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楚楚谋反

      饶是韩烁也愣神了片刻,然后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好在...裴恒不喜欢楚楚。”
      我白了他一眼,担忧地道:“二姐一旦上心了,发现身世是早晚的事儿,对她怕又是一个打击。唉......”
      韩烁道:“无论如何,谋逆逼迫父母都是不该。“
      韩烁说的是,但毫无证据的事情我总不能现在跟母亲告发,也不能现在对没发生的事指责二姐。可毕竟原故事在那里,不得不早做打算。我与韩烁都是行动果决之人,韩烁的人在我的帮助下在城主府附近驻了一个据点,在护城军和星梓府里也安插了我们的人。
      我不由对韩烁叹道:”如今你若是想突袭攻城,我们可毫无招架之力了。“
      韩烁笑道:”那你可得好好哄着我。“
      二姐与我决裂之后也日益孤傲,行事越发古怪。一时间,花垣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已暗流涌动。
      裴恒许是想拒绝楚楚再果决一些,并未及时向母亲提出解除婚约。由我来提总归伤了他的颜面,也就拖了下来。没想到这日家宴,楚楚却自己提了。
      “母亲,三妹与韩烁以成婚多日,且夫妻伉俪情深。”说着楚楚笑着看了我一眼:“那么裴司学的婚事是否该取消了?”
      母亲淡淡道:“这事不急,那韩烁不是还不知能否活过二十岁吗?”
      “母亲,韩烁能否活过二十岁,外面的人不知,您还不知吗?”
      母亲正色看着楚楚道:“楚楚,你究竟想说什么?”
      二姐单膝跪地回道:“母亲,儿臣想请母亲将裴恒赐予儿臣!”
      我看看母亲脸色,仍旧不辨喜怒,插道:“二姐,这事还是得问问裴司学的意思吧?”
      二姐反唇相讥:“那三妹当初抢亲之时可曾问过韩少君的意思?”
      我被噎的无话可说,只得看母亲自己应对了。
      母亲道:“楚楚,没有取消婚约裴恒现在就还是芊芊的未婚夫,怎么能说转赐婚与你就赐婚呢?何况那韩烁是什么身份,是质子和亲!还不是得任由我们安排。裴恒是什么身份?是已故裴司军的独子,就算不是芊芊,选谁还是得问他的意思。”
      楚楚压着声音一字一句道:“母亲,芊芊从小无论要什么您都给她,就连——,可女儿唯一的心愿你都不愿意答应我吗?”
      我心道这时我若出声就是火上浇油,继续装不存在。
      母亲眼神终于有了几分闪烁,“楚楚,你若有旁的想要的,母亲一定尽力而为。只是唯独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楚楚身子有些起伏,她直视着母亲道:“好,母亲,是楚楚莽撞了。我吃好了,我先回府了。”
      看着楚楚离去,我担心地问:“母亲,要不告诉她吧?”
      母亲叹道:“怕是说了,她更加心有不甘啊。”
      夜深了。
      我坐在桌案前批着母亲拿来给我锻炼的奏章,心里又记挂着楚楚,有些烦躁地看着窗外出神。
      “怎么了?芊芊。”韩烁端了碗莲子粥放在我面前。
      我拉着他坐下,道:“韩烁,我觉得就是这两日了。”然后将今日发生的事悉数告诉他。
      韩烁皱眉道:“那这两日你就呆在府中别出门了。”
      我轻笑道:“咱们做好了准备,她还能翻天了?何况我的武功,怕是你不一定比得过呢!”
      “那改日我们比比好了。“
      说起武功,我突然想起一事,从柜中取出母亲赐予我的金牌,对韩烁道:“这个金牌你收好,万一楚楚围城,你与她起了冲突好挡一挡心脉。”
      韩烁脸色越发柔和,接过仔细端详,一边说着:“没事,陈楚楚伤不了我的”,一边揣进怀里。
      真是口是心非,我暗暗腹诽。
      然而事情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子时,梓潼忽然来报:“少城主,二郡主有动静了!”
