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拥抱

      明枝下意识就答,“当然不是!”
      
      “只是觉得意外而已,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明枝脑子转的飞快,她还不想和滕兆一样,被师泽一剑抽飞,她见识过这老男人是怎么一把把她那个短命鬼师叔给轰得只剩下渣渣,连个人形都凑不出来。
      
      不打女人,在他那里不存在。
      
      “谈不上。”师泽过来,他看了看她脚下的那个之前意图困住她的那个阵法。
      
      那个妖怪一死,阵法还没有消失。除非实力足够强悍,要不然布下阵法的人一死,阵法失去灵力的支持,也会消失。
      
      阵法内想要拉扯师泽,但那些束缚对于师泽来说如同螳螂挡车不自量力。
      
      “你还没有那个本钱让我讨厌。”
      
      明枝想起之前师泽一路追过来,一定要把她抓到手的架势,只是意味深长的笑。
      
      之前她把自己的灵力给封起来,让她不管从哪里看都像是一个很是普通的凡人,最多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
      
      那孩子她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了,他指甲缝里的灰都已经完全干掉了。农家里的小孩是不会被爹娘当心肝宝贝养着的。不管男女,该干的活一样都不少。每天里放羊放牛捡柴,没有休息的时候。
      
      她看得出来,师泽自然也看的出来。没想到师泽一下就把人给轰了。
      
      “我也不是完全为了救你。”师泽看着明枝站在那里,看着她若有所思的神情,开口道,“毕竟这些东西藏得倒是隐蔽。竟然半点气息都没有泄漏。”
      
      “原本我想要留那东西一条命,看能不能问出什么呢?”明枝叹了口气,她蹲在师泽旁边,双手撑着脸。
      
      “那妖物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师泽伸手出去,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阵眼,他手指间冒出些许雷电,这个一直想要把他们都捆起来的阵法顿时就减弱了下去。
      
      “这些东西,其实和牲畜野兽也并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它们会说话。也会骗人的伎俩。可是真的说白了,它们头脑空空,什么都问不出来。”
      
      “也罢,你年纪小,不知道看不出,也合情理。”
      
      “我小?”明枝笑了,她抬头看向师泽,“我小吗?”
      
      这话里有话,话外有音。
      
      师泽脸色沉下来,“你这话里什么意思?”
      
      “我说你觉得我小吗?”
      
      意思不挑明,怎么理解她都能把话给圆回来。
      
      “其实妖类就算和野兽一样,也是可以从它们的嘴里抠出一点的。”
      
      师泽意味不明的笑了下,他抬眼起来,“我很久以前也见过有人像你这么想过,但是他们死了。”
      
      明枝抱住膝盖,她感觉到明显减弱了的法阵。
      
      “你这是在担心我嘛?”她开口。
      
      师泽看过来,他脸上的笑容微凝,又垂眼看手下的阵法,“你想多了。”
      
      “生死有命,你若是不知死活,那也没办法。”
      
      “那你还是担心我的。”明枝捧着脸,她眼角的余光瞥着那边摇动的枝叶,“谢谢仙君了呀。”
      
      说着下刻地上的藤条顿时就向他们刺来。
      
      明枝腾挪跳转,手里的灵刃直接砍断左右的藤条。
      
      她没那么多的耐性和这些东西久斗,她直接几道火刃出去,只不过不知道她是存心还是失误,火刃贴着前面师泽的衣袂擦了过去,师泽侧头过去看她。
      
      明枝笑的很是无辜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火焰从藤条上一路蔓延下去。烈火熊熊,霎时间,一路蔓延下去,不过还是有藤蔓飞上来,更加密密麻麻的向他们袭来,明枝敏捷的躲闪,她没有向师泽靠近求援,不但没有,反而趁机拉开和他的距离。
      
      空中有细微的声响,几只细小的藤条径直向她扑来,她左右闪躲,手臂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
      
      她心里咯噔一下。低头一看,果然见着手背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此刻一道藤条贴着她的擦过,没有伤到她,但是却擦着她手背上那串血珠过去。
      
      血珠诡异的被那藤条给吸走了,而后下刻整个藤条都壮大了几倍。
      
      “过来。”
      
      师泽拉着她一把后退,然后千方剑影直接从他剑下召唤而出,往下直扑而去,没多时,藤条化为齑粉。
      
      师泽回头过来,见着明枝脸色惨白,他低头看见她手背上的那道口子。去持她那只受伤了的手,明枝猛地向后跳开,躲开他的触碰,面露警惕的退后了几步。
      
      师泽的手在空中,修长的手指动了下。
      
      他看着明枝想要把手背上的伤口愈合,“伤口上的浊气还没有除掉,贸然愈合的话,到时候伤口会再次裂开,并且浊气会令你伤势加重。”
      
