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17

      雾眠七月是破晓,你是我的破晓。
      ————————
      魔鬼曾经向着上帝咒骂着他的丑陋,他将路过的每一个带着善良与恶的人变成恶的奴隶,和他一样的魔鬼侵噬了这个世界的光亮。
      看着别人痛苦,多好,恶人成佛只需要放下屠刀,有什么不好,有些人生来就不配做好人。
      那个福利院是恶的培养皿,他们从那里生长,然后再将恶施加到人间。
      大婶说:“我们文朝很聪明,适合做一个斯文败类。”
      她和许多人说过,不过只有他还活了下来,并且生长成了让所有人都害怕的样子。
      
      七雾看着粉色的蔷薇墙,是她最喜欢的花房一样的房子,在这里买别墅很贵,但是徐文祖给她买了一座小城堡,外面也是花海还有红叶,她很喜欢。
      虽然现在在学校里面读书,有些时候不能来那么远,但是有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好了许多。
      满心欢喜的转过去紧紧的抱着旁边的男人的腰,靠在他身上。
      男人被打扰了睡眠显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怎么了,不是和你说过不要烦我。”
      七雾有些无语:“明明是我怀了宝宝,为什么欧巴那么嗜睡”仔细一看才发现七雾的腰虽然不明显,但是是明显凸了一些。
      七雾抱怨道:“如果当初不是我到了,欧巴就真的打算被宗佑杀死吗?”鬼知道当初看着宗佑全身是血的样子,还有智恩躺在那里是有多害怕。
      你不喜欢黑暗,那我就把他们全部藏起来。
      事情处理的并不快,但是好歹还是在七雾开学以前弄好了。反反复复的被带去问问话,但是除了苏贞花,其他人都觉得宗佑都比徐文祖有嫌疑多一些。
      伊甸考试院的连环杀人事件震惊全国,徐文祖有些难过,看起来有些悲伤,喜欢演戏的院长也被他骗过:“当初去留学也是发现了一些不对,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院长她,以前很好的,不知道去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所以是很早以前就搬出去和女朋友住了”
      “是,毕竟年龄已经很大了,想早一点成家,所以我虽然有时候会回去看院长,但是,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徐医生是一个好人,我们家小孩都很听见他的话。”
      
      “宗佑,以前记者和他一起相处的时候,说有点害怕,代表死了,记者也死了”
      “宗佑说,是因为女朋友被绑架了才会去。”
      智恩说:“不是,当时是大婶绑架我,她说可以退房租,我就去了,没想到............,其他的,我记不清楚了。”
      “可是尹宗佑说是徐医生文祖绑架了你。”
      “不是,欧巴他,对医生有些偏见,他,是七雾的男朋友,是个............好人”
      
      考试院里面除了那个女警察以为,其他人都死的干干净净,只有徐文祖看着在有些迷障一样的宗佑在冷笑。
      
      宗佑掐着自己的脖子,有些痛苦,徐文祖就在那里看着,他在旁边说着:“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她似乎懂了他的意思,那天去看宗佑,他和他好像,仿佛一夜之间把他的恶全部继承了。
      他将娇小的人抱在怀里。想起来自己让闵智恩看着男朋友杀死所有人,他们就在那里听着他杀了所有的人,连混混大叔也没有放过,所有他就不用出手,只需要看着。
      只是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还愿意护着尹宗佑,本来是想杀了她,可是,七雾要谢谢我,我可是给自己留了那么大的后患。
      
      只要她开启,我们七雾也不能拦着我了,毕竟,七雾那么爱我.
      我可是为七雾做了许多事情的。
      “徐医生呀,是善良且聪明的人,做了许多好事情。”
      “徐医生什么都不知道的,一直和女朋友住在一起。”
      
      他想起来苏贞花和宗佑坐在一起的那一幕。
      
      “在考试院楼下面发现大量失踪人员的血,应该是他们杀的,所以你应该没事,会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我也听到是那个大婶杀死的那个男人,你不用太担心。”
      
      “那些孩子会怎么样?”宗佑看着在玩耍的孩子:“什么是善良,什么是邪恶,我去写作了。”
      
      苏贞花有些局促:“我想最后问一遍,那天在考试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徐医生............那里的人,真的都是严福顺杀的,你说是徐文祖!!是???”宗佑笑了笑,有点像徐文祖:“和徐医生无关,是严福顺杀的,我............正当防卫杀了大婶。”
      
      徐文祖,我会亲手杀了你。
      
      苏贞花看着尹宗佑走掉,听着耳边他手上传来手链响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的的时候好像听见这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来过,是谁?
      
