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酒

作者:来恰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想治病指南

      5.
      毛翔宇出事了,或者说,毛翔宇闹大事了。
      
      在多次对林徐生正面背面表示诸多不满后,他在林徐生再次说“要去告刘老师”时大吼一句“告你奶奶个球”并推了林徐生一把。
      
      所有人都知道“你奶奶个球”不是什么好话,被奶奶带大的林徐生格外明白。他难得气的满脸通红,伸手推了回去。无奈他比毛翔宇矮上一个头,虽然两个人都细胳膊细腿但他推的那一下几乎
      没让毛翔宇挪动分毫。
      
      毛翔宇又吼了一句你敢推我,抓起手边磨得奥特曼脸都看不清的铅笔盒就往林徐生头上砸。
      远处看热闹的刘芸芸猛地回忆起被砸脑壳的经历,下意识捂住额头。
      
      音来突然从外边跑了回来,在笔盒就要砸到林徐生时把林徐生往外一推,笔盒精准无误地砸到了音来的眼角。
      
      音来顿时捂住眼睛嚎哭了起来。
      
      毛翔宇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他砸的那一下不轻不重,想着林徐生如果哭哭啼啼就拼命嘲笑他爱哭鬼胆小鬼,却没想到这一砸砸到了女生,还是打到了眼睛这种脆弱的地方。
      
      林徐生也愣在了一旁,不知想些什么。
      
      刘芸芸再次发挥了她的机敏,拉着徐子洋往教师办公室跑去。
      
      刘老师赶到时两个男生已经扭打成了一团。几个女生围着音来安慰她,可她怎么也不肯把捂住眼睛的手挪开,一边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刘老师气急败坏地把骑在林徐生身上的毛翔宇揪起来,啪地一下扇到他脑门上,骂骂咧咧地让他滚去办公室站着,再蹲下来掰开音来捂住眼睛的手,无奈她哭得红肿也看不出个究竟,牵着她往医务室送。
      
      主角只剩下趴在地上的林徐生。他扣得整齐的衣领已经在刚刚被揪掉了一颗,背上沾了不少地板的灰尘头发之类。他一张脸又红又白,额角被毛翔宇指甲抠破了一块隐隐掺着血丝,头发鸡窝似的横竖交错着,同样也沾了不少灰尘铅笔屑。
      
      他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却只是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跟着往医务室走去。
      
      主角都离了场,观众们炸了锅。剩下的人一小群一小群地聚着,话题从“没想到林徐生打架这么弱”“毛翔宇这回完蛋了”到“林徐生这次得以身相许”“音来不会瞎了一只眼吧”,兴奋又忧心忡忡替主角们发声和筹划着。
      
      “我也觉得他不像虹猫了。”刘芸芸站在徐子洋旁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虹猫打架才没他那么弱,还要女生帮忙。”
      
      可至少他选择打回去了。
      
      徐子洋在心中默默说道。
      
      毛翔宇接连一周没有来学校。没有人是他的朋友,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还回不回来。大家也不敢让林徐生问问刘老师,在猜测中慢慢平息对这个人的关注。
      
      剩下的两位主角,林徐生和音来,破天荒一周没有说过话。
      
      音来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太阳穴被磕肿了一块,起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包;林徐生额角的伤已经结了痂,又恢复那张对谁都笑的模样。只是说自己喜欢他的女生们大都被他那场逊色的斗殴浇灭了粉红色泡泡,再加上带头人音来也对他不理不睬的样子,逐渐觉得他也没什么可喜欢的,背后指指点点仿佛曾经把他当做虹猫的人不是自己。然而面对他的时候又都不约而同地红了脸,心跳还是不由自主地加速。
      
      徐子洋大概是唯一逆流而上的人。她没有看到那场斗殴林徐生如何惨败,只是惊讶于他居然敢打人,这大大颠覆了他在她心目中的小白脸形象,再加上所有人都对他指指点点,她更油然而生一种“只有我懂他”的错觉。
      
      “音来怎么不来找你了?”徐子洋终于忍不住,在手工课上悄悄问林徐生。这节手工课破天荒不是看着老师表演折纸,而是每人发了一叠白纸要为抗日烈士折纸花。
      
      林徐生那抹习惯性的笑僵在了嘴角。“你问我我问谁呢。”
      
      徐子洋没趣地瘪了瘪嘴。“我又不是那些八婆,我是关心你。”
      
      林徐生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徐子洋,“你还喜欢我?”
      
      徐子洋手中的剪刀一抖,一朵纸花少了三片花瓣:“鬼才喜欢你!”
      
      “那不就是咯,”林徐生面不改色地耸耸肩,继续剪出纸花的花瓣,“她不喜欢我了呗。”
      
      “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啊,”徐子洋锲而不舍地追问,“你都为她打架了。”
      
      “我不是为她打的,”林徐生淡淡地拿起另一张纸做树叶,“而且我也打不过毛翔宇。”
      
      徐子洋莫名其妙,张了张嘴不知道该问什么,讪讪地没有出声。
      
      好像自己也不是很懂他。
      
      手工课过了一半,林徐生的白纸折了大半,徐子洋唯一能看的三朵花瓣单薄的可怜。
      
      “我们班女生你最喜欢哪个?”徐子洋突然又问起来。
      
      林徐生手中的动作一停,“关你什么事。”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反正不是你。”
      
      不是我,那就是喜欢音来了。徐子洋下意识地做出了这个结论,心中直冒酸水,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下了课,徐子洋准备把手中破烂的纸花往收集纸花的袋子里一扔,却被林徐生一把制止。
      
      “你用我的吧,你那个被刘老师看了会被骂的。”
      
      徐子洋于是人生第一次收到了花,虽然是白色的纸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