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破山河

作者:三尺伞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京城西郊的鹤鸣山,宁谧幽美,是难得的清静之地。
      
      这天下烽烟将起,女帝登基,歧王不臣……高位者博弈,蝼蚁辈偷生,世间事纷纷扰扰不绝于耳,想寻片刻安宁还得往山水之间去。
      
      只是今日的鹤鸣山上,垒起了两座新坟,此方宁静已如朝露转瞬将逝。坟前坐有一妙龄女子,着一身青色半旧短打,身段纤瘦,眉目清秀,姿容虽好却眸光沉沉寒气氤氲。她手里握着一把匕首,膝边立着块石碑,石碑上的文字都是她一笔一划刻写的。
      
      三步之外,还立有另一个女子,则是一袭粉嫩杏色委地长裙,五官虽与她无一处不相似,却有着满脸合乎年龄的娇俏。这二人是一对孪生姊妹,却正如冰棱与夏花,是那般的不同。
      
      “当真不与我回去?”杏衣女子秀眉微凝,不甘心地又问了第二遍。
      
      青衣女子不曾抬头,只徐徐应答了句:“你且自己回吧。”
      
      “可是……母亲想你了呀。”
      
      杏衣女子话音刚落,闻得一声讪笑,那青衣女子终于瞧了眼她,却嗤笑道:“细数来,已有十二年不曾问过一句冷暖。既早将我卖给霁月阁,这母女恩情便断了多年,哪里还有什么想不想的。”
      
      杏衣女子多出几许急躁:“你又不是不知,那时候连年大旱,满地死人,咱们娘儿仨亲眼见到过人吃人的啊。卖你进去大家才都有口饭吃,若不然咱母女三人一个都活不成。燕妫啊,啧啧啧……你呀你……你怎的非要认死理!”
      
      被唤作燕妫的女子听罢了,唇角轻勾却是皮笑肉不笑:“是么,我却觉得死在一起反倒痛快。”她微扬起下颌,瘦削的脸露在未暖的阳光下,神色依然透着寒凉。她的这张脸很有几分姿色,只可惜在霁月阁经年的磨砺中失去了温柔。
      
      那霁月阁藏在月光照不及之处,做的是杀人刺探的腌臜事。凡投身者,进去第一夜便逃不过一轮厮杀,唯有狠、勇、智、运兼备者才配赢得被栽培的机会。她当年那么弱小,若非运气使然,早在进去的当夜便在死斗中丢掉性命。
      
      燕妫数数身上的伤,自问是放不下这旧日仇怨的。
      
      杏衣女子张张嘴,想解释,却找不到半句使人信服的话。正当她愁苦无奈中,却听燕妫如发了慈悲般主动开口。
      
      “你既不明白我的愤懑,那不妨听听我的经历,也就懂了。”
      
      杏衣女子见有转机,忙作一脸怜惜模样:“这些年当真是苦了你,妹妹你有什么苦水便朝姐姐吐吧,姐姐都听着呢。”遂抖抖裙角的泥土,寻了块干净地,铺上绢帕,坐下细听。
      
      待她坐定,燕妫手上最后一笔也在同时落下。她轻轻吹走石碑上的灰,一个名字露出清晰的笔画——“唐时若”。她不疾不徐又扶起另一块石板,举头冲胞姐微一勾唇,笑得那杏衣女子不由的脊背微寒。
      
      燕妫开始刻第三块墓碑,第一笔便是一横,刻的是“燕妫”这个名字。一壁刻着,一壁缓缓开了口:“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的霁月阁,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母亲把她卖掉的那个晚上,她在生死之间结识了一个姑娘,那姑娘美丽善良,便唤作“唐时若”,乃是她此后十二年里过命的朋友。不幸的人有那么多,相比之下她们又是幸运的,至少在身入死地的时候,遇到了可以在危难之间携手并进的彼此,出人意料地挺过了那场要命的搏杀。谁也不曾想到,就是她们这两个看起来瘦弱的姑娘,在往后岁月中双双挤进霁月阁的天字行列,成为阁中翘楚。
      
      在暗无天日的过往里付出的血与泪,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伤得越重,活得越难,燕妫就越恨曾经——不过区区二两银子,母亲竟就把她卖了。到头来却还怪她不如姐姐嘴甜,不会讨钱要饭,迟早会拖累得母女三人一个都活不下去。大旱饥荒是天灾,卖女换粮是人祸,天灾可以原谅,人祸不可以。那时她才六岁,正是识人记事明白道理的年纪,一场背叛就这般深深扎根在心里,多少次午夜梦回夜半惊醒,她数着滴漏睁眼到天明。
      
