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仙君之后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外

      今天是明枝跟着宗门里前辈出来搞事的第一天。
      
      魔门之中,新出来的弟子,会跟着前辈们去搞事,至于搞什么事,怎么搞事。那都是听前辈的调遣。
      
      明枝跟在前辈的身后,感知四周的环境。心里暗暗记住,这片的地形。
      
      “待会到了地方,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娇滴滴的声量从浓黑的夜色里传来,“我不说话,你就得呆在那里不准动。要是你敢有半点小心思,我就把你的小腿活活的给剥下肉来。就像上次你和那小崽子看到的一样。”
      
      这次带她的前辈是个容貌妖冶的女人,一把娇滴滴的嗓音混着一股不甚分明的胭脂气,顺着夜风吹过来。
      
      明枝知道前辈说的是什么,宗门里有个弟子因为不从前辈的调遣,被当着一众弟子的面,活生生的把小腿的肉给剐了,最后只剩下一段腿骨。
      
      这么做,是杀鸡儆猴。
      
      “知道了。”明枝轻快的答道。
      
      今天的夜色浓厚,伸手不见五指,但明枝不动用灵力依然能感觉到人就在自己面前,甚至在黑暗里描绘出前辈那前凸后翘的身段。
      
      夜色里传来一声轻笑。
      
      而后下刻一只手径直扣在她的脖颈上,猛地加大了力气,明枝的呼吸一下断了。
      
      巨大的窒息感涌上面庞,充斥头脑。不过她并没有立刻掐诀让浑身灵力调动起来。
      
      “师叔,您这是做什么呢?”少女娇俏的话语在夜色里格外空灵,带着一股别样的俏皮,似乎完全没有把脖子上掐着的手放在心上。
      
      紧接着带着一股脂粉味儿的呼吸喷涌在脸上。
      
      而后一股尖锐的痛楚从她脖颈处钻入到皮肤里,那股痛楚伴随着凉意直达心底,冰凉刺骨。
      
      “我知道你不爱听话,”女人带笑的话语从对面传来,带着一股谈笑也似的口吻,“所以先给你下个牵心引,免得你到时候不乖乖听话。”
      
      “你最好也别给我有什么小心思。”
      
      说着脖子上的手一松,那股窒息感也随着手掌的放开而消失。
      
      明枝只是捂着刚刚被女人掐过的喉咙,整个人都沉浸在夜色里。
      
      她在夜色里盯着前面那道身影,唇角微勾,小会之后眼睛又抬起来,“说什么呢,弟子对师叔可是从来没有过任何不恭敬呀。”
      
      声音里十足的委屈。
      
      女人听了嗤笑一声,直接纵身就往前面奔去。
      
      明枝在后跟上。
      
      她们隐蔽了自己的身形,在夜色里已经到了北阳山下。
      
      北阳山这一片地方地处天下灵脉正中,天下清气汇聚其中,也是修仙门派里数一数二的名门。
      
      “去带路。”女人道。
      
      明枝天生的五感敏锐,北阳山一带灵气充沛,四周布满了各种妖兽,而北阳山也布下大阵,大阵以内,但凡生灵,灵力统统全都被压制住。如果强行使用灵力,就会立即被大阵察觉,守阵弟子就会前来剿灭异端。
      
      阵内还有时时刻刻巡逻的弟子,想要在不动用灵力的状况下完全躲开这群人,除非五识十分敏锐如妖,要不然被逮住只是时间的问题。
      
      明枝可以不凭借灵力来探察人的行踪,只要在方圆一里之内,哪怕不动用半点灵力,她也能查探到人在何处,甚至往哪里的方向,她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明枝在前袒露,女人在后面跟着。
      
      她被下了牵心引,种了牵心引的人,必须得听施术者的话,说什么就做什么。除非施术者死了。
      
      “前面有二十个人往这里走过来,”明枝开口。
      
      女人一听,立刻躲了起来,果然见着一群着紫白弟子服的弟子往这边来。
      
      等到那群弟子走过去之后,女人推了一把明枝,把她推出去。
      
      如此躲过了好几拨巡查弟子,最后一次,只是来了三四个人。
      
      明枝见着女人一下飞出去,干净利落的抹了这几个弟子的脖子。这个地方都不能用灵力,不能用灵力的修士,其实也不过是和常人没区别。
      
      明枝瞧见女人一把洒出药粉,将血腥味遮掩的干干净净,然后剥了其中两个人的衣裳,直接丢给她,“换上。”
      
