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13

      “从现在起,你不用担心,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
      宗佑惊醒就看见自己徐文祖。
      耳边还有他的声音。
      “亲爱的,你觉得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住在考试院里面的牙医,还是像犯罪小说里出现的连环杀人魔,只要亲爱的你喜欢,我可以变成你想要的模样”徐文祖的声音温柔的过分,在内涵里面带了一些蛊惑。
      
      七雾有些僵硬的靠着墙听着,所以她半夜不睡觉来诊所是为了听他和别人说这些的吗?他又想干什么呢!是尹宗佑!考试院里面的恶的结盟,她虽然知道他是要让尹宗佑变成和他一样的人。
      牙医的生命好像都是尹宗佑,可以许多天不见她,但是他却无时无刻不在关心宗佑,她有些苦恼自己的想法,他和宗佑的关系就像亚父和教者一样,他对宗佑是关心的,看起来吃一个男人的醋有些可笑,但是宗佑的确在牙医眼中比她重要。
      
      可是宗佑本来可以不用的,她对他的恶,真的可以坦然接受吗?
      虽然宗佑的心里是有绝对的未被激发的恶,但是本来是不会出现的。
      脱离普通人的法则,有些时候就是毁掉一个人,这是法则下面的世界,他们会背离,也会被法则消灭。
      他本来就不是一般人,为什么呀这样子对待别人,她听着两个人的话有些莫名的难受,因为他的决绝。
      今天她来到这里,只是想着有没有什么改变他必死的结局,没有见的今天都在做一个他死去的梦,她有些害怕。
      “我会让亲爱的和我一样变得特别的。”
      看着智恩带走宗佑,把身上的卡递给智恩。
      “收着吧!”
      智恩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也生气他居然还会和一群小孩子打架,但是,她知道,她需要这些钱。她想着欧尼让自己防备欧巴有点神经兮兮,但是,她是一个好人。
      
      七雾看着智恩,还真是有些愧疚,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却阻止不了,也无力阻止。。
      眼前投下来的阴影让她知道他来了,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也不想去看,她不认同他的方式,也没有资格去过问他的一切只能够这样子表示她的抗议
      明明可以是善良的东西,为什么要让这个世界充满恶意。
      她不是圣母,只是对自己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愿意去接受,她好像可以从智恩身上看到自己的结局
      她不想看到,所以便在他微不可闻的放纵下去做了。
      
      问心无愧就好。
      “怎么,不想解释什么吗?”徐文祖的手抓住她的后胫,慢慢收拢。
      她觉得有些疼,却也不敢发出声音,怕激怒他。
      “怎么,七雾小姐是有些委屈。”他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
      七雾不敢去碰他,只能够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你,放我走好不好?我喜欢你,我也想多看一下这个漂亮的世界。”所以不要拉着我一起沉沦。
      他捏着她的喉结下面的:“不会的,亲爱的要陪着我的,不能走的,我一旦看上了,就不可能放过的,我也喜欢亲爱的。”他说着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有些戏虐和轻蔑,冰冷的液体注入,好似地狱的气息渗透着她的身体,很疼
      “疼!!”她的声音慢慢的变的微不可闻。
      
      七雾坐在诊所的椅子上面。
      苏贞花进来便看到徐文祖温柔的坐在一旁,两个人靠的有些近,职业的敏锐感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七雾小姐这么晚还在看牙齿吗?”苏贞花对着牙齿里面有固定仪器的人说,明显是想让七雾回答问题,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很奇怪。
      徐文祖笑了笑,有些沉溺和腼腆:“老是让她少吃一些甜食物,总是不听,刚刚来说牙齿很疼,作为男朋友只能好好给她看一下”
      苏贞花询问的眼神看向七雾,七雾的头有些吃力的抬起来,看上去却不明显。
      满眼笑意的对着苏贞花,无视徐文祖站起来的动作。
      “没事,甜食吃太多了,谢谢苏警官。”谢谢你,你是一个好人呀,不应该在这里的,你救不了我的,看着徐文祖右手后藏着的注射剂,她笑了笑。
      
