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救我

      她的怀抱来的突然且出乎意料,师泽猝不及防就被她抱了个结实。
      
      柔软馨香一下就从胸膛上传过来,汹涌而陌生。
      
      他似乎曾经感受过,但又陌生的厉害。
      
      有刻他竟然没有直接一把把人给甩开,他低头下来,正好对上她双眼。干净到纯粹,和那些魔宗内浑浊且充满了各种欲念的双眼完全不一样。
      
      眼眸清亮,可清澈见底,甚至他还能从她的眼睛上看出他的影子。
      
      他一下将她推开。
      
      不过他还是记得她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手上克制着力道。仅仅只是将她推离。
      
      “你做什么?”他问,神色里也带上了几分不悦,声线也压了下来。
      
      “谢谢你呀。”明枝被他推开,退后了几步之后站稳,她望着师泽,笑的格外纯洁无辜。
      
      她看他,见他又要开口,立刻道,“你是第一个替我治伤的。我当然要格外谢谢你,这样才能表达我的感谢之情啊。”
      
      她的一张嘴,简直能颠倒黑白。师泽看着她似乎在等着他开口,想来她也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在等着他。
      
      他唇瓣微启,“以后不要这样,小丫头片子年纪小,就不要学大人的做派了。”
      
      明枝原本准备的话一下落了个空,她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
      
      “我哪里小了!”
      
      “乳臭未干。”师泽留了这么一句话,见着她满脸怒气,恰到好处的笑了,掉头过去。“走了。”
      
      明枝在后面,她望着师泽风姿卓越的背影,他的腰是真的细。但绝对不是那种弱柳扶风的瘦弱。
      
      她小?
      
      明枝笑了笑,更了过去。
      
      于嘉看到明枝和师泽回来,迎过去,“两位道友,如何?”
      
      “那个是妖怪。”明枝道,“那个孩子被妖怪吃了,只剩下了张皮,妖物就藏在里头。用人的皮肉来遮掩自己的气息。”
      
      “可有什么发现?”师泽问。
      
      “这个村子不对劲。”于嘉道,“太干净了。这周围没有一丝一毫妖类的迹象。”
      
      这的确不对劲。妖类以人类和人类豢养的牲畜为食。不管是原形是食肉的兽类天真对肉食的渴望,还是那些草木生灵有了灵识可以幻化成的精怪,也渴望血肉的滋养。
      
      人多的镇子里头都会有那么几个妖,就更别说这种偏僻地方。而且之前那些小孩子也说家里的牛羊,甚至有那么几户人家里还丢了孩子,更不可能周遭半点妖的气息都没有。
      
      明枝悄悄靠近师泽,她伸手抓住师泽的衣袖往下拉了拉,小声道,“我怎么感觉这儿像是被圈养了?”
      
      师泽低头看了一眼她,小姑娘细细白白的手指轻轻的抓住他的衣袖,乌黑的眼睛巴巴的望着他。
      
      他看了一圈周围,这个村子的确是和平常那些村子没什么区别,村子里头的凡人干瘪瘦小,满脸麻木。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全都是麻木不仁的模样。
      
      “刚刚那个孩子,有人问吗?”师泽问于嘉,把自己的袖子作势要抽出来。
      
      他才一动作,少女就一动,直接放开,背脊挺得笔直的站在那里。
      
      清风抚袖,带动袖角摆动。两人隔着一段距离,泾渭分明,就好像什么关系都没有似得。
      
      “没有。”于嘉摇头。
      
      师泽打量四周,这情况若是让下面的那些弟子来,除非是经验丰富,要不然极大可能被当做什么都没有给忽略过去了。
      
      “今夜暂且在这里住下。”师泽道,他看向于嘉,“有劳道友。”
      
