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即地狱]雾眠

作者:兰时锦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人即地狱1

      首尔其实不是那么大,也不是那么小,走来走去好像也就那样子。
      也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会迷路。
      在这一座她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城市,刚刚好可以容纳她。
      把她藏在人海里,不要暴露在烈日下灼烧,大抵是一件还可以的,比较幸运的事情。
      毕竟就那么过下去也挺好的。
      
      天空有些灰蒙蒙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地狱里轮回的人,有人说死亡是一种解脱,有人说死亡是被怪物吞噬。
      无论是生是死,总是地狱,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现在,在这片阳光下,我们仍然生活在他人造成的地狱里面。
      
      ………
      
      坠落,坠落,一望无际的黑暗。
      入目全是血腥,她补习的小孩子在床上安睡着。
      她向来知道,虽然这个小坏蛋性格不讨人喜欢,但是脸却是极好看的。
      与外面泼墨似的虐杀不同,她战战兢兢的走过去,这里与外面形成反差,就像是一副精美的艺术品。
      男孩在床上面沉睡着,身体上没有一丝丝伤痕,她跌跌撞撞的走过去,想看一下还有没有气息。
      没有…
      可是突然,那双眼睛睁开。
      那是一双空洞,黑暗的眼睛,和那脸完全不匹配。
      她见过了的,她好像知道那和那个人有关,那样的血腥她似曾相识,她的父亲母亲都有相似的眼睛。
      只是那双眼睛的黑暗太浓郁,好像能够将黑暗溢出来,把你拉入深渊,就定定的看着她。
      她跌倒在地上,那个人站起来,朝她靠近。
      男孩也从床上坐起来,那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老师,为什么不告诉警察是这双眼睛杀了我”
      “我说了,我说了,找不到”
      男孩的笑声尖锐:“这双眼睛为什么让你害怕,你喜欢这双眼睛吗?你是不是眷恋这双眼睛。眼睛的主人会找到你找到你!”
      “不要,我不要”女人突的从床上坐起来,不停的喘息,头上,身上全部是冷汗。梦到了什么,不知道,好像是一双眼睛,一双过于黑暗的眼睛,好像野兽一般冷血,是人的眼睛,却只有冷冰冰的血腥。
      定定的看着窗户,她总是觉得恐惧,床头的灯一直亮着,她害怕那种被黑暗吞噬的感觉,害怕死亡,所以她现在都还活着。
      在心里面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两只手不安的收紧,在白嫩的皮肤上面留下抓痕。
      没事的,那个人没有在这里,那一次只是意外,她不会总是那么倒霉。
      将床边的灯插上,一串星星形状的明黄色的灯将房间照的亮透了,稍微的驱散了一些不安。
      她的理智和良知还有不知名的情绪在影响着她。
      以前,她的虽然会做噩梦,但是也没有那么可怕,还可以只看着。
      可是,刚刚,好真实,好像那些不幸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不管她有多么努力摆脱,到最后都会被拉下泥沼。
      天微亮,从床上起来在浴室洗了给澡,喝了一大口水后,做了两份三明治,两个室友才陆陆续续起来。杨七雾看着女孩子有些匆忙的脸,声音有些疲惫:“智恩,早餐。”智恩看了眼桌子上的三明治,也知道七雾向来不喜欢吃三明治,是为了她们准备的。被女上司为难的坏心情也好了一些,还是好的!
      七雾将煎好的两个鸡蛋放在桌子上吃了起来,声音有些疲惫,却也有些许温情:“我今天去大学那边一趟,顺便经过你们公司,送你。”
      另外一个女孩赶忙坐在一旁:“七雾,我要去思贤区,顺便送我呗!”
      智恩将三明治塞到女孩子的嘴里:“不顺路,快点吃你的吧!”
      七雾没有说话,只是将吃鸡蛋,在吃的时候因为牙疼脸上有一瞬间的煞白。智恩看到了,看着旁边愤愤不平的女孩子也还是没有问出来。看着两个人走出去,女孩子翻了翻白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大学的老师吗!一辆破车,谁稀罕她送。”
      智恩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的七雾,“你牙齿又疼了。”
      “恩”
      “叫你少吃点甜的,你不听,昨天没有睡好觉。”
      “没有,今天要去看牙医,学生说有一家叫泉边的牙医诊所还不错”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七雾本来就有几分沉默寡言,而闵智恩刚刚入社会,被女上司为难也有几分难过,也不想说话,过了好一会。智恩看着旁边的房屋介绍,“你要搬出去了吗?”
      “是”说完了又解释道“不是别人的原因,攒好首付,工作已经稳定了,所以打算先贷款买房子。”
      闵智恩听到不是因为室友的关系搬家也没有了太多话,毕竟其实比起七雾的沉默寡言,不喜欢说话,她其实和另外一个室友处的更好,当然,和七雾也很好。
      她们从一开始认识,七雾便住在这里,她的性格看起来太好欺负了,很多人喜欢占便宜,所以很多时候她喜欢帮助这个女孩子,只不过也是因为这是举手之劳。而且,她知道七雾只是不想起冲突罢了,杨七雾总是给她一种过分清醒的感觉。
      她看起来小小的,很柔弱,明明已经25岁的人,可是好像从来没有沾惹世俗一样,那双眼睛,明亮而纯着。
      她嗜甜如命,喜欢美丽的事物,喜欢在窗台种满花朵,喜欢厨艺,有世界上美好女子的品质,让人神往。
      