      那个笑容笑的太温暖,漂亮,苏贞花在被惊艳的同时也相信了。
      转身走人,徐医生是一个好人吧!还是快点去处理宗佑那边,还有考试院。
      
      七雾看着徐文祖:“欧巴,坐下吧!人走了。”
      徐文祖挑了挑眉,对于她的做法显然有些诧异,他将有些长的头发用手扫到到后面,露出额头。
      “欧巴明明说了要好好的照顾我的,怎么好像要说话不算话的样子。
      我总是觉得,这个世界不应该是只充满恶和怨恨的,可是,我其实是那么自私的一个人。
      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好的东西,那么温暖,可是一样都不属于我。
      我就像一个旁观者,直到遇见医生,我才对世界有了许多欢喜。
      医生会不许我吃甜的,不许我熬夜,虽然把床头灯关掉却会陪着我睡觉。
      每一次有你在旁边,我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也就有安慰,可以睡着了
      我其实不是很好,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愿意走近我,后来也知道是因为宗佑你才会接近我,我也害怕所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有些嫉妒呀!那样子的我不是很符合我自己的审美。
      发现在这个世界会有人愿意保护我,会挡在我面前,我很满足。
      
      我时常在想自己有什么资格让你守着我,所以就是在诊所里面等很久很久也不会不高兴。
      因为你还是会别扭的给我买蛋糕,然后强迫自己吃掉一大部分。
      欧巴看起来凶凶的,最讨厌你面无表情的样子。
      像我这样的人,出生在黑暗中,和考试院的人一样,就像下水道里面的老鼠,不同的话,大概是你们都想用处自己的尸体给世界造成污染或者瘟疫,可是我喜欢这个世界,所以我希望温暖多于悲惨。
      只是我胆子太小了,所以错过了许久,也幸亏胆子小,不然早就不存在了。
      当知道欧巴可能要伤害我的时候我就躲的远远的。
      在许多年前的别墅案件的时候,警察不相信我的话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忘记一切,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徐文祖将门关上,拉上帘子,隔绝了诊所与外界。
      七雾没有在意的继续说着,似乎眼前只是一场两个人平常的约会。
      
      “我看着宗佑掉进你的网下面,我却不敢去真正的帮助他,我其实不是好人。
      可是,欧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希望,这个世界,可以多一些善良。
      我希望当被关在地下室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给我送一盏灯,我怕黑。
      我希望当我在学校里面被欺负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说我不是神经病,我是正常人。
      我希望当母亲在我背上刻字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一下,给我打一针麻醉剂,我怕疼。
      我希望过许多东西,没有实现过。
      我想为自己求温暖,所以希望温暖多于苦难。
      因为生长在不幸里,所以期待着幸运,我曾经以为你是我的幸运的。
      我是从罪恶里生长出来的孩子,就像生长在最脏乱之地的叶子。
      我贪恋着这个世界的温暖,我对温暖的执着,就像欧巴对于宗佑的执着一样。
      我其实想像母亲一样,去接近那个人,可是我现在还记得。
      她被最爱的人杀了,很漂亮。
      她就被装在水晶棺里面,就像琥珀中的蚊子一样,与她最喜爱的红玫瑰沉睡在里面,被永远的封存在那里,被我的父亲。
      他说那样的死去是从外表的凝结到内脏,一层一层的经过许多天,那个人就会彻底的死去,保存着那一份美丽,痛苦,却也是美丽的。
      我应该害怕的,但是却觉得那样的她的确是最美的。”
      徐文祖慢条斯理的填充着针管,神色没有一丝变化。
      七雾眼角泪水一直落下来,感受着手臂上的刺痛,他虔诚的亲吻她的额头,好像是在献祭,七雾的声音越来越小:“欧巴,我死了不会恨你,但是你要早一点来陪我。
      我不相信灵魂的注入,精神的永存,可是我曾经相信过你不会伤害我。
      我以为我可以的,我以为我会和智恩和母亲是不一样的。
      你会和考试院的恶一起到地狱来陪我的,到时候要护着我,我害怕,你说过你会好好照顾我的,男朋友
      ..................
      学长,我喜欢你。”这是我欠18岁的杨七雾的一句话,说给你听。
      徐文祖,我不是好人,可是我也不希望你是坏人,我用生命阻止你的杀戮,希望你停止你的屠戮。
      我害怕你的死去,害怕你毫不犹豫的因为尹宗佑抛弃我,留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人愿意护着我,和前面那几十年又有什么不同。
      也许会有人说我在作死,可是呀,你知道的,我想要阻止你的决定。
      徐文祖亲吻着她的额头,好像就在献祭一样,他闻干她的泪痕,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好好睡吧!
      “我只要看上了就不会放手的,呐,七雾到这个时候话就会变的很多呢”
      可惜,没用的。徐文祖想起来宗佑,又想起来眼前这个麻烦,眼神有些空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