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的新世界

作者:半盏笑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骗取龙骨

      回到月璃府,看见韩烁一脸自得翘着二郎腿坐在正厅转着手中的橙子。
      “少君果然神通广大,若非您透题我也不可能拿到文试第一。”我微微笑着走进正厅。
      韩烁笑着随手切了个橙子,边切边问:“韩某一向说到做到,不必客气。只是三公主为了擢考废寝忘食,如今得偿所愿为何还去城主处大闹呢?”
      “因为我与你一样,也是言出必践之人。”我拿了瓣橙子塞进嘴里,又扶了扶额头道:“这几日太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不论如何此事还是多谢韩少君了。”说罢我摆了个作揖姿势。
      韩烁也不拦我,只是站起身把剩下的橙子拢了拢,都放入我手中,温柔道:“吃点水果再睡吧。”
      我握住橙子的手颤了颤,要不要告诉他?我几乎可以笃信他会愿意救我,但是母亲不是好糊弄的,尽量瞒住所有人是最好的方法,只有真正真实的反映才不会被怀疑。于是我敛了敛神色,将橙子带走。
      进房前我再次跟梓锐重复了一遍说辞,看了眼枕头边的《破虎真经》,拿出准备好的通脉丸。通脉丸能令血脉通畅的药物,但是若多服就会气息紊乱、血脉崩裂而亡。我想也不想仰头倒进口中五粒,这是我精心算好的量,随即将瓶子藏进保险柜,在床上摆好打坐姿势。运功试探地控制血液流动,再封住周身几处大穴,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发出一声尖叫后倒在床上装晕,一气呵成。
      梓锐应声推门而入:“三公主!三公主!你怎么了?”旋即又喊着韩少君跑出去。
      ”芊芊!芊芊!这是怎么回事!“耳边传来韩烁焦急的声音,来得好快啊。
      “韩少君,三公主这些天每晚背完功课就会练这本书,她说过这书有问题的,您看三公主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翻看书页的哗哗声后,韩烁道:“确实是本神功,可惜残缺不全,芊芊怎么会突然练这个呢?”
      “三公主说武试一定要确保第一才有机会成为少城主,所以铤而走险练了这几日。”
      “好了,快去请大夫!”
      “韩少君,花垣城最好的大夫就是大郡主!”
      “那还不快去!”
      韩烁不知的是梓锐同时也去请了母亲。手腕上有手指按压的触感,韩烁果然还是运功探查了下我的内息。但我确是紊乱无序,他不懂医术不可能查出异样。这也是我用这个法子的取巧之处,这时能近我的身的只有韩烁和大姐,他们一个武功高强、一个医术高超,但有能产生同样效果的残本真经做由头,单凭自己都不可能发现我的气血横流是因为药物加之我自身控制。因此我的“病”也自然无人可治。
      “芊芊,你不能有事,你还没给我拿龙骨呢。”韩烁顿了顿,又道:“龙骨,对,至少龙骨一定能救你。”
      我心下感动,韩烁果真不经提醒也先想到要用龙骨救我了。他就这样握着我的手,坐在床边默不作声。我因需要随时运功抵抗药效,头上渗出细细的汗,韩烁就用热毛巾为我一次次擦去。许是只有一炷香的功夫又或许有很久,母亲和大姐终于几乎同时进来了。
      结果不言而喻,梓锐絮絮叨叨的暗示下,大姐并不清楚我为何如此,也只得将怀疑投向我练功失败,表示不懂病因,不敢擅自用药。
      母亲大怒:“韩烁,你怎么照顾芊芊的?”
      梓锐在旁提醒韩烁:“少君,心愿,龙骨!”
      韩烁瞬间明白过来,跪下诚恳地道:“城主,因为我与芊芊炸出黑水矿,您曾许我一个心愿,可还作数!”
      母亲似乎怒气平息了些,问:“自然作数,你现在想好了?”
      韩烁道:“请城主赐龙骨救治少城主!”
      跟着韩烁似乎呼啦啦跪了一地,然后就是一片寂静。母亲呼吸很是急促,我甚至想母亲是不是会为了传说中花垣的福祉,即使违背承诺、放弃我也不答应。如果是那样,如果...思虑间身上血脉流窜似乎有些不受控了,我脸上涨得通红,一层层汗流出来。大姐看到急言:“母亲,芊芊似乎撑不住了!”
      韩烁扑到我身边,两手捧着我的手急道:“芊芊,你撑住啊,芊芊!”
      “好,我答应你。桑奇,去取龙骨!”
      我听见这句放下心来,慢慢专心调息。我答应给龙骨不意味着治好了他就害了他的性命。盗取龙骨怎么样母亲都会将罪责推到韩烁身上,韩烁自己用心愿换取龙骨更是不可能。而若是我随随便便中毒,母亲也定会认为是韩烁下的。思来想去,唯有我因自己胡闹垂危,韩烁为了救我用心愿换了龙骨最无后顾之忧。若是母亲之后发现,事情也总归过去了,韩烁或许也已经离开了吧。
      窗外绽放出两短一长的烟花,这是我与梓潼的暗号。龙骨该是需要熬制的,我让她寻找机会用与通脉丸药效相反的固脉丸将龙骨熬出的药替换掉,成功则发射烟花为信号。若是龙骨有什么特殊之处实在不好模仿或者没有机会换掉就罢了,我便只好当场灌给韩烁。
      一股异味传来,梓锐说着:“龙骨到了!”屋内所有人都略微发出点嫌恶的声音。
      怎么这么臭?如果龙骨这么臭,梓潼还能做到形似的话,莫不是加了...我不忍细想。
      韩烁道:“我来。”
      他应该是一手端着药碗,另一手小心地将我扶起。他这时会想自己喝了吗?想着唇畔就触到了勺子,我顺从地微微张开嘴尽数喝尽了。借着药力,我再次努力调息。两种药物在体内激烈斗争,倒是比之先前更为难受了。索性我忍痛早就忍惯了,几个周天运功下来,终于中和完毕,我也累到直接睡了过去。
      天地都是纯白的,一眼望去看不到任何东西,竟是比黑暗更令人窒息。忽然,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穿着那日我纵马抢亲的红衣服站在远处。她缓缓转过身来,那张脸,确实跟我一模一样!
      那个人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地道:“芊芊——”
      我猛然睁开眼,我还在我的卧房躺着,韩烁在我床边趴着睡着了。感到药性尽散了,顺手解开身上封住的穴位,这一番动作惊醒了一旁的韩烁。
      韩烁见我醒了,惊喜道:“芊芊你终于醒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