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醉忆

      梓锐慌慌张张跑进来,站住了就开始急喘。我忍不住先问:“怎么样?”
      “回三公主,小人听裴司学府中小厮说,裴司学得知您当街抢婚的事,先是大惊,转而就开始沉默许久,只说知道了就坐下开始给您写祭天祷文了。”梓锐又是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我轻笑,果然如此。本是只要个结果,既然你不在意,那么我又何必做全这场戏!我极力压制情绪,吩咐道:“所有流程,全部免了!明日直接洞房。”
      梓锐忙劝:“免了?那,那怎么跟城主和二郡主交代?”
      “就说...\"我愈加想再任性些:“就说我急着想与韩少君洞房。”
      既然你也觉得我是生性刁钻任性之人,索性我就做到底。我再也不想沉浸在这痛苦的单相思之中,起身前往教坊司一醉解千愁。
      酒过半巡,看着熟悉的乐人吹吹打打,眼中景色渐渐迷离,我笑着向床上歪去,陷入回忆......
      我记得幼时就曾偷看裴恒在城外弹琴,我虽然不懂,也沉醉于他动听的旋律中,或者是迷恋他端坐专注的神情、在弦上自如飞舞的双手。裴恒擅长于音律,并并未多花费时间甚至从不在旁人面前演奏。别人只道是他不喜,我知道这只是因为他觉得弹琴是取悦女人的行为。这个榆木疙瘩,琴乃高雅志趣。修己身情操,悦爱人之心,哪里谈得上取悦。为此我顾不得他生气,时常逼他弹琴。看他一脸苦相被迫弹奏,林七没少找我打架。但是我看到,一旦他神思投入曲中,面上总流露出淡淡的微笑。这时,我也就同他一样欢喜。上他的课的时候,我又尽力扮演“目不识丁”的三公主,惹他生气然后骂我,这样他就会多与我说几句话。我想着,他总会有一天喜欢上我。
      人啊,总是喜欢看表面吧。忙忙碌碌,哪里顾得去深入了解每一各人。我一个郡主,更是与百姓接触不多。仅凭我年幼时当街策马、自命三公主、流连教坊司,他们就认定了我不可堪当大任。哦对了,我还买东西不付钱。既然是公主,自然要有公主的气派,何况我是个奢靡的公主。花垣城百姓富庶物产丰富,但我懂事时已知道钱的概念。只因那次我在街上买泥人后一时欣喜忘了付钱,那小贩又没好意思问我要这小钱。到我想起来再去找,发现母亲已经派人替我付过了。我灵光一现,这倒是个塑造人设的好方法。这些钱与母亲平时给我的赏赐相比就是九牛一毛,纵使大姐知道了,也没因嫉妒这个写遗书。
      想到大姐,她本是长女,花垣城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不知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让她先天双腿残废,从此她能得到的只有对郡主高高在上的敬畏和对残疾人的怜悯。而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努力钻研医术,成为花垣城最出色的大夫,不过是想多得到他人的尊重,实现自己的价值罢了。但是,她从未尝试为自己治疗。我知道从小她就羡慕我,羡慕我能爬树捞鱼、策马奔腾,羡慕我骄横跋扈仍旧独得母亲宠爱,羡慕我有裴恒这样的良配。伤心之余她就写遗书,一稿又一稿。我也偷偷拆过她的遗书,可不是有意偷看她的东西,只是因为担心她。看了我才知道,遗书其实就是心愿簿,里面是她千奇百怪却又再朴实不过的愿望。所以我摸鱼总会给她带一条,学了新招也要去她面前展示一番。我想让她足不出户也能感受生活的丰富,我想让她不要怕失败,尽可能尝试去治疗自己,试着站起来。
      我为大姐不敢面对治不好而不治疗着急,而我呢?我又该不该对裴恒说出所有心里话?我知道,我也是怕我说了仍是被他拒绝。不说,我心里尚有期待,或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懂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