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替死鬼

作者:小淘气好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高中时代,恋爱向来是被抵制的。像是花儿在不该开放的季节提前开放了,美得不合群。人们不愿承认它的美,反倒想看它在严酷的环境里凋谢。自从陈诺的妈妈找过班主任,班里的座位就进行了调换。白丹和陈诺的座位换到了对角线的两个顶点。上课的时候,她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他的后脑勺。不仅如此,他上学、放学都开始有人接送。有时候她想找他说说话,看到的却是他远远的背影。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却像一条银河,把两人分隔在两个世界。
      两人几乎没时间再独处。
      唯一的说话机会,是偶尔他换座位到她后面。这是两人不服气地商量好的。每到周一那节班主任要开会、老师也不大管事的数学课,他都会换座位到她后面,和她说些有的没的:老师这件衬衫多久没洗了、老师裤袋里那卷卫生纸露出来了、老师的脑袋就像黑板上画的那个圆锥体……眼看老师不时抬眼往这边看,她往后靠,小声地说:“别说了,老师会看到的。”
      “不会的,他眼睛那么小。”
      “可是,他真的总是往这边看……”
      两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得起劲,老师忽然拍了一下讲台,“你们两个,”老师用粉笔指了指他们,“上来,把这两道题解了。”教室里安静得可怕,所有同学都跟随老师的视线看过来。两人硬着头皮走上讲台。她看着面前那道立体几何题,毫无头绪。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身边的他“刷刷”画了几条辅助线,解完了题,被老师催促着下了讲台。她握住粉笔的指尖微微颤抖……她还只写了一个解字。
      后来,她被下令在讲台旁边罚站。下课了,同学三五成群地路过,不时有人投来看好戏的目光。昏暗中,她微低着头,表情模糊不清。他走过去,扯了一下她的马尾辫。见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有些不知所措:“丹丹,我……”
      “别说了,”她睫毛颤了颤,“什么也别说了。”
      其实她一直知道的,她和他的差距。他长得帅、人缘好、家境好……前途一片光明。有些痛苦他永远不会懂:为什么她总是很晚回家、找不到人来开家长会、晚上缩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她不像他,不认真学习也能考好。只有认真学习,她才能考好高考,离开爸爸、离开后妈、离开这个痛苦的家庭环境。这种差距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感受还不明显。长大了,就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哪怕两人的座位没有被换到对角线的两个顶点,没有那几十米的距离,那条鸿沟也早已把两人分隔在了两个世界。
      ……可是他永远不会懂。
      那天放学,他破天荒地没跟接他的人走,而是跟在她身后。眼看她就要消失在前方的拐角,他忽然感觉她好像就要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他有些急了,小跑着追上去,扯了一下她的马尾辫。她顿了顿,回过头,小鹿般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你不该跟着我。”
      “我就要跟着你。”
      “你不该跟着我,”她看向他身后,扬了扬下巴,“那里,有人在等你回去。”
      说完,她转过身,那条马尾辫就那么从他手里甩了出去。他微微瞪大眼,看着马尾辫随着她的步伐左右摇晃,没敢再跟上去。这样的她很陌生,身边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即使是他,也不敢冒然靠近。他站在那里,盼望她能忽然回头看他一眼。可是没有,她很快消失在了拐角,只剩下一地落叶、尘土飞扬。
      他低头,紧攥拳头。不行,这样不行,会离她越来越远的……得想点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
      从那天后,每到课间休息,陈诺不再和同学聊天、打牌,甚至不再向同学请教题目,只有一件事:去找白丹。不过她不怎么理他,只是一心看书、写题,不管他说什么,都是敷衍地回应两句。她眼神里有股狠劲,像是要把十几年积压的东西一下子爆发出来。他感到很震惊,不知是什么让她发生了这么大改变。慢慢的,也不再打扰她。明明近在眼前,他却觉得他离她越来越远了,真的越来越远了……
      后来的月考,她从班里第四十三名到了第十五名,引起了很大轰动。家长会上,班主任特地表扬了她。所有同学都回过头去看她。他也回过头,伸长了脖子,越过那条长长的对角线……她微低着头,旁边家长的座位还是空的。即使被一道道惊羡的目光包围着,他却直觉她并不开心。忽然,她像有心灵感应般抬头。四目相对。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从微微弯起的的嘴角想象,她是笑了。
      趁妈妈还在和别的家长聊天,他偷偷走到她身后,忽然扯了一下她的马尾辫。已经散会了,她刚收拾好东西要走。那感觉太过熟悉,她慢半拍地回过头。他就坐在她旁边的空座位上,一只手撑住椅子,另一只手扯住她的马尾辫不放。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边映出她恍然无措的模样,也不顾忌来往的同学、家长,甚至讲台上的班主任异样的目光,眼神有种在大人看来或许很荒唐的执拗。
      她低下头,小声地问:“怎么了?”
      他紧抿着唇,没有说话,五官、轮廓的线条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冷硬。眼看他妈妈正朝这边走来,近了、更近了……他还是没有说话,却又扯住她的马尾辫不放。她有些为难地甩了甩头,试图把马尾辫从他手中甩开:“放手……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
      “我……”
      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不管你要去哪,我就要跟着你,”当着他妈妈的面,空气几乎要凝固了。她把头埋得更低了,像是要打个地洞钻进去,张了张嘴,又无力地闭上了。而他好像察觉不到气氛有多尴尬,挑起眉,不以为意地又重复了一遍,“我就要跟着你,”说着,他放开手,眼看她的马尾辫无力地垂下,“拜托了,”他仿佛也用尽了全身力气,声音小了很多,“就当是我为你庆祝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给个机会吧。”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她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看到他一脸豁出去的无畏表情,心中某个地方忽然被触动。“好,”她深吸一口气,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