      一年又一年,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死里逃生,终究还是拼命活到如今。十二年后的那场寒冬,在燕妫的记忆里是有生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如她这般身体铁打的也扛不住透骨冷意席卷全身,体肤上的旧伤被这么一冻总是万分的不舒坦,离了暖炉日子便分外难熬。可就在这的糟糕的天气里,唐时若愣是在外头滞留了长达半月方归。
      
      “你当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们小燕儿。”
      
      时若姗姗迟归,她的乏闷可算有人解了,燕妫笑盈盈地为时若满上热茶,双手捧到对方面前:“是么,我有什么事累得你非要在外头冻这么些日子。”
      
      唐时若心满意足地抱着杯盏暖身,可算是舒服了:“嗐,出趟任务竟叫我这瞎猫撞了死耗子呗。还以为那对腌臜母女早饿成白骨两具,没想到却叫她俩混得越发舒坦。”
      
      “哪对母女?”
      
      “还不就是你那个……”
      
      燕妫拿着茶勺的手腕不由一滞,啧,原来说的是母亲刘氏与她那个胞姐。许多年没有提起这她们了,到底是沉得住气的人,她只垂下眼眸安心烹茶:“年深岁久,早不知她们如今长什么模样了。”
      
      唐时若:“可怪不得我多事,你那个孪生姐姐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想认不出来都难。既认出来了,就断没有放过不问的道理。”说到此处停下哈哈笑,点点燕妫的鼻尖,“可相像归相像,人家长得比你白嫩,比你娇羞,日子比你过得顺心多了呢。”
      
      燕妫“叮铃”扔了茶勺,杏眼一瞪,佯作生气:“你是存心气我的不成!”
      
      “罢罢罢,可不敢。”唐时若笑呵呵地饮罢茶水,这才说起,在鹤鸣山附近的某个镇子遇到了燕姒。她便半是好奇,半是关心的,花了些心思好一番调查,弄清楚了那对母女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行吧,你只管说,我听着。”燕妫只垂眸煮茶,想不想听的不重要,倒是不可辜负时若一番心血。
      
      小炉上的水咕嘟沸腾着,溢出氤氲水雾,暖暖的很舒服。唐时若抱着茶盏,将前些日的见闻娓娓道来。
      
      原来,那刘氏母女当日拿了卖燕妫的二两银子后,忙不迭去弄了些米面来吃。哪知不仔细被周遭的饥民撞见,吃的和余下银两全都被夺了去。也算她们命不该绝,恰有一车队路过,车队中有一方姓男子不忍见母女俩惨遭欺凌,遂喊了伙计将二人救下。刘氏得救后,愿自卖入方家做个仆人,不求工钱,但求一口吃食。那方姓男子一时心软,又念及妻子多病,家中诸事与一双儿女无人照料,便将之带入家中安置,只令她洗衣做饭,工钱仍旧给她。
      
      一晃数年过去,那方姓男子生意做大已为一方富甲,人称方二老爷。这方二老爷的妻子却是个无福的,早早撒手人寰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刘氏岂能放过这天赐良机,硬是使尽百般手段趁虚而入。那方二老爷是个敦朴的,念她多年照料家事颇有经验,虽比不得年轻姑娘貌美,但风韵犹存算得上有几分姿色,纳为妾室没几年便将之扶正做了续弦。就这般的,刘氏苦尽甘来,自此过上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跟在身边的女儿也很快改姓了方。
      
      “谁知她蛇蝎心肠仍不满足,先是暗中替换药材致使方二老爷独子夭折,后原配女儿城郊踏青时被山贼凌|辱至死,也是她买通山贼所为。可怜那姓方的倒霉蛋浑然不知她这腌臜心思,恸哭几场后,反倒更珍惜刘氏母女,四处求医问药盼着刘氏为他再生一子传宗接代。”
      
      唐时若说起这些,言语间颇有几分愤懑在的。然燕妫听罢了故事,却只低低垂着眼眸,不紧不慢饮下热茶,并不见有何表态。其实这一晃眼都十几年了,听着她说这些,倒像是听别人的故事。彼此的生活已然在不同轨躅,虽然不忿,但从未想过再有瓜葛。况那是她的血亲,仇恨再怎么深,难不成还要替天行道宰了她们不成。
      
      唐时若也知她心中纠结,沉沉叹气,免不了有一番感慨:“如今天光晦暗世道艰辛,蛇蝎之人浩如烟海,有时候我便在想,倘若做个好人不争不抢,是否能够在这浑浊世道下保全此身。”
      
      燕妫笑,叩响桌案,指指放在手边的剑:“你我本就不是好人,又哪来的这些烦恼。”自入了霁月阁,行的是杀人越货刺探情报之事,可不敢说手底下没有冤魂。
      
      唐时若恍然一叹,跟着笑:“也是,都不是好人。”像她们这样的人,还配谈什么保全此身,谈什么好下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燕妫gui(一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