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变故

      头还隐隐胀痛,我一手缓缓揉着太阳穴一手撑起身,这是在哪?周遭景物逐渐清晰,纱幔轻垂,满地酒壶、果盘,这是.....我的包间?是了,我抢婚后来了教坊司。只是,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同了?明明一切如常,究竟是哪里不同了......
      暂时放下心里的异样,我站定喊道:“来人!”
      稀稀拉拉进来十几个熟悉的乐人,恭敬地行了一礼。
      “现在是几时了?”
      “回三公主的话,已经巳时了。”
      我竟睡了这么久,想来婚礼即使礼仪全免,也该准备下了。
      “三公主!”梓锐从门外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三公主,喜服到了,小的们是紧赶慢赶才做出这满绣飘金的喜服!”
      我等不及听梓锐唠叨:“行了!“转身对乐人们叮嘱:”你们先下去吧,跟林七说你们陪了我一天劳累了,于是我让你们休息一日,过几日我来时更好演奏。还有你们把服饰都先送会月璃府吧。“
      乐人们欣然称是。见他们告退,只剩下梓锐和梓潼二人。我又问:“韩烁一直呆在驿馆吗?有什么人探访?”
      梓锐瞪大双眼:“没有啊!他没出过门,也没一个人去过!”
      \"停停停!不是问你,梓潼?“我再次打断他。没有梓潼,这月璃府的大总管怕是早就被母亲废黜了,不过外人也只当草包三公主的随从是草包无甚不妥。
      梓潼从梓锐身后缓步走出,答道:“回三公主,今晨杨司户着斗篷曾前往驿站。她出门时属下方才发现,故未能探听所谈何事。”
      “哼,不想竟是她。”两城交战多年,互相安插的密探不可计数,但杨司户在朝任职多年从未有异常之举,怕是母亲都不知道她有问题。但不知是否是韩烁有意设计,骗她前往引我怀疑,还系需要再确认。我吩咐:“梓潼,杨司户那里也专门派人盯着吧。”
      回到月璃府,我赶走想让我穿喜服的梓锐,一个人进了书房。虽说又是一场闹剧,也是要成婚了呢。裴恒,你当真一点也不介意吗?我缓步走近角落里的木箱,沉思中手下也不停,打开后将上面的杂物一件件拿出来。
      不对!画像呢?我一阵心慌,急匆匆将所有箱子都打开,翻了个底朝天。怎么会?前几日还在,去哪了?梓锐都不知道这画像,这箱子平日也没人会动。等等,还有文稿。我拉出桌子下的抽屉,裴恒给我批改的垃圾功课一直在这里收藏着,这时也.....不见了?
      “梓锐!”画像乃是隐秘,这些功课却不少人知道。旁的书籍、诗画我都随处乱扔。他们都当我对裴恒锲而不舍地认真批改我的鬼画符,还附上劝解语句的“功课”觉得有趣,才皆收纳起来。但也绝非有人敢动的。梓锐已经推门进来。我问道:“你可见我这里的功课吗?”
      梓锐眉头一皱:”什么功课?“
      我隐隐觉得更加不妙:“就是裴司学布置的功课。“
      梓锐眉头更皱了,停了停挤出一句:“三公主您什么时候写过功课吗?”
      我倒吸一口凉气。果然不对了。虽然一切如常,但是我对裴恒心思的零丁表露都了无痕迹。是仅此有变,还是有其他我尚未发觉?我不禁思考近几日潜藏心底的疑虑。
      花垣城传承镇城之宝龙骨,可解百病。但只此一件,珍惜异常,因此被束之高阁,历代只有城主和少城主知道它的具体所在。那么它于百姓其实并无实际益处。与之类似还有福脉,都道是龙骨和福脉护佑花垣,因此繁荣昌茂。但龙骨和福脉之说的产生都无籍可考。玄虎城城主独子韩少君被断言活不过二十岁,可他这心疾却又从未听说有旁人得了。我揣测他入赘花垣有意盗取龙骨,但这龙骨又何尝不能说与韩烁相得益彰?倘若他得不到龙骨,玄虎城该如何延续?倘若他得到龙骨,花垣城护佑是否断灭?矛盾重重的两城莫名共存了百余年,玄虎城凭借□□历次战争都占优势,本次败得奇怪,又引发韩烁入赘之事。莫不是这就到了转折之时了吗?那我和裴恒又与此何干?为何我抢亲之后有如此变化!似乎有个轮廓在勾画,但又什么也抓不住。
      “三公主!三公主?”耳边传来梓锐的声音。我晃过神来,见他一脸狐疑。
      梓锐急道:“三公主,您想什么呢?时间也不早了,不管什么功课了,先换喜服梳妆打扮吧。”
      这婚倒是还要成的,不管韩烁的到来会如何打破这片和谐。但是若有想牵涉到我的裴恒,我必不会坐以待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