      我迅速披上衣服,与韩烁商议对策。
      “一半护城军围住月璃府,一半围住城主府,对我还真是看重啊!”我听着探子来报不禁感叹。
      韩烁看着花垣城地图道:“陈楚楚知道我的兵力,必定不敢拖延时间。现在定在你母亲那里逼她在继承诏书上盖章。我带小队暗卫冲出去,带领驻扎在城主府附近的人马迅速控制城主府,一举擒获楚楚。”
      “那我呢?”
      “楚楚没拿到诏书之前不敢轻易动手,月璃府只是围困不会攻进来的。以防万一,我其余的亲卫都留下,和你的府兵一同护你的安全。”
      我急道:“我不是说这个,我陈芊芊还需要窝在家里被保护吗?”
      “芊芊,太危险了,我会答应你一定然你母亲安然无恙,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
      “韩烁,是我姐姐造反,被困的是我母亲,我必须去,别浪费时间了,快换夜行衣吧!”
      韩烁无奈地笑了笑,道:“好吧。”
      半柱□□夫,我们已经整装完毕,清点了一支亲卫,交代好路线就要出发。临走时,我没忘记将金牌塞进韩烁左胸的衣襟内,韩烁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下马上恢复到冷静的少君状态指挥出发。
      韩烁的暗卫都是隐藏身影的绝佳高手,我们一行人很快穿出月璃府的包围圈。城中主街上不时
      有一小波人巡逻,不过一路还算畅通无阻。待到据点,韩烁一身黑衣肃立在方阵之前,思路清晰、威严冷静地迅速进行部署,虽然他因多年病痛身子略微瘦削,却浑身散发出号令天下的王者气势。我似乎头一次看见这般认真而又张扬的样子,幸好啊,我们不是敌人。
      放出信号弹后,城主府外的护城军中我们的人立刻反映,与我们的人里应外合控制了城主府。想来不过半个时辰,这花垣城就换了一番天地。
      我们进去的时候,二姐正与母亲争执,发泄着她这些年的委屈和不服。我不禁有些悲哀,母亲终究是爱她的,为何到了今天这个样子。
      母亲视角对着门外,先看到我与韩烁,她淡淡笑了: ”楚楚,你输了。“
      楚楚回头震惊地看着我们道:”你们?怎么会?怎么能这么快?”
      “抱歉二姐,我们早就知道你要谋反了,梦里老天爷告诉我的。”
      楚楚忽然大笑,道:”上天真是不公啊,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努力却什么都能得到,老天爷还帮你?“
      母亲眼中是掩藏不住的失望,对着楚楚道:“楚楚,早知今日,我就不该把你抱回来养。”
      楚楚面色一变看着母亲问:“你说什么?把我抱回来?”
      “是,你是已故裴司军唯一的女儿,我答应她要好好照顾你,就将尚在襁褓里的你抱了回来,悉心栽培,想让你继承已故裴司军的遗志。”
      “不,这不可能!”
      我补充道:“二姐,是真的,你年纪轻轻母亲就将护城军交给你你不奇怪吗?还有我和母亲才都反对你与裴恒的事,不只是因为我。”
      楚楚眼神空洞,愣了许久,苦笑道:“难怪,难怪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做不上少城主,难怪母亲如此偏心。”
      我咬咬嘴唇,心里一阵酸痛,韩烁搂住我的肩膀拍了拍。或许母亲表达爱意的方式欠妥,对她太过严厉了,我幼时做得也有些过分没有仔细考虑她的感受,她又是那么自尊要强的人。这么多年头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还是自己的亲哥哥......“
      刹那间,一阵剑花飞出,二姐已经持刀挟住了母亲,怒道:“陈芊芊,城主?你们今日若不让我继任城主,我就——“
      我大怒:“陈楚楚!你还敢杀了养你到大的母亲吗?”
      楚楚像疯了一样大喊:“我不管!我什么都没了,我要做城主,我要做城主!”
      我怕她失手伤了母亲,只得轻声安抚她:“好,你放过母亲,我做你的人质,让母亲给你颁旨,好吗?
      韩烁拉住我急道:”芊芊,不行!还是我去吧!“
      “我不会有事的!韩烁,那是我母亲啊!”
      楚楚嗤笑:“好一对痴情鸳鸯,楚楚,你把自己绑好向我走过来,我就放你母亲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正文就结束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