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抢亲

      玄武战败,愿将自家少城主入赘花垣,以求和并换取乌石矿的交易权。母亲有意将其许配给二姐。我心中的不禁冷哼一声,玄虎之意何止于此。那少君韩烁自幼患有心疾活不过二十岁,虽未公开却已不是秘密。我花垣有镇城之宝龙骨,可解百病。韩烁此行必然有夺取龙骨之意。更有甚者,怕是想借机一举将花垣拿下。我倒实在好奇,两城并立不知多久,纷争不断却从未有一城将另一城攻破之事。倘若花垣不是生养我的家园,我真想看看玄虎是否真能灭掉花垣。二姐虽然文武双全,果敢坚毅,但心思单纯,实际上并不懂多少阴谋诡计。我实在担忧她能否应对这玄虎少君。故此,我决定先下手为强,将那韩少君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盯着。
      我派出的密探打探到,韩烁策划了一场进城后的美救英雄。想给我二姐制造惊马事故,以此赢得我二姐的心。哼,果然自大,我二姐是普通美色就能引诱得了的吗?于是我在韩烁进城那日引二姐去拜见母亲,令梓锐随时监视韩烁动向,李代桃僵。梓锐是个办事不靠谱的,但毕竟跟随我多年、忠厚老实又忠心不二,纵使有疏漏也总有我兜着。这次他倒是难得没搞砸,许久没在城中策马的我如愿撞上韩烁安排的水果车。
      放下周身内力,我张开双臂完全借着惊马的势向前方扑去。迎面的轿子中飞出一个矫健的黄杉男子,在空中将我抱住、十指交握。我虽是教坊司常客,却从不喜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飞旋之中我忍不住用力将他推开,运功落地。他在我一丈之外同时稳稳落地,看来武功也不错。此时我方才能仔细打量他。身姿挺拔而消瘦,双手背在身后,面相清冷、眉眼如弓,神态中又透着些许自恋。确是个俊俏的病郎君,但比起裴恒还是差远了。
      我虽然心知他就是韩烁,还是要再次确认一下:”你是谁?”
      他骄傲答道:“玄虎城少主,韩烁。”
      我见他一脸“你爱上我了吧?”的拽样,走进两步,忍不住戏弄他:“小模样长得还挺标志~”
      他轻笑着向左转了脸,好似计谋得逞。
      我继续向梓锐道:”把他洗干净,今晚送到我府上。“
      梓锐按照我教的话劝说,我扬鞭放话:“自幼没有我陈芊芊要不来的东西。不就是玄虎城少城主吗,我这就向母亲禀报与他成婚。择日不如撞日,明日大婚。”
      说道大婚,我心里不由一痛。十几年了,裴恒仍旧不愿履行婚约。我自是一直用我的方式爱他,但他始终不理解我。也不知听说我当街抢婚,他又会作何感想。许是会像从前一样骂我荒唐任性、罔顾礼法吧。又或者,一气之下求母亲解除婚约。罢了。
      思绪回来,我望见韩烁眉头紧皱,又觉好笑,瞥了他一眼转身上马。
      待我上马,韩烁才想起来问我身份:“敢问姑娘是?“
      “花垣城三公主——陈芊芊。“我刻意拉长停顿,想看他反映。
      果然他瞬时愣住,“三”字重复完看了眼与我的梓锐同样傻乎乎的随从就倒地咳嗽。我不由皱眉,戏还挺多。随着他问:“你怎么了?”
      耐心等他费力嚼完速效救心大黑丸,主仆两人开始现场讲述“活不过二十岁”的悲惨病史,企图让我放弃抢亲。看他努力咳嗽、主仆俩一唱一和的样子,我只觉无奈又好笑,看起来这戏常演,莫不是小时候用来逃避过功课?
      “快病死了?”说完我就看到他连上转瞬即逝的坏笑。“我转头对梓锐说:”既然如此,那还不趁人或者赶紧送入我府中!“
      说完韩烁表情再次凝滞片刻。他那随从看他示意,又抬手:“俗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
      自来只有我陈芊芊怼人的份儿:“甜不甜的啃一口不就知道了,用得着你说。到了驿站好好准备一下,明日迎娶大婚。”
      韩烁微微露出凶狠的眼神,果然是独生子,没有经历过多少勾心斗角的,总是天赋异禀也不能做到喜怒不显于色啊。二十岁,果真如此是短了些,父母也该溺爱些。
      临走时,我照例放狠话加强我跋扈的形,低头凝视他,加重语气:“遇上我,算你倒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