丝飘动了一下。
      
      他的兜帽也随着风的吹动缓缓滑落下来,上头却露出了一双毛茸茸的……
      
      耳朵?一双竖起来的,内里是肉粉色的,外表是尖尖的狗耳朵……
      
      白静愣住了。
      
      如果说先前她心里还有恐惧,现在盯着这一对微微抖动的耳朵,她的脑海里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一双狗耳朵?哪有人戴着这种东西来打劫的?
      
      白静脑子里这样想着,心头的紧张无影无踪,想rua一下的想法再也不可抗拒。
      
      鬼使神差地,白静微微扬起手,在他的耳朵上摸了一下。指尖触碰到的感觉非常软,细腻的绒毛,还带着一点热的温度。
      
      现在的仿真头箍做得这么真实了吗?她想着。
      
      就在这时,一只鸟忽然发出了几声惊叫,拍了拍翅膀,落在上方的电线杆上,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竟然被人类摸了,你不干净了!”
      
      赵清欢的耳根忽然变得通红起来,他微微扬起头,喉头上下动了一下,气急败坏道:“你这只秃头鸟,给我闭嘴!信不信老子明天就把你的毛全扯下来!”
      
      他……他在跟鸟对话?这人精神病吧。白静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也是,哪有一个正常男人戴着一双狗耳朵头饰夜半到处乱走的。她越想越糟糕,精神病杀人还不犯法,这样想着,白静眼睛里便是盈满了水光,差些要哭了出来。
      
      “喂,你是叫白静是吧,听着,我赵清欢是来为我那一百八十个兄弟报仇的。东街狗肉餐馆你知道吧,既然你父亲已经不在了,那就父债女偿,这因果,就合该你背着。我不想对一个脆弱的女人动手,识相的话,你现在就乖乖跟我走。”
      
      赵清欢一边说,一边露出一口尖牙,用自己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唬她。
      
      只可惜他现在是人类模样,那一口小虎牙不仅不显得凶恶,反而莫名有些可爱。
      
      白静这下子算是明白过来了,眉头也跟着紧紧地皱了起来。
      
      她父母离婚多年,她跟了母亲,那个父亲除了早些年打给她生活费以外,就再没管过她,她也早已和那人断了联系,看来是她那好赌的风流父亲欠了债,上门要债的人找到她这里来了。
      
      白静忍了心中的怒气,摇了摇头道,“白庆华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跟他早已断绝父女关系。我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都和我以及我的母亲无关。他在我十岁就抛弃我们母女了,不管他是背了命还是欠了钱,我都没有义务帮他还。”
      
      “你——”赵清欢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他苦心追查了几个城市才找到白静,这女人倒好,一句话就让他放弃。
      
      他那些兄弟的命,便不是命了?他终究没护着它们。
      
      他下山以来,发觉世殊时异,人间过了五百年,若不是那些流浪狗小弟,他如今早已不知道怎么适应人类世界。可他仅仅离开数日,那些小弟便……
      
      父债子偿,这便是因果。这梁子从他赵清欢这里结下了,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白静看着他越来越冷的一张脸,缩了缩脖子。她知道自己不该激怒他,但是她的渣爹做的事情,她是不想认的。她眼中泪光闪了闪,说着好话道:“这位小哥,你放我走好不好?如果是手头缺钱,我可以给一些给你,那个,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你别再找我了……”
      
      “钱?不行,你得跟我走。”赵清欢不想再跟她废话,手中妖力涌动,伸手去抓她的手腕,就在这时,他忽地像触电一般缩回手,整个人疼得瞬间弯下腰,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该死,这女人手上竟戴着大能之人开过光的佛珠,他方才想用妖法强行带走她,谁知妖法刚使出来,就被那禁制克住,不仅瞬间麻痹,而且身体的力量被急速吸走。
      
      白静看着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吓得尖叫了一声。莫非是他的精神病犯了?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边,伸手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发觉他还有气,忙不迭地转身就跑。
      
      趁着现在,她可以离开这个危险之地,远离这个精神病男人。
      
      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此时的白静压根就不想去救他,谁知他会不会反过来对她做点什么?
      
      白静心中暗自下定决心,等这期工作项目完成后,她便马不停蹄地准备搬家之事,这样的情况若是再碰到几回,谁知她还有没有命在。
      
      “白静!你回来!”赵清欢抱着肚子疼得咬牙切齿,好看的眼睛里流淌着点点怒光。
      
      这个梁子结下来了,结大了!这个仇得再添一笔,新仇旧恨一起算。
      
      他发觉妖气流失很快,索性变回了一只通体雪白,眼神深邃澄净,十分漂亮的狗。
      
      “哈哈哈,真是笑死鸟了,肚子都疼了。赵清欢,本鸟早就跟你说了这办法行不通,叫你放弃。看看,现在妖气流失,变回了土狗吧?这人间积攒妖气可不容易,现在污染这么严重,再来几下你怕是百年修为毁于一旦了。”头顶的那只绿皮鹦鹉笑得花枝乱颤。
      
      “放你的鸟屁。什么土狗,老子祖上是哮天犬,是封了神位的,血缘尊贵,哪像你这个秃毛鸟!”赵清欢扬起头冲着那只可恶的鸟龇牙咧嘴,汪汪乱叫。
      
      不远处的市场里,一只鸭子悄悄从笼子里跳出来,咳嗽两声道:“狗哥,别理它们,我有个好办法。现在人类都喜欢养宠物,你得徐徐图之,干脆先以宠物的形态接近她,取得她的信任,待她将那手链取下,你便可以嘿嘿嘿……大功告成。”
      
      “切,你还有空管狗哥这事,明天你那些子子孙孙就要进烤鸭店了吧?我回去睡觉了,今晚这场戏真没意思。”黑猫优雅地甩了一下尾巴,跳上房顶消失了。
      
      虽然这鸭子说的话他听着极不舒坦,但……但好像还真是个办法。
      
      赵清欢犹豫片刻,想起那些兄弟,终于下定决心。为了报仇,狗生尊严算什么?
      
      他咬牙切齿地磨着爪子,在地上嗅了嗅,追着白静的方向跑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