      师泽不喜和人有过多往来,更不喜那些吱吱哇哇吵吵闹闹的小孩。干脆将此事托付给于嘉。
      
      于嘉得了明枝的启发,从乾坤袋里拿出些许干粮。在这个地方,吃的远远比外面的钱要有用的多。
      
      很快就有人把自家多余空出来的屋舍给他们。
      
      农家里夜里没有什么可做的,油灯耗油,没几家能点的起。入夜之后也都收拾东西各自睡觉了。
      
      明枝被安排到一家已经空置了很久的农舍里。
      
      因为很久都没人住了,所以一股霉味。
      
      虽然有妇人给她收拾过,又铺了稻草,但明枝还是老大不习惯。
      
      这里的味道让她想起以前不怎么好的往事,她看了一眼师泽和于嘉住的屋子,三个人全都是分散开的。现在那两个人的屋子里也和村子里其他人一样都是乌漆嘛黑的。
      
      看了两眼,她觉得没意思,又回去躺着了。
      
      今天起了风,可能是要变天还是别的,天气也凉下来了。
      
      外面的风吹着外面的稻草屋顶呼啦啦的响,她停了一会,直接闭上了眼。
      
      在陌生的地方她无法入睡,就算疲劳至极,也不过是浅眠。
      
      轻微的脚步声混在风声里,从门口那里传进来,很轻很轻,几乎是踮脚一样。她躺在那里,双目微微睁开。
      
      今天并没有月光,黑布隆冬的。她躺在那里,看着一个短打男人向她走过来。
      
      男人看的出来是个庄稼汉,但是偏偏脚步轻的很轻。
      
      明枝躺在那里像是睡着了一样。那男的捻手捻脚靠近,突然一下猛地低头下来,嘴里狠狠的向她纤细的脖颈咬了过去!
      
      原本躺在那里,睡熟了的少女下刻伸手一把薅住那男人的头顶的头发,制住他往下啃咬的力道。
      
      薅住头发的力气极大,几乎可以撕裂头皮。
      
      可是那人不管从头顶上的剧痛和流下来的血,不管不顾的径直往她脖颈上咬。
      
      明枝加大了力道,一把把这男人掀开。
      
      男人咕咚咚砸在墙上,头皮已经被明枝刚才给撕裂,鲜血满头,他喉咙里咕噜两声,爬起来又往她扑过来。
      
      明枝刚才算是手下留情,那男人张着大嘴,又向着她咬过来。
      
      明枝一脚直接踹中了他的心窝,这次她没有什么手下留情,当即那男人心口处凹陷了下去。巨大的力道让他撞破了两扇门板,一路飞了几丈开外,重重的落到地上。
      
      人一落地,外面立即狗叫一片。
      
      原本乌黑的夜晚,亮起了火光,有了人声。
      
      明枝出去的时候,师泽已经在那里了,他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又回头看了一眼她。
      
      村人出来看到地上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有女人看到地上的尸首吓得尖叫。
      
      地上的尸首头皮整个被掀开了,头顶上血肉模糊,和毛发混在一起,血肉模糊,脸皮上也全都是血,几乎分辨不出本来面目。而胸口一块凹陷了下去。
      
      “杀人啦!!”有人看见这么凄惨的死法,忍不住嚎叫出声。
      
      村人一下拿起锄头镰刀等东西,点着火把,气势汹汹的站在明枝面前。
      
      明枝住的屋子的两块门板都掉了下去,明显是这男人半夜三更摸到了姑娘家住的地方,结果偷腥不成,反而被人杀了。
      
      这村子地处偏僻,平常村子里头的人都喜爱男孩,若是哪家媳妇生了女儿,一个两个还好,多了就拿去溺死。村子里头男多女少,外面的女人嫌弃这里穷,路又难走。也不愿意嫁过来,打光棍的男人不知道多少。看到年轻女人,就两眼发直。
      
      来村里借宿的三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也不敢去招惹。估摸地上这个是想女人想疯了,觉得三人里头最小的那个好欺负,没成想直接一脚踢在了铁板上。女人滋味没有尝到,反而直接被干死了。
      
      不过几下的功夫,村子里头的青壮就倾巢而出,手里提着各种农具。
      
      想要占人家姑娘便宜不成,反而被打死。说出去的确是他们理亏。但是这地方,从来没什么道理不道理的,只有谁家儿子多,谁就有道理。
      
      那三个人,两个女人,里头唯一一个男的,长得好看,身形瞧着也不怎么壮实。他们那么多人加在一块,说不定还有赢面。
      
      “我们好心好意的留你们过夜,没想到你们竟然杀人!”领头的男人长得一脸络腮胡,手里拿着镰刀指着师泽,“天底下哪有你们这样的人!”
      
      于嘉真人蹙眉,这样子根本就是贼喊捉贼。
      
      “你和那两个女的,都是同伙吧!”
      
      明枝冷眼看着,她瞥了一眼前面站着的师泽。
      
      “这一条人命,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领头的人大声一喝,其他的男人也跟着起哄。
      
      一时间,声浪滚滚。
      
      于嘉出身名门正派,对于这些毫无灵力的凡人并不想出手。还想要挽回一下。
      
      师泽却冷笑开口,“交代?死了就死了,你们还想要什么交代?”
      
