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破山河

作者:三尺伞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褚中天与晏海见王府车驾回来,都一时停了争执,双双耸在车前,等着歧王出来给个说法。周围议论声也都安静下去,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停在王府门前的马车。
      
      但见一男子从车中走下,形容儒雅,如松竹清举,举手投足间威仪孔时。这还是百姓第一次真切地目睹歧王风貌,竟不知有如此王气,站在龙威燕颔的褚大人旁并无不及。
      
      歧王下了车,先冲褚中天颔首见礼,唤了声“舅父”,而后转向晏大人,蔼然问道:“晏大人何处得来的消息,竟已到了王府门口,可叫令嫒一番心血白白废了。”
      
      闻人弈这没来由的话让众人不明所以。
      
      歧王见在场哑然无声,才叹气道:“晏大人有所不知,令嫒无辜受伤原该为自个儿讨要个说法的,却唯恐晏大人盛怒之下与舅父伤了和气,因此不敢回府,先找本王说明缘由。这误会她是不愿计较的,过段时日还想办一场茶会请褚姑娘赏脸出席,交个朋友呢。”说到此处顿了一顿,将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环视一圈,满脸诧异掩藏不住,“怎么,晏大人比本王消息还快?”
      
      晏海先是一愣,而后脸色迅速转黑,竟不管歧王在场,指着褚中天破口骂道:“褚大人可生得一个好女儿啊!伤我爱女在先,四处传扬坏她名声在后,想逼她赴死不成!”
      
      歧王若不是站在中间,晏海暴怒起来只怕要动手打人了。那褚鹰儿素日以来便悍名在外,搅弄出这等祸事也不是没可能,褚中天见围观众人皆了然模样,已信了歧王之言,脸色也跟着黑下去。
      
      晏海暴怒起来咄咄逼人,不依不饶:“怎的不敢说话?!殿下既已在此主持公道,褚大人还要包庇令嫒不成!”
      
      褚中天只得认了,方要拱手致歉,却又被歧王阻下。只见殿下无奈模样,愀然叹道:“晏大人息怒,论及根本,都是因本王要娶令嫒才惹出来这风波。”又看向褚中天,“舅父啊,表姐心有怨恨,冲着本王来就是,何苦伤了晏姑娘。既如此,今本王就应了舅父,以侧妃位迎表姐入府,如何?”
      
      这话一出,霎时掀起轩然大波。周遭众人本就是来看热闹的,王府府兵又不曾驱赶他们,因而更加大胆,听得如此说法当下便窃窃私语断起案来。
      
      一则,歧王竟要娶晏家姑娘?二则,褚鹰儿居然是心生妒意才打了晏家姑娘?三则,褚鹰儿竟要入王府做侧妃?谁倒了霉,谁赚大发,谁又吃了哑巴亏,人人心中各有一杆秤。
      
      褚中天板着个脸并不急着表态,倒是晏海听得多出个侧妃更为恼怒,却又不便冲着歧王发作,只悻悻道:“殿下明日便要来行纳征之礼,今日却又许出个侧妃位,我……罢,只怪我女儿她命苦。华浓她命苦啊……”
      
      这华浓指的是哪个华浓就不可知了。
      
      歧王依旧是副和善模样,赶紧又来宽慰晏海:“晏大人何必曰苦,令嫒贤惠宽慈,冬日可爱,万事以和为贵,本王铭感于心,今后定不负她。只是舅父先前不知这桩婚事,曾有意说亲,本王想着表姐也当得上巾帼英雄,与令嫒一文一武正好做本王的贤内助,便答应考虑。晏大人不必忧心,今后有本王在,她二人又朝夕相处岂会再生误会。况且表姐下手哪有传言那般不知轻重,晏姑娘只是受了些惊吓,一点小擦伤罢了。”说到此处放缓语速,郑重其事许下承诺,“但今日晏姑娘的确因本王受了大委屈,待日后成婚本王定会弥补于她。”
      
      三言两语,把症结归罪在自己头上,歧王两边也不想得罪。既给晏家添了大度的好名声,承诺了晏家姑娘的正妃位绝不动摇,又如褚中天所愿把褚鹰儿纳为侧妃,不仅为她打人找了理由,还将二十多鞭的重重伤痛描述为擦伤而已,不但没有责罚反倒是赏了。
      
      褚中天占尽好处岂会再找麻烦,自个儿的名声也是要顾的,遂哀叹着接过话头:“我这女儿啊……养不教父之过,既对不住晏大人,又给殿下添了大麻烦。老夫自惭形秽,这老脸真是无处搁放……在此给晏大人赔罪,给殿下赔罪。”
      
      晏海被戴上这大度的帽子,也只得顺着梯子滑下去,一时露出笑意:“误会,都是误会,褚大人,往后咱都是一家人了,你我还当以和为贵!今日定是有心怀不轨之人故意挑拨,添油加醋散播谣言。咱们啊,可万不能不辩这等离间之计,让殿下为难。”
      
      这一眨眼工夫,倒还和和气气起来了。
      
      两人争抢着自责不已,双双向歧王请罪,歧王自是不会责罚,两边宽慰几句也就罢了。围观众人见此事已有结果,七嘴八舌议论着趁着夜幕渐渐散去,并未横生什么枝节事端。
      
      百姓要的其实很简单,廉政爱民的褚大人不能遭受不公,初来乍到的晏大人最好别是祸害,殿下也别是个糊涂人。这下他们满意了,褚大人没受一点不公,晏大人原来也是个大度之人,将来的歧王妃更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这可都是歧国百姓之福。只是那褚鹰儿,万没想到她那剽悍样还能入歧王府做侧妃,千万别搅得王府鸡犬不宁才好,真真是苦了温文尔雅的殿下。
      
