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破山河

作者:三尺伞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燕妫深感惭愧。
      
      “这几本账册,臣妾看了有一会儿,已理顺了一些。只是不曾认真学过,还有诸多不明之处想请王上解惑。”
      
      见燕妫面前放着一堆账册,歧王瞬时了然了。他徐徐踱步上前,嘴角露出的一抹笑挤走隐约残留的疲惫:“孤还以为王后无一不知,原来竟不会看账。”
      
      他捞起账册,再一次挑起眉毛瞄了她一眼。
      
      刚一上手内宫事务就狠狠栽了个跟头,燕妫把头微垂,脸上很有些挂不住:“臣妾惭愧。”
      
      “是哪里不懂?”
      
      “这里……还有这里。”她用手指出几处,因心怀惭愧缺了底气,语气不由的轻柔似水,“这几本账计的是不同地方的支出,计的方式也有差别。”
      
      “先坐。”
      
      燕妫便座下,歧王则站到她身后,微微躬身,指着她不懂之处,道:“‘该’指的是负债。‘进’除去‘缴’应等同于‘存’除去‘该’,你看这份进缴结册,它是不是和存该结册结算数目相同。”
      
      燕妫翻找到他说的,果然一样:“那这本呢?”
      
      歧王在她身后伸长手,捞起她说的那本,臂弯堪堪从燕妫脸颊擦过。他看了几页:“这本是大宗账目,相比之下更繁杂些。王后可会算筹?”
      
      燕妫愣了愣,又摇头。
      
      “孤教你。”
      
      歧王遂命人取来算筹置于桌上,又让林姑姑添几根蜡烛。燕妫瞥见他眼中已现血丝,扭头瞄了眼滴漏,才惊觉已是三更天,忙劝道:“不如王上帮臣妾找几本相关书籍,臣妾自己读了便会,王上还是去歇息要紧。”
      
      歧王却已摆上算筹,饮下一口浓茶解乏:“藏书阁翻修,孤没工夫去找书——《孙子算经》云:‘凡算之法,先识其位,一纵十横,百立千僵,千十相望,万百相当……’”
      
      他已教起来,燕妫只好打起精神认真听着。
      
      好在她不是个愚笨的,歧王讲解两遍她就已学个大概,至四更时便可打住。就算她竿头直上学得极快,两人也直至深更半夜方才就寝。歧王应是早已困得合不上眼,放下算筹倒头就睡。燕妫也疲乏得很,暗暗叹口气,吹灭蜡烛,轻手轻脚在另一侧躺下去。
      
      刚闭上眼,却听得身侧的人幽幽开口:“孤的荷包用旧了,你若是心里过意不去,就给孤绣个新的。”
      
      她怔了怔,久违的挫败之感陡然占据脑海,让她很有些尴尬。这可不就巧了么,偏撞上这个,倒显得她真是个无能之辈。
      
      “王上,女红……臣妾也不会。”
      
      良久的沉默。
      
      他翻个身,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中,细微的笑声听起来好生玩味:“错以为王后什么都会。”
      
      燕妫:“……”
      
      “得空了找林姑姑学吧。”
      
      这针线呵,看样子她是不得不学。她也翻个身,背对着背,只答了个“嗯”。终日忙忙碌碌,为立国之事夙夜不懈,何时得空还未可知呢,荷包的事日后再说。
      
      嗯,日后再说。
      
      歧国有此岸谷之变,让人身心疲累,大羲又何尝没有。燕妫睡着的时候,女帝正摆置沙盘,连夜召集将领拟攻坚之策。臣子们连熬两夜,个个熬得眼底乌青,女帝也是眼布血丝,却不知劳累的样子。
      
      这回,谁让歧王触了她的底线。
      
      先前她欲改易态度文武并重,以休养民生为重,大力提拔文臣大员。今歧国乍然一反,那些个所谓的读书人,却犹犹豫豫没个骨气,她盛怒之下还是看武将顺眼一些。自敲定开战,粮草辎重已在筹备,若商议出合适之战略要领,三月之内必然发兵。
      
      然那帮文臣到这会儿了终于想清楚利弊,三番四次请求面圣,女帝懒得见,都叫人拦在殿外了。不必她猜,老家伙们定会说些以和为贵开不得战的话,她不乐的听。
      
      唐雨旸今夜徼循宫禁,行至章昭殿外,见一干文臣跪满一地,不禁皱眉。他亦知这仗不能打,但也知女帝尚在急怒中,难以劝进去。一干武将只为建功立业,恨不得年年打仗,煽风点火哪里肯兼顾民生。他就在殿外站了会儿,听老臣们你一言我一嘴分析此战利弊,越听越心烦意燥。
      
      正欲离开,忽见沈礼匆匆走来,唐雨旸收回迈出的脚步,展颜招呼一句:“沈将军这时候了还来面圣,可也是谈发兵歧国之事?”
      
      沈礼瞄一眼跪了满地的老臣们,给几位老大人见过礼,才啧啧叹道:“唉,唐指挥使岂会不知啊,鄙人腿疾不愈,何能再上战场。这些沙场之事早不多嘴了,只负责些追捕查探的案子,白白担个将军官衔。”
      
      “能让沈大人星夜面圣的,还能是什么大事?”
      
