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破山河

作者:三尺伞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所以不要存有什么特别的奢望,仆从就是仆从,不会因为充当了他的妻子而发生什么变化。他希望有一个聪明的妻子为他分忧,但不希望她因为太过聪明而忤逆于他,正如仆从绝不能顶撞主子。
      
      燕妫对自己的身份,有了更确切的认识。她低下头,为自己刚才的言行失悔:“是燕妫无状了。”
      
      歧王却是大度:“本王再许你一诺,来日唐雨旸若决意离开大羲,本王必倾力护其周全。若他愿为我歧地效力,本王亦会许他似锦前程。本王竭尽所能如你所愿,燕姑娘是否满意了?”
      
      燕妫还有什么所求呢,能为时若做的就只有这一件事了。死者已矣,为生者谋福祉,也算告慰时若在天之灵。
      
      “好,希望殿下日后不论千难万险都兑现承诺。”她忽然间看得更加通透了,端端站在歧王面前,倏地双膝跪地行稽首之礼,“燕妫也会严于要求自己的言行,绝不再做让殿下心忧之事。但我这身份介于下属与妻子之间,难免有迷糊不定,不便拿捏言行之时,所以燕妫的身份在人前时是殿下妻子,在人后时也应当只能选择一个。燕妫自认无福无德为殿下妻子,亦本无意为何人妻子,是以,今后只为仆从。”
      
      歧王听得皱眉。
      
      燕妫:“我有三不。一不侍寝,二不生养,三,死后不与殿下同葬。我愿顺江河而下,将此身归还天地。”
      
      她愿再无来生,再不受这挖心之苦。
      
      歧王手中的核桃,再一次发出清脆碰撞的声音。他的眉头凝得更紧,眼底眸光沉沉,怫然不悦:“本王的话让你恼了?”
      
      燕妫依旧跪着,不卑不亢,不急不躁:“只是觉得这样才不会让殿下徒增烦忧。”
      
      这走向出乎他的意料,闻人弈抬手扶额,沉默少时:“……也对,像燕姑娘这样会自己拿主意的女子,怎可能和那些长在深闺,一生依附夫君儿子的女人一样‘乖’。你非菟丝花,是本王说错话,你莫往心里去。”他连咳几声,端起茶碗饮了一大口,“你若愿以妻子身份伴随本王,也无不可,本王必会敬重于你。”
      
      燕妫摇头,态度是坚定的:“燕妫自小没有学过三从四德,没有念过《女诫》之类的书,我为妻子,必为悍妻,殿下不会喜欢的。”
      
      闻人弈忽觉头疼:“看来燕姑娘确实生气了。”
      
      燕妫:“没有。”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拉扯几句后到底打住话头。燕妫想说的都已说完,这就告退。歧王心知她这脾气挽留不回,也就允了。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慈悲寺,各自回府去了。
      
      次日,宋义竟来拜访,携有歧王书信一封。说是昨日话不对头早早散了,殿下还有要事未询问燕妫的意见,今只能以书信商量。燕妫正和林姑姑一起检查出嫁之物,以备几日后用,见宋义有事来找,只得放下手中事。
      
      宋义一面掏出信来,一面唠叨着:“嗐,也不知和姑娘闹了什么不愉快,殿下回来在书房看书到深夜。我在旁边守了一夜,就没见他展颜过。”
      
      燕妫先取了书信来看。信中内容看得她倒抽一口凉气,愣愣地思索半晌,待宋义忍不住发问,才提笔回信,却只在信中写下一个“可”字。
      
      眼下褚中天大权在握,殿下虽已亲管事务,却仍仰人鼻息,许多事上被褚家掣肘。歧王有心收回权柄,因此决意去做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必将拍起惊涛骇浪。他依承诺与她共商大事,可是以燕妫的见解却不足以评判此计是否可行,所以,只管应下但凭歧王安排。
      
      几日后便要大婚,在这当口生变,歧王胆识魄力令人赞服。
      
      宋义将回信揣进怀中,拍拍胸口,笑嘻嘻的:“你看,事关燕姑娘,殿下特意写信问询姑娘意见,嘿,殿下待燕姑娘真是不同。待大婚礼成后燕姑娘与殿下结为夫妻,殿下身边可就有贴心人了。”
      
      燕妫听得他这胡言乱语,面露无奈,摇头笑笑:“宋侍卫长说笑了,我与你是一样的身份。想殿下之所想,急殿下之所急,正是你我职责所在,只是我二人站的位置不同罢了,实则并无区别。”
      
      宋义连连摇头:“不不不,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宋义这人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虽不够聪明,但胜在忠厚。他嘴里出来的话常有没经脑子的,不必太过在意。
      
      燕妫让林姑姑取来刚酿下的桃子酒赠与宋义:“殿下不高兴,是因为昨日我说了些不合他心意的话。连累宋侍卫长整晚守夜,以后我会管住嘴的——这桃子酒才刚酿下,宋侍卫长带回去后放置半月再饮,最是香醇。就当燕妫向你赔罪了。”
      
      宋义接过美酒,一时口吃了:“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义说不清楚,就算说得清楚也不敢说得太清楚,磨蹭半晌揣着回信拎着酒回去复命了。燕妫心头想着那信中内容,无心再去整理嫁衣,倒转去翻起史书,醉心读起周天子时诸侯世家的篇章。
      