      徐文祖,尹宗佑,两个越来越像的人,生涩的手法。
      那天和女朋友在一起,开锁的工人看到的,从来没有出现在犯罪现场的徐文祖,无辜的杨七雾和闵智恩。
      她有些觉得恐怖。
      
      宗佑知道他没有死,会是不是疯掉,喀喀喀。
      他轻轻的抚摸着七雾的长头发,她的头发变长了许多。
      
      大婶呀,会留下来真正的好的,所以,你也去死吧!不是说了,宗佑,不能小看的。
      大婶应该死的很怨恨,没关系,我已经继承了你所有的财产,诊所也全部卖了。他看了看七雾,她喜欢钱,所以我全部带来了,以后也不会再回去了,我们七雾那么好的孩子,她喜欢美好的事物,所以就像考试院的东西,我都不会让她靠近。
      
      七雾梦见她要走的时候给智恩打的那个电话,她把房子给了他们,她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够这样子,起码生活不会太艰难。
      
      “智恩或许现在恨我们,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爱他,我要走了,智恩和宗佑也找不到我们。如果可以的话,让宗佑好好的,正常的生活”听着电话里面嘟嘟嘟的声音,她笑了笑,有些无力。她好像是有些伪善,但是!他如果有恶的话,没关系,她会陪着他承受。
      
      七雾起来不安的抓着身边的人,他现在和她一起待在这座城里,看着一件诊所,因为长得好看,所以生意不错。
      
      她轻抚摸了肚子,这个孩子来的不在计划里面。她本来也从来没有打算要一个孩子,但是............他说他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她就自私的把这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
      
      “欧巴,我希望这个孩子有正常的生活,他可以为我们带来的是希望和重生。”他对她的啰嗦有些不耐烦,只能够用处性感的唇将喋喋不休的嘴堵住,希望和重生,我们七雾蠢的可爱。
      这个世界不美好,充满着恶的交织。人肉不好吃,但是做花肥挺好的,至少她喜欢的花都开的很好。
      当然,如果她不喜欢的话,或者说他们不喜欢的话。
      他看着她微突的肚子。
      他是可以收敛一些,只不过好歹给他找一些有趣的事情来做一些,比如说,她。
      
      法国梧桐向来是最让七雾喜欢的,她曾经梦想过和喜欢的人一起站在高大的梧桐树下,两个人手牵着手拍照,现在是一家三口。
      虽然旁边的人觉得她幼稚,不愿意配合去,但是还是在割地赔款下面拍了几张她喜欢的照片。
      
      “不是说冷,不愿意动,怎么还要出去。”徐文祖强迫着怕苦的人喝药,中国的中药挺好的,可以安胎,还可以驱寒。
      那个只见过两面的岳父给了他许多好的启示,比如,中药。
      
      七雾对他坚决要她喝药显然是不喜欢却也不敢反抗的,他在其他方面还好,只是在保护牙齿和对她的身体方面是不许她放肆的。
      
      她知道,他其实是怕她比他早死,她底子本来就不好,但是明明她现在还很小。她将手塞进去他的腹肌上面,这是他全身上下最暖的地方,现在冷,她要暖一下。
      其他地方还没有她暖,在夏天可以当冰块用。
      
      他挑了挑眉头,看着她的动作,有些奇怪她的主动。
      
      知道他不知道又想什么奇奇怪怪的,她转忙解释转移话题:“我不是想照一张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等到明年我们破晓出身了,我要把他包的严严实实的,再去照一张。”
      
      他们的孩子叫破晓,喻为新生,天明。
      
      他敷衍的点了点头,她有些不满,他将在怀中的人的手按住,往下面一探,七雾的脸爆红。
      
      “你..................流氓,我还怀孕着。”徐文祖笑了笑,将人打横的轻轻抱起来,“四个月了,可以了,我先收点利息。”
      
      七雾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不能面对他极具有侵略性的眼神。
      
      这个世界,是不是黑暗,是不是地狱?谁知道!可是呀,徐文祖,我会永远永远的爱着你,你不用爱我,你只要好好的守护着我,不要伤害我就够了。
      
      行走在这个黑白交织的人间,遇见真正的喜欢是多么不容易。
      
      徐文祖看着怀里面的人,再看着花里胡哨的别墅,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他大概可以一直停留在这里,还挺好看的。
      
      在光与影的交接处,他抓住了。
      七雾呀,我没有说过,你才是我的破晓。
      选择,善良,邪恶。
      这个世界太多人了,所以会有人长成畸形的模样,他们呀,本来可以选择善良的,可是呀,如果这个世界的恶大于善良的话,那概率的选择就会偏向于恶,但愿会有地狱,容纳恶魔,将他们洗干净,再流放人间沁染善意。
      梧桐沸沸扬扬的落下去,仿佛一切归于尘土,但是那腐烂的味道不知道是动物还是植物。
      
      恶,在偷窥着人间。
      
      徐文祖看着七雾,睡着了,他笑了笑,只是拿起书架上那本书。
      “他人即地狱,地狱即是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就到这里了,有时间还会写番外,(??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