      沈礼自是有要事禀报的,事关霁月阁却不便说给唐雨旸听。他摇摇头,无奈道:“指挥使莫怪,鄙人不敢说,唯恐殿下担忧你我……”放低声音恐他人听见,“走得太近,结党啊。”
      
      “是吗?倒也不至于吧。”
      
      沈礼摆摆手,当真是不敢和他说下去,连作几揖退到一旁去了。唐雨旸因见过那青衫人后便对霁月阁案心生怀疑,见撬不开沈礼的嘴,忧心打草惊蛇,也就走开。
      
      那沈礼见他离去,这才请中贵人通传面圣。因陛下极重视霁月阁的案子,要求但有进展,无论大小需立即上奏,他夜间刚确认了案情便赶过来禀报。
      
      起因是石猿镇一个女囚和狱卒横死狱中,经查发现女囚有一女儿曾失踪,走访发现那女儿与日前发现的“燕妫”尸身竟极为相似。这案子被这么一搅合,又乱成一团麻。他也细审问过女囚丈夫,方二老爷却是一问三不知,也想不起那女囚会和谁有仇怨,值得有人闯进大牢去取她性命。
      
      唯一的解释,还是和“燕妫”有关。杀人的要么就是燕妫,哪怕布下天罗地网她也有本事在眼皮子底下犯案,足叫人心惊胆颤。要么,就是霁月阁其他在逃高手,这也同样让人惶惶不安。
      
      不论是哪一种结果,沈礼都头痛得想抽自己一耳光——当初光想着立功,何苦抢这活儿干。
      
      更何况当时查案过程中,陛下曾疑心过阁主付之涯烧成焦炭的尸身是否为他本人,眼下回过头看,有如寒芒在背。若这所谓的霁月阁在逃高手正是付之涯……沈礼不知自己脖子上的人头到底能保到几时。
      
      一夜过去。
      
      次日,又是焦头烂额的一天。闻人弈短短睡不足两个时辰便上朝去,不想多位大臣也已早早身染朝露候在殿外,如他一般是极上心国事的。
      
      也难怪他们会上心,骤然立国,又突然有幸领授官职,现如今歧国上下百废待兴,谁人不想有一番作为做个功勋之臣,也好光宗耀祖。
      
      只不过,却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歧国立国,大羲是否发兵讨伐还是未知——这一干新任文武大臣,不论是从前互有龃龉的,还是现在有仇怨的,无不焦头烂额,心里明白此时此刻最大的事应是共御强敌,还何来的工夫内斗。
      
      在此前提之下,今日朝会上,歧王提醒宰相将手下私兵统一交枢密使重新整编时,满朝死寂。宰相主政,枢密使主兵,原该就是如此的,更何况在此危急境况下,万不能将相失和。
      
      歧国现有兵力七成已归还于歧王,三成为褚中天直接统领。但不同于晏家军这等只姓晏的私兵,褚中天只是领兵多年,为将帅久矣,其中的一部分就好似成了他的兵。歧王只说要重新整编,不提收回兵权,但整编换将改易行伍之后,不就等同于撤了褚中天兵权么。
      
      当下局势危急极可能应战大羲,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褚中天万不敢说一个“不”字。更何况而今朝廷初设,官员各司其职,他做宰相的若带头视官制于无物,岂不贻笑大方。
      
      且唯有晏海才最清楚大羲兵将详情,从重新整编大军再到制定迎敌之战略要领,歧国上下舍他其谁。不论这一次大羲是发兵讨伐,还是按兵不动接受歧国岁贡,褚中天早晚都得和兵权割裂,他何必在此紧要关头紧握那一点兵权不放。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王上的提醒合情合理,褚中天明白这个道理。他褚家诸子都已在朝中领了要职,心腹也的确被王上启用数人,王上不曾亏待了他,他又怎好强求太多,只是今后手中无兵总归是不太方便。
      
      散朝之后的问政殿内——
      
      “褚大人野心不小,可惜贪图小利,目光短浅,以后难成大事。”这是宋义对他的评价,直言不讳也不怕歧王听了恼怒。
      
      他说的并无不对,若褚中天眼光长远,也不会生出取闻人而代之的心。闻人氏一旦没落,依女帝狠辣的性子,岂会容他成为下一个闻人氏。
      
      “愚蠢之人最易生事,把他给孤盯紧了。”
      
      歧王揉着额角倚在座榻小憩,闭眼养神,因累急了,瞬息间便迷迷糊糊。一时梦起昨夜教王后筹算,烛火下那张清瘦的脸认真的模样,还有那总是不认输的眼神。
      
      这是个哪怕在绝境也从没未想过放弃的女子,自有她独特的美丽让人记住她,更不敢轻视她。
      
      正梦里相对,身侧突然响起人声扰他清梦,却是宋义有事禀报,满面愁容的样子叫人看了心烦。他好梦被扰,颇不耐烦:“又有何事?”
      
      宋义:“王上……”
      
      “说。”他撑坐起来,轻按眉心。
      
      宋义的表情像见了鬼:“他、他回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