      他嗓音低沉,清晰的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
      
      “他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有数。装模作样的,不嫌费劲么?”俊逸无双的青年说起来一笑,火光下他的笑容直入人心,双眸灿若寒星。
      
      明枝有些意外,她望着师泽的背影犹自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意思?”领头的男人凶神恶煞。
      
      师泽只是一笑,“什么意思,已经道清楚说明白了。死有余辜罢了。”
      
      “你凭什么说这话,爷爷先叫你这个小白脸去死!”说着,络腮胡子抡起手里的镰刀就往师泽头上砍过去。
      
      这小白脸生的一张好脸,穿着宽大衣裳,瞧着不是庄稼汉的壮硕身形。一下下去就能打死了。
      
      只要把这个唯一的男的给杀了,那么剩下来的两个女的,就是他们村子里的。
      
      师泽一扬袖,络腮胡只觉得一股重力重重的击打在身上,当着众人的面撞到了身后人的身上。那力道强势且不可挡,被撞的人也跟着一块飞出去。生生的在面前的人墙上开出了一条道。
      
      “凭我可以随时杀了你。”师泽说着看向其他人,“如何,现在还要来讨说法吗?”
      
      其他的人看的清楚,这个白衣青年只是扬袖一毁,人就飞出去了,根本连碰都没有碰到。
      
      吓得肝胆俱裂的人对着这个看似修长纤细的青年,齐齐向后退了几步。
      
      明枝噗嗤笑出来,她向他走了几步,才走几步,她脸色一凝。
      
      浓黑的夜色依然是那股化不开的黑,但是黑夜里却不复之前的那股静谧。沙沙的声响往这边蔓延过来。和那声音一块儿来的,还有一股妖气。
      
      “来了。”她看了一眼师泽。
      
      之前他们就怀疑这个村子的附近可能是有一个妖巢,平常藏起来,以这一带的村庄,还有过路人作为食物。
      
      并且会吸引一些不明真相的修仙门派弟子前来,然后也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黑夜里红点光缓缓出现,密密麻麻的看的人头皮发麻。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有些村人吓得惊慌失措,晕头转向里头,一头就撞上了这些逼过来的妖怪。然后直接被蜘蛛用蛛丝缠住,毛绒绒的腿正要刺入村人躯体注入毒液。剑气直接斩下。
      
      “想活命的话,就去东边。”师泽的声音在每个村人的耳边响起。
      
      村人们屁滚尿流的就往师泽所说的地方去,村子的东边就是一个装牲畜粪尿的地方。
      
      师泽抬剑在那里设下了一个结界,村人们躲在里头,粪尿的臭气和人的味道混在一起,在结界内格外的销魂。
      
      密密麻麻的妖物向明枝师泽于嘉三人冲来。
      
      那些东西多的厉害。一眼看去竟然都望不到头,师泽实力强悍,那些东西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但是那些东西源源不断扑上来。和他一样的,还有于嘉。
      
      竟然像是要拖住他们两个。
      
      师泽直接看向明枝,明枝方才站的地方和他并不近,不但不近,甚至还有些远。妖物冲过来的时候,她保持和他的距离。
      
      现在两人之间已经被妖物给隔断。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对方根本不是冲着他和于嘉来的,而是明枝!
      
      明枝这里攻势要比师泽和于嘉那里要猛烈几倍不止。师泽和于嘉那边被不断冲上来的妖物缠住,她这里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些妖物对她似乎是想要重伤活捉她。
      
      她迅速击杀想要冲到她跟前来的妖物。
      
      “你会无印法阵吗?”突然隔着众多的妖群,师泽的声音朗朗的闯入她的脑中。
      
      “我教你。”
      
      明枝照着脑中的法决,明亮的阵法迅速从她脚下荡开。
      
      那些想要靠近她的那些妖物尖啸着被法阵震出去,要么直接化作了虚无。
      
      法阵将她周身的妖魔扫荡一空,后面的妖魔想要靠近,却被法阵逼迫的完全不能靠近。
      
      下刻一道光亮从另外一处闪现。
      
      耀眼的白光迅速扫荡开来,
      
      明枝纵越到空中,并且支撑开结界。她低头就可以看到一片寒光迅速扫过,妖物被迅速冻住,下刻化作齑粉消散在空中。
      
      她盯着他的身影,维持结界。
      
      不过几息之间,天地重归宁静。
      
      明枝落到地上,看着四周的那些妖怪瞬间都没了影子,只有一些粉末在夜风中吹开。
      
      她站在那里,师泽正要开口,却见她脸上泛着不寻常的绯红,而且她捂住胸口,很不对劲。
      
      “你怎么了?”
      
      明枝向前踉跄了两步,师泽伸过来的手被她一把抓住,她直接把自己埋到他的双臂之间,靠在他的胸口,鼻尖扫过他胸前冰凉的鲛纱。
      
      她抬头轻泣,“你救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泽:我告诉你,你再占我便宜,你就完了!!
    明枝哎呀扑倒:人家脚崴了!~
    又被占便宜了
    感谢在2020-08-23 20:39:57~2020-08-24 20:45: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鱿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禾汪汪、鱿鱼 10瓶;Decamero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