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4

      智恩起床看着桌子上的早餐,还是自己喜欢的三明治,似乎在这里也有了那么些安慰,现在欧巴也和她来到同一所城市,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上班之前还有机会打个电话给欧巴。
      
      七雾提前十五分钟等候在外面,从门口看见徐文祖正在和里面的小朋友说话,手里拿着一个牙齿模型:“如果不常常刷牙的话,又会再疼,一定要遵守和医生的约定哦”
      小朋友乖巧的回答,眼睛里有细碎的恐惧,跟着护士的脚步过去,这个人的外貌............很吸引人,可是,不是错觉,弱小的和她一样的生物会对他恐惧。
      “院长马上过来了,杨小姐等一会儿哦”
      
      当然,最后给她看牙齿的是另外一个女医生,似乎听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这个医生在针管治疗方面很出色。
      她松了口气,忽略了一些失落,毕竟与美色相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她向来敏感。
      
      将房子看完,一室一厅一卫一厨还有一个落地窗,小阳台。
      
      整体风格偏向温暖风格,放置好所有的家具也不早了,满意的看着,18层,安静,远处是山,这里真好!已经很晚了,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吃饭,已经放置了差不多两个多月了,只不过房租下一个月到期限,下个月搬进来应该是可以的。
      
      路上许多习惯吃饭的地方都关门了,看见还去过的店便将车停下来了。
      吃着喜欢的石锅饭,却被旁边喝酒的人打扰,有时候还真是不能接受随便在那里喧闹的酒鬼。
      
      “是还没有认出你这个天才艺术家”这些话恶意还真大。
      “这家伙辛辛苦苦在这里写作..................宗佑,钱才重要啊!”
      
      七雾把耳机插上去,屏蔽就好。这个世界总是会有许多这样的人,仿佛高高在上,明明心里是龌龊,却一脸为你好的模样,就像那个曾经逼她把项目买掉的人,好在后来遇到的价格合适,她也没有兴趣发展下去。
      
      真是倒霉的孩子!
      
      旁边的花店好像价格合适,可以提前买一些过去净化空气。
      提起一盆绿萝,好像有净化空气的作用。
      
      是徐医生……看见外面走过的徐文祖,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高兴,手上还有一个礼物盒子,不由自主的跟上去,他似乎没有女朋友,是去见什么人吗,那个很漂亮的警察小姐。
      平常如果有人跟着徐文祖很快就会发现,可是今天有些是因为心情的愉悦加之后面那人气息本来就弱,就像之濒死的猫一般柔弱。
      
      回过头去,似乎一切是错觉,察觉有些许不对。
      定定看着,那里是台阶旁的栏杆那里,好像有只小猫跟着他。
      余光是考试院前抖动的车子,似乎有人在破坏规则。他眉间闪过阴郁,眼睛里面暗沉沉的,冷漠的气息萦绕在身旁。跟着还较远的七雾听着越走越远的脚步,听着走远的脚步,将身体放松了一些,却也不敢急促呼吸,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是太想弄清楚那个人是不是坏人,太想给一个借口去接近。
      
      “大叔你,果然是一个失败作品呢!我们可是有规则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亲爱的。”
      
      七雾捂着自己坐在天台上面,他刚刚在杀人,散在地上的是麻醉针头,还有那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她。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关心,就是因为那个人让她在许多年前动了些心思,就是因为再见面时候还有那些许朦胧的想要靠近的感觉就跟上来了,现在跑到这个楼层来是疯了吗?
      
      难道是真的活腻了吗?她默默地祈祷着,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跑上这一层楼,也不会无缘无故学习别人跟踪,她一定会离他们远远的。
      
      鼓起勇气看着楼下,只看见那个身影走进她所处的楼层中 .
      
      手心里在冒汗,心跳如鼓,现在如果下去就可能会遇见,这里的气息,像极那时候的家,她知道她会死,为什么,她为什么要上来。【没关系,七雾,冷静,冷静,她等深夜再走,把自己好好的藏在这里,藏在哪里,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暗处,记得那时候是怎么躲避父母的,不出声,感觉自己没有存在,没有人会发现你的气息】
      
      时间在流逝,压抑的环境,她将自己缩在角落里面,不出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那个在饭店的孩子。
      
      “这里的人看起来都不太正常 "
      “智恩,光听我说的时候,有可能觉得我说的是废话”【智恩?是智恩的男朋友,是吗?为什么会住在一个这么可怕的地方。】
      
      “你要是直接来的话............恩,知道了,晚安”好像隐隐约约是智恩的声音。也许可以求............听着你熟悉的脚步,沉稳,很轻的脚步,心猛的缩了一下,她没有看清楚他有没有在杀人,但是他一定和人起了冲突,下面好像有个人倒在地上,应该昏迷了,车里应该还有一个人,他和那个人有冲突,但是他走出来,车里的人怎么样了,死了吗?
      为什么她会觉得在杀人,他没有报警,地上的人那车在晃荡,他好像还在和那个人说话,他在杀人,他的气息,很恐怖,就像一个魔鬼从身体里面裂出来,她需要远离,危险。
      
      “你是新来的住户吧!”徐文祖落落大方的走过去,七雾缩了缩自己的脚,好让自己隐藏的更加深一些。
      
      “是”..................“但是,大叔,你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对着我笑”【笑了吗?现在想起来那个人的笑都让她有些心有余悸】
      
      “啊!要是让你心情不好我向你道歉,就是喜欢你,看着你,我有这样的想法,想着,你是不是和我是同一种人”
      宗佑不经意的说着:“你的手好像受伤了”受伤了,他受伤了吗!!是刚刚吗?
      