      明枝瞧见衣服里头的蓝色流苏,知道这是内门弟子的标识。
      
      门派内外门弟子和门内弟子泾渭分明,在门内可去的地方都不同。想必刚才女人也就是看见了这几个弟子腰下的挂着的内门弟子标识,所以才动手杀人。
      
      换好衣服,明枝见着女人把尸首给化了。
      
      明枝继续往前面带路。
      
      后面的也有弟子过来,这片地方直通山门,会有许许多多的妖魔鬼怪以及像她们这样的邪魔外道盯着,每逢两个时辰,就会有好几拨的弟子过来巡逻。
      
      那些外门弟子也认不出来她们有什么不对,见着面的时候,竟然还和她们点头示意。
      
      北阳山弟子众多,弟子们很多都互相不认识,山门处的守门弟子对了腰牌之后,放她们进去了。
      
      入了山门,女人就走到了她的前面。
      
      明枝跟在她的身后,明枝感受到北阳山内的处处大阵。她眼神微妙的看了前面的人一眼。
      
      ‘师叔,我们来这儿做什么?’明枝密音前面的女人。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明枝扬扬眉,乖乖巧巧的跟在后面。心下有一股难以压下的兴奋涌上来。
      
      北阳山地处天下清气所钟之地,传说这里的法宝和天灵地宝不计其数。天底下的修士没几个不对北阳山的那些东西垂涎三尺的。只不过名门正派的人没有那个实力,也找不着北阳山的错处。至于魔门,就根本进不来。
      
      北阳山山门之外的大阵就极其强悍,除非是明枝这种天赋异能,可以在完全不动用灵力就能避开所有人,要不然就是有去无回。
      
      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过来,一定打的主意不小。
      
      明枝舌尖微微探出,轻轻的舔了舔唇,兴奋的盯着面前的人。
      
      她的确很乖巧,在所谓的师叔要她闭嘴之后,她也就真的乖乖的跟在师叔的身后,一言不发。
      
      如果忽略掉她那双冒着绿光的眼睛的话。
      
      “你来了。”前面一个弟子看见走过来的女人,脸上露出了痴迷的笑容。
      
      女人走过去,“我来了。”
      
      “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今日是朔月,衡云君的住所之外法阵松动。”
      
      “那东西呢?”女人娇滴滴的问。
      
      “自然也照着你的吩咐,加进去了。”
      
      那个男弟子近乎痴迷的望着面前女人的面庞,“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事后你答应我好不好?”
      
      明枝看着女人笑了一声好啊,然而还没等那男弟子高兴那么一下,一只利爪就从胸口处穿背而出。
      
      利爪里头抓着的心脏还在一鼓一鼓的跳动。
      
      “你说你把你的心给我,这话也算数呀。”女人笑眯眯的抽回自己的手。
      
      明枝瞧着那痴心弟子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直接倒在地上。
      
      “师叔的目的是衡云君?”明枝问。
      
      “怎么?怕了?”女人清理掉地上的尸首和手上的血迹,回头过来看明枝。
      
      明枝知道北阳山的衡云君,北阳山的衡云君成名已有千年之久。传说他并非凡人肉胎,北阳山的开山祖师爷发现他的时候,是见着一个婴孩挂着北阳山的神木上,北阳山的神木传闻是天界一颗神木种落在此处,借助天地至精至纯的清气生长。
      
      不过下界的清气再如何至精至纯,也比不过上界。所以这神木再如何长,也并不茂盛,甚至枝条都很纤细,枝叶上只有那么几片叶子。
      
      婴孩就这么挂在纤细的枝条上,周身清气缭绕。北阳道人大为奇异,收养了这个孩子。
      
      这个弟子天生天养,在修炼一事上,天赋惊人。年纪轻轻,修为几乎仅仅次于师父。
      
      后面北阳道人在北阳山开山立派,这个弟子也曾经他手下的最主要助力之一。、
      
      再后来北阳道人坐化,掌门之位由其大弟子继承,而这个弟子号为衡云君。成为北阳山中流砥柱。
      
      传说衡云君有呼风唤雨削山成地之能。甚至三千年前,独闯魔界,如入无人之境。
      
      不过这些都是明枝从旁人嘴里听过来的,至于真人是个什么样,她也不知道。
      
      “怕了。”明枝干净利落道。
      
      “师叔,我只是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小孩子呀。”明枝说着,两只眼睛也跟着她这话泪眼盈盈起来。
      
      这模样看的面前的女人很是不屑,她掉头过去,往前面走不搭理她了。
      
      越是往里头走,就感受到越是不平静的灵气。里头的阵法虽然依然平静,可若是仔细觉察,会发现维持阵法的灵力极其不稳定,时强时弱。突然,阵法中的灵力冲荡直上,阵法的力量立刻增强,女人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撞上背后的明枝。
      
      她一把拉住明枝,长长的鲜红指甲刺入明枝的皮肉中,腥甜的血珠从刺破的皮肉里冒出来。
      
      明枝跟随者拉扯住自己的力道往前走,她脸上满是害怕,但心里却是在飞快的打起了算盘。
      
      她是不能白白的来这么一趟的,一定要给自己弄点好处。才不枉自己这一趟吃的苦头。
      
      她被身后的师叔推在身前,俨然是当做了盾牌。
      
      法阵似乎察觉到外人的侵入。顿时法阵中的灵力徒然增强,那凛冽的灵力倏然凛冽,如同利刃向着闯入者劈来。
      
      明枝年少,修为入一重境,将入二重境。这股灵力过于强势,且杀气泠泠,明枝下意识想躲,结果自己被背后的师叔提着。
      
      她正准备调起所有修为灵力来抵挡的时候,那股锋利见血的灵力到了她的跟前,倏然消失。
      
      “消失了。”明枝放下结起灵障的手道。
      
      躲在她身后的师叔出来,嗤笑,“果然那傻子照着我的话做了。把药给他服了下去。”
      
