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替死鬼

作者:小淘气好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第二天,天空泛起鱼肚白。
      谢扬推开门的时候,护士正在为白丹量体温。
      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身上带有露水的气息,他把刚买的热粥和豆浆放到床头,问护士,“怎么样了?”
      护士甩甩体温计,“三十七度四,烧快退了。”
      他笑了笑,昏暗的光线下,唇角的弧度隐约可见,“麻烦你了。”
      年轻的护士看呆了,脸颊泛起红晕,“没、没事。”然后,随手把体温计一放,慌忙跑了出去,“我去拿吊瓶过来。”
      病房的门被关上。
      白丹看向谢扬,“怎么来这么早?”
      “起得早。”他端起热粥,舀了一小勺,细心吹凉后,递到她嘴边,“啊。”
      她不自然地张开口,一口粥下肚,全身都变得温暖起来。
      “会不会太甜?”他问。
      “有点。”她说,“但我喜欢吃甜的。”
      他一口一口喂着她。她低头、张口、下咽,每一个小动作,都很可爱。小巧白皙的脸蛋上,浮着可疑的红晕,像晚霞浸染云层,有种说不出的风情。
      时间过得很慢。这碗粥,好像永远都不会见底。
      吃过早餐,护士回来了。她替白丹打完针,见一旁的谢扬一直把手按在白丹肩头,不由得羡慕,“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一大早就带早餐过来看你。”
      在谢扬似笑非笑的目光中,白丹心慌意乱地低下头去。
      一整个上午,谢扬都陪在白丹身边。期间,白丹不知不觉地昏睡过去。梦里,又回到十七年前那个夜晚,电影院里,陈诺轻声对她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
      年少的誓言总能被轻易地许下,偏偏又显得格外真诚,比金银珠宝更打动人心。以至于经过了漫长的十七年,她也没能忘掉陈诺当时的眼神。
      白丹不停发抖,冷汗从额角滑下。谢扬忍不住伸手,轻揽住她的肩头。
      从没见过她这副样子,像个无助的孩子,需要人来保护。
      过了一阵,白丹忽然惊醒,睁眼,不期然地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漆黑的瞳孔像浩瀚的夜空,有奇特的吸引力,与记忆中那个人的眼睛如出一辙。梦与现实顿时交叠,她忽然一阵心悸,脑海里回放着十七年前的点点滴滴,怎么也停不下来。
      “怎么了?”谢扬看出她的不对劲。
      她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发抖。他用手轻拍她的肩头,掌心的温度透过单薄的衣料传递给她,她终于冷静了些。
      “你别走。”她忽然冒出一句。
      他没说话,她揪住他的衣摆,死死盯着他。像落水的人揪住救命稻草,目光有点绝望。
      他开口,“我不走。”
      “不走就好,”她似乎安心了些,可很快又开始发抖,“我好怕你也忽然消失,真的好怕……”
      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他拧起眉,沉默良久,才问,“做噩梦了?”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晃动间,眼角居然有泪滑落。他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替她擦拭,不停说,“没事的,没事的……”
      这是谢扬第一次看见白丹失态。印象中,她一直是微笑的,笑容标准得像副面具,恰到好处地露出八颗白牙。而现在,那面具却碎裂成一片一片,露出脆弱而真实的内里。
      到底是什么梦,让她反应这么大?
      他很好奇,目前却无心探究,一看到她微红的眼眶,眼角的泪光,心中某根紧绷的弦就忽然断裂,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也喷涌而出。
      不由得凑近她耳边,像哄小孩般温柔地说,“好了,别哭了。”
      他呵出的热气喷在她耳垂上,她颤了颤,微微后退。
      他自然地松开她的肩,探上她的额头,“确实没有昨天那么烫了,头还疼么?”
      “还好。”
      李晓梅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这样一幕。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算特别近,却无形间透露出一股亲密。像青春期别扭的少男少女,想要靠近又小心翼翼。
      一时间,他们同时愣住,回头看李晓梅。
      一片古怪的沉默里,李晓梅走到白丹的床头坐下,说,“我在附近吃饭,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样?好些没?”
      白丹点头,“好多了。”
      “气色看起来是好些了。”李晓梅打量她一番,又看向谢扬,笑了笑,“你这课代表不错啊,还有心来看望你。”
      “嗯。”白丹低下头。
      她的脸有点红,尽管那可能是因为发烧,可谢扬就是固执地认为,自己眼前是一个经不起调侃的娇怯的小女生……这样想着,心中便被一种温柔充盈着。
      见她嘴唇有点干,他说,“我去给你接杯热水。”
      然后,拿过一旁的保温杯,匆忙走了出去。
      李晓梅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了句,“这孩子可真孝顺。”
      白丹闻言,差点没被自己呛到。
      没过多久,谢扬便回来了,他挑起眉,在李晓梅讶异的目光中,把冒着热气的水杯递到白丹唇边,“啊。”
      白丹一时没反应过来,脸越来越红,愣了许久,才小声说,“别,我自己来就好了……”
      “还是我喂你吧,”谢扬意味深长地说,“孝顺就要孝顺到底啊。”
      他居然听见了。
      这回,白丹是真呛到了,开始猛烈地咳嗽,谢扬上前轻拍她的背,李晓梅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接着,几人闲聊了一阵。几句话的功夫,谢扬就把李晓梅惹得眉开眼笑,白丹不由得腹诽,这小子年纪轻轻,哄女人倒是有一套,怪不得容易招蜂引蝶。
      李晓梅看了眼表,估摸着自己该走了,临走前,问白丹,“对了,医生说你还要住多久院?”
      不等白丹回答,谢扬就说,“她快退烧了,只是还咳嗽得厉害。如果顺利,几天后就能出院。”
      “这样啊。丹丹,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李晓梅拍了拍白丹的肩,笑得甜蜜,“我得先走了,石河来接我了。拜拜。”
      “拜拜。约会愉快。”白丹也笑了。
      出门前,李晓梅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问,“对了,谢扬,要不要一块走?我可以顺便送你回去。”
      谢扬一时没有回答。
      病房里很安静,只剩下点滴声。
      他看着热情的李晓梅,不好意思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目光在病房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白丹身上,她微垂着头,昏昏欲睡,似乎浑不在意。
      他收回目光,刚想起身说好,小拇指却忽然被人拉住。
      白丹那只没有打针的手从被子里探出一小截,轻拉住谢扬的小拇指。如果不仔细看,在外物的遮掩下,她的神态、动作都没有半分异常。
      谢扬愣了片刻。
      那力气真的很轻,像是某种脆弱的小动物不小心碰到了他。他完全可以装作毫无所觉,自然地甩开。
      病房门口,李晓梅还在等待他的答复。
      “不了。”他不动声色地将小拇指从白丹手中抽出,对李晓梅微笑,“谢谢李老师,你先走吧,我晚点再回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