      是夜,燕妫听罢林姑姑打听来的消息,呵呵笑了。
      
      闻人弈今日甫一在王府门口露面,首先就将“晏华浓”不予计较的态度摆明,以此才奠定了劝和的结果。可如若晏华浓还是那个晏华浓,这第一步他便绕不过晏海,做不成这和事佬。如今往回去看,他当真是高瞻远瞩,离京之前便对今日这出有了防范。
      
      林姑姑目睹褚中天王府一闹,更看清了那伪君子的嘴脸,不禁赞叹道:“殿下当真好谋划,若不是早做安排,那褚中天万万得罪不得,今日就只怕要与晏大人离心了。”
      
      燕妫拨亮灯芯,翻开史书往下研读,闻言把头轻摇:“但晏海只是得了个好名声,殿下的许诺也并非实质好处,两相对比还是他亏了。”
      
      林姑姑搅弄着药膏,一会儿还要为主子上药呢:“可将来的歧王妃并不是真正的晏家姑娘,他并无本钱叫板,只能见好就收。”
      
      她笑了一笑,依旧把头摇:“殿下不会让他吃亏的,你且看着,暗里定还有恩赏安慰于他。”
      
      燕妫所言倒也不假,这夜三更时分,有一顶小轿自晏府偏门入内,一直送到晏海院中。自轿中下来一个小尼姑,容貌甚美,只是双眼垂泪,见了晏海更是哭得梨花带雨。晏海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乍见自个的掌上明珠竟好端端出现在眼前,没忍住也湿了眼睛。
      
      父女俩抱头痛哭,月下倾述衷肠。原来,当日晏海为了合族安危,不得不舍弃这唯一的女儿,悄悄将她送进个偏僻的尼姑庵侍奉佛祖。期间生怕歧王为绝后患害他女儿性命,日日耽惊受怕。后来歧王离京,晏家族人走得突然,未来得及带走晏华浓。这一直便是晏海的心病,没想到歧王早知真正的晏华浓身在何处,不仅没有害她性命,反而着人将她接到歧国,完好归还于他。
      
      “殿下为女儿安排了身份,女儿如今就侍奉在大慈悲寺,法号虚怀。”
      
      晏海不忍见女儿满头青丝落尽,大好年华便不得不青灯古佛相伴,不免心中苦涩:“我儿可有受委屈?”
      
      晏华浓温温婉婉含笑摇头:“我一人受苦,能解父亲母亲之难,兄弟姐妹之祸,能救我全族于水火,华浓不惜此身无怨无悔。其实……”她笑得恬淡,没皱一下眉头,“倒也说不上苦,殿下在寺中辟出一处单独供奉三宝与一个匣子,又着人看守,让女儿每日前去诵佛,抄往生咒。因有殿下的人照顾,虽初来大慈悲寺,却也没有哪个旁人敢给我委屈受。不止如此,女儿但有疑问皆可询问殿下的人,这些日家中大事几乎也都晓得。”
      
      “可知殿下在此供奉何物?”
      
      “不知。不过女儿时常单独在那处抄写往生咒,父亲若有需要,女儿可想办法打开匣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晏海捋捋胡须,凝眉思忖少时,摆手否道:“今日午后歧王府门前与褚中天一番争执,为父深知殿下忌惮褚中天老树盘根,不便开罪于他,已在尽力维护我晏家。但为父虽明白不可争一时之快,到底是心有不甘啊。”顿了一顿,见女儿当真安然无虞才露出欣慰之色,“可殿下终究还是向着我晏家的。不仅将你好生安置,还将要紧事交于你手。不过,又焉知不是殿下在试探你我,我等万不能不知好歹,小心触了逆鳞招惹祸事。今时今日唯有示弱方可保命,歧王此人绝非中庸之辈,褚中天气焰太甚早晚要惹上杀身之祸。”
      
      “嗯,女儿知道了。”
      
      晏海话毕,举头望月,忍不住多出一丝奢望:“殿下仁慈,也许安心等上几年,我儿还有还俗之日。”
      
      “华浓惹父亲挂怀了。父亲无需担忧,女儿时常诵读经文,日渐参透些许佛理,晓佛法奥妙,了大千世界也不失是段别样人生。”
      
      父女俩说了会子话,待到四更将尽晏华浓才坐上小轿回大慈悲寺去。
      
      却道燕妫这处,因白日受伤,又未曾问明霁月阁之事,做了个不太好的梦后她早早便醒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头总是不得痛快。待到五更时分,鸡鸣声起,府中忽然传来护院喊声,似有贼人闯入院内。
      
      她因而惊坐起来,披上外衫,开窗听声。这会儿天还黑着,月光撒在草地清冷如霜,她刚打开窗,忽有一黑衣男子踏破月光,自墙头跳下闯入她这方小院内。那人捂着胸口,脚步踉跄似受了重伤。月光照在他脸上,也照在燕妫脸上,他大口喘着气,惊喜之下低叫了声:“燕姑娘!”
      
      燕妫凝神看去,见那人蒙着面,光线太暗瞧不清眉眼,只看得出年纪应已不轻了。这声音却十分熟悉,她心头略一翻找便想起来,竟是老善人步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暂时随榜更新的,所以明天不更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