      她的美丽不在皮像而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干净清新。一段话落下了帷幕,智恩走出去:“谢谢七雾的三明治,下一次请你吃蛋糕,阿,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七雾看着急急忙忙出去的人,也没有说什么,情绪淡淡的。她失眠的时候起床就会给别人做早餐,其实这只是一种寻找慰籍感的方式而已,互惠互利,谁也不欠谁。
      对于这个人好,大抵是因为她和那些人有些许不同,所以还愿意去帮助,仅此而已,一个人要在一个群体中生存,起码还是需要去与一些人交往,这样子就不会显得另类。
      车子缓缓行驶向前,停靠在一所诊所前面,杨七雾深吸一口气,然后进去。被固定在仪器上的感觉不是很好,两个护士小姐姐在旁边准备药品,她的手扣着旁边的金属,这是她紧张的时候固有的动作。旁边走过来的男人看着那双手,眼睛有些许的轻蔑闪过,脸上却是温柔而细碎的笑意,那双眼睛看着杨七雾,“杨小姐过来了。”
      听到那个声音莫名的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是哪里?抬眼望过去,却只看见那一双眼睛,与梦里相似,虽然是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但是这样子隐藏在背后的感觉却让她有些背脊发凉。
      看着面前的人,眼睛从有些许呆滞到闪过害怕,惊异,警觉,不安等情绪。
      男人定定的看着,就像猛兽锁定某一种势在必得的猎物一样,很快,小脸上的情绪消失不见,像一种保护色,只留下来不安。
      护士小姐颔首,“那徐医生,我们先去那边了。” 听到这一句话,杨七雾才回过神来。徐文祖还是那充满善良意的微笑,“杨小姐是害怕牙医吗?看到我来的时候,杨小姐好像脸都白了”他的语气是充满善意的,却也带了微不可查的试探。她的口腔固定着,只能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我......有些怕疼。”
      她模糊不清的说着,她向来是善于隐藏情绪的,只是昨天晚上的梦和今天遇见这个人,让她想起来一些不好的记忆。
      她认识他!感觉到旁边这个人坐下去,她刚刚安抚好的情绪又有了一些颤栗。她也不想管那么多了,想着有理由走。
      “别动”男人低沉的声音扫过她的耳边,手心开始冒出一些汗水。
      “七雾小姐看来很喜欢吃甜食,牙齿护理的还好,智齿有些蛀牙,还有些发炎,不能拔哦,”
      “那......那怎么办”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他的声音有几分温柔和笑意,但是若是七雾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那双眼睛其实是冷冰冰的,就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她,只是这一刻陷在记忆和害怕里面的她没有敢正眼对上他的眼睛,也错失了逃离的最好机会。
      “我先给七雾小姐开些药,你先吃了,等消炎了就可以拔,后面可能还需要一些治疗”
      七雾感觉心里有几分麻麻的就好像,在小时候被父亲盯着的那种感觉,想把她剥皮抽筋来研究一样,但是看着看上去很绅士牙医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应该只是因为是男的,所以有些不习惯。
      ..................
      细细的思索自己在哪里见过,忽略旁边时不时和她搭话的人,把自己放置在没有防备的状态下。
      看起来很弱小的样子,脖颈细而白嫩,好像一碰就会掐断一样。有些无措的站在他身后,他不经意的将自己移开,到一个可以防备的位置,这是下意识的动作。
      只是他突然话打乱了那一瞬间的思考,“七雾小姐是大学生吗?看起来很小。”
      七雾有些想走,但是在男人看她的那一瞬间又不敢动了,奇怪,明明是那么温和,为什么她会这样,应该是因为没有睡好。
      “不是,是老师”
      “老师......七雾小姐先在外面坐一下,很了不起呢”
      七雾鞠了下躬,“没有呢,谢谢您”
      从哪里见过,七雾站在门口,总感觉不能忘记。
      “这个是药,这个是注意事项,七雾小姐就算喜欢吃甜的,也不能吃太多了”【小学妹走那边,就算喜欢吃甜的,也不能吃太多了】
      没有接住的纸掉下去,七雾刚忙去捡。
      “怎么感觉七雾小姐一见到我就老师走神,这样子让我有点难过呢!”
      七雾站起来,“没......没有,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医生,我有点急事,我先走了。”
      七雾说着落慌而逃,徐文祖挑了眉,看着急急忙忙走出去的杨七雾转身体到护士那边,“把七雾小姐的填病历表给我一下”
      “怎么了吗?徐医生”
      “她的药忘记拿了”徐文祖看着病历表,“怎么没有地址?”
      “杨小姐是秀恩的表妹介绍过来的,好像是个老师,她说她这几天可能要搬家,所以就没有留地址。”
      “秀恩的表妹是什么学校的”
      “梨花女子大学吧!”看着护士有些疑惑的表情,徐文祖也意识到自己问的有点多,微笑了一下。“看起来像一个学妹,好像认错了。那辛苦大家了”
      
      杨七雾坐在车子上面,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是那个在她来韩国给她指路的学长,还有她去补习的时候,遇见的那个身上有血腥味的带口罩的人,想着刚刚徐文祖带口罩的样子。拿出手机搜索,在泉边牙科诊所下面写着——徐文祖,首尔大学硕士毕业生。
      
      刚来到首尔两个月的杨七雾还是有许多不适宜,这里的肉很贵,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吃肉,但是不喜欢和买不起是两种事情。
      只是也并不后悔来这里,本来以全校第一的名次,她是可以申请美国或者英国的大学,可是保送的机会却被其他人拿走了。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埋怨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很公平,生气也没有用,如果那个人知道她要留学,那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把剧中人物的年龄压缩了一些,这样子好些一些(?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