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吓

      “所以你希望你不孕不育?”明枝问。
      
      她嘴里问着,看向师泽的眼神都透着一股诡异的古怪。
      
      “……”师泽冷冷瞥她一眼。这丫头一条舌头一张嘴,上下一碰,就说出让人难以招架的话来。
      
      他直接回头离开,明枝在后面跟着,“要是我真怀了呢?”
      
      “你把手伸出来。”师泽突然停下来,
      
      明枝乖乖巧巧的一抬手,“不过我听说,要是日子太早了。会查不出来的耶?”
      
      师泽的手正要搭在她腕子上,听见她这话,突然抬眼起来。
      
      “你嘴上能不能安静一会?”
      
      “为什么呀?”明枝脸颊都稍稍鼓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人长着舌头和嘴,不就是用来吃饭说话的嘛,你已经不爱说话了,要是我还闭嘴不说话,那不就是两个哑巴了?”
      
      “还是说你希望我生个像你的小哑巴?”
      
      她一串话简直和鞭炮似得,霹雳啪啦完全不带消停的,师泽千百年里见过的人不少,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识过。面前小姑娘这样的,还真让他少见。
      
      “你没怀孕。”师泽把手放下来,“怀孕早的,凡人的大夫的确摸不出来,但是用灵力在你体内探一遍什么都清楚了。”
      
      “刚才你那些话,若是让我再听到……”
      
      “是不是你太虚了?”明枝没等师泽把话说完,突然来了一句。
      
      师泽被她这一下打岔,他蹙眉看向她,突然之间还有些未能反应,“什么?”
      
      千年的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北阳山门内更是门规森严,那些男女之间的东西在其他师兄师姐的联手下,也根本到不了他的跟前。
      
      明枝说起这些,他一时半会竟然也没能立刻反应。
      
      “听说男人年纪大了,就会虚。”明枝满脸正经的和他说这个,“就是撒下的种子长不出庄稼来。”
      
      明枝说着,上下打量一番师泽,“虽然从外表上瞧不出来,但是你年纪应该也蛮大的吧?年纪大的男人这上面都有点难言之隐。而且子嗣也艰难。种子撒下去了,也没开花结果。”
      
      她说着,满脸诚恳的望着师泽,“恭喜仙君,如君所愿,您,不孕不育了。”
      
      师泽额角青筋爆出,呼吸都瞬间急促了些。
      
      明枝还故意满脸奇怪,她左看看右瞧瞧,“怎么了?仙君生气了吗?”
      
      她一下抬头,直接迎着师泽几乎要杀人的眼神看过去。大大的眼里有大大的迷惑。
      
      “仙君如愿以偿了,为什么还要生气呢?”
      
      这个瘪吃的师泽千百年来前所未有。只要她在自己跟前,千年里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全都来了一遍。面前这个小丫头简直就是过来专门克他的。
      
      “难道……”她声音又低下来,一下满脸的恍然大悟。
      
      师泽下意识就觉得不好,“你想说什么。”
      
      “难道仙君其实还是有一颗慈父的心,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是最诚实的吗?”
      
      师泽额头的青筋暴出的更厉害。
      
      他深深浅浅的呼吸着,明枝察觉到他的怒火,顿时害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仙君您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好可怕?”
      
      “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她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很是不解。
      
      “你别生气呀,我年纪还小,不懂事,要是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仙君直接和我说就是了,不要生气,仙君一生气,我就好害怕。”
      
      她说着,竟然还真的当着师泽的面哽咽抽泣了两声,泪水马上就要从眼里掉出来了。
      
      这小丫头,装起可怜来,也是个中翘楚。她看着他不停的抽噎,一双水洗过的眼睛怯怯的望着他。
      
      “你现在给我装这幅可怜模样,又有什么用?”
      
      “可还是要装的呀。”明枝抬手一抹,泪水还真的掉下来了。
      
      师泽没见过她这样的,他见过的正道女弟子不敢往他跟前凑,就算和他说话,不是躲躲闪闪,就是直接一口气把话说话,全都不敢在他跟前久呆。魔道妖女倒是有想要往他跟前凑的,不过最后都后悔靠过来了。可面前这个丫头,明知故犯。
      
      “我该夸你不知死活么?”师泽脸上的怒意一下就冷了。
      
      明枝带着脸上的泪,“多谢仙君夸奖。”
      
      师泽“……”
      
      他一抬手,“如果你现在还想活下去,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师泽的话语里可听出压抑的火气。
      
      “是!”明枝也不含糊,直接掉头一路小跑跑掉了。
      
      明枝一路跑出来,一头撞上回来的滕兆。
      
      两人一头撞上,滕兆手疾眼快,立即扶住她的胳膊,让她站稳了,“阿枝姑娘。”
      
      滕兆其实是个好少年,古道热肠,为人仗义。人是冲动了点,不过全都是好心。
      
      “怎么了?”滕兆见她慌慌张张的,不由得问道。这客栈里都有师尊坐镇,他自觉内外如同铁桶一般,不可能有差错。
      
      “没什么。”
      
      滕兆想起什么,“是不是那位前辈?”
      
      明枝冲他笑了笑算是回应。
      
      滕兆皱眉,“还真的是?”
      