      他说着回头,那一团藤条被剑气砍得七零八落,他手打剑指,抚过长剑剑身,一道更为强劲霸道的剑气直接贯冲而下。泥土整个都深深的翻了出来,直接摧毁藤条的根系。
      
      原本还垂死挣扎着想要复活的藤条彻底的被剑气碾作了碎块,此刻正好到了中午,天地之间的阳气遽然到达顶峰,那些碎块在阳气和日光的曝晒下,很快就化作了一团恶臭的腐水。
      
      师泽驱动剑气,把那些被腐水侵染过的土地铲翻集聚在一处,免得再殃及其他干净土壤。
      
      处理完这一切,师泽回头就看到明枝正在愈合她手背上的伤口。
      
      他径直打断她的结印,中断她的施术。
      
      “我方才的话是没听清楚吗?”师泽问。
      
      明枝捂住伤口,心脏跳得飞快,脸上却还在笑,“怎么会呢,仙君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是放在心上的。”
      
      话语里不自觉的用上了媚术。
      
      她在的隐月宗本来就是魔门,门下弟子自然也不是学的什么正经东西,她也是有什么学什么,也不管什么正经不正经。
      
      只不过学了暂时不用,丢在那里压着。
      
      现在她紧张之下,全数用了出来。
      
      原本就妍丽动人的眉眼里浮现了勾人的媚意。
      
      “这个东西就不麻烦仙君了。”
      
      声线里丝丝绕绕,如同有钩子一样,直接勾住人的心。
      
      “收了媚术,如果你不想和那个小子一样的话,就把媚术给收了。”
      
      明枝脸上笑容微僵,她听得出来,师泽不是和她开玩笑,她把媚术给收起来。
      
      “手。”
      
      师泽小会都没有见到她把手伸出来,“你似乎很怕流血?”
      
      “谁不怕呀?”明枝回了一句。
      
      “把手伸出来,我没有那么多时辰陪你来胡闹。”说着他似乎完全失去了耐心,他直接伸手去拉她的手。
      
      明枝哪里会让他得逞,和他动手起来,师泽点住她几处经脉,趁着她手臂麻痹不能动作的时候,径直把她的手拉出来。
      
      明枝心跳在瞬间冲到了最高峰。
      
      手背上的伤口此刻已经愈合了小部分,但是血还是从伤口里渗出来。她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
      
      “忍着。”
      
      师泽说了这话,他直接并拢两指,放在她的伤口上,为她除去浊气。刚才那藤条表面附有浊气,若是被这东西所伤,伤口上的浊气不除掉的话,以后有的难受的时候。
      
      伤口被硬生生撕扯开的疼痛传来。
      
      明枝脸色惨白,身体细细的颤抖,师泽察觉到她此刻的恐惧,还有恐惧下暗藏的杀意。
      
      “你想杀了我?”他一面替她清除她伤口的浊气,一面开口问道。
      
      这次话语里没有开始时候的怒意。
      
      明枝的杀意藏的很深,换旁人来,只会觉得她只是在害怕警惕,师泽却一眼看了出来。
      
      “我就算想,也动不了手。”明枝见着殷红的血从伤口再次迸出。
      
      心跳再度飙了上去,恐惧和暗藏其下的杀意也一同到了顶峰。
      
      师泽毫不客气的嗤笑,“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他长得很好看,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好看,眼眸微眯,眼睛下的卧蚕也格外分明。可明枝没有半点欣赏的意思,全部的心思都在自己的伤口上。
      
      血带着浊气的黑,从伤口流淌出来,低落在地上。
      
      她不说话,师泽也不强迫她,其实师泽也不是什么特别喜欢交谈的人。他不但不怎么喜欢,相反还挺讨厌人聒噪。
      
      他干净利落的替她把浊气清除,才替她愈合伤口。
      
      伤口愈合的很干净彻底,愈合之后,除却表面上的那凝固的血迹之外,看不出半点受伤的痕迹。
      
      从始至终,除了治伤之外,他并没有对她做其他的事。
      
      伤口愈合之后,他径直放下她的手来。
      
      “自己擦干净。”
      
      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开。
      
      明枝伸手一擦,血迹被擦掉,下面是完好光洁的皮肤。
      
      倒还真的是个正人君子。至少现在看起来是的。
      
      她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仙君。”
      
      少女略带稚嫩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师泽回身回去,“怎……”
      
      他话语未落,带着馨香的娇软躯体一下投入他的怀里。
      
      如云柔软,带着浅浅的,恰到好处的馨香从怀中的躯体上传过来。她双手径直抱住他的腰,她喜欢他的腰,双手抱上去可以感受到那里的纤细有力。
      
      “谢谢你。仙君。”她整个人都投入他的怀里,“在你之前,没有人为我疗伤。”
      
      “没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泽:说!你是不是故意占我便宜!
    明枝:我这是表达感谢!老男人能不能心胸宽阔点!哎呀,这腰真细真好抱。感谢在2020-08-22 20:37:50~2020-08-23 20:3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陵阳 20瓶;。存在 3瓶;早安、禾汪汪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