      “工作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我也喜欢犯罪型,我喜欢雷蒙德.钱德勒——高窗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很绅士的钢琴家,但是了解之后才发现,他是肆意杀人的连环杀人犯的故事对,但是周围也有那种看起来很正常,心里却很想杀人的那种人怎么杀的主人公就会用他惯用的手法,一到钢琴演奏的前一夜,他就会亲手......不用任何工具自己亲手掐死那个人,然后一直观察那个人直到窒息至死感受他人的体温慢慢逝去"
      "也许不是逝去,而是有被千万的火种点燃的感觉”
      七雾在床上睁开眼睛,像是梦魇,仿佛整个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她好像又忘记了什么片段,除了她似乎去了一个考试院,她跟踪了徐文祖,然后怕被发现躲到了阳台上。
      
      好像见到了好像是智恩男朋友的人,然后因为他和徐文祖有些诡异的话被吓到了,然后她就跑出考试院,为什么感觉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这个老毛病又犯了,除了很久以前,会忘记那两个人虐待她的事情,她的记性向来很好,她是又遇见很恐怖的事情了吗?
      这种断片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虽然会忘记一些时候,但是发生相似场景时候又会想起来。
      这种断片好像是出现在那个女人在她背上画画的时候,很疼,但是她清醒时就会好很多。明明医生说已经好了的。智恩马上清醒了过来,现在的她加了许久的班,已经很累了,但是昨天凌晨2点时候客厅的响声还是惊醒了她。
      也不知道欧尼是怎么回来的,车子好像也刮到许多地方,她一个人孤生在外她也不放心,忍着那个组长的冷言冷语下班回来,太累了就在一边躺了许久,结果人就醒了。
      
      智恩刚忙为她递上水:“欧尼怎么样了”七雾失去焦的眼睛看见一旁的人,终于清醒,也知道自己昏迷了许久的事情了。
      智恩的脸上有些疲惫,但是也终于放下了心。“智恩的男朋友是住在一所考试院吗?”
      
      “是,叫伊甸考试院,怎么了,七雾。”智恩有些奇怪,七雾向来不是很喜欢关心别人的私生活。
      
      她昨天晚上好像去过考试院,那那个孩子,是说喜欢写作那个吗,他好像有些奇怪,正在被那所考试院同化,虽然好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心里面,很奇怪,不详的感觉。
      
      “智恩,我想请你们吃一顿饭”阻止了智恩的拒绝“你也知道我和他们关系不好,我也没有什么朋友,过几个月,我可能很久回不来,智恩是在这里,对我唯一有些好的人,我想看看智恩的男朋友,好好的,让他照顾智恩,虽然我的话,听起来可能有些冒昧。”
      
      她知道她男朋友刚刚来首尔,经济不宽裕,而且,她有些怀疑,那个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智恩对她,挺好的,她大概可以为她做些什么,她不确定,可是,智恩好像很喜欢这个孩子,他们是相互喜欢的,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应该还是温暖的,那就没有腐烂的理由。
      
      智恩心里面的疲惫也有些消散了,为了照顾七雾被组长说的不悦好像也平息了一些,其实七雾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真是的,七雾总是说那么肉麻的话,刚好哥哥和我都还没有来得及见一面,那就刚好可以见到了,谢谢七雾。”
      七雾笑了笑:“那我们今天下午7点吃饭怎么样,这个药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完了,现在智恩先好好的在我旁边睡一觉,我们回去换衣服,再去见你的欧巴。”
      智恩睡在旁边,轻轻地说两句:“谢谢欧尼”七雾看着窗外,笑了笑,这个孩子虽然比她小,但是要强,刚开始也不喜欢她,后来虽然两个人相处的可以,但是也拉不下脸叫她欧尼,只不过她也不是韩国人,不介意这些虚理,只是看着自己生病的时候有人愿意守在自己身边也挺好的。
      
      如果死去,她一定是孤孤单单的死去吧!就算在哪里发臭了也不会被发现,就像孤魂野鬼。
      
      可是眼前这个别扭的孩子给了她一些温暖,虽然微不足道,只是出于教养,但是她却还是有些感动。
      
      她记得牙医说的话,他似乎很喜欢那个孩子,她好像冲动了。但是并不后悔,因为许多年前,她后悔过没有抓住那个遇见的那双眼睛,
      
      虽然补习的那个孩子刁钻又有些讨厌,但是那样的恶存活在世间是真的可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