      燕妫收到信的次日,歧王府以府兵开道,歧王府老总管前往西市演武台颁歧王令。击鼓声起,百姓闻声聚集台前,拥挤着都好奇地想听听到底又有什么新鲜事。
      
      老总管待人群壮大了,朗声将歧王令宣读,声如洪钟,字字清晰。那歧王令中竟有一句,“晏氏有女,端赖柔嘉,今册为后,三日后行大婚之礼”。
      
      这句始一出来,引起演武场沸反盈天的喧吵声。
      
      且不说这“册”字王爵可否使用,单说这个“后”字,用在这里便是大逆不道。“后”,乃天子正妻。若往古时追溯,诸侯王妻也称为“后”。
      
      “歧王妃”突然变成了“歧王后”,歧王这是想效仿周天子之时,自封为一方诸侯王吗?!若真有此意,他将掌重兵,收赋税,不受天子约束,只需每年朝贡上国以示臣服。
      
      消息传到褚中天耳朵里,吓得他丢下饭碗就直奔王府而去,脚下一步不停赶到歧王书房。他急得满头大汗,进屋时,歧王却正拨弄古琴,调试琴音,闲适安逸得很。
      
      “殿下!”
      
      闻人弈抬抬眼皮,瞄他一眼,又唇角带笑埋头弄琴:“舅父来得正好,快看看本王拟定的官制章程。”
      
      他身旁放着一叠纸,褚中天急忙拾起。上面竟是已经拟好的歧国官制,官位职能都已严格划分,足有百余个官职需填补人才。余下几张纸又写着如何收取赋税,如何请上国官员离境,歧王府如何扩建如何布兵。
      
      一字字看得褚中天汗流浃背。
      
      “殿下糊涂啊!这不是明着反么,女皇帝那好战的一旦得知,必将大军压境,我歧地危矣!”
      
      歧王:“舅父难道以为,我等乖乖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她就会放过我们?”
      
      褚中天:“那、那也不能这时候。”
      
      歧王:“那依舅父之见,什么时候最合适?”
      
      褚中天犹豫片刻:“待我歧地再富强几年方可起事啊。”
      
      歧王放下古琴,郑重摇头:“待过几年,女帝除去五皇子余党,收服世家门阀,皇帝做得最得心应手的时候吗?”
      
      褚中天:“……”
      
      歧王:“舅父未在京中久居,不知京中有翻涌不断的暗潮,有永无休止的内斗,并非铁板一块。本王看得很清楚,但若光靠嘴说,未必能让舅父信服。之所以未先与舅父商议,这正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嘛——”他拱手向褚中天行了一礼,“舅父已天命之年,处事求稳,本王深恐遭舅父反对,只好先斩后奏,还望舅父原谅外甥的任性所为。”
      
      褚中天无可奈何,挑眉一笑,丢下那叠纸,悻悻道出一句:“是舅父老了啊,比不得当年之魄力,真担心以后给殿下拖后腿。”
      
      歧王又重新拾起,双手奉到褚中天面前,满脸惭愧之貌:“本王敢如此任性而为,还不是因为有舅父这座大山在。还请舅父帮本王收拾这烂摊子,若不然可就真的是引火烧身了。”
      
      这话听得舒服。褚中天见他态度谦卑,又敬重之意斐然,这心里头才稍稍顺气:“也罢,殿下想让舅父做什么?”
      
      “朝廷初设,这百余官职需要人才填补。除张贴布告考纳官员外,其余的还得靠舅父举荐。您老久居本地,哪里有人才您是最清楚不过的。”歧王说着,将那几张罗列有官职的纸张选出,“还请舅父将可用之人罗列一份给本王,来日本王分授官职便了从中挑人。”
      
      这不就等同于将新设的朝堂,送到他手里把持么。褚中天这脸上的笑险些没忍住,凝紧了眉头接过他递来的纸张:“也罢,既然殿下执意为之,舅父担心也是枉然,也只有勉力一试了。”
      
      歧王躬身深深一揖,拜谢之:“辛苦舅父为我筹谋,来日这宰相之位非舅父莫属。”
      
      褚中天喜上眉梢,自是不会拒绝,道了几句“折煞老朽了”之类的话,下跪谢恩,高呼“王上福泽万年”!
      
      “舅父快起!不过……”歧王虚扶他起身,无奈貌,“表姐那里,舅父可否……”
      
      褚中茫然片刻,转眼懂了,占了这天大的便宜别的也不好再争,立刻一口应下:“王上放心,开导鹰儿的事就交给舅父了。”
      
      却说那褚鹰儿,她和褚中天前后脚得知歧王要立“王后”的消息。起先还担忧又诧异,琢磨了半晌利弊得失,突然间想起当中某件要紧事,顿时怒火中烧,气得直奔她父亲书房,誓要讨要个说法。
      
      这“王妃”与“王后”虽说只一字之差,却大为不同。王妃与侧妃,即使尊卑有别,却与寻常人家的妻妾之分没有太大不同。可王后与妃子的地位却是天渊之别,王后一国之内只在一人之下,有宫规律法倚仗,便是打杀了哪个妃子也不过是名声不好听罢了。
      
      虽说她身后有父亲这座靠山,可以后遇见晏华浓她不仅抬不起头,更甚至于要下跪磕头。若再有个王后金印,凡事以金印为凭证,她哪里还争得到实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