      说着,她径直就往前走,明枝见状也跟上。法阵没了灵力加持,原本流转的淡金真言霎时就暗淡了下来。
      
      女人到了一处阁楼外,朔月之夜什么都看不见。她张手点了灵火照明,让明枝走在前面。
      
      阁楼修建的很是朴素简单,推门而入,只有一股冰凉浅香。
      
      到了屋子里头,女人才完全放松下来,“你在这儿,我出来之前你不许离开。”
      
      明枝道是,见着那女人直接没入到阁楼之上。她进入阁楼的时候,同时一层结界展开。把明枝隔绝在外。
      
      明枝左右看了看,取出一双天蚕手套戴上,而后就在四周开始翻箱倒柜。
      
      大老远的过来,不能空着手回去,尤其这是传说中衡云君的地方,能摸回去什么那都是她的胜利。
      
      然而她的手才碰到一只盒子,突然一股尖啸从结界内传来,结界也立即四分五裂。
      
      阁楼内没有点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明枝在黑暗里却见着一团东西滚了出来。她敏捷的躲开,那一团滚着的东西摊开,吐了一口血。
      
      “师叔?”明枝不用灵火,照样可以看到刚才对她耻高气扬的女人,此刻遍体血迹,最重的一道伤口从肩膀往下到腹部,长长的一道,深可见骨。鲜血趵趵的流出来。
      
      “过来!伸手!”女人尖叫。
      
      牵心引发挥作用,明枝过来,乖乖的伸出了手臂,女人一口咬了上去,鲜血从她的唇边溢出,她近乎是贪婪吮吸少女的血液。鲜血下喉,身上的伤口诡异的渐渐愈合。
      
      明枝看着咬住自己手臂的女人,鬼魅的扬起一抹笑。
      
      下刻一声巨响从前方爆开,女人立即想要抓住明枝丢过去,就和刚才来的时候一样。然而她还没动,身后的少女却一下化指为爪,立即扣住她的后脖子,将她一下提了起来。
      
      少女的笑容在黑暗里不可见,却能听到她嗜血的轻笑。
      
      牵心引发挥作用是要施术者说话,那就让人完全说不了话就行了。
      
      明枝微笑。
      
      骨爪更用了一点力,扣紧手里的喉管,让人发不出一点声响。
      
      而后径直直接丢向对面灵力袭来的方向。
      
      对面的那人是真的下定决心置人于死地。明枝把人丢过去,女人撞在那团剑影上,当即四分五裂。
      
      鲜血当即淋漓了满屋子。
      
      明枝敏捷的躲开洒下来的血雨,她抬袖盖住了鼻子。另外一只手抬起,袖中暗影若隐若现,并且有丝丝声响。
      
      剑影撕裂了女人,似乎有继续砍劈的势头,然而下刻剑影凭空消失,一个人影滚倒在地上。
      
      明枝可不凭借灵力,直接黑暗视物。
      
      她见到几十步开外躺着一个人影。她浑身紧绷,可是过了小会,也不见地上的人有半点起来的意思,明枝大着胆子过去。
      
      一个年轻的白衣男人躺在地上,乌发几乎覆在他的脸上,叫她看不清他的面容。
      
      但是明枝能够听到从乌发下传来的细腻的喘息。
      
      喘息轻微,在静谧的室内越发的清晰动人。
      
      明枝听到这诡异的喘息,停下了脚步。
      
      她定神去看地上的男人,清瘦修长的手指抠抓在地上,手背上青筋并露。喘息里带上了些许嘶哑,原本趴在那里的人突然抬头,乌黑柔顺的发丝随着他突然的动作滑落,露出俊秀却凛冽的眉眼。
      
      而后那喘息似乎更急促了些。
      
      明枝挑了挑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啦啦啦啦啦啦啦~~!!!
    预收文《来呀,互绿啊!》求收藏
    霖月穿了,在系统的摁头下,对着自家表哥追逐不停,舔狗不止。
    最后在大婚的那天,自家表哥的真爱亲自砸场子,当着几百号人的面说她心肠歹毒,不能娶她。
    受了她诸多好处,连命都是她救的表哥满脸正气浩荡,指着她鼻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然后下刻这个对他百依百顺,舔狗不止的表妹,直接一把抡起他,大风车呼呼转直接和真爱的头来爱的碰撞,瞬间牙飞鼻歪。
    系统:错了!你应该和女主据理力争,对男主痛哭流涕,求他留下!
    霖月微笑:好啊,再来一次。
    当霖月当着人的面,将女主曾经视作最后的栖息地的男子压在墙壁上啃的时候。
    男主:我被绿了?
    女主:我被绿了?
    霖月笑:你绿我来,我绿你。礼尚往来,有来有往。
    系统:谁把这个杀千刀找来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