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不能拿你冒险”

      迷蒙之间,见窗外还暗着,屋内烛光微摇,韩烁还穿着之前的衣服。
      “我睡了多久?”我感到身子还有些发虚,借着韩烁的力坐起来。
      韩烁边扶我又塞了个枕头在我身后垫上,抿抿嘴道:“约莫四个时辰了,若不是大郡主说你已经无碍,我真是要担心死了。”
      慢慢回想起前因后果,我急道:“龙骨,龙骨你喝了吗?”
      韩烁神色一凛道:“芊芊,拿龙骨怎么能用自己做赌注?还要瞒着我!若是出了出岔子你怎么办?”
      我着急知道这事儿成没成,随口道:“只有这样母亲才不能明着杀你啊!你到底喝了吗?”
      韩烁当然明白我所指,嘴唇有些颤抖地张了张,一时没能说出话来,只愣愣地点了点头。我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没白受这场罪,如今也算两不相欠了。却看见韩烁眼中似乎有泪光闪动,这是在心疼我吗?我一向要强,不喜欢别人对待弱者一般的心疼或者怜悯。但是看着韩烁头发微乱、眼睛中还有红血丝的疲惫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像过去对旁人那样说一句重话。
      不等我说什么,韩烁扯出一抹笑容道:“芊芊,谢谢你!不管因为是什么,你为我做的这些我会永远记住的,记在这里。”说完韩烁重重点了点自己的心。
      这短短的一月时光里,韩烁在花垣不仅没有任何异动,还帮了我许多忙,甚至救了我的命。而我,也践诺治愈了他的心疾。按理说,我们这段由我抢亲开始的荒唐婚姻,本该到此结束了。但韩烁现在还愿意结束吗?即使安排了梓锐从旁提醒,但是只指望梓锐,不就是在我已经确信他会求母亲用龙骨救我了吗?那只是因为我内心深处已经相信了,他喜欢我,甚至可以说,他爱我。
      那我对他呢?我不知道,当初只是为了保护二姐、探寻这个世界的秘密,救苏沐他们,或者还有刺激一下裴恒才抢了亲。不可置否,他是一个极其优秀善良的人。但认识以后,我发现在机智果敢之外,即使他因心疾有着非同常人的悲惨人生,即使这是在敌城,也尽量对所有无辜之人心怀善意。在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之下,我能看到他原本真诚的心。像我一样,在人前戴了太久的面具,逐渐失去了好好呵护爱的人的能力。我甚至觉得,他比起二姐更适合做城主。
      我一直努力地像对待朋友,还是暂时的朋友那样对待他,也时常被他所感动。我知道我不仅想要完成承诺,更想他能毫发无损地回家。可笑的是,实际上我好像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想到朋友出现的竟然是林七,但我们也着实谈不上什么好朋友。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喜欢裴恒,因为看见他就觉得开心。所以我觉得我终有一日是会娶他的,却只会暗地里看他弹琴、为他筹划扶他当上司学,见面时却连句好话都说不出。如今呢?不仅我们的回忆,不,是我的单方面回忆都没了,我都几乎见不到他了。好像这世界在我俩之间划了一道屏障,无论我什么时候去找他都找不到。想及此只觉浑身战栗,未知的恐惧裹挟着我。心里乱糟糟的,动了龙骨不知又会有何动荡。罢了,还是先不跟韩烁提让他回去的事了。
      “咕噜~”的声音从我肚子里发出来,打破了这片寂静。
      韩烁扑哧一声笑出来:“我差点忘了,你一定该饿了。”说着向门外喊道:“白芨!白芨!”
      我一边吃饭,一边问道:“韩烁,你没想过自己喝了那碗’龙骨‘吗?”
      “嗯,想过,但是我不想你死。”
      “你就没看出来我是装的吗?”
      “当然有怀疑,但我不能拿你冒险。停,你一直问,该我问了吧?”
      “好,你问吧。”
      “我要是真自己喝了假龙骨,你还救我吗?”
      “嗯...那我还救你干嘛?”
      “那你母亲要不愿意给我龙骨呢?”
      “那我只好去偷了。哎,对了,假龙骨里加了什么这么臭啊?”
      “听梓潼说龙骨太臭没法子,只得在龙骨熬制之时把固脉丸放在一旁熏了半个时辰。\"
      “啊?我当加了粪水呢!那龙骨得多臭啊,你怎么喝下去的?”
      ......
      清晨,韩烁还陪在我房内,我也不避讳他,唤梓潼进来回话。
      梓潼道:“少城主,城主令您今日先好好休息,明日去城主府叙话。还有,二郡主被派去威猛山剿匪了。”
      我本就没想着能一直瞒着母亲,想来过去一晚她已经有些怀疑了。这次二姐去剿匪倒是个好由头,若是立功了正好趁势将少城主之位还给她。我笑道:“梓潼,昨日你辛苦了。”
      梓潼看了眼韩烁,又道:“还有一事,属下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少城主,昨晚裴司学曾来过,韩少君没让他进门。”
      韩烁略有尴尬,却很快恢复理所当然的样子并无解释之意。嗯,确实是他干得出来的事,我正想让梓潼回去休息,旁边白芨却出声了。
      “哎?你是谁啊,怎么什么都跟少城主禀报?少城主昨晚昏迷不醒的样子,那裴恒来又有什么用?”
      “白芨!”韩烁出言制止。
      梓潼头都不抬,似乎没听见白芨的叫嚣,与同梓锐的互怼不同,白芨大概只觉得一只拳出去打了个空吧。似乎现在真的有些尴尬了,梓潼之前都是私下听我吩咐,倒是第一次在韩烁他们面前说话。
      我笑了一下,道:“梓潼是我的贴身侍卫,对我一直都是知无不言的。好了梓潼,你去休息吧。”
      梓潼转身就走,眨眼间就不见人了。
      “这位,倒是与梓锐截然相反啊。”韩烁叹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