      师泽平日不和滕兆等弟子来往,就算是于嘉,他也不见的会有许多耐心。滕兆上回误会师泽,脸上被师泽用剑抽了一下。
      
      他的确是误会了,但对师泽还是有几分的戒心。
      
      “那位前辈性格孤僻,举止古怪。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他也从未向旁人透露过分毫。”滕兆说着眉头蹙起,他看向面前的明枝,“你和那位前辈是怎么有这样的误会的?”
      
      明枝很是无辜,“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哪里和他要追的那个人很像吧。”
      
      “这人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有时候认错人,做错事也很正常呀。”明枝没有半点愧疚的,直接把所有的事儿都往师泽身上推就成了。
      
      “若是有事的话,可以找师尊。”滕兆说着又道,“若是阿枝姑娘信得过的话,也可以找我。”
      
      明枝嗯嗯几声,她毫不吝啬的对滕兆露出个笑容,“放心,要是我有麻烦,一定来找你。”
      
      “毕竟我们也算是同患难的人嘛。”明枝说话,开口就来,她轻轻拍了滕兆两下肩膀。
      
      滕兆也对明枝笑,“阿枝姑娘是我和师弟师妹的恩人之一。若不是阿枝姑娘,恐怕我现在还不知道人在哪里。”
      
      其实明枝当时还真的没多少救人的意思,只是当时情况如此。当然她也不会同滕兆说实话就是。
      
      “对了,阿秋姑娘的伤也快好的差不多了。”明枝道。
      
      “多谢姑娘。”滕兆说着,想起什么,“阿枝姑娘居所在哪里,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哪日我亲自登门道谢。”
      
      “居无定所。”明枝随口一句,对上滕兆吃惊的目光,谎话说的顺溜“我以天地为家,没什么固定的去处,没有师父,也没有父母。”
      
      滕兆面露惊讶,而后满脸愧疚,“对不起。”
      “没什么。”明枝摆了摆手,她丝毫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的意思,“其实呢,那天真的不算什么,将来说不定,我会比现在更厉害呢。”
      
      她说着冲他一笑。
      
      第二日清晨,于嘉师泽,还有明枝一块儿前去查探。
      
      滕兆是在他们出发的时候才知道的,惊讶的很,“师尊,让阿枝姑娘去,会不会有危险?”
      
      明枝的年岁在于嘉看来的确是有些稚嫩了,在北极山这个年岁根本不到下山游历的时候,还在门内跟着师父师兄学招数。
      
      “阿枝姑娘。”于嘉才开口。
      
      师泽却开口道,“跟着去吧,免得一道在这里无事可做,跟着人道人长短。”
      
      明枝一愣,反应过来,是昨夜里她和滕兆说的师泽老糊涂了不知道怎么被他知道了。
      
      “我和两位一起去。”她说着,往师泽那边靠了点,眨眨眼睛。
      
      “……”
      
      他无声的注视她。
      
      “跟在仙君身边,觉得好有安全感,暖暖的很贴心。”
      
      师泽眉梢扬了下,他抬头不搭理她。
      
      明枝对他的冷淡也不放在心上。
      
      路上师泽和她保持一定距离,也不和她说话,冷漠的,如同他们两个半点牵扯都没有,就是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一般。
      
      十几里外几乎是一片山头,坐在法器上,往下一看,除了山头,还有附近几个村子之外,是看不到别的。
      
      选了个落脚处落下,四周都是一片一片的丛林。
      
      妖物们绝大多数都是从兽类或者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吸收了日月精华又或者别的,开了灵识,有了意识。有些就喜欢专门找远离人烟的地方。
      
      隐月宗作为魔门妖道,其实也和那些妖类互通往来,她多少见识到了一些。
      
      “没什么妖气。”明枝说着抬头,这个时候,一阵山风呼啸着刮过,“不过这里就算有什么,恐怕痕迹也要被风给吹没了。”
      
      这里的地形复杂,风力巨大,容易把一些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给吹的半点都不剩下。
      
      她又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
      
      那边的于嘉和师泽也是一样。
      
      于嘉对师泽还有明枝看了一眼,“不如我们去附近的村庄问一问。”
      
      附近的村庄,瞧着也是凋零的很。几个老人坐在村头,看着进村的陌生人。花白的头发在风里乱吹,眼睛浑浊蒙着一层白翳。
      
      于嘉问了村头的老人。不知道老人们是不是年纪太大,他们对于嘉的问话没什么反应,痴痴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和一块石头一般。
      
      明枝左右打量,见着师泽走到一个小孩面前,师泽低头看着那个孩子。
      
      孩子正在干活,被他那么一看,师泽正要开口说话,面前那小孩,满脸恐惧,哇的一声直接撒腿就跑,似乎在他跟前多呆一刻,面前人那张俊逸的脸上都要变出一张血盆大口把他给吞了。
      
      师泽站在那里,看着孩子一路逃远。
      
      “看来小孩子还真的怕仙君。”明枝在后面笑,“果然仙君希望自己不孕不育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师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枝:所以你不孕不育咯?
    师泽:住口!!!!!感谢在2020-08-20 20:30:36~2020-08-21 20:48: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禾汪汪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介婕